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91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五十三章 功夫练到家
    第八百五十三章 功夫练到家

    “六万六?”金芷青在边上冷笑:“真当我们是白痴,这明明是二级加工仔料,看这重量大小,能值五百块,你就算有良心的了。”她没沈碧精通,但常年和沈碧一起玩,自然也略懂一二。

    拷,中年女子被金芷青说通,顿时恼羞成怒:“你这小姑娘,不懂别乱说,我这是正宗的羊脂白玉,特一级的料---”

    “切--”金芷青不宵,拉了拉沈碧:“走,一看就知道是个黑店。”

    几百块的东西,卖几万,你这是多黑啊?姜绅也没你黑啊。

    沈碧苦笑摇头,放下玉石,转身走人。

    这青树只有他一家店,卖贵一点也正常,不过,确实太黑了,不懂玉的人,要被他们当凯子活活砍死。

    众人正转身离去。

    “啊呀”身后传来一声尖叫。

    大家再转身,地上出现两块碎玉。

    “你们不卖就是,还摔破我们的玉?赔钱。”中年女人怒喝。

    “--”尼妹的,这黑店黑的。三女很无语啊。

    她们一个转身,中年女人不知从那拿出两个半块玉,往地上一扔,这就往她们三个摔破了了。

    “神经病,走。”沈碧不想理她。

    金芷青到来劲了,正好么,叫姜绅来以德服人。

    “你那只眼看到我们砸的?你是不是想找骂啊?”她对着中年女子破口大骂。

    “哟,美女嘴凶的么,看来口活不错么,哈哈哈。”一声大笑,这店的楼上走下来一个中年大汉。

    接着门外哗啦啦冲进来四五个精壮男子,把四女往里面一堵,堵在店里。

    “你妈口活肯定也不错。”金芷青那是省油的灯,马上反过来就骂回去:“回去叫你妈帮你吹去。”

    “我草。”中年男子前面还笑,后面被金芷青骂的暴跳如雷。

    “小婊子,看你嘴凶,一会按你在床上,暴了你的小嘴巴。”中年汉子勃然大怒。

    他大手一挥,那几个粗壮大汉从身后拿出一棍棍的长棒铁棍狞笑着围了过来。

    “小姑娘,拿钱吧,不然打在你们身上,痛在哥哥我们的心里。”

    “姑奶奶我走南闯北几十年,还有这种强买强卖的第一次看到。”何柳叶拂袖而起,握着小拳头。

    她这是打算小打一场了。

    “你们别乱来,知道这是谁的朋友吗?”胡巧有点紧张。

    “哎---哎。”金芷青阻止胡巧说下来,说出来就不好玩了,说出来,姜绅将来怎么以德服人。

    “光天华日之下,你们还逼人买货不成?”就在众女准备拂袖大干一场的时候,边上有人发出冷哼。

    这好像也是一对在边上看东西的游客,之前都没出声,看到有人拿着棍子过来,那个男的冷冷的发话了。

    四女奇怪的抬头一看。

    不远处的另一个柜台前,站着一对男女。

    两人都戴着太阳帽,遮住了大半个脸。

    但是依然可以看出来,无论男女都是身材出色。

    尤其那女的,金芷青三人都穿着短裙肉丝,那的女穿着一身运动服,一点也不觉的热。

    偏偏这一身运动服都掩盖不了她的完美身材。

    沈碧当年吸引姜绅的小是小翘臀,不过和那女的一比,高下立判,沈碧也要自叹不如。

    身材就这么好,这脸要漂亮还得了?

    三人一向很自信,在姜绅的女人中也是出类拔萃的,这一刻都生出忌妒之心,不希望眼前这女的被姜绅看到。

    看完女的,再看那男的。

    三女都是眼前一亮。

    说实话,自从跟了姜绅,这些女人已经视天下男人为无物。

    胸毛哥据说就是受了剌激之后,才决定移民加拿大,到一个没有姜绅的地方发扬他胸毛的魅力。

    可是眼前的这个男子,明明站在那里一点动作也没用,但是身上却有一种神奇的气息,这种气息,在场中的人里,也只有沈碧三女能够感应到。

    这种气息,也只有她们在姜绅身上感应到。

    就算面前有一万个帅哥,她们也能第一眼看到这个男人。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只有姜绅身上才有。

    这个男人,怎么也是这样?

    三女震惊不已,相视一眼,都没说话。

    “小子,你想英雄救美啊?快滚。”楼上下来的中年男子暴叫着走那男的。

    男的猛然抬头。

    原来是国术高手陆顶天。

    陆顶天根本没有看那中年男子,而且目光死死的盯着三女。

    三女看他固然震惊,他看三女也同样震惊。

    明明不像练过国术,但是三女身上的气息,简直比他还要强大。

    “显圣通神?炼神还虚?”这三个女人,似乎到了另一种传说中的境界,道家才有的记载。

    “看什么看?流氓--”沈碧看着陆顶天的眼神,有点恼怒。

    因为陆顶天在不停的打量三人。

    从三人的胸前,到三人的大腿,好像要把眼光看到她们的体内。

    “滚不滚?”就在这时,门口的五个大汉冲了进来。

    他们也没先打三位美女,美女是用来痛的,先杀鸡儆猴再说。

    有人率先冲上,提起棍子打向陆顶天。

    “找死。”陆顶天肩膀一动。

    砰,砰,场中胡巧都看不清他的人影。

    只有沈碧等人能看到他在动。

    一阵连续不断的响声之后,五个人先后滚到地上。

    再定睛一看,陆顶天好像还在原地,从来没有动过一样。

    这功夫?金芷青眼睛大亮,这功夫,只有在姜绅身上才看到过。

    “小子,有功夫?”中年汉子大惊失色,连退数步。

    不过他是本地人,自然有什么倚仗:“不管你的事,你少管闲事。”

    他嘴巴还硬,同时向边上的中年女人使了个眼色。

    “我是帮你,以后,你就记得我的好了。”陆顶天淡淡一笑,抬头看了看身边的梁木兰。

    梁木兰没说完,一直低着头,这时一转身,率先往门外去。

    “尼吗的,有种别走。”中年汉子还在嘴硬,不过叫归叫,终究不敢追出去。

    “哼,算你走运。”金芷青捏着小拳头,朝中年男子扬了扬,三女也转身离开。

    “臭丫头。”中年汉子牙齿咬的紧紧,却又不敢追上去,他怕被陆顶天打。

    众人一走,中年女子又跑了出来。

    “和武哥说了没有?有人砸场子?”

    “说了,武哥现在忙,叫我们盯住对方。”

    “走。”中年男子带着女人跑出去,正好看到金芷青她们上了那辆路虎车。

    “路虎?”他在青树呆了很多年,好像没听说最近有这么新的路虎啊?

    再看这车牌玉a88888,牛逼的不行。

    “等下。”中年男人马上回去打电话。

    “武哥,点子厉害的么,坐驾是路虎,车牌玉a五个八。”

    “路虎算个屁---”电话里粗气粗气的,然后愣了下:“什么?玉a五个八?”

    “是啊。”

    “吗的,这是我们新市长的车啊。”

    “---”

    “那武哥怎么办?”

    “算了算了,有损失没有?没有就算了?姓姜的,据说也是个疯子,不好惹。”

    “哦--”中年男人现在有点明白了,刚才那小子说的,为我们好?难道就是这个意思?

    不过武哥,有个小子中间插出来,很能打,打倒我们五个兄弟。

    “吗的,是谁?关他屁事?搞不过姜绅,还不能搞他?盯着他,等我回来。”

    “他们走了,没跟上。”

    “你个白痴。”

    武哥把中年男子一顿骂。

    陆顶天走是走了,不过没走远。

    “师姐,那三个女的在跟着我们?虽然隔着车窗,我能感应到她们在看着我?”陆顶天和梁木兰在街上走。

    路虎车在后面跟。

    他的‘显圣通神,可以不见不闻,觉险而避’可不是开玩笑的。

    别人千米之外拿把阻击枪往他一瞄,他就能感应到。

    金芷青等人隔着车窗在看着他,他也马上能感应到。

    “叫你别乱来,你一动手,就与众不同,当然要露馅。”梁木兰没好气的指了指前面:“过了这条街你就发劲,甩了她们。”

    “我就是想看看姜绅的女人有多厉害,女人都这么厉害,他本人还得了?”陆顶天,原来真是知道金芷青她们。

    “怕什么?这些人,只是花瓶,就算威力像核弹,也没引爆装置,你一个人,可以杀光她们,姜绅不一样,伸个小指头,能捏死你。”梁木兰抬头,太阳帽下,露出那张精美绝伦的脸,只是脸上,有点惊恐。

    “世上,还有这么强的人?”陆顶天明显有点不信。

    “走吧。”这时他们已经走过一条街。

    这个拐角一过,后面跟着的路虎,至少数秒钟内看不到他们。

    “走。”陆顶天拦腰一抱,抱住梁木兰完美曼妙的腰身,嗖,就在大白天的,身影一动。

    整个人化成一道流光,嗖嗖嗖,几个瞬息就消失在街头。

    路虎车转过去。

    “咦,他两人呢?”金芷青三女,已经看不到陆顶天和梁木兰。

    “不好。”数千米外,陆顶天刚把梁木兰放下。

    两人站在棵大树下面,陆顶天脸色大变。

    “有人在往这边看过来?”他抬头,四周空空如也,这是一片还有建设中的公园,附近根本没有人。

    但是他能感应到,有人的目光,像阻击枪一样扫过来,要寻找什么。

    什么叫‘显圣通神,可以不见不闻,觉险而避’

    就是只要有人对自己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敌意,陆顶天马上能感应到。

    现在,他就感应到了,有人要把他找出来。

    “是姜绅?天下虽大,只有他一个人能隔着这么远还能找到你?”梁木兰连忙从口袋里一掏,右手摸出一块玉来,左手拿出一个小小的罗盘,像巴掌大小。

    “还好你的功夫练到家了。”梁木兰把那块玉,往罗盘里一按。

    刷刷刷,罗盘大放光芒,场中气场顿变。

    她刚刚做完这些,呼,陆顶天感觉到一阵风样的东西从两人头上刷过,并很快消失。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