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92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五十九章 马奶酒
    第八百五十九章 马奶酒

    要是别人敢在姜绅办公室给东西他,他当场就要翻脸。

    不过这个古力娜很有个性,来去如风,放下东西之后,向姜绅嫣然一笑,潇洒的离去。

    “呵呵,有意思。”姜绅看着她离开,拿起桌上她放的东西。

    晕,请贴,竟然是请贴。

    六月八号,古力娜定婚。

    请姜绅参加。

    才定婚啊?果然年轻的么?姜绅看看她未婚夫的名字。

    “我草。”差点一口血吐出来。

    “姜谦。”

    古力娜的未婚夫,姜谦。

    是同名同姓,还是那个姜谦?

    姜谦比姜绅小一岁,当年在m国,姜绅本来想杀他,最后没有,收了他的神通和异能,收的时候,姜谦本身也受到创伤,脑筋变的有点痴呆。

    按理说世上除了姜绅,没有人能把他治愈的。

    如果现在姜谦被治愈了,应该有二十三岁了吧。

    姜绅自己二十四岁。

    姜谦小他一岁,也就二十三岁。

    姜绅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胡伟。

    “你知道住建委的古力娜吗?”

    “知道,青树有名的美女。”

    “她男朋友你见过没?”

    “没有,我连她都见不到几次,以前去市团委看到过。”

    “帮我打听一下,她男朋友几岁。”

    “--”胡伟郁闷了一下,姜市长你这是要横刀夺爱吗?不过领导有命令,他自然不敢怠慢:“我马上打听,我有一个同学在团市委的。”

    数分钟后电话过来了。

    “姜谦二十七岁,古力娜的大学同学,和古力娜同龄,以前也是市团委的,他们是同学,同事,现在姜谦在卜多镇任镇长,是我们市最年轻的镇长。”

    顿了顿,胡伟又道:“听说姜谦的父亲,是人武部政委沈新国当年的老班长。”

    “---”姜绅这下明白了,为什么沈新国会投票给万玛萨尔。

    原来是为了姜谦。

    二十七岁,那就不是自己认识的姜谦了?

    不过就听这名字,姜绅就有点不爽。

    要不?我就吃点亏,泡了这古力娜?姜绅淫荡的想着。

    泡了古力娜,就可能得到多玛多吉,甚至万玛萨尔等人的支持,算不算曲线找人?

    正在yy中,温依依再次进来。

    这次进来,她提了一个包包。

    “头,下乡了。”

    “哦。”姜绅想起,自己今天有工作要下乡。

    “走吧,小胡到了没有?”

    “你不说让小胡陪你朋友在青树玩的吗?”

    “哦,那坐谁的车?”姜绅想起来,让胡巧开车带沈碧她们玩的,三女难得来一次,自然要多呆几天再走。

    “吴主任安排了车,三号车。”

    “向忠也去?”

    “是的,他分管那片的。”

    今天姜绅去的是哈尼镇。

    青树不比溧山,地广物博,姜绅他们从市政府到哈尼镇政府,开车都要三四小时,到了那里,基本是住一夜的。

    所以一般领导要么早上就去,要么干脆减少下乡。

    姜绅本来也不想去,不过他刚来赴任,每个地方跑一下,是他的习惯。

    至少得让别人认识他这个市长一下啊。

    他带着温依依一下去,就见向忠黑着脸在车边站着,嘴里抽着烟,还有司机嘀咕什么。

    向忠今天应该不爽,上次被姜绅无视了下,知道姜绅对自己有意见。

    一般来说,王不见王,向忠不想和姜绅一起下乡的。

    但今天没办法,姜绅要去的地方,是他定片的地方,只能他陪。

    可是你不能早上去吗?下午去,我们也要住一晚,他正在和驾驶员滴咕之事。

    别说他了,驾驶员也想住那里。

    姜绅老远就听到两人在滴咕,下去之后,看了下温依依。

    “小温你会开车不?”

    “会啊。”

    “你开,小马你不开了,回去吧,我们要住一晚,省的你住在那里,早点回家陪老婆。”姜绅现在会做人了,几句话一说,说的驾驶员小马喜上眉头。

    不过他也要装装的:“没事没事,工作重要。”

    “可是头,我不认识路啊?”温依依郁闷,我也是和你刚来的?

    “那我来开,我认识。”姜绅摇摇头:“你也就只能做做我秘书,路都不认识。”

    温依依吐吐舌头,有点不好意思。

    “姜市长,我来开吧。”小马还坚持一下。

    “我来,钥匙给我。”姜绅要来钥匙。

    向忠看了气啊,那啥,你放司机走了,能不能放我也走?

    可惜他不敢说。

    于是姜绅亲自开车,带着一车人走了。

    说是一车,其实也就四人。

    除了姜绅,还有温依依,副市长向忠,向忠的秘书小叶。

    四人一部车,一路往哈尼镇去。

    出了市区后,一路平原,沿着青旺公路,向西南而去。

    青旺公路,是连接玉海省青树市,和新藏省旺达拉市的重要公路。

    全长近一千多公里,连贯两省六个地级市、自治州。

    在这里开车,比在高速还好,经常几十上百里的看不到一辆车。

    没办法,大草原就是这样。

    姜绅把车拉到一百五十多码,车速飞快,除了他之外,车上几人一个个脸色雪白。

    向忠急了。

    换成前面的小马开这样,他早就破口大骂,现在不好骂,但是他忍不住啊。

    “姜市长,能不能开慢点,心脏受不了。”

    “嗯嗯。”温依依也点头,小脸雪白的。

    姜绅开车飞快,还横冲直撞,简直是当飞机和坦克开,温依依也害怕。

    “早点去嘛,说不定晚上还能赶回来。”

    “千万不要。”向忠的秘书小叶叫了起来。

    “你干什么?”大惊叫怪的,向忠回头瞪了秘书一眼。

    不过,他秘书是本地长大的,算是本地人:“为什么不要?”向忠问。

    “这公路上晚上很危险,所以领导们下乡后,都住一晚次日早上走,晚上走的话,有时会遇到新藏那边的人,他们都带着刀枪的,尤其是前面那断,靠近新藏省,这些危险分子,都是无法无天的主。”

    “那有这么夸张,怕什么。”姜绅笑道:“法律社会,那有这么多刀刀枪枪的。”

    小姜你是真无知,还是装不懂?向忠暗暗冷笑。

    “这边贩毒走私的比较多,走边境就可以出国。”温依依似乎也有点懂。

    “边境在新藏省,和西疆省,不在我们玉海。”姜绅不以为然。

    众人无语。

    这一路开过去,的确没什么事,二个小时后,前面看到有楼房出现。

    “这么快就到了?”姜绅神念一扫,是不是太小了?这是镇?

    “这是哈尼镇的哈拉村,离镇政府还有一段路。”

    “这里真是远啊。”温依依终于明白这里挂职的痛苦,下个乡开车要半天。

    “这么多人?”姜绅车子开近,发现村口有好多人挤在那里。

    村口还有横幅挂着。

    “欢迎姜市长、向市长等领导光临指导---”哈尼镇镇政府。

    尼吗,村口哈尼镇的镇级领导都到了。

    他们竟然提前到这里来迎接。

    说实话,姜绅是很反感这样子的。

    不过他现在孤身在外,没有助力,对人家这份热情,也不能过多的训斥,他要动不动就训斥人家,以后谁还敢接近他?都要说他装逼了。

    领导装清高没关系,千万不能装过。

    “姜市长,欢迎你指导工作。”哈尼镇书记波多旺亚扎,镇长罗永成,带着一群镇干官迎接姜绅。

    “你们辛苦了。”姜绅和他们热情握手。

    “姜市长你辛苦,长途跋涉到这里也不容易,休息一下再走吧,我们准备了马奶酒。”

    “中午不能喝酒。”姜绅笑。

    “现在都快黄昏了。”波多旺亚扎轻笑道。

    大家寒暄了几句,被请到村里的一间会议室中。

    姜绅一边看看村里的样貌一边打量镇里的干部。

    众人面上无喜无乐,看的了,对姜绅不是很欢迎,但也不是很反对,都是例行公事,公务接待。

    “头。”走在姜绅身后的温依依拉了拉姜绅。

    “干嘛。”姜绅感觉到她有悄悄话。

    温依依没说话,手上拿着手机一按。

    好像发了一个短信给姜绅。

    姜绅拿出手机看了下。

    “头,我刚才听小叶说,这边说的马奶酒,不是真的马奶油,可能是鹿血蛇胆酒。”

    拷,姜绅来之前,恶补了玉海知识过的,所以说自己认识路。

    他也想起来了,网上有人说,玉海某些地方,干部下乡,做为最客气的接待,会请领导喝鹿血蛇胆。

    这是草原上很补的一种酒。

    新鲜鹿茸放出来的血,加当地一种七步蛇的胆,对人大补。

    鹿血大家知道,古代帝王,经常房事前喝一碗鹿血的,不但养生,还补身体。

    官场上不好说喝鹿血吃蛇胆,所以都说马奶酒。

    波多旺亚扎虽然不是很欢迎姜绅来,但姜绅到了下面,还是要请他尝尝当地的特产。

    果然,等姜绅到了那里,边上有人端来一杯像茶一样的东西。

    姜绅、向忠,包括小叶都有一杯。

    大概没人想到温依依是女性,端着那杯的人,站在那里送也不是,不送也不是。

    “温主任是女孩子啊,女孩子不好喝这个,还是给姜市长吧。”向忠这时轻轻一笑的说话。

    补死你,补的你大出血才好。

    “女孩子不适合?那给我。”姜绅可不客气。

    打开那杯子看下,有点腥味,但是微微一闻,果然让人精神一振。

    别人感受不到这种奇妙,他是神仙,能感受到鹿血中的力量。

    鹿在远古的神话中,都是仙家圈养的宝物,尤其这种草原上放养的鹿,更是灵气十足。

    新鲜的鹿茸血,自然非常滋补。

    他也不客气,拿过两杯所谓的马奶酒,咕咚,咕咚,两口喝下。

    “姜市长。”波多旺亚扎制止都来不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