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93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六十一章 醉酒的疯狂
    第八百六十一章 醉酒的疯狂

    “都别动。”姜绅酒一打开,像波多旺亚扎和向忠这两个酒鬼,都要扑上来抢了,顿时叫住他们。

    “姜市长,姜老大,先给我来一口啊。”向忠这时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眼睛盯着那酒发红。

    波多旺亚扎还矜持一点,必竟他是姜绅下级,但是脸上那神色,要不是姜绅是市长,如果换成副市长,估计也要抢过酒瓶。

    “杯子都拿过来,我来倒。”姜绅很小气的一人倒了小半杯。

    这杯子很小,一两六的杯子,每人小半杯,一小半没了。

    三人就倒了一小半,边上还有十几双眼在看着呢。

    谁不想喝这么好的酒。

    哈尼镇的党委委员们都围到这桌来看了。

    “这么多人,不够分啊?”罗永成有意见了。

    姜绅这才想起他来,第一个拍自己马屁的,赶紧又给他倒了一小半杯。

    “去去去,你们不准喝,今天我就私心一回。”波多旺亚扎向四周挥挥手,打消那些党委委员们的想法。

    “喝一口行不行,书记。”一个副镇长急了。

    “闻一下还差不多。”波多旺亚扎咧着嘴笑。

    虽然都是官员,喝到酒的时候,草原汉子的性格都慢慢展现出来。

    “这样吧,每人都分点,不过有要求,不许对别人说,我到青树,这是第一次拿这酒招待人。”姜绅装模作样,终于找到当地人一些弱点了。

    有的人,就喜欢喝酒。

    喜欢喝酒是好事啊,华国人谈事情为什么喜欢喝酒,酒喝多了,都能称兄道弟。

    “姜市长,听你的。”

    “姜市英明。”

    大多数人都想喝的,齐齐叫了起来。

    温依依在后面看了含笑不语。

    谁说小姜年轻了?精着呢。

    前面大家有点爱理不理的,现在他拿出酒为,立马把所有人的心情都调动起来。

    最后这一小瓶酒,给一桌人都分了,每人或多或少搞到一点。

    别看大家分的少,但也不能一口喝,这酒就是人参果,一口喝下,完人理浪费,要慢慢品尝他的味道。

    “来,我们谢谢姜市长,给我们这么好的酒,一起敬敬他。”向忠带头,现场气氛慢慢起来了。

    “有好酒,当然也要抽好烟。”姜绅又开始发烟。

    温依依拿来的烟,外面是白纸包着,别人都看不出是什么烟。

    等到白烟盒折开,有识货的就叫了起来。

    “中北海特供的熊猫?”

    “这就是传说中首长们抽的?”

    “设计师就抽这个。”

    姜绅的酒牛逼,烟也牛逼。

    这是他过年去金家,送的八十年茅台,换来的特供熊猫,一般人想抽也抽不到。

    正部级的领导也买不到,除非首长们给他们。

    这一条烟是五包,现场每人一包还不够。

    大家都抢着要。

    姜绅一看,又叫温依依。

    “再去车里,拿一箱15年的茅台,两盒烟来。”

    “姜市长,八十年的茅台再来一瓶么。”

    “温主任,把车上的都拿过来。”

    “哈哈。”

    这顿酒本来是波多旺亚扎意思一下,对新领导客气客气,没想到到了后来,大家就打成一团。

    姜绅好酒好烟一上,加上他酒量又大,这些草原上的干部,最佩服的就是能喝酒的人。

    一直喝到晚上九点钟,镇上十一个党委委员,全被姜绅一人放倒。

    向忠也是,最后抱着那80的酒瓶子,倒在地上,嘴里还念念不忘:“酒瓶是我的,是我的。”

    你倒会装的?姜绅苦笑,这酒瓶都值上万块,现在被向忠抱在杯里了。

    他这时站起来回四下看看,除了服务员和自己,所有人都醉了。

    温依依酒量不好,今天也被镇干部逼着喝了好几杯红酒。

    姜绅本来想代她喝的,不过温依依也是个直爽的人,加上人还有点二,自己硬是喝下去。

    这会正在摇来摇去的:“头,我今天表现还可吧----吧---三杯红---红酒哦。”

    摇啊摇的,就差点栽到在地。

    姜绅连忙住她。

    “服务员,带我们去房里,小严,这里的人,一个个打电话给他们家属,让他们家属来接。”

    “知道了。”小严是当地的镇办公室秘书,唯一没喝酒的。

    看着躺了一地领导,小严也只能苦笑。

    同时对姜绅的的酒量那是五体投地。

    姜绅扶着温依依,跟着一个服务员往隔壁去。

    吃饭的隔壁那栋楼,就是镇招待所。

    温依依不知道是真醉还是假醉,越走身体靠姜绅越近。

    而且她身体很热,明显是喝了酒后起了反应,滚烫的娇躯紧紧的贴着姜绅。

    “要命的。”姜绅发现自己有反应了。

    他今天可是喝了鹿血,到了现在,终于开始发挥。

    心底深处,越来越热。

    加上温依依今天短裙黑丝,身体相靠,顿时就觉的小姜绅有点蠢蠢欲动。

    “小温,小温---”姜绅叫了她几声,看她没什么反应,心中寻思,是不是,该输点仙气给她醒醒酒?

    可是,万一她是装醉的,不是浪费了?

    温依依他知道,一个女孩子,孤零零的来这种地方交流挂职,还要一呆三年,肯定是寂寞难奈。

    这里可不比溧山,溧山的时候,葛丹妮她们想回家,每周双休都能回去。

    玉海到梧西,一个来回就要两三天,平时那有时间回去。

    所以温依依在这里,很需要一个依靠。

    “姜市长---我觉的好热---”温依依这二货,也是胆大包天的主,看到服务员走后,立马就说身上好热。

    她一边说热,一边还使劲往姜绅身上贴。

    姜绅本来是扶着她的,现在都变成抱着她。

    “行了行了,马上到房间了。”姜绅开门,进房。

    温依依小脚一勾。

    砰,房门重重的关上。

    “姜绅--”房门一关,温依依直接就叫姜绅的面子。

    扑的一下,就把姜绅顶在门上。

    她双眼死死的盯着姜绅,一只手按着姜绅的肩膀,一只手顺着姜绅的腰往下摸去。

    我拷,这么主动?

    换成平时,姜绅也就把她推开了。

    不过他今天喝了鹿血,兴奋难奈。

    “唔”姜绅猛的一抱,两人紧紧抱到一起。

    姜绅的舌头,第一时间就敲开了温依依的小嘴。

    两人激情的缠绵。

    温依依很主动,很熟练。

    上面在和姜绅接吻,下面小手一摸,一掏。

    “嘶”姜绅觉的下面一凉,小姜绅已经跳出束缚,闻到了新鲜空气。

    温依依小手很温柔,很舒服,让姜绅几乎要舒服的叫出来。

    他控制着这种情绪,大手狠狠一抄。

    掀起温依依的短裙,一下子袭击到她的胸前。

    入手很是温软,像两个玲珑的软包。

    到了这个时候,两人再也顾不得上级和领导,斯文和矜持,两人像疯了一样。

    一边激吻一边后退。

    一边后退,一边脱对方的衣服。

    “扑通”先倒在床上的是姜绅。

    姜绅被温依依推倒在床上。

    倒下去的时候,全身上下都已经脱掉了,短裤和长裙被温依依一起推到脚腕处。

    温依依还在脱,把姜绅脚腕上的裤子彻底脱掉。

    姜绅一个翻身,将温依依反过来压在下面。

    温依依上身已经,下面还有一又黑色的丝袜。

    “嘶---”姜绅一只手继续按在她的胸上,另一只手很粗爆的把这双黑丝抹成破烂,连带着黑丝之内的蕾丝短裤,都被他当场撕开。

    两人如箭在弦,随时待发。

    “砰,砰,砰。”就在这时,有人敲门了。

    “我拷。”姜绅大怒,神念一扫,又马上清醒了大半。

    门外站着四个女人,胡巧和沈碧她们都来了。

    算算时间,胡巧开车从市里过来,这个时候也差不多到镇里。

    应该是问了服务员后,知道姜绅在这个房间。

    “呼---怎么了?”温依依喘着粗气,看姜绅呆呆的坐在自己身上,却没有动作,有点犹豫。

    没等姜绅回答她,她猛的起身,一把又将姜绅扑倒。

    小屁股往后面一缩,整个身体缩到姜绅的胯下。

    “唔”她跪在姜绅的胯间,一口吞下了小姜绅。

    看起来她有点着急。

    不过这时姜绅却不急了。

    “来人了,我朋友来了。”姜绅连忙推开温依依。

    什么?这个时候,你和我说有人来了?不做了?

    温依依嘴巴跟着姜绅往前,姜绅往后退,她追着往前吸。

    姜绅哭笑不得:“下次,下次。”连滚带爬,从床上跳下来。

    “---”温依依呆呆的跪在床上,看着姜绅一边捡起地上的衣服,一边跑过去开门,心中非常失落。

    就差一点啊?

    你们晚来半小时,就可以拿下姜绅了。

    温依依这会,把开车的胡巧狠一个洞,这么黑的天,你开慢点会死啊?

    其实她冤枉胡巧了。

    这次过来,开车的是何柳叶。

    何柳叶这想姜绅了,看胡巧开的慢,在半路上,抢过胡巧的车子,自己开过来。

    到了这里后,问了招待所的人,知道姜绅就在这房间。

    “你---”四女见打开门的姜绅,浑身酒气,提着衣服,除了一条短裤,什么都没穿。

    而且那下身,高高昂起,一看就知道没干什么好事?

    “有人陪了,你还叫我们?”沈碧没好气的,探头探脑想看看房里是谁。

    “走,走,我住隔壁。”姜绅拉着诸女往隔壁去。

    走到一半发现不对劲。

    还有一个胡巧呢。

    胡巧脸红红的跟着,不话说。

    “你---小胡你和服务员说声,叫她们安排个房间给你。”姜绅吩咐一下,拉着三女进房。

    “---”又是三飞?胡巧失落的看着姜绅的房门关上。

    同时她看看边上另一个房间,姜绅刚从这里出来的,这里面,住的会是谁?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