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94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六十五章 山雨欲来
    第八百六十五章 山雨欲来

    “不好。”狼人心中大惊。

    他只想过姜绅的女人有护身符,没想到姜绅现在已经进步了,不但给她们护身,还给她们制做了杀人的符录。

    这道寒光其实就是刀光。

    以肉眼不可观察的速度,凌空一刀。

    扑哧,这一刀和冲上来的狼人直接相碰。

    狼人躲闪都来不及,直接被这一刀斩中。

    现场一片鲜血激射。

    狼人重重的倒地,倒在金芷青的右边。

    倒下去的时候还是人形,到了地上,嘶的一下,一分为二,从中间开始,变成两个半狼。

    一刀两断。

    刚才自动步枪都打不死的狼人,被金芷青手上的玉符发出的发光,一刀两断。

    金芷青气疯了。

    她和狼人面对面交手,狼人一死,鲜血喷出,她全身上下全是狼血。

    “哇呕--”金芷青走到边上弯上就吐。

    “恶心死了,恶心死了。”她一边吐,一边抹脸上的血。

    “哈哈哈哈”沈碧这时大笑着从地上爬起来,指着金芷青笑个不停。

    “还笑,你们不出手,偏要我出手。”金芷青怒道。

    “刚才他们都清醒的,我怎么好用。”何柳叶耸耸肩:“姜绅说过,有人的时候,不好用这东西。”

    “没人也不要用啊,我都赶回来了?”姜绅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

    众女回头,个个大喜。

    “你个坏家女,你知道这一刀要多少钱吗?一百个亿也换不来的,叫你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用。”姜绅没好气的。

    “谁叫你这么久还不来?”金芷青跺着小脚:“快,把你储物世界里的水拿出来,我要洗澡,我要换衣服。”

    “---”

    姜绅很无语的伸手一摸,地上多出二十桶桶装水来:“够了没?”

    “我也要洗,脏死了。”沈碧和何柳叶都摔倒在地上过,这会一看有这么多水,连忙提着水桶往远处翻倒的车子走去。

    “绅哥,把这车弄起来,挡着,我们好洗澡。”

    “都晕了,你们还怕有人看你们?”姜绅走过去,一个个看了下。

    刘营长和那两大兵伤的很重,要不是姜绅在这,肯定要伤重而亡。

    说不得只好牺牲一点仙气,姜绅制了制他们的伤。

    其他人都是车翻后被撞晕的,过一会就能醒。

    “绅哥,你看到什么了没?怎么会有狼人?”金芷青一边洗澡,一边问。

    现在五月,天正热着,她就在车后面,脱光了衣服,拿水冲洗。

    别看那一桶水,普通人还举不起来,她们这些姜绅的女人,拎着水和拎着草似的。

    “我看到美女了。”姜绅嘻嘻一笑,用手一挥,把那些昏迷的人往边上一挪,离他们远远的。

    “你想干什么?光日化日,又是草原上。”何柳叶这在发骚了。

    “我想干什么?当然是干你们。”姜绅哈哈大笑,身上的衣服也一件件脱落。

    几个狗男女,就在草原上,开始了叭叭叭。

    晚上五点。

    刘营长幽幽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里。

    “营长,你醒了。”边上有个医务兵。

    “这是那里?”刘营长有点奇怪。

    “营里啊?姜市长通知我们去接你们的。”

    “我们回来了?他们人呢?”

    “都回来了。”

    “没人有事吧?狼王呢?”

    “我听姜市长说,就在狼群围着你们的时候,来了两只棕熊,本来想咬死你们的狼王,掉头向棕熊攻击,双方一场大仗,他们称机回来了。”

    “这么容易?”刘营长有点不信。

    随后他问了下,基本大家都没事,大多数人受了点小伤,就他和后面两大兵伤重,但是姜绅包扎的好,回来之后,看他状态也不错,就放在营里的医务室,没有送到市医院去。

    这个姜市长有点神秘啊?刘营长低头看看自己的伤。

    依稀记得,自己晕死前,伤势很重的,怎么到了营里,伤反而好了?

    可惜姜绅已经走了,找个机会,当面去问问才好。

    与刘营长不同,波多旺亚扎那是惊魂未定。

    这次带姜绅去打猎,差点出了事情。

    还好后面平安回来。

    如今姜绅要走,他也是巴不得的。

    “姜市长,欢迎你以后有空来指导工作。”

    “嗯,波书记你客气了,将来一定还会回来的。”姜绅抬头,看了看远处庙宇所在的山峰。

    现在那距离已经超过他神念范围,但是他在镇里,仍然能感受到这种气息。

    总有一天,我要回来拿走这座庙宇。

    姜绅倒是想在这里多呆几天,不过明天有个会议,他要赶回市里。

    而且他刚刚得到阿扎西的电话。

    最近阿扎西得到线报,新出现的矿区,失踪了三个当地牧民。

    警方得到报告去矿区,却被军队挡住,不让调查。

    阿扎西觉的有问题,就向姜绅汇报了。

    尼吗,这边发现狼人,那边又有人口失踪,姜绅突然觉的,青树市这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节奏?

    姜绅带着诸女和向市长等人,第二天又急急赶回市里。

    到了市里,姜绅马上叫来阿扎西。

    阿扎西新任局长,正是意气风发,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

    事实证明,姜绅没选错人。

    “有一营守在矿区,不让人进,连我们地方政府的官员和警察也不能进,说要向省里报批。”

    “我派了个人进去,假装和他们谈拍卖的事,在那里装了个窃听器。”

    “----”姜绅无语的看着阿扎西,尼吗,真是个胆大包天的主。

    敢在军营装窃听器。

    阿扎西敢这么做,也是看出姜绅是个有当担的人,换成闵建业是他老板,给阿扎西十个胆子也不敢。

    我果然没看错了,姜绅赞赏的点点头:“查到点什么?”

    “听驻军交流,失踪的人都死了,尸体放在十六师师医院。”

    “十六师师部就在青树市西郊五十里处,师医院与师部相距不到五百米,我又派人过去查了下。”

    “我的人看到了尸体,这是照片。”阿扎西真是个人才,比起曾国平不知强多少倍。

    就算溧山的曾锋,没有报告姜绅之前,是不敢做这些事情的。

    他敢先斩后奏,不是没把姜绅放在眼里,而是他了解姜绅,知道姜绅喜欢什么样的做事风格。

    像这种事,做好之后向姜绅汇报,比做之前先汇报更讨姜绅欢喜。

    “阿所西,吗的,谁说你不会拍马屁,你就是个人材啊。”姜绅哈哈大笑。

    阿扎西脸不红心不跳:“我跟的头好,换成其他人,我也没用武之地。”阿扎西知道,自己又做对了。

    他派的人,把停尸房照片也拍来,姜绅一看,就吸一口冷气。

    “尼吗,尸体枯成这样,好像血被吸干似的?”难道是吸血鬼?姜绅默默的想着。

    狼人来了,吸血鬼也来了,这是说,矿区附近,或昆仑山那里,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加上金芷青她们所说遇到的国术高手,姜绅越发相信最近有什么事要发生。

    “头,这死者这么异样,会不会是---”阿扎西犹豫着。

    “是什么?有什么时候就说?你知道我的脾气。”直接一点。

    “我们昆仑山有一种传说,山里有‘冰魅’生活在雪山之中,长的像人,全身有白发,杀人的时候,喜欢把人的血吸干,像电影里的吸血鬼,会不会就是这种东西?”

    “不是,昆仑山的雪山片,都在西疆省那头,怎么可能跑我们省来,别乱想,这些都是传说,好了,你准备一下,明天和我去矿区。”

    “嗯。”

    阿扎西走后,姜绅把小胡叫了过来。

    “你当天过去,有没有到矿区现场看看?”

    “没有,他们把我叫帐蓬里说了几句,然后就送我回来了。”

    “起拍价两个亿是吧?”

    “是的。”

    “通知各市长,提前开会,半小时后进行。”

    姜绅说开会就开会,这次开会和上次不同。

    常务副市长万玛萨尔正在接待州里来的一位领导,听到突然开会,站在原地愣了数秒,吗的,最后暗暗骂了一声,不好意思的和那领导道:“不好意思,市里突然开会,我很快回来。”

    “提前开会了?”谈说虎的车子,都开出市里,准备下乡的,听到提前开会,犹豫了一番,道:“调头,先回市里。”

    “又开会?”牛邦一听,双眼金光闪烁,上次他无聊之下参加了,结果拿到许多好处“快,快去姜市长办公室。”

    他更积极,率先到姜绅办公室向姜绅汇报工作,还跟着姜绅一起去会场。

    半小时后。

    姜绅带着牛邦来到上次的会议室。

    打开门一看。

    拷,小会议室里,济济一堂,坐满了人。

    “---”有这么多副市长吗?姜绅呆了下。

    “姜市长,我是人大许明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主动上前,向姜绅招呼。

    人大副主任许明友?尼吗,不是说你半退休状态,几个月没参加市里各项活动了?你也出来?

    姜绅听过这个名字。

    “我是政协的宋金生,大家都叫我老金,呵呵。”

    一个个姜绅不认识的人冒了出来。

    姜绅记得,今天是市长工作会,难道变成老干部交流会了?

    他转过头,看了下吴江。

    吴江在苦笑,那眼神就告诉了姜绅,老板,我也不知道啊,这些人自己跑来了,我总不能赶走他们?

    尼吗,上次老子大发好处,这些老家伙们,都闻风而动。

    姜绅当然知道是为什么。

    他不动声色,一个个打了招呼,最后看了下,所有的副市长,全来齐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