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95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七十二章 豪放许司令
    第八百七十二章 豪放许司令

    刘营长开心而来,满意而去。

    刘营长之后,姜绅想了想,让杜德明过来。

    他现在很牛逼啊,一个小市长,刚让杜德明这样的正厅在外面排队等着。

    偏偏杜德明也没什么话说。

    十分钟不到,杜德明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

    昨天被姜绅气跑了,今天他从省里带来新的指示。

    “汪省长向李省做了汇报,省里打算接手玉矿,由省里全权负责,至于以后是拍卖还是自己开发,都有省里来,姜市长,这是省里的文件,你看看。”杜德明有点得意。

    玉海省,终于发文件了。

    把文件拿到姜绅面前,我看你怎么办?有种就把这文件撕了。

    这文件,可不只是汪潜的意思,这还代表了整个玉海省政府。

    这是省长办公会上,全体省长参加,并通过的决议,然后才能出具文件。

    姜绅闻言,不动声色拿过来看了下。

    然后当着杜德明的面,‘嘶嘶’左右几下,就把文件撕成粉碎。

    “你---”杜德明完全吓呆了。

    知道姜绅嚣张,没想到嚣张到这个地步,竟然当着他的面把省政府的文件给撕了。

    你他吗太过份了吧?

    你无法无天了吧?

    上次你说没文件,赶我们走,这次我准备了文件,你给我撕了?

    “姜绅,你知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知道有什么后果吗?”杜德明厉声道。

    这个时候,他不怕姜绅了。

    就凭姜绅撕破省政府文件这一条,足够免他十次市长之位。

    “省里拿过去?知道这地所有权是谁的吗?当地人民政府的,不是省政府的,你们凭什么拿过去?”

    “青树市政府也归省政府管,你们政府的所有东西,都是省政府的。”杜德明怒道。

    “你这什么屁话,我们归省里管,我们政府的东西就都是省政府的?你儿子还归你管呢,你儿媳也是你的?”

    我草,你个流氓,杜德明好悬没气死。

    这个能放一起比吗?

    他是知道了,姜绅这打算强顶省政府的文件。

    “你这是不打省里的文件放在眼里,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

    “少跟我来这套,从中央到省里,有多少文件地方是执行的?”姜绅冷笑。

    中央文件,我们还有年假呢,基层有多少人休息过年假?

    基层对上面的文件阳奉阴违,全国都有这种风气,杜德明拿文件说事,真的不算什么。

    “好,好,你有种---”杜德明气的不行了,万万没想到姜绅这么嚣张,抖着手指了指姜绅,最后一跺脚,捡起地上破碎的文件转身就走。

    他这次卷土重来,准备雄纠纠的接管这个矿,没想到再次被姜绅打脸了。

    姜绅的嚣张和狂妄,着实让他吃惊。

    不过更吃惊的还在后面。

    “你回去和李老板说,他要不服,让他打个电话我。”姜绅现在真是肆无忌惮,直接要挑战玉海省政府一把手,李大省长的威严。

    他是来交流的,三年就回东宁了,怕你毛的玉海省长,大不了我提前走。

    姜绅现在认为,只要自己能做事,会做事,别人需要自己,就没必要缩头缩脑。

    溧山就是例子,自己做的好,俞振强也没说什么,就算对自己意见再大,俞老板还是放手让姜绅搞。

    “一定。”杜德明最后说了两个字,愤愤离去。

    “轮到我了没有?”杜德明一走,帐蓬里响起一个温柔的女声。

    黑珍珠吉安娜出现。

    多日不见,她依然这么风骚艳丽,柔情似水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姜绅。

    “急什么?早晚都轮到你。”姜绅一把抱过突然出现的吉安娜,右手顺着吉安娜胸前的衣领伸了进去,使劲先摸几把过过瘾。

    “你很少来华国的啊,这次亲自跑过来?”姜绅享受着她身上的柔软和坚挺。

    “让我们的人进山洞看下?条件你开。”吉安娜很直接。

    说话的时候,似乎被姜绅摸的爽了,双眼有点迷离,微微喘着粗气。

    “没条件,你们也不用进去。”姜绅也很干脆的拒绝。

    “地球上除了我外,没有人能活着走到洞底。”姜绅说着,很粗暴的用力一撕。

    哧,吉安娜上面的衬衫被姜绅当场撕成粉碎。

    她里面竟然是真空的,突然被姜绅撕掉,有点害羞的扑到姜绅面前。

    “不要这样,我们可以合作,我们还是有很多人才可以帮到你的。”吉安娜用她的酥胸在姜绅下身扭来扭去,诱惑着姜绅。

    你至于吗,每次都用身体来交易?姜绅发现她也蛮可怜的,每次找自己,都要用身体来换。

    “回去吧,我为你们安全着想,这里面,真的不适合你们。”姜绅轻抚着吉安娜的脸,他可不希望黑珍珠也在洞里变成冰雕。

    “讨厌---”吉安娜撒娇,然后慢慢蹲下去,以双妙目紧紧的看着姜绅。

    “你又想干什么?外面很多人在等我?”姜绅苦笑。

    “你不是最喜欢这样的----”吉安娜轻轻一笑,张开她的樱桃小嘴。

    在西方人中,她的嘴最像东方品种,娇小而鲜红。

    “该死,唔---”姜绅开始按着她的头。

    玉海省省会。

    玉京市中。

    省长李一白脸色铁青的看着面前的资料。

    姜绅,东宁省交流干部,副厅级,现挂职青树市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这才来几个月?就把自己当老大了?

    李一白当官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干部。

    把他们代表省政府下发的文件都给撕了,还放出话来,让李一白亲自打电话给他。

    我一个正部打电话给你这副厅?你配吗?

    李一白震怒归震怒,却发现一件事情。

    青树自治州书记陈志洪是省委田老大的人,他李一白想下令给陈志洪换掉姜绅或免掉姜绅都有难度。

    没错,李一白是没有直接权利免一个市长的,只有青树市的上级,自治州书记陈志洪才有权。

    可问题是,陈志洪是田老大的人,而田系和他陈系又是死对头。

    尼吗,这下真是老虎被犬斯了。

    李一白仰天悲愤,无处发泻。

    当然了,身为一省之长,正省部级领导,不可能真的打电话下去,让州领导免掉姜绅这样。

    这么做是不合规矩的。

    李一白沉默了片刻,打了电话叫来省纪委监察三处的方伯雄处长。

    “这个新来的青树市长,听说他上次在大街上,用警棍欧打百姓,有被打群众的家属已经反映到省里,你带人下去查一下,这什么国家干部,竟然殴打百姓,成何体统。”

    他声色俱厉的发话下去,言外之意非常明显。

    省长是不好直接叫免去某人,省长的节操要有啊。

    但是派人去查某人,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我明白了。”方伯雄马上就明白大省长的意图:“三天之内,我一定会查个清楚。”这意思是向领导下军令状,给我三天,姜绅没事,我也能查出他有事。

    他们纪委要存心查人,没有什么人能逃的过去。

    方伯雄得到领导的指示,点了三个精兵强将,大摇大摆往青树而去。

    这时已经接近五月中旬。

    姜绅到青树一个多月,也没干什么大事,倒是弄下去不少当地官员。

    他现在按时上班,也不管万玛萨尔一系和闵建业一系的斗争,暗地里在抓紧时间学纳兰不败的阵图之术。

    五月十号,周二,天气晴。

    姜绅今天在青树市宾馆,招待省军区的司令员许成功,某集团副军长付宗国。

    陪同的人员还有和姜绅见过面的刘营长、段营长,以及青树市人武部政委沈新国。

    许成功是少将,省军区司令员。

    但是对上何长龙,也差了不知多少等级。

    很多少将,一辈子都没机会各式上中将。

    后台不够强硬的人,能当到省军区司令,基本就是极限。

    今天许成功是很有诚意来的,一上酒桌,就敬了姜绅一杯。

    “何政委当年在国防大学当副校长的时候,教过我们的课,不过那时我才大校,班上人又多,我认识何政委,何政委估计不认识我,姜市长,有空的话,请何政委到我们玉海来玩玩,现在玉海正是最好玩的季节。”

    原来许成功要来见姜绅,还有这个原因,他当年在国防大学上过何长龙的课。

    “那何司令,你和姜市长就是一家人了,师兄弟啊。”边上副付军长笑道。

    这话说的牵强,但是拉笼两人之心也很明白。

    “姜老弟,老许我托大,称你一声老弟,来我敬你一杯。”

    “何司令,您客气了,应该是我先敬你才对。”付军长还没走到将军这步,了解不多,但许成功知道,何家在军方曾经权侧一时,这些年经过高层的关注,虽然改为重商轻军,可底蕴在的。

    付军长要是和姜绅拉好关系,将来请何长龙帮提个小将可没什么难度。

    两人一个有心交好,一个也想军方的帮助,那是喝的晕头转向。

    最倒霉的是青树市人武部政委沈新国,多次被许成功叫起来:“小沈,以后,你要在市里都听听姜市长的指示,常委会上,该投票的时候,还是要投票的,不要老是中立。”

    许成功酒一多,说话就含糊,但说出来的都是别人敢想不敢说的。

    太直接了,许司令你太豪放了,能不能含蓄一点,姜绅都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