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95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七十三章 好多卷宗
    第八百七十三章 好多卷宗

    沈新国眼皮猛抽了几下,不带这样的啊,许司令,你拍马屁不能拍成这样?

    人家何长龙又不是我们军区的领导。

    不过他也只能苦笑,司令发了话,他当然只能听。

    你懂什么?许司令看似醉了,其实很清醒。

    国内十大军区的司令和政委们,经常轮调的,今天他是江南军区的政委,说不定明年就变成我们玉京军区的司令,这马屁当然要拍在前面。

    再说以何长龙的家势,说不定下届进代表军方最高层的委员会都有可能。

    官做到许司令这步,宁愿多个朋友,也不敢多个敌人。

    有能利用的关系和人,就会拼命的利用。

    全国少将多少?中将又有多少?上将又有多少?

    他可不想一辈子少将到头。

    边上付军长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两位相当于正省副省的军中将领,对姜绅都是客气异常。

    就在他们在酒店里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同时。

    省纪委的方伯雄,带着三个小弟也终于赶到青树市。

    方伯雄一到青树,先派了个小弟到市里暗访,而他带着另两个人找到市纪委书记扎西格进行明察。

    明察暗访,一向是纪委的各种手段之一。

    “调查姜绅?”扎西格听到第一句话就呆在那里。

    “恩,是李老板下的指示。”方伯雄沉声道。

    能称李老板的,自然是大省长李一白了。

    扎西格下意识全身一寒,姜绅这混蛋又得罪了李省长?活该他无法无天。

    他们万玛萨尔一系的人,现在对姜绅是爱恨交加。

    姜绅打万玛萨尔一个巴掌弄下去他们的住建委主任,不听他们的话,让他们恨之入骨。

    但是姜绅同样打倒了闵建业的两大心腹齐大海,曾国平,常委会上还和万玛萨尔合作过一番压了压闵建业的气焰。

    眼下听到省里要搞姜绅,扎西格微微犹豫后,问:“万玛萨尔什么意思?”他一向以万玛萨尔马首是瞻,自然要问问老乡的意图。

    “扎西各同志,现在是李老板下的指示,需要李老板再打个电话给万玛萨尔吗?”方伯雄脸色更沉了。

    眼中的鄙视之意也很明显,你们这些当地人,就知道抱成一团,懂的尊重领导吗?

    扎西格心中大怒,表面上不动声色:“即然这样的话,我们市纪委是支持你们的调查,不过我们的级别,不能对姜绅有拿出行动,只能有条件的配合你们。”

    “我们就是要你们的配合,把姜绅的资料,身边人的情况都向我汇报一下。”方伯雄是正处,扎西格副处,官职上面,方伯雄还是压的住他的,所以语气也很牛逼。

    哟,你们都没调查清楚就下来了?扎西格回头拿案宗。

    一会功夫,拿出一大堆来,放到方伯雄面前。

    方伯雄定晴一看,不是吧,姜绅这么多材料?

    足足有十厘米厚的案宗放在他面前。

    有人要说了,扎西格不是没资料查姜绅的么,怎么会有姜绅的材料?

    当地纪委虽然不能查当地的市长,但是只要有人报案,有人实名举报,都会做好案卷。

    将来上级领导要看,就可以拿出来参考。

    加上万玛萨尔一系本来就想搞姜绅的,明明没多少案宗,已经被他们做了一大堆在那里。

    方伯雄拿过来翻了翻。

    拷,当街用鸡蛋砸人,然后把对方牙齿全打断了?

    在宾馆把办公室主任齐大海腿打断了?

    在拘留所枪杀劫匪?枪枪夺命?尼吗是杀手啊?

    万玛萨尔还被他打过巴掌?

    常委会擅自退场?

    市长工作会大发礼卷,数额过万?

    什么,还把省里的文件撕过?

    竟然带着三个美女下乡,光明正大住在一个房间?

    姜绅的案宗被他们看完,所有人都脸色大变。

    这里面任何一条,换成其他人,只要有证据都足以双开了。

    “他来了多久?”方伯雄脸色铁青的问。

    “一个多月吧。”四月初来的。

    “尼吗。”方伯雄嘴角抽了下。

    才来一个多月,就有这么多材料在纪委。

    “这些事,这个---”方伯雄找到最重要的几条点下。

    “他打断齐大海的腿,有没有人证物证----”

    “当时只有两个人在场,都是市政府的,一个小胡,一个小钟,现在都受到姜绅重用,警察局当天录口供时,他们都说没看见过。”

    “也就是说,很可能只有齐大海一个人的口供?”方伯雄沉思了下,只有齐大海当事人的口供是没用的,除非小胡小钟能改口。

    “齐大海老婆后来捅了姜绅一刀,被姜绅抓住把柄了。”

    “---”拷,方伯雄嘴巴又抽了下,这条最重的,宣布没用了,pass。

    “这条呢,他带三个美女下乡,在乡镇上大发好烟,又住一个房间,有没有人证物证?”

    “---好像只有一个服务员看到,没有干部看到,他们也只是传说---”扎西格耸耸肩。

    “当地招待所有没有监控?”方伯雄想到监控。

    “偏远乡镇,没有监控。”

    “---”一个服务员的证言是没多大用处的,而且敢不敢站出来证明都危险,pass。

    方伯雄又看了看,指着一条:“当街打人,鸡蛋砸了人,警棍打人,有没有人证,物证?”

    “这个有,当时很多人在场看到,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有什么就说。”方伯雄大喜,身为国家干部,当街打人这一条,就够双开了。

    “只是被打那六人,后来在拘留所挟持警察,被定义为恐怖分子,当场枪杀了四个---”

    “尼吗。”方伯雄满脸黑线。

    恐怖分子了?那他们就是白被打了。姜绅打的好啊。

    常委会擅自退体?不行,罪小了点,而且姜绅可以说身体不舒服,或家中有急事。

    打了万玛萨尔一巴掌?私人恩怨,最多处分,没用。

    “这个呢。”方伯雄再指一条:“市长工作会发礼卷,数目巨大,有多少人收过?有没有人交到纪委来?”

    “有,有两位副市长事后交到我们纪委,数目也的确巨大,不过---”

    不过姜绅这是以企业赞助的名义发的,而且都是电话卡,油卡,这要查的话,可能要查到石油公司,移动电信。

    “------”尼吗,还要查到国企头上?

    方伯雄又是一脸黑线。

    别看姜绅案卷一大堆,左看右看,也只有这一条,查实之后可以撤姜绅的职。

    但是这条,还要查到国企那里。

    “而且我们事后打电话过去了。”扎西格苦笑:“我问当地石油公司,为什么卖这么多油卡给姜绅,他们说,是他们支持姜绅来挂职,以公司名义捐给市领导们的。”

    这话的意思,石油公司替姜绅扛了。

    不管姜绅的事,是他们捐的,姜绅做个中间人而已。

    这尼吗,就是要查国企了?

    可人家国企有自己的纪委啊。

    “这个撕省文件的是怎么回事?”方伯雄又问。

    “省办公厅杜德明同志实名举报的,我们立了案,说姜绅把省政府下发的文件当场撕掉。”

    “这个好啊。”方伯雄大喜。

    没等他高兴起来,扎西格无奈道:“我事后问过姜绅,姜绅直接否认,反告杜德明胡说八道,是杜德明自己弄破了文件---”

    “---”这就是没有证人,两人各执一词了,这样真是说不清楚。

    方伯雄拿着厚厚的案宗,发现没有一个能对他们搞定姜绅有利。

    当然了,纪委下去,不是只有考案宗这么简单。

    “姜绅收过下面人的东西没有?有没有人举报过?”

    “他都送别人东西的,茅台酒---熊猫烟---”

    “---------”

    “他生活作风呢?听说秘书和司机都是女的?”

    “外面没有传言,我们纪委也在关注中。”

    “----”

    方伯雄着急啊。

    却在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方处,我在外面,查到了,姜绅现在正和一帮人在酒店喝酒,中午不能喝酒,是国家三令五申的,他在喝酒,而且我探了下,酒菜都很名贵。”

    原来方伯雄派出去的跟班,到市政府去问姜绅,政府办公室的人说姜绅在外吃饭,于是就去查了下,竟然被他找到姜绅吃饭的地方。

    “好,你盯着,我们马上来,哈哈哈。”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方伯雄终于抓到机会了。

    现在这种情况,你姜绅还好大吃大喝,尤其还敢在中午喝酒。

    别的不说,中午不准喝酒,就这一条够你撤职的了。

    “方处。”扎西格有点郁闷:“这姜绅,经常请别人吃饭的,他都是自己出钱,这也有用?”

    “大吃大喝就是不对,自己出钱也不行,还有,他没付钱之前,谁说他是自己请的?”方伯雄阴阴一笑。

    只要现场抓到姜绅,就算姜绅准备自己付的,也可以说成是公款的。

    方伯雄这是打算来阴的,只要能抓到把柄,姜绅没事,也要把他搞成有事。

    “---这,”扎西格总觉的有什么不对劲。

    但方伯雄已经不管他了,洋洋得意带着另两个小弟转身就走。

    “快,快---”众人往姜绅吃饭的地方狂找而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