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95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七十四章 打了再说
    第八百七十四章 打了再说

    青树宾馆的某包厢里。

    姜绅和许成功,付宗国已经酒到酣处,桌上密密麻麻放了足足八个白酒瓶,全是国酒茅台。

    今天这茅台酒,是许将军带来的军队特供酒,带了两瓶,被干了八瓶。

    其中姜绅一人喝了四瓶,许成功、付宗国、刘营长、沈新国四人搞了四瓶。

    除了姜绅,他们是平均一人一瓶的量,都算酒中高手。

    许成功今天喝的有点多,不停的拉着姜绅的手:“小----姜----都是---兄弟----以后有什么事---你找我----找我---许成功,不成功则成仁----”

    然后一把拉住刘营长的手:“新国啊,小姜是自己人---是兄弟---你在市里---常委会上,无条件服从小姜---小姜的话,就是我许成功的话---”

    沈新国在边上不停的苦笑点头,刘营长暂时当自己的是沈新国,附合他:“是,是,首长请放心,我一定服从姜市长。”

    付宗国在边上猛抽眼,许成功这醉的人都认不清了,不知道是真醉还是假醉。

    别人不知道,付宗国可清楚,许成功这招,似醉非醉,说的话似真非真,又像是拍马屁,又像是醉话不跌身份,绝对是领导级的艺术。

    姜绅也是抱着许成功的肩膀,亲热的和一家人一样。

    他道:“许司令---你说的对,都是自己兄弟---回头,我们到京城去----我介绍何政委给你认识---那是我老丈人----一家人----你要愿意,调江南军区,搞个集团军长干干也行---”

    这两人都在似醉非醉的说话,场上气氛融洽的不得了,真是军地一家亲。

    大家正准备再开一瓶。

    “砰”大门被人一下撞开。

    卡察卡察,照像机,摄像机,各种闪光灯。

    方伯雄带着三个小弟冲了进来。

    先是对着全体人拍了一照,接着就对桌上的高级酒菜猛拍。

    尤其是那军队特供的茅台酒,摄像机动都不动拼命的拍。

    包厢里一个个目瞪口呆。

    足足两分钟后,方伯雄拍完了,神清气爽的站起来:“哈哈哈哈。”

    先是心中狂笑一番,然后看向姜绅,脸色一沉:“你就是青树市长姜绅。”

    “我是省纪委监察三处的方伯雄,根据有关规定,中午的时候,各级领导干部都不准喝酒,你为什么喝酒?”

    “还有这桌饭菜,这茅台酒,你怎么解释?公款消费,数额巨大,你知道是什么错误吗?”

    说完之后,他向身后小弟一点头:“把他带走。”

    两个小弟恶狠狠的冲上来准备抓人再说。

    “你吗的。”姜绅终于反应过来了,抬起脚来,一脚踹了过去。

    “扑通”一个小弟率先被姜绅踢飞出去。

    “找死。”边上刘营长酒也多了,伸手从桌上拿了个酒瓶,砰,的一下,砸在另一个小弟头上。

    “给老子往死里打。”许司令勃然大怒,双眼圆睁。

    你们几个王八蛋,竟然把我也拍进去?我还想再进步呢?许司令真是火了。

    “小勇,小勇---”付军长也是高声大叫。

    两人话音刚落,外面哗啦啦跑进来三个大兵。

    这三个大兵都是许司令和付军长的司机或警卫员,因为不能喝酒,都在隔壁另一桌吃饭。

    这边一吵起来,马上就感觉到了,冲过来的正是时候。

    “打。”三个大兵一涌而上。

    可惜这些省纪委的同志们,那里是这些青轻大兵对手,砰砰叭叭,几秒钟不到全被打的趴下,

    “让你拍,让你拍,拍你吗的--”刘营长借酒装疯,拿着酒瓶一个个砸下去。

    他怕个毛,今天有司令在,有副军长在,两位首长在这里,打死算他们倒霉,天大的事,有领导们抗。

    包括方伯雄在内,五个省纪委的被打的像狗一样在地上滚来滚去。

    方伯雄最惨,被姜绅追着打。

    姜绅是出名的手狠手辣,酒瓶砸到凳子,凳子砸到菜碗,能砸的都被姜绅拿起来砸到他身上。

    “啊---救命啊,打死人了---打死人了---”方伯雄一边惨叫一边在地上爬,满脸都是血。

    “中午不能喝酒是吧?关门。”姜绅这会好像一点都没醉一样,抽眼看了下许司令,许司令也是双眼明亮,毫无醉意。

    三个大兵马上关上大门。

    姜绅拿起一瓶没开的茅台,打开盖子,按住方伯雄的头。

    然后把瓶口往他嘴里一塞。

    “唔----咕咚,咕咚---唔---”方伯雄被姜绅硬生生的把白酒灌了进去。

    他挣扎着,双腿像弹弓一样弹个不停,但是所有的挣扎都没有用,而且咽喉像自动饮水机一样不停的喝下。

    “咕咚咕咚--”

    一瓶白酒下去了。

    方伯雄双眼迷离,满脸通红。

    “再开一瓶。”姜绅回手一伸,边上有大兵又开了一瓶。

    许司令和付军长对视一眼,尼吗,这个姜绅真是狠啊?这那里是市长,简直就是坐馆。

    第二瓶白酒灌完之后,方伯雄已经和死狗一样躺在地上动都不动。

    一口菜都没吃,被灌了两瓶白酒,要不是姜绅帮他一下,估计要直接醉死。

    “吗的。”姜绅这时站起来,踢了踢地上五个省纪委的人。

    全都不能动了。

    方伯雄醉倒,其他四个都是被打晕。

    “拍照啊,省纪委下来吃饭,中午喝到醉。”姜绅嘻嘻一笑,从地上捡起他们的照机。

    “小姜,交给我们吧,你先回去。”许司令这时一点没有醉的意思,双眼清晰的很。

    他也有点火的,就算是省军区司令,被人拍到传到网上也不好。

    还好姜绅果断,先把人打趴了再说。

    这样他在后面就容易控制。

    “那麻烦许司令了,我们下次,到京城再喝。”

    “下次到玉京来,我在省城请你,我倒要看看,谁敢来拍照。”

    “到我们军里去也行。”付军长也连忙到。

    “哈哈哈,好,好。”姜绅大笑,放下照像机率先走了。

    半小时后。

    玉京省政府。

    省长李一白接到班长田伯荣的电话。

    “班长,有什么指示?”李一白奇怪,好好的,田伯荣打我电话干嘛?

    他与田伯荣关系很不好,向来也没什么交集的。

    “玉京军区,和玉海省军区刚才都来电话了,怎么回事?”田伯荣语气很严厉。

    “什么怎么回事?”李一白莫明其妙,能说清楚点吗?

    “省军区许成功司令,和玉京军区889军副军长付宗国在一起吃饭,带了军队自己的茅台,却被几个自称省纪委监察三处的人冲了进去,一顿拍照摄像。”

    “嘶--”李一白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人家问我们,什么时候地方纪委也管到军队将官了?”田伯荣那个高兴啊,终于找到机会训斥李一白下。

    李一白当然知道没这么简单:“是我派出去的,我让他们查青树市长,会不会姜绅也在?”

    “姜绅在就能拍了?做事经不经大脑?一位将军,一位副军长在,我们两去了都没有用,他监察三处就能无法无天了?真是混帐。”

    “现在五人都被扣在889军,军区点名,要叫我们省级领导去领人。”

    “这个脸我丢不下,你去领他们回来吧,叭。”田伯荣借机怒骂了几句,最后直接挂了电话。

    尼吗,李一白握着电话,满脸通红。

    同样正省部级,一个省长一个书记,他今天竟然被书记骂了。

    这个脸丢到家了。

    你个王八蛋,借机会骂我?气死我了。

    李一白气的要吐血。

    不过,这人还是要领导回来的啊。

    玉京军区也是,点名要省级领导去领人。

    李一白也丢不起这个脸。

    只好打了个电话给省委常委纪委书记端木舟。

    端木舟也算省级领导的。

    “我去领人?”端木舟当然已经知道这事了,心中有点不爽。

    尼妹的,你用我纪委的人都没和我打招呼,现在出了事,叫我去领人。

    我吊你个毛。

    纪委现在也算自成一系,他虽是副省,也不用怕李一白这正省。

    “咳,不好意思,李省长,我现在人在外地,可能来不及赶回去,要不,你找别人看看?”

    李一白大怒,又拿端木舟没办法。

    最后只好找了一个副省长去玉京军区把人领回来。

    省里李一白焦头烂额,青树市里也是震动不安。

    省纪委过来查姜绅的事,通过市纪委书记扎西格传的全市皆知。

    正当大家准备看姜绅的笑话时,突然传来省纪委的人被姜绅打的头破血流。

    无法无天啊。

    大家再次见证了姜绅的嚣张和狂妄。

    一定是酒多了,喝醉了认不清人,姜绅这次死定了。

    但是很快又有新消息传出来。

    外面开来两辆军车,十几个大兵下来,把五个省纪委的人给架走了。

    一时之间,全市震动,各种版本的谣言到处飞传。

    传到后面,谣言变成姜绅的丈人就是玉京省军区司令员,玉海驻军都是姜绅的人。

    谣言虽然夸张,但是姜绅再次让大家见证了他的凶猛。

    省纪委来查我?打了再说。

    到了这个时候,姜绅的做事风格,已经被全市干部基本看清。

    对敌手,凶残,狠辣,一言不合就动手。

    但是对自己人出手大方,舍得花钱。

    下面的人,就喜欢揣摩领导的心思、性格,姜绅的性格个性分明,恩怨清晰,大家就知道怎么和领导相处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