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96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七十六章 四大皆空
    第八百七十六章 四大皆空

    “嗯”梁木兰被姜绅抓住,俏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不过她并没有害怕,脚下一个刹车先把车停下。

    “你这个凡人,也想和我这神仙合作?你错了,大错特错。”姜绅冷笑:“你即然出现,听不听话,就由不得你来选。”

    他神念一动,就要用神念控制梁木兰。

    如今他神念强大,远非当初东宁之时,那时乔菲雪这种意志坚定的人,都能让他的神念无功而返。

    而现在,他几乎想控制谁就控制谁。

    “想控制我?”梁木兰也冷笑,双眼一闭,端坐不动。

    刷,姜绅神念进入梁木兰的脑海,立刻好像到了另一番天。

    入眼一片雪白,到处都是洁白无暇,这种白色,白的亮眼,让他心神都感觉到剌目。

    “什么?怎么会这样?”姜绅大惊。

    他多次用神念进入别人的脑海,可以融及到别人的丝丝想法和莫此记忆,所有人的人的脑海中都是混乱一团,有各种影像或记忆。

    姜绅的神念可以带动他们的影像和记忆,让他们为自己所用,被自己的想法指使。

    只有梁木兰,脑海洁白一片,好像整个人都是洁白无暇,让姜绅生出无处下手的郁闷。

    梁木兰的这种心境,简直和古代的佛门宗师一样,到了入定的地步,心中无欲无求,洁白一片。

    “无欲无求,四大皆空?逼我用神通?”姜绅大怒,被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女孩子多次挑衅,他很生气。

    除了神念,他还有神通,神通可以点化梁木兰,总有让她屈服的本事。

    一个神仙,搞不定一个凡人,姜绅还有什么用。

    “你别再费劲了,你的女人都在陆顶天的手上,三个女人,换我梁木兰。”梁木兰镇定的道。

    “什么?”姜绅大惊失色,一只手伸到半空停在那里。

    “不好。”他神念一扫,竟然已经感觉不到三个女人的所在。

    他在金芷青、何柳叶、沈碧的身上都有玉符留着,除了保护的,还有杀人的,连吸血鬼都可以一招击杀。

    平时只要她们有危险,姜绅第一时间就能感应。

    现在,姜绅都感应不到她们的位置。

    “你敢威胁我?”姜绅大怒,一把抓住梁木兰的脖子,只要他一用劲,这个女人就要死在他面前。

    “你姜绅出名的不择手段,对付你这种人,自然也要不择手段?”梁木兰笑,坦然自若,一点也不怕:“你纵横无敌,但是你的女人,和你的朋友不是,我梁木兰今天有危险,明天你所有的女人,溧山的,东宁的,甚至国外的,统统都要死,除非你天天带在身边,或者你马上带着他们离开这里----”

    “混帐。”姜绅生平,第一次有点害怕。

    他害怕的不是这个女人的道术,是她的心计。

    她步步先机,料事如神,在和姜绅的说话中,一直占据着主动和上风。

    “你---你们怎么抓到她们的?”姜绅有点不信,他的女人都有玉符护身,还有杀人的玉符。

    “咯咯咯。”梁木兰娇笑:“那是你的女人,我那里敢硬来,我只是,请她们吃了一点汽水而已。”

    草,姜绅很无语,用迷药的话,玉符也没用了。

    “哈哈哈,梁教授,我和你开个玩笑,你别当真。”姜绅当然不会拿她的命,换三个女人的命。

    梁木兰是个大敌,但不是无法战胜,自己的女人更加重要。

    姜绅大笑松手,拍了拍梁木兰的衣领:“玩笑,玩笑,梁教授,我们晚上,一起进去,打开宝库,各取好处。”转眼之间,他又换了一种脸色。

    “八二,我八你二。”梁木兰竖起两根手指。

    “什么?”姜绅再次大怒,得寸进尺啊。

    “你三个女人,值这个价钱,呵呵。”梁木兰娇笑,她似乎吃定了姜绅。

    “好,八二就八二。”轮到姜绅咬牙切齿。

    “我们就在车上等吧,晚上八点半再进洞。”梁木兰说完,转身看了姜绅一眼。

    两人这是第一次面对面。

    双方都惊讶对方的年轻。

    双方都示对方为生平大敌。

    “李布衣是你什么人?”姜绅问。

    “李布衣?有点师门关系,做我们这一行的,往前几百年,可能都是同门。”

    “我学的是陆家道术,陆家分有三支,一支传自赖布衣,一支投入李家,还有一支专业盗墓,三支传了几百年,早就分不清谁和谁了。”

    “你和我做对就是因为李布衣是我的敌人?”姜绅再问。

    “我和你做对?不是,我和你做对,是因为利益,这里有好东西,我也想要,你也想要,你在溧山时,我并没有和你做对,我好好的,为什么要为自己树这样的大敌。”

    “是因为里有重要的东西,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让给我,自然只能和你做对。”

    “你到是直接。”姜绅冷笑:“有些东西,你拿了也未必有用?”

    “那倒不见得。”梁木兰轻轻一笑。

    这个女人,似乎永远都是这样,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表现的风轻云淡,一切尽在她的掌握中。

    偏偏姜绅看到她这副样子就生气。

    两人开始不说话,静静的坐在车里。

    一直坐着,从下午坐到晚上。

    其间梁木兰都没有动过,她好像会入定一样,端坐不动,气定神闲。

    反而姜绅接了几个电话,显的有点不镇定。

    晚上八点半。

    前面端坐不动的梁木兰终于动了。

    “走了,准备。”梁木兰率先下车,走到后面,拿了一个包包。

    姜绅向来都是当头的,这会发现,遇到梁木兰后,老是被她牵着走。

    他现在也不急,等东西到手再说。

    姜绅默默的跟在后面。

    两人走到洞口,洞口有保安在。

    “姜市长。”大家都认得他。

    “打开。”姜绅挥挥手:“我们要进去,你们找个人,帮我把车开回市里,钥匙送给胡巧。”

    “是。”保安队长是沈碧带来的人,知道姜绅是能做沈碧主的。

    封闭的洞口被打开。

    “你走前。”梁木兰后退半步,让姜绅先进。

    两人步入其中。

    “里面很冷,你要保护好我。”梁木兰:“等那阵破了之后,就没那么冷了。”

    “这八星聚宝还能改变气温?”

    “改变气温算什么?”梁木兰轻笑:“古时的大师们,还能靠阵图改变一个皇朝的命运。”

    这个姜绅相信。

    为什么古代帝王死后埋葬都要千万百计的选块好地方,都是想延绵皇朝的气运。

    秦始皇当年本来想千秋万代,传二世三世,无数世,所以建了阿房宫用来镇压秦朝的气运,本来风水推算阵图齐全,不说无数世,几十几百世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他太残暴,修建阿房宫的时候死了许多人,包括工匠、卫兵、风水师。

    当时为阿房宫布置风水阵图的,以徐福为主,共有全国十九位大师,为了防止将来被人破坏,秦始皇开始就想着,事成之后杀了所有的大师。

    徐福最聪明,找了个借口为他寻长生,逃过一死,离开中原。

    而且走之前,他看出秦皇残暴,偷偷坏了阿房宫的风水,使得秦朝,二世而亡。

    “那以梁教授的本事,岂不是也能改变现在世界各国的气运?不如把m国改下?”姜绅笑道。

    “我没这种功夫。”梁木兰继续笑:“现在都失传了,风水道术,历来就是一代不如一代。”

    “随着时间的推移,将来全是科技的世界,我们这一行,都要慢慢退出历史的舞台。”

    “未必,也许有一天,可能科学与道术并存,百花齐放,古今同在。”姜绅不认同她的话。

    “呵呵。”梁木兰自然不屑。

    两人一路交流,一路往前。

    梁木兰身体瘦弱但体质特殊,竟然走了近千米才叫吃不消。

    这里面军人和保安都进来过,身体强壮久经训练的男人,走进来五六百米就吃不消。

    “等下,我穿衣服。”梁木兰虽然叫吃不消,并没有让姜绅立刻保护她。

    从后面的包里,掏出一件衣服一件裤子。

    姜绅一看,还是很厚的那种,全是南极北极考察队用防寒服。

    姜绅不动声色,冷眼旁观,梁木兰不开口求他,他是不会用神通保护她的。

    换上衣服之后,梁木兰看上去臃肿了许多,像个大胖娃娃。

    两人继续往前。

    到了一千五百米的时候,梁木兰吃不消了。

    她身体慢慢靠向姜绅。

    因为穿的很严密,姜绅也感觉不到她柔软的身体,只是那僵硬的衣服让人很不舒服。

    “过去一点。”姜绅不客气的推了推。

    “你会怜香惜玉不?”梁木兰没好气的:“我冷了,快保护我。”

    你早说啊?我就等你求我。姜绅总算有有点满足感。

    他眼珠一转,伸手一牵,抓住房梁木兰的手。

    她手上戴着厚厚的手套,姜绅想去拉开她的手套。

    “你想干什么?”梁木兰向后一缩,有点意外。

    “传递热量啊?”姜绅嘻笑道:“手牵手才能传功,你没看过小说里?隔着手套没有用。”

    “---”梁木兰愣了下,然后很果断的自己动手,把左边的手套拉开,轻轻一牵,很主动的牵住姜绅的手。

    虽然有手套戴着,但是她的手已经变的很冷,手套脱掉的那刻,她的手上都没什么感觉,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手。

    不过一碰到姜绅的手,马上就有一股股无穷的热量从姜绅手上,传递到她的全身。

    真是舒服,梁木兰甜甜一笑:“早知这样,我就不带这么多衣服了。”

    “--”姜绅另有想法。

    因为在两人手牵手的一刹那,他心神一颤,好像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走快点。”这时梁木兰很大方的拉了拉姜绅,大步向前而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