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96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八十章 小说一样
    第八百八十章 小说一样

    时间回到姜绅被庙宇击穿昏迷的那刻。

    以他的神境身体,竟然被庙宇击穿,可见那庙宇的强大之处。

    当时一阵剧痛,他心口被打了个对穿,整个人处于昏迷之中。

    不过他自有强大的修复的能力。

    刷刷刷,他的身体瞬息之后开始重组,修复。

    就在他神智有点清楚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进了黑洞。

    嗡嗡,整个人被吸进黑洞,他都来不及抵挡。

    一进黑洞,眼前一阵天昏地转,整个身体都在飞旋,好像他在一条时光通道之中,等到出去的时候,不知会在那里。

    下一刻,他闭着眼睛,却发现脑海中无数星辰各种星系,一块块的大陆在盘旋不止。

    我进了黑洞?

    我要走了?

    要离开地球了?

    姜绅心中知道,又惊又慌。

    尤其他一想到离开地球时,刷,一个缩小版的地球,掠过他的脑海。

    接着无数其他星球,大陆,一个个出现在他面前。

    姜绅想到刚才的画面,微微伸出手来,心中想了一下。

    刷,一块大陆到了姜绅面前。

    恒古大陆,这就是恒古大陆。

    姜绅有一种感觉,只要自己脑海里想着去恒古大陆,下一个刹那,自己真的可能出现在恒古大陆。

    我这是算是发动了传送阵?

    黑洞就是传送阵?

    不行,我不能走。

    别说我这么多女人们还生死未卜,就是这差点被打死的大仇,也要报回来。

    地球在那里?

    姜绅脑海中再次想起地球。

    刷,缩小版的地球出现在姜绅面前。

    姜绅伸手出来,在上面拨弄。

    刷刷刷,地球盘旋,很快华国的那块出现在姜绅面前。

    这里应该是玉海,我要回去,回到地球。姜绅往一片大草原中一点,心中想着回来。

    “刷”就在这时,他的眼前猛的一亮,一道亮丽的光芒激射而来。

    嗖嗖嗖,他感觉到自己好像从天下掉落下来的样子。

    “扑通”最后重重的落地。

    四周一切都安静了。

    姜绅感觉到自己睡在地上。

    他仰面躺着,很想动一下。

    但是他全身酸痛,胸口还在流血。

    他的修复功能,还没到黄正的地步,到了这时,整个伤口刚刚恢复九成,还有伤痕没有缝合。

    他觉的很累,全身无力。

    在传送阵的那一会功夫,他好像穿越了无数亿年,无数时光。

    他累的连眼皮都睁不开。

    他很想知道,自己现在在那。

    因为他刚才只是在一个缩小版的地球上随便点了下。

    因为地球太小,那轻轻一点,很可能跨越几个省市。

    我在玉海吗?

    还是出国了?

    姜绅好想睁开眼睛。

    就在这时,刷一道手电的光芒照到他身上。

    “这谁啊?大半夜翻墙进来?”

    “报警,快报警。”熟悉的华语传进姜绅耳朵里。

    还好,还好,我在国内,姜绅大喜。

    不过这时他睁不开眼。

    “等下。”这时有人惊叫:“姜市长。”

    一个陌生而熟悉的女声又传进姜绅耳朵里。

    “---吗的,运气这么好?在青树?”姜绅还没想到这女人是谁,脑海一痛,晕了过去。

    他实在太累了,受了重伤,又在传送阵中跨越无数空间,还好是他姜绅。

    如果刚才是梁木兰进去,身体根本承受不住,直接被传送通道撕成粉碎。

    所以这下感觉到自己有点安全后,姜绅心神一松,沉睡过去。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睡觉了。

    “什么?你们市长?”姜绅落地的地方,是一个大院。

    一幢两层楼房,四周围着高墙。

    姜绅就落在院子里。

    院子的主人以为有小偷爬进来摔倒了。

    两个女人站在那里。

    一个是中年妇女,另一个女人,穿着睡衣,一手拿着棍子,一手拿着手电。

    姜绅能看到的话,又要大吃一惊。

    这女人,赫然是新的住建委主任,古力娜。

    另一个女人,自然是古力娜的老妈。

    “你们市长,怎么摔我们家来了?”老妈那是目瞪口呆,然后狐疑的看看女儿。

    女儿六月八号要定婚了,请贴也发出很多,姜市长半夜三更爬墙,摔成这样?难道对女儿有想法?

    “妈,你想什么呢?”古力娜马上看懂老妈的眼神:“快,帮我,抬进去。”

    古力娜弯腰,摸了摸姜绅,姜绅胸前衣服破了一个洞,但是身体却完好的,只是四周好多血,看样子曾经受过伤。

    这是怎么回事?

    爬墙摔的?他爬我们家墙干嘛?

    可衣服也不会摔成这样啊?

    看起来,好像胸口被什么打穿过一样。

    可是衣服虽破,他身体又是好的。

    那血又是谁的?

    古力娜看的迷茫,但是先把姜绅抬进去再说。

    “我说,女儿,报警吧?”

    “嘘,等下,都不知道什么情况报什么警?”古力娜又好气又好笑。

    我们报警说什么?姜市长夜里爬我们的家的墙?然后摔晕了?

    还是被人绑架,打了一顿,扔到我们家大院来?

    后者更像一点,不过我们家也要受怀疑了。

    母女两人吃力的把姜绅抬回去。

    “放那儿?沙发上?”两人先把姜绅放一楼沙发,又觉的不妙,明早要有人来怎么办?

    而且现在是晚上九点多,还时有可能有隔壁邻居什么来的。

    “搬楼上去,楼上客房。”两人又往上抬。

    可怜两母女,抬着姜绅这个大男人,一路累的半死。

    “姜谦不是说晚上要睡过来?他来了怎么办?”老妈有点着急。

    “没有,他刚给我打电话说晚上要值班,不过来了。”古力娜喘着粗气。

    姜谦是她男朋友,在某乡镇上当镇长,是人武部政委沈新国一个战友的儿子,要不然上次沈新国也不会投票帮她了。

    姜绅当初见到这名字时,还吓一跳。

    两人是连拖带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姜绅弄到楼上客房。

    “啊哟,累死我了,一身汗。”老妈累的不行,坐在床下直摇头。

    古力娜坐在床上,满脸通红,气喘如牛。

    姜绅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呼吸平稳,看起来没什么事,好像累的睡着一样,不过又不像是熟睡。

    “姜市长,姜市长?”古力娜轻轻推了推姜绅。

    姜绅没反应。

    “长的还是蛮帅的。”老妈在边上轻轻一笑:“比姜谦那小子耐看多了,不如女儿你和他谈谈吧,人家是市长哦。”

    “妈,你胡说什么。”古力娜的脸更红了。

    “不是说他没结婚么。”

    “他结没结管我什么事,走,走,走,我们走,我看他睡熟了一样,明天再来问他。”古力娜看看姜绅不像是受伤的样子,应该没什么事。

    “晚上会有点凉,给他盖个被子,我出一身汗,我去洗澡了。”老妈笑眯眯的走了。

    古力娜站起来,看了看姜绅,弯腰把他鞋子拖了。

    想了想,又把姜绅身上的破衣服脱了。

    再看看,一咬牙,又帮姜绅的裤子也脱了。

    这下姜绅只穿了短裤躺在床上。

    古力娜准备走,想想又不对劲,把姜绅袜子也脱了,然后拿了一床薄薄的毯子替姜绅盖上。

    做完这一切后,古力娜拿着姜绅的袜子裤子衣服下楼,准备把破衣服扔掉,帮袜子、裤子洗洗。

    以这里现在的气温,姜绅这么薄的裤子,明天早上就能干了。

    就在古力娜下楼的时候,楼下有人敲门了。

    “谁啊。”古力娜老妈刚准备洗澡,拿了换洗衣服还没开始就听到敲门声。

    “阿姨,是我,姜谦。”

    “----”古力娜老妈惊讶的回头,正好看到同样惊讶的古力娜。

    古力娜拿着姜绅的衣裤站在楼梯上,那个目瞪口呆啊。

    姜谦突然回来了?

    竟然回来了?

    姜谦进来要是看到古力娜拿着别的男人衣服,真是什么都说不清楚了。

    “怎么办?”古力娜老妈耸耸肩,急的向古力娜用口型说话。

    “阿姨,阿姨”姜谦在外面又敲门了。

    “开门,开门。”古力娜掉头就跑,噔噔噔跑上楼,把姜绅的衣服扔回客房。

    她才妈只好开门。

    姜谦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材高大,强壮,很有当地人的特征。

    “不好意思阿姨,没打扰你们吧?”

    “没有,没事,不是说你今天值班吗?”古力娜老妈那个郁闷啊。

    “本来值班的,后来有人替我,我担心你们,所以就连夜赶过来。”

    家里只住两个女人,姜谦终是有点担心。

    本来古力娜老爸也在的,昨天有事离开青树,所以古力娜才叫姜谦睡过来。

    姜谦开始是要值班,现在有人代值班,自然就赶了过来。

    “---哦,那你不打个电话。”

    “我想给古力娜一个惊喜,她在楼上吗?”

    “哦,在上面,在上面。”古力娜老妈相当无语,不知道一会如果发现姜绅怎么说?

    好吧,说我们在家里,突然听到外面有声音,然后出去一看,天上掉下一个人来,还是市长。

    所以我们没有报警就抬进来了?

    和小说一样啊,怎么说啊?

    老妈捂着脸,郁闷的转身而去。

    姜谦嘻嘻一笑,快跑上楼:“古力娜,古力娜。”

    一边跑一边叫。

    “嗨,姜谦,你来了。”古力娜在楼梯口挡住他。

    “宝贝,想我了没有。”姜谦得意的往前一步,一把楼住古力娜。

    “别”古力娜奋力一推,推开姜谦,脸色红红的向楼下看了眼:“我妈在的。”

    “怕什么,以前都这样,今天你爸不在,我专门跑过来的,嘻嘻。”姜谦又要上去抱古力娜。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