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98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八十八章 驻京办事处
    第八百八十八章 驻京办事处

    发改办里。

    费主任略带遗憾的对向忠道:“姜老板在政务院向首长汇报工作,你们先回去吧,等姜老板回来,再约你们,最好搞个材料,书面材料,把你们技术的优势写清楚,这样首长们看到才能一目了然。”

    费主任这语气态度,让向忠有点受宠若惊,堂堂中委委员在和他亲切的交流,完全没有上级对下级的指气颐使。

    走出发改办后,向忠身体还有点轻飘飘的。

    小秘书左右看看没人了,轻声道:“老板,原来这些部领导们也没什么不同,难怪下面的人常说,京城跑部的,阎王好见,小鬼难缠,那些动不动刁难基层,摆出臭脸的都是中低层的官员干部。”

    小秘书是对刚才喝叱他们的发改办秘书记恨在心了。

    “未必。”向忠似有所思,姓费的听到姜绅的名字态度才有改变,你真以为,部领导们就一定这么亲切?

    “老板慧眼如炬--”小洪秘书自然要大拍自家领导的马屁一番。

    两人一边交流一边离开发改办。

    向忠纠结了一会,打个电话给姜绅,说这边费主任要我们提供文字材料。

    姜绅也在开会呢,皱着眉道,你找别人随便复制一份,至于那超级先进世界第一的科技,你就说是我们市的机密,发电厂建成之后,可以与国家分享,这就样吧。

    “---”向忠又呆在那里,姜市长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牛逼?

    还有什么机密的东西不能告诉国家?

    正在郁闷中,小洪秘书在边上小心翼翼的道:“老板,今天看来回不了了,我们住那?”

    姜绅敢给向忠这么多钱,就是知道向忠有一点好处,节俭。

    他这次到京城,是想着,早来早回,尽量不要住下。

    住下来后,吃饭,住饭,都是开支。

    他在青树市没什么开支权,手上没什么钱,节俭贵了,现在手上有一千万,仍然舍不得乱花。

    “是啊,要等姜主任的消息,还要搞个材料,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你还要去网上复制一份电厂建设的材料,搞个材料交给他们。”

    “好的。”

    两人想了想,在发改办边上找了家酒店。

    因为离发改办近,下次姜主任要召见他们,也方便一点。

    这酒店已经是发改办边上看起来最小的一家了。

    两人进去问了下。

    一晚,八百八,没早饭。

    尼吗,向忠倒吸一口冷气,你这抢钱呢,这么贵。

    小秘书在边上眼皮抽了下,老板,大老板姜绅不是给你一千万,花呗。

    你送人都送了好几万了,还在乎这八百。

    走,二环太贵了,向忠咬咬牙,转身就走。

    小秘很郁闷的跟着。

    两人又走出去近四五百米,找到一家连锁便捷酒店。

    一晚,九百六,没早饭。

    我草,这破连锁在我们那里最多一百块。

    向忠不甘心,说实话,不是他舍不得,是他觉的不值。

    这两家宾馆酒店都很一般,三星都不是,花近千块住一块,不值。

    我们玉海省城,八百八都可以住五星级酒店了。

    “要不住办事处去?好像就在附近?”小洪秘书突然想到什么。

    “对啊,办事处不是在这吗?”向忠也想起来了。

    不过这办事处不是他们青树市的,是自治州的。

    青树地震,各方来援,自治州为了方便京城各部门与州里的协调,在京城设了办公处。

    其实这种办事处,发达一点的县级市都会在京城设立。

    现在外面太贵,向忠只能带着小秘书去了办事处。

    办事处也就在附近,因为这一带全是部委办公楼,好多发达省市的办事处也都在这里,方便跑部。

    他们青树因为地震,受到各方关注,所以也搞了个好位置。

    向忠还是第一次到办事处来。

    向忠两人一进大门,就看到里大厅济了差不多十几个人,边上服务员们也在忙着登记什么的。

    两人一看,好像有点忙的么,要抓紧时间,小洪连忙跑过去。

    “你们好,我是青树市政府的,那是我们向市长,想以这里住几晚---”

    “青树的?证件呢?”服务员淡然道。

    办事处一般只接待本州的,特殊情况下,或有领导关照下才会对外经营。

    向忠和小洪把证件给她们看了下。

    “现金还是记帐?”服务员开始给他们办手续。

    记帐的话,会有自治州的人,和青树市里结帐,一般会比现金贵点。

    “现金多少,记帐多少。”向忠节俭的性格又来了。

    服务员明显愣了下,抬起头看看向忠,眼中有点鄙视之意。

    你这什么副市长,还有问这么清楚的?

    其他自治州的领导干部过来,谁会问这些?反正又不要他们出钱。

    “现金六百一晚,记帐七百一晚,早中晚三餐都包。”服务员没好气的。

    “这么贵?”向忠又是尖叫,而且明显记帐还贵一百。

    “怎么贵了?你外面住住看?吃个饭也要几百。”小服务员声音也不小。

    向忠级别再高,也管不到她,和她不搭界。

    她话是没错,住外面,向忠和小秘书稍微吃点东西,三餐下来,两百块估计是要的。

    “都是自己人,偏宜一点。”向忠笑嘻嘻的还起价来。

    小洪秘书在后面捂着脸,老板,咱能不这么丢人?好说你现在也是千万富翁了。

    “那你和我们主任说,只要他开口,可以免费。”服务员鄙视向忠。

    “等下,我打个电话问问。”向忠这级别,州里认识的官员自然也不少。

    他正要打电话,楼上下走下来一个瘦瘦的小个子,嘴里还叼着香烟。

    “怎么这么多人。”小个子看看大厅里乱哄哄的,眉头微皱。

    “小王,正准备打电话给你。”人群里有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对着小个子叫了起来。

    “嫂子。”小个子双眼猛的发亮,几乎是连跑带跳从楼上下来。

    “怎么提前来了?不是说明天么?”那脸上的表情,就好像一只哈巴狗看到自己的主人。

    “来给你介绍,这是我爸妈,这是我大哥,大嫂,他们想在京城玩玩,提前一天来了,这是我堂姐---”

    “阿姨好,叔叔好---”小个子媚笑着一个个打招呼。

    “爸,妈,这是办事处王主任---”

    向忠在边上冷眼旁观,就知道那女人肯定是领导的家属,尼吗,带了全家人过来住,当领导就是好。

    而且这王主任看起来有点面熟,应该是为州里某领导做过秘书,或在州政府见过,不过向忠市长在青树市也是边缘人物,倒也印象不深,想不起来。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帮忙拿东西,房间安排好没,最好的房子安排给她们。”王主任转过头对上服务员们,马上换了一种脸色。

    向忠拿着电话在手,心中想着要不要打这电话。

    他一个朋友在州政府当副主任,正处级的,兼政府招待办主任,但是自治州驻京办公事主任也是正处级的干部,看王主任这嘴脸,打了这电话也未必有用,还是老实点交钱吧。

    向忠正准备交钱,那王主任突然转过头来对服务台道:“对了小纪,还有几个客房,我明天还有朋友来,留三个客房。”

    “知道了王主任。”

    “帮我们开一间房。”向忠示意小洪秘书做事。

    他这领导算节俭的了,换成别的领导,很少会和秘书共住一间。

    不了那服务员看了一下后,马上摇头:“不好意思,我们没房了。”

    “你刚才不是说还有的么?”小洪秘书有点不高兴。

    “刚才是刚才,现在没了。”服务员耸耸肩,很明显,是那王主任说过话后,就改口了。

    “王主任请留步。”向忠一看,那王主任帮领导的爱人提着包包就要上楼,连忙叫住。

    “--你那位?”王主任莫明其妙的回头。

    “王主任你好,这是我们青树市的向忠市长。”洪小秘书连忙介绍。

    “哦---向市长好。”王主任的表情不以为然,淡淡的道,很明显他也不认识向忠。

    但他听到是青树市的市长,而且是不认识的,立马断定是副职。

    他可是正处,就算青树市长来了,也只是与他平级。

    “是这样的,我们明天还要跑部要项目,能不能给我们一间房,住一晚就走。”向忠只好温言相向。

    现在他有求于人,态度自然要放低,别说他级别还不如这王主任。

    “没房了吗?”王主任抬头叫了声:“小纪,我们没房了吗?”

    “还有三间,王主任。”

    “三间?那不好意思了,那三间都有客人预订了。”王主任说罢,调头就要走。

    “王主任。”向忠果断上前拉了下:“我们住一晚就走,你朋友明天来,今晚又不住。”

    “你这人---他们预计了,从今晚就订了,可能提前到,你到别处看看吧。”王主任很不给面子,继续往前走。

    “王主任---”向忠又拉了下,正要说话,却见那王主任被他一拉,身体往前一呛,脚下踢到地上的一个大箱子。

    “啊哟”王主任差点摔倒,整个身体往前一冲,撞在那女人身上。

    “干什么,小王。”女人几乎被撞的摔倒,勃然大怒。

    “对不起嫂子,对不起嫂子,是他推我的。”王主任一连向她道歉,同时转过头来对着向忠怒喝:“你神经病啊,说了没房间了--”

    别看向忠一直软软的,其实他也是硬脾气,要不然也不会副市长做了这么多年还没机会升上去。

    王主任敢骂他,他也当声发火:“吗的,你招待领导家属有房间,我们下面单位的人来住就没房间?你这是政府办事处,还是私人宾馆?”

    “哟--”这下王主任更怒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