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98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八十九章 求饶
    第八百八十九章 求饶

    “你什么玩意,我们是自治州办事处,又不是你们青树办事处,你什么级别?你也有资格住这里?”

    “我给你们住是客气,不给你们住是规矩,一个小副处,给老子滚。”王主任骂人也狠的,不停的鄙视向忠这副处。

    不就比向忠高半级么,把向忠当狗一样骂。

    “老子想给谁住就给谁住,你不服咬我?来人,叫他们滚--”

    王主任这骂的,太不给向忠面子。

    边上秘书还在呢。

    向忠年纪也就四十五不到,闻言之下,真是怒火攻心。

    “我草你。”他直接就冲了上去,叭一个耳光,打在王主任脸上:“小杂种,除了拍领导马屁,你还会干什么。”

    “嘶”场中惊叫一片。

    接着就见王主任也像被踩到尾巴一样跳了起来。

    王主任毕竟年轻,最多也就四十岁不到,马上就反冲过来,抓住向忠就想打他。

    小洪秘书一看,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和王主任抱成一团,大厅里顿时乱成一片。

    “保安,保安---”有服务员跑到外面叫保安。

    保安冲进来的时候,向忠和小洪秘书两人把王主任按在地上正拳打脚踢。

    不过随着保安的加入,两人立马反胜为败。

    “打,给我往死里打----吗的---”王主任捂着脸,缩到后面下令。

    砰,砰,砰。

    “啊--”这下向忠和小洪秘书惨了,被保安打的鼻青脸肿。

    好在保安也不敢真往死里打,两人被打了好几分钟,最后从办事处扔了出去。

    “呜--”小洪秘书躺在外面的水泥地上,失色痛哭。

    “哭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向忠摸着腰,痛的吱牙裂嘴。

    “报警,老板,我们报警---”小洪秘书被打的不轻,因为他刚才要保护自家老板,挡了很多拳脚。

    “报警有个屁用。”向忠丢不起这个人。

    而且他刚才是先打的别人,报警的话,搞不好把他拘留起来。

    “老板,你没事吧。”小洪秘书也只能忍痛爬起来,先把向忠扶好。

    两人一拐一拐的往别的地方走去。

    “这样子,明天怎么见部长?”向忠这会是后悔莫及。

    脸上被打成熊猫眼,嘴巴都破了,鼻子还有血,这副样子去见正部?这不是找死吗。

    “打个电话给姜市长。”向忠带着小秘书坐到路边花坛上,打了个电话。

    “又怎么事?”姜绅沉声问。

    “头,我们被人打了。”向忠这会,老老实实的叫起了‘头’。

    “什么?怎么回事。”姜绅声音顿时高了一百个分贝。

    然后等他听完之后,那真是哭笑不得。

    “我说---我给你一千万,你就给我住办事处?”姜绅大声道:“你丢的起这个人,我还丢不起这个人,我姜绅,还有我姜绅的人出去,不住五星级酒店,你对的起我吗?”

    “----”向忠和小秘书面面相觑,姜老板你低调一点会死啊。

    “没用的东西,打架还打不赢,我的脸被你们丢光了。”

    “----”这是市长吗?向忠和洪秘书郁闷无比。

    “办事处在什么位置?”

    “头,你问这干嘛?”向忠小心翼翼的。

    “当然把场子找回来,砸了他的办事处。”

    “---”向忠满脸黑线啊,你确定你以前没做过黑社会?“头,那可是自治州的?”

    而且,这是京城啊。

    “我管他是谁的,说,办事处在什么位置?我马叫人过去砸了他办事处。”姜绅正要发挥一下。

    他想招收向忠,自然要在向忠面前表现自己的实力。

    “---”向忠皱着眉想了下,轻声道:“我说头,砸办事处就不要了,要是能把姓王的拘留一下,有机会把他开除公职。”

    “---”姜绅无语了一会,尼吗,老向你阴啊,竟然比我还狠,我只想帮你教训他一下,你竟然想开除人家公职。

    不过开除公职,不是拘留就有用的,姜绅想了下。

    “好,你打电话报警,我叫人来处理。”

    “真的可以?”向忠只是试探性问问,因为他觉的姜绅后台强,在京城有能力,没想到还真的可以。

    “废话,马上报警,就这样。”姜绅说完就挂了电话。

    “老板,是我们先打的姓王的啊。”小洪秘书提收吊胆的问。

    “怕什么,大老板让我们报警。”向忠吱着嘴,忍着痛,打了个报警电话。

    大概十五分钟不到,一辆警车呼啸而来。

    警车没去不远处的办事处,先在两人面前停下来。

    向忠两人站起来,三个京城警察从车上走下。

    “谁是向忠?”

    “我是,我是向忠。”向忠马上迎上去,很想摆点笑容出来,不过那脸一动就痛,也只好苦笑。

    “上车,录个口供。”

    车子转头,开往别处。

    “警官,这是往那去?派出所?”向忠觉的有点奇怪。

    “去医院,验伤,叫我小李就行了。”小李警官还是很客气。

    “验伤啊。”

    “如果鉴定轻伤以上,涉嫌构成故意伤害,就构成刑事犯罪---”小李警官说到一半,用一个你懂的眼神看了看向忠。

    我懂的,我懂的,开除这王八蛋的公职,哈哈哈,向忠大喜。

    “不过---”向忠小心翼翼的问:“刚才打我们的时候,保安打的最狠。”

    “姓王的打你没有?”

    “打了。”

    “那就行了。”

    你管谁打的狠,只要他打过,这伤就能算在他头上。

    明白,明白。向忠心里从来没有今天这么痛快过,这种欺负人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验完的时候,向忠自然到处叫痛,不过还真别说,一验下来,轻伤以上,肯定是不止了。

    验完伤后,警察把他送到二环一著名的五星级大酒店门口。

    “有人帮你们房订好了,就住这里,有什么事需要你们配合,我们会来接你们。”警察客客气气说完之后,转身而去。

    “---”这就完了?验了伤,连派出所都不要去?

    两人莫明其妙。

    而且警察说的很客气,有事找他们,会过来接,不是传唤。

    一般这种打架事件,警察找当事人,自然是一个电话叫他们自己过去,现在是主动过来接。

    这待遇,这态度,向忠两人完全就和领导一样。

    “这就完了?没我们的事了?”小洪秘书惊喜交集。

    本来以为要被带派出所问上半天,现在就验个伤就送到宾馆,还是五星级的。

    两人缩头缩脑的走进去。

    向市长不是没见过世面,五星级的也住过,不过京城这五星级的还是第一次。

    到了总台问了下,有人帮他们定好了。

    总台问了下名字,马上拿出两张卡来。

    “多少钱。”

    “豪华公务房,两间,每间每晚七千九,已经有人付了。”

    “-----”向忠眼皮猛抽了下,弱弱的问:“能退一间吗?”我和小洪住一间就行了。

    “---”小洪秘书边上郁闷着,老板,你让我享受一次会死啊,七千九的房间,我还没住过。

    “账已经结了,不能退,不好意思---”

    “哎,那就住吧。”向忠好像不是很情愿。

    他人还刚进自己的房间,都没来的及欣赏五星级的豪华商务套房,手机突然就响了。

    拿起电话一看,咦,市委书记闵建业的号码。

    “闵书记,你好,有什么指示?”

    “向忠市长,你是不是在京城?”

    “是啊,怎么了?”向忠有点莫明其妙。

    他这边缘副市长,闵建业当市长时就没什么交集,现在当了书记怎么找上自己?

    “你那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别人愿意向你道歉了,算了吧---”

    “什么事?”向忠更不懂了,难道,办事处的事,这么快解决了?

    “你还不知道?”你是装的还真不知道?闵建业宁愿向忠真不知道,他也不相信向忠有这个实力。

    原来几分钟前,州委副书记,杭国民打电话给闵建业。

    杭国民当常务副市长时,分管州政府办公室,当时他的秘书,办公室副主任就是现在驻京办事处的王主任。

    后来杭国民转任州委副书记,王主任也被外派,先是办事处副主任,接着升主任,一转眼在外也好几年了。

    这次杭国民的老婆带着家人过来京城玩,就是王主任安排的。

    但是王主任却和向忠打了起来。

    本来王主任也没当回事,外地来了,还是自己下属单位,打了就打了呗,不料,晚上下班前突然十几个警员恶狠狠的冲进办事处,把他和几个保安一股脑全抓了起来。

    办事处也算政府机构了,有人立刻和州里联系,可这里是京城,州里的领导也说不上话。

    等到杭国民了解到情况并四处托人时,终于打听清楚了。

    所有人都被拘留十五天,其中王主任最惨,警方打算以故意伤人罪对其展开调查,一旦罪名成立,就要承担刑事责任,最少也要坐牢半年以上,那肯定是要开除公职的。

    王主任在京城呆了有三年多,也算交识广泛,杭国民官至副厅,认识的人也不了,各方在京城找人。

    华国的传统,人托人,人再托人,跨省市的,也能拉成亲戚。

    就这样找到一个副部级的领导,也算是很牛逼了,亲自打电话到当地派出所问情况,想和解。

    但是对方一口就回绝了。

    辗转之下,杭国民最后打听到,是京城市局大局长那里出来的命令。

    这可是京城市局大局长。

    别说副部,一些正部都没有用。

    皇城局长,相当于古代的九门提督,一般人那里指挥的动。

    到了这个地步,王主任和杭书记都知道,有人要弄王主任了。

    于是,他就通过闵建业找到向忠。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