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98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九十三章 土豪手段
    第八百九十三章 土豪手段

    他们停下的地方是一个小镇,而且正好是火车站。

    不过这是小站,本来他们这趟车是不停的,但是因为火车突然出轨,被迫停下。

    还好因为这是站口,过站的时候火车速度不快,所以虽然出轨,但火车伤害不大,除了车头受伤之外,后面车箱都还算完好。

    人员上面,有十几个客人不同程度的受伤,车头几个火车工作人员受伤较大。

    从表面上看,这起事故没有造成人员死亡,影响不大。

    但是火车停下后,一车的人都滞留在这里,现场很混乱,大家纷纷涌到镇子上,买东西的买东西,打电话的打电话,还有人去找列车长,吵着换车继续走。

    姜绅和古力娜刚下车没多久,接到一个电话。

    州长阿巴亚受伤了。

    他是在卧铺上睡觉的,结果车子一震,从床上滚了下来,摔的半死,现在腰痛的不能走路,被抬了下来。

    虽然他是州长,不过现在火车已经离开自治州到了另一个地级市的地盘,除了身边的官员,谁有空理他。

    伤员有十几个呢,镇上的医护人员才几个,而且现在还在赶来。

    电话是自治州‘丰扎区’区长打来的。

    意思是大家决定轮流背着阿巴亚市长,到镇里找辆车送去当地市医院。

    这是要拍领导马屁,抢救领导了,但是所有人觉的,要背阿巴亚,非姜绅莫属,他最年轻,个子最高。

    姜绅跑到现场,一众官员围在一排长登上。

    长登本来是客人等火车的,现在被他们霸占着。

    阿巴亚吱牙列嘴躺在上面。

    看的出他摔的不轻,鼻青脸肿不算,腰部好像受了重创,不停的叫痛。

    “腰伤了?不能乱动啊?找车过来接吧?”古力娜捂着小嘴,有点惊讶。

    “这里找不到车。”边上有人沉声道:“要出车站才有。”

    他们现在在火车站,车子不准进来,一定要出车站口,到镇上。

    问题是,这里到镇上,有二三百米左右,车子不过来,要么抬过去,要么背过去。

    抬的话,没有担架当然更伤腰,只能背。

    背二三百米,这里的人谁背的动。

    阿巴亚市长足足二百斤,他们这些区长主任的,那个能背起来。

    “大家轮流背吧,也不远,二三百米,谁先来。”州政府办公室一个副主任,阿巴亚的秘书看着姜绅,那意思是,希望姜绅先来。

    他倒是想先背呢,就是知道自己背不动。

    姜绅当没听见,眼光看向别处。

    这个阿巴亚对自己不冷不热的,自己也没必要抢着拍他马屁,他自然当没听见。

    “喂,喂---我们火车出事啊---”边上有官员突然打起电话。

    “我上个厕所---”有人去上厕所。

    尼吗,都是高手啊?姜绅一看大家都在找借口,他也当仁不让。

    “古主任,你的伤没事吧?”他转过头,温柔的看着古力娜。

    “--”古力娜先是一愣,接着醒悟过来,眉头一皱:“小腿还有点痛,刚才撞到凳子上了。”

    她也是演戏的天才,一说腿痛,哎呀,身子就软软的靠向姜绅。

    姜绅自然伸手扶住古力娜。

    行了,姜绅也找到事做,要扶着古力娜。

    “我先来吧。”打电话给姜绅的一个区长,阿巴亚的心腹,咬紧牙关走上前。

    众人七手八脚把阿巴亚放到他背上。

    “起。”那区长简直是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两只小腿还在抖。

    尼吗,这身体,早给酒色掏空了吧?还背领导?姜绅在边上看了好笑。

    这区长只是背起阿巴亚,就已经累的和狗一样,然后在大家的扶助下,摇摇晃晃向前走,走了不到十米,满头都是汗。

    “换人,换人,不行了---”区长吱牙咧嘴的叫道。

    古力娜依靠在姜绅身边,偷偷的笑。

    就这还拍马屁,阿巴亚要给他们弄死。

    这二三百米距离,背十米就换人,要换多少次,他小伤也要被搞成大伤。

    “啊,我的腰--”阿巴亚果然在惨叫:“让我躺着,让我躺着。”

    众人吓的连忙把他平放到地上。

    “找副担架来吧,火车上应该有。”姜绅这时看不下去了,只好说话。

    “对啊,火车上肯定有担架。”有人也反应过来,连忙跑上火车。

    不过很不幸,火车上的担架都被用了,车上十几个受伤的人,都不够分。

    没担架怎么办?又没人背的动?

    大家面面相觑。

    “兄弟,请留步。”姜绅突然叫过身边一个人。

    车站里现在人满为患,行人要么往镇上去,要么在车站等,到处都是人。

    姜绅突然叫住别人,大家都吃了一惊。

    “兄弟,一万块,帮我把我同事背到那里。”姜绅从包里一摸,摸出一叠百元大钞。

    “---”尼吗,土豪市长又来了,大家虽然以前都不认识姜绅,但姜绅的外号总听过了。

    太嚣张了,直接出一万块,请人背阿巴亚。

    “一万块?真的?”那人是个当地壮汉,虎背胸腰,一看就有力。

    “给你。”姜绅不由分说把钱塞他手上。

    壮汉大喜,拿到手上看了看,果然是真钞。

    “来,我背,帮我拿下包。”壮汉把包往姜绅手上一放,一把抱起躺在地上的阿巴亚。

    “啊,轻点。”阿巴亚一声惨叫中,被壮汉背了起来,然后大步流星走向火车站出口处。

    虽然过程比较惨烈一点,不过阿巴亚终于很快到了外面。

    外面车子也很抢车,车子本来就不多,只要有车子把人送到车站,马上有想离开的人抢着上车。

    一众官员抢了几辆都没抢到,被别人抢先了。

    姜绅故技重演,拿着一叠钱:“兄弟,你坐下辆车,这辆让我们,我们有个病人。”

    “这么多。”那人本来坐上车了,一看这大叠票子,不由分说一把抓过钱:“车是你们的了。”

    “--”司机目瞪口呆,心道,这车子是我的,这尼吗遇到大款了。

    没等他说话,姜绅又甩了一叠钱出来,扔到司机面前:“帮我同事送医院,开稳点。”

    “老板,你放心,保证比坦克还稳。”司机拍着胸发誓。

    我晕啊,一众官员看的全要晕死,姜绅以钱开道,土豪中的土豪。

    躺在后排的阿巴亚虽然全身痛,但是眼睛雪亮的,这个小姜,为人处事差了点,做点事情还是很有气魄。

    “谁送阿市长去市医院?”姜绅又问。

    这时,全场这么多老同志,他隐隐有点像头的样子。

    “我去,我去。”阿巴亚的秘书叫波多萨,也是当地人,这会对姜绅客客气气的。

    不说姜绅级别不比他低,就那甩钱的气势,就压的他死死的。

    财大气粗就是这道理,官员再牛逼,遇到有钱的官员,也得服气。

    “我也去吧。”有个区长也站出来。

    两人送阿巴亚去医院。

    阿巴亚虽然痛,但是还在走前吩咐了一些工作。

    联系火车站,什么时候能走,向省里汇报这里的情况,建议推后,能住下的就住下,明天看看能不能走。

    他躺在那里忍痛吩咐工作,姜绅看了也有点佩服,一般的领导变成现在这样,第一时间就是去医院看病,那里还管工作。

    等他走后,众官员按他的吩咐纷纷行动。

    姜绅也被分到一项目工作,这是阿巴亚第一次向姜绅分派工作。

    这也代表了他对姜绅的认可。

    姜绅的工作是看火车站的答复,如果火车站今天不能走,他就要安排其他官员住下。

    众人在镇上呆了一会,五分钟后省里来电,会议推迟,等青树自治州的干部。

    二十分钟后,火车站传来消息,今天要抢修道路,明天早上九点有一辆火车往省里去。

    这样的话,姜绅就要安排大家住下。

    这个靠近火车站的乡镇并不大,今天火车出事故,有一部份人还是留在火车上,比如卧铺的,晚上可以继续睡在车上,还有一部份人就住以镇上。

    镇上突然涌进这么多人,自然房间紧张。

    好在他们知道火车明天才走的消息早,加上有姜绅这土豪在,抢先订好了房间。

    忙碌了一下午,很快接近晚饭时间。

    姜绅安排好大家吃晚饭,吃过晚饭后,独自一人就要离开宾馆。

    “姜市长--”古力娜从后面追了过来。

    “你干嘛?你别出去了,外面天黑了。”姜绅挥挥手。

    “你去哪?我不想和他们在一起,都是一群老色狼。”古力娜撇嘴。

    “-----我有事呢,你不想和他们一起,就回房间睡睡吧。”姜绅很明显在赶古力娜。

    “哦”古力娜有点委屈,刚才火车上,你不是说这样的啊。

    姜绅不管她,挥挥手后,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看着姜绅消失的背影,古力娜跺了跺脚回到自己房中。

    姜绅这出去,是要找人的,当然不能带古力娜。

    不过对方明显也在等姜绅。

    刷,姜绅感应到这人的目光,神念一下锁定了他。

    这个人,姜绅在火车上撞到过,像欧美人。

    此时,他就站在宾馆外面两百米外,接近火车站口。

    他似乎也很警觉,姜绅神念一锁定他,他马上回头,一路狂奔,往火车站里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