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99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九十七章 叫我绅哥
    第八百九十七章 叫我绅哥

    姜绅还知道自己又被梁木兰摆了一道。

    杀光吸血鬼和狼人之后,他又飞回玉海。

    这时玉海的时间才是凌晨五点。

    天已经亮了,不过大多数人还在睡觉。

    姜绅回到宾馆自己的房间。

    他一个晚上跨过大平洋灭了这么多人,精神也有点不好。

    迷迷糊糊回到房间,抬头就看到房里睡着一个人。

    现在八月份,真是天热的时候,房间里空调效果不是很好,这人穿着三点式,两腿大开,很粗犷的呼呼大睡。

    “古力娜?”尼吗什么时候跑我房间里来了?

    姜绅这次没订到好房,因为这里档次只有这点,普通的标间。

    房里本来两张铺子。

    一张铺子,放了好多古力娜的东西。

    包包,裙子,零食。

    古力娜明明白天没穿丝袜,还有一双黑色的扔在上面。

    另一边睡的就是古力娜。

    那我怎么办?

    姜绅看古力娜睡的很香,自己又有点累,非常郁闷啊。

    想了想后,悄悄站起来,包包、裙子,零食,一点一点被他收起来往到边上的桌子上。

    最后拿到古力娜的黑丝袜,入手又滑又柔,像是古力娜修长的长腿。

    姜绅心神一颤,忍不住回头看了下。

    躺在那里的古力娜睡的很死,好像完全忘了刚才被绑架的事情。

    身上一套粉红色的蕾质内衣裤,看起来非常性感。

    就是她这睡姿实在是不敢让人恭唯,整个人呈一个大字仰躺在床上。

    姜绅看的直摇头,你这么睡觉,你爸妈知道吗?

    正要起身把手上的丝袜放到边上,‘嗯--’明明睡的很死的古力娜睁开了眼睛。

    “姜市长,你回来了---你--”古力娜盯着姜绅手上。

    姜绅手上拿着她的丝袜。

    “---我--”姜绅顿时郁闷无比,我不是那什么啊,我只是帮你拿丝袜。

    他连忙放到边上的桌子上:“我清理一下,我想休息一下。”

    “哦--”古力娜穿成这样在姜绅面前一点也不害怕,而且她能睡到姜绅房里,明显早就有思想准备。

    “那边脏了,我坐在上面吃东西的时候,把可乐翻上面。”古力娜弱弱的道。

    “---”你是故意的吗?姜绅神念一扫,果然,被子下面一片棕黑色的可乐渍迹。

    “你睡我这边来吧,我睡地上去。”古力娜坐了起来。

    你装吧,你真要走,就睡你自己的房,姜绅怎么会让她睡地上。

    “行了,一起睡吧,也没我少时间,快早上了。”两个狗男女都在装。

    现在五点多,八月的五点外面大亮,姜绅还说要睡觉。

    古力娜穿着三点式说我睡地下,两人都是心知肚明。

    “刚才的事,你没和别人说吧。”姜绅慢慢走到古力娜的边上。

    古力娜没有动,就坐在原地,点点头,脸上有点红:“嗯,你没说,我不敢和别人说。”

    “我已经解决了,以后你戴着玉佩就没事,咦玉佩呢。”姜绅看她的脖子上面,光滑洁白,什么也没用。

    但是这一看过去,被蕾质胸罩盖住的雪白,隐隐可见。

    不是很大,但也不小,属于中等偏上,很挺拔。姜绅马上清清楚楚。

    “在这,我没舍得带。”古力娜从枕头边一摸,摸出一块玉佩。

    她拿在手上,看了看姜绅。

    姜绅马上懂了:“我帮你带上去。”

    “好啊,谢谢市长,嘻嘻。”古力娜笑道。

    这时两人都已经坐在一起。

    说话却客客气气。

    看着娇小玲珑的古力娜背对着自己,全身上上下只有内衣裤,姜绅帮她戴上玉佩之后再也忍不住了。

    玉佩都给了,此时不收,更待何时?

    他突然从后一伸手,左手搂住古力娜的小蛮腰,右手直接覆盖到她的胸前,然后往自己身上轻轻一拉。

    “咛--”古力娜顺势而倒,满脸通红的倒入姜绅怀中。

    “姜市长---”古力娜双眼似水,娇羞的埋着头。

    “没人的时候,叫我绅哥---”姜绅温柔的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一个翻身,把她压到身下。

    上午八点四十,外面烈日高挂。

    “咚咚咚”有人来敲门了。

    “姜市长,姜市长---”

    “来了来了。”一会功夫,大门打开。

    扑面一股奇怪的味道。

    站在门外的是某区区长,看到姜绅穿着一条短裤,光着上身在门口,大门还堵着不让进,再闻闻那奇怪的味道,马上露出笑意:“不早了,姜市长,没看到你们吃早饭么,医院打来电话,阿巴亚州长没什么大碍,后天回来,和我们一起去省里继续开会。”

    “还要住一晚?”姜绅道。

    “嗯,省里也为我们把会议又延长一天,这个会议很重要,全省的州长市长县长区长都要参加,阿巴亚州长让我通知你一声,再住一晚,后天等他回来一起去省里,你要有事,可以回青树,后天再来也行。”

    “行了,我知道。”姜绅知道,阿巴亚是让自己再安排一晚。

    必竟这是突发事件,能付钱,肯付钱的,暂时也只有姜绅。

    近二十人在别的市里又吃又住,也是一笔开支。

    最后那区长走之前还伸头看了下,可惜姜绅堵的严实,他看不到里面什么情况。

    当然了,他也猜到了,姜绅出来,带着美女古力娜,肯定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

    “你慢慢忙,我们去街上晒晒太阳,嘻嘻。”

    姜绅刚一关上门,里面的古力娜就叫起来。

    “绅哥我不行了,洗个澡我们出去吧---”古力娜现在不但脸色潮红,全身都在发红,下床的时候两只小腿都在抖。

    任谁从早上五点多到现在八点多不停息,也要累的半死。

    还好她草原儿女身体素质好,不然早就顶不住了。

    “不科学啊,姜谦说和你交往了几年,你都不让他得手?我说古力娜你是不是早就想甩了他?”姜绅狞笑着又扑了过去。

    话说他也好几天没女人了,和温依依也是仅在表面动动手脚,这会抓到一个野性十足的美女,当然不能放过。

    “啊”古力娜又被姜绅抱在怀中,然后往被子上一按。

    她喘着粗气,媚眼如丝:“不是的---啊---是他自己---啊---太那个了---”

    “那个是那个啊--”姜绅大笑,继续。

    原来古力娜和姜谦在一起的时候,每次两人到重要关头,古力娜就说不要,不要。

    这女人说不要,其实可能就是要,要,要。

    姜谦到好,一听古力娜这样说,自己就住手了。

    几次一来,姜谦以后就索性只动动手脚,也不继续。

    他以为古力娜不想最后一步,古力娜也郁闷,我嘴上说说,那是女人的矜持,你还当真?

    两人心中其实早有芥蒂,正好上次遇到姜绅的事,索性就分手。

    这天的荒唐到下午两点多才结束。

    古力娜累的差点虚脱,要不是姜绅渡点仙气给她,估计会晕死过去。

    最后结束,直接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姜绅神清气爽的起来,洗漱一番之后,走出房店。

    外面轨道早上就修好了,通了火车后,镇上的住客也全部走空,现在又恢复了以前的冷清。

    他刚走出去,迎面就见几个熟人气呼呼的赶回宾馆。

    这几个人他都认识,各市区的区长和住建委的主任,就是有好多叫不出名字。

    “姜市长。”他们倒能叫出姜绅的名字。

    没办法,这两天,都是姜绅安排吃用。

    “怎么了?什么事?”姜绅一看他们表情,好像外面吃了憋回来的。

    “石县长刚才买个东西,被讹了。”

    “我们说几句,他们还打人。”

    几个区县的领导吩吩摇头叹气。

    原来他们在这里也没什么事,上午起来后打牌,中午有人睡午觉,有人就出去转转。

    后来两个区长叫了另一个县长,两区一县的带着各自的住建委主任到街逛了下。

    石县长是‘屯朴县’的县长,在逛街时,看中一副牛角。

    这是当地一种特产‘藏岭角牛’的牛角,这种牛生命比较长,牛角是年代越长越贵。

    石县长看了下,可能这牛角有二十多年,就想买下来。

    讨价还价后,三千五百块买下了。

    然后众人拿了角就走,结果遇到另一个区长,‘丰扎区’区长阿达特拉。

    阿达特拉是草原人,很识货,拿过牛角一看:“老石,你被骗了哇,这是普通野牛的牛角,涂了敌敌畏后放在太阳下晒,然后埋到地上一个月再拿出来,外表看就和藏岭角牛的牛角一模一样了。”

    “这东西有微毒的,你买藏岭牛角,不就是想入药么,没效果不说,还容易中毒。”

    尼吗,众人一听,这太坑人了,我们买来药用,你没效果不说,还有毒,能更黑一点吗?

    当即回头找人家。

    可这货已出门,人家当然死不承认。

    而且当地人特凶悍。

    要知道玉海是个多民族混居的省份,西疆人、新藏人全都有,卖东西的是蒙哒族的,腰间带带着砍刀。

    双方争吵了几句,边上突然冲出几个当地人,几拳几脚,就把诸位区长主任给打跑了。

    这些领导吃了亏怎么行?换成他们自己州或区县,肯定马上要叫警察。

    可现在这是在别的地级市,在青树自治州隔壁的领市。

    在同一个地级市、州里,领市的领导可能交流比较多,不是同一个地级市、州,真的很少交流,甚至没有交流。

    有人就先打电话报了当地的警。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