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0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章 保姜绅
    第九百章 保姜绅

    李一白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省长就地免省里的干部有,免属市的干部真的少见。

    尤其姜绅还是交流过来的。

    按说正处以上,都是省管干部,省里是有资格免的,不过,你省长不是管人事是不,要免也是省委书记来啊,别说姜绅还是交流过来的。

    这样就地免,可见李一白有多愤怒。

    阿巴亚面面相觑,呆在那里。

    全场一片惊讶,人人目瞪口呆。

    就在这时,姜绅伸手从面前的桌子上一抓,把一个烟灰缸抓到手上。

    “我免你吗的。”嗖,烟灰缸像流星一样飞过。

    “砰”正中李一白的脑门。

    “啊---”李一白惨叫,仰头倒地,鲜血不止。

    “什么?”全场先是齐齐呆住,安静一片。

    接着,整个会场像炸了锅一样。

    全省各市、县、区长都在这里,谁也没想到,有人敢在大会中,用烟灰缸砸省长。

    “李省长--”主席台乱套了,一大帮人围了过去。

    汪潜也呆在那里,吓的没敢说话。

    上次姜绅敢在电话里骂他,他以为姜绅到了这里就要老实点了,没想到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人家直接用烟灰缸砸省长。

    疯子,疯子。

    “报警,找纪委,抓起来,抓起来---啊---好痛---”李一白抱着头在上面鬼叫。

    姜绅拍拍手,然后慢幽幽的走下主席台,连招呼也没打,直接就走了。

    “砸了李一白?”几分钟后,省委大楼里,省委老大田伯荣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

    “扑哧”他先是笑了出来,接着又皱起眉头。

    他和李一白是死敌,现在想到李一白被人砸的头破血流的样子,他就想笑。

    但是,姜绅这也太狂了?今天敢砸李一白,明天就要砸他田伯荣了。

    是支持小姜,让李一白难堪一下,还是为省委政府树立威严?

    田伯荣犹豫了下。

    “李省长通知省委组织部,要把姜绅立刻免掉,另外玉京市警察局和省纪委的人都出去抓姜绅了,不过---”田伯荣的大秘书,省委办公厅副秘书长,办公厅副主任纪晓方苦笑道。

    “不过什么?”田伯荣听的奇怪,还有什么意外发生了。

    “市局齐局长,和纪委的徐副书记说,姜绅现在在玉海省军区大楼,他们进不去,想让省里和军区交流一下---”

    拷,打了人后,往部队里面跑?田伯荣摸摸鼻子。

    省军区许司令没理由和地方对着干啊?难道这姓姜的很有来头?

    许成功即然把姜绅放到军区大楼,就摆明不给地方面子,但是你姜绅也不可能一直呆在军区里。

    嗯,许成功这是向我们暗示,姜绅有来头,不好随便弄。

    田伯荣是什么人,五十三岁做到省委一把手,那脑袋能不好使。

    马上就想通了什么。

    军队再牛,也不可能和地方明着干,许成功虽说是少将,理论上与田伯荣级别相当,但是,全国几个省委书记?又有多少少将?

    好说他田伯荣还是中委委员,许成功做到中将也未必是。

    这么一想,他就有点明白了。

    “谁把姜绅弄进来的?”

    “高勇书记。”纪晓方小心翼翼的。

    “高勇啊。”田伯荣似有所悟,高勇是陆家的人,他是田家的人,双方阵系不同,但是没和和白家那么仇恨。

    在华国政坛,他们田家和白家,金家和黄家,出名的不对头。

    “我来打个电话问瓿。”田伯荣在省里,还是希望有陆家支持,陆家有两票,纪委端木舟就是一票,高勇也是其一,虽然不多,但能得到他们支持那也不错。

    “高勇书记,我是田伯荣。”

    “班长你好,有什么指示。”高勇语气平淡。

    “那个姜绅,听说是你调过来的?”

    “砸了李一白那个?”高勇苦笑:“我也没见过他,听说是个剌头。”

    “----”你没见过他,调来他当市长?

    “是这样的,他是东宁的干部,听说在东宁就很剌头,俞振强书记也头痛他,称上次交流,把他推到我这里,听说他工作能力很强,在东宁把一个贫困县拉到现在的发达县,所以俞振强书记让我给他一个正职,说姜绅能带动地方经济发展,我也是看在这上面,才让他做了市长。”

    短短几句话,透露了很多信息。

    俞振强也头痛?但是还推荐姜绅当市长?

    田伯荣是什么人,马上就明白了,这姜绅是个剌头,而且桀骜不驯,连俞振强都头痛,可他依然推荐姜绅,证明姜绅很有能力,也证明了这俞振强很有气魄。

    国内的省级领导里,俞振强的行情现在在田伯荣上面。

    田伯荣之前还不服气,我是田家的主力,你只是陆家的大将,怎么我将来是要超过你的。

    现在听到这段,就知道自己不如俞振强。

    就这气魄,俞振强就甩李一白三条街都不止。

    “我知道了,谢谢高勇书记。”他们这些领导层面,说的话不要多,几句话就清清楚楚。

    挂了电话,田伯荣叫纪晓方:“姜绅在东宁是什么县做的县长书记?”

    “溧山县。”

    “把网上资料调给我看看。”

    十分钟后。

    田伯荣看着电脑,连连点头。

    “这个姜绅确是厉害,到溧山前后三年多点,经济总量翻了二十五倍,他走了之后还在上升,现在已经是东宁省排名第二的发达县。”

    “厉害,厉害,难怪俞振强要推荐他。”田伯荣这样的高官,多次说出厉害,这也是对姜绅的工作能力表示了认同。

    “对了,他到青树也好几个月了,有没有什么成绩出来?”田伯荣再问。

    “别的成绩暂时还没,听说青树现在搞了个电厂项目,一百多亿,从京城部里直接拨到市里,绕过省和自治州,现在省里和自治州许多领导都有意见。”

    “什么?还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田伯荣惊讶道。

    纪晓方暗暗抽了下眼皮,老板你那里关注到青树这样的贫困市过。

    一百多亿的项目,连他田伯荣都要眼红,放到省里,省里也大有好处。

    “是员干将,俞振强有眼光。”田伯荣现在明白俞振强的心意。

    姜绅是员干将,可桀骜不驯,连他也不得不把姜绅送出去。

    姜绅出来三年,三年之后再回去,俞振强也差不多一届期满,可以离开东宁,不用见到姜绅头痛。

    现在,就是我怎么办?

    是和俞振强一样让姜绅发挥一下能力,然后送出去,还是现在就送出去?

    田伯荣犹豫着。

    不到两分钟,他就有了答案。

    俞振强让姜绅在溧山一肩挑,前后干了三年,有了政绩才送出去,我现在就把姜绅送出去,摆明了我不如俞振强。

    他能有这点气魄,我田伯荣做不到?

    “小纪。”田伯荣终于拍板了。

    “是。”纪晓方一直在观察老板的表情,知道老板有了决定。

    “你通知组织部,姜绅的事,等纪委和警察局有了定案再处理。”

    “是。”纪晓方马上明白了,这就是是告诉组织部,姜绅不能免。

    “那军区的事?”

    “军区的事,我说不上话,让他们找别人。”田伯荣直接拒绝。

    “我明白了。”

    这样纪晓方就明白了自家老板的意图。

    保姜绅。

    下李一白的面子。

    让你白给人砸了。

    至于纪委和警察局能不能处理姜绅,那还用说吗?

    田伯荣发了话,下面的人就明白一把手的意思。

    再说,纪委端木舟还是陆家的人呢。

    纪晓方不知道陆家和姜绅是敌人,还以为姜绅是陆家安排来的,是陆家的人。

    端木舟也很郁闷。

    他是陆家的人,姜绅却是高勇安排进来的。

    这会叫他派人抓姜绅,他还专门问了问高勇。

    那小姜的事,怎么处理?

    姜绅来后,陆家的陆定文,洪超都和他们吃过饭,表达了对姜绅的不满,他们不会说的太明显,只要表达一下不满,两人就知道应该怎么对待姜绅。

    但问题是,俞振强和陆冰两人也分别对两人表达过意思,不说姜绅有多好,但明显还是有点支持小姜。

    陆家里面对姜绅就有两种态度,所以身为陆家大将,端木舟、高勇都很郁闷的。

    端木舟问到高勇的时候,高勇笑:“你的人现在在那里?”

    “现在在军区大楼外面等着。”

    “你急什么,省委老大还没发话,你等他发话,他说上,你就上,他没说上,你也有借口和李一白交待是不?”

    “有道理。”端木舟也是这么想的,故意来问问高勇。

    然后,十几分钟后,端木舟接到省委办公厅相关工作人员的话。

    老板说了,他不能和军区沟通,要你们纪委自己和军区沟通。

    我懂了,端木舟马上就明白,收兵,回家。

    纪委的人先撒了。

    玉京市警察局长一看,急了。

    你们撒了,我们怎么办?

    “姜绅砸人,涉嫌故意伤人,你们警察先处理啊。”

    “可他躲军区,我们怎么抓?再说,你们纪委不先免他职,他一个正处级的,也不好随便抓啊。”

    “人家副厅了,不是正处。”

    这时,警察厅长余德胜打电话过来。

    “撤了,我们也撤。”

    “撤了,李省长在医院可是半小时一个电话崔我们?”

    “叫你撤就撤,田书记要接见姜绅,你是听省长的?打算抗书记?”

    “---拷。”我们也撤,于是警察局也撤了。

    在医院等消息的李一白听到所有派去抓姜绅的人都撤了。

    “我草你田伯荣。”砰,李一白把医院里的东西砸的粉碎,差点一口血气的吐死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