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0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零一章 田书记的支持 发错了,大家明天订着看。
    第九百零一章 田书记的支持 发错了,大家明天订着看。

    “田书记要见我?”身在军区,正和许司令喝茶的姜绅接到省委办公厅纪晓方电话时,莫明其妙。

    他藏军区,不是怕李一白派人,他就是想看看,省里怎么决定。

    真的田伯荣也想赶他走,他只好找老炎或金仲林了,不行的话,他还可以以德服人的。

    不过面对正省级领导干部这层面,以德服人,能不用就不用,容易吓到首长们,影响自己的官途。

    “田书记说,他看了溧山的发展过程,觉的你很有能力,如果你空,来省委一趟吧。”纪晓方态度很好,语气温和。

    他平时对上下面的大厅长们也没这么客气过。

    “是不是想骗你出去,然后抓你?”许司令笑:“不行的话,我派辆军车,送你到江南,直升机也行。”

    到了江南省,谁敢动你,你老丈人在的。

    我说你这么多钱,当劳么子市长啊,许司令知道姜绅很有钱,实在想不通,姜绅要干什么市长。

    “不是,看来田书记真的想见我,许司令,今天不能在你这吃晚饭了,我先见见大老板。”

    “好,我叫军车送你。”

    于是,姜绅很牛逼的从军区出来,然后坐着军车直奔省委大楼。

    省委和省政府就在一幢楼里,姜绅一到楼下,发现就有人在等着自己。

    “姜市长,你好,你好,闻名不如见面,这么年轻,我是省委办公厅小纪。”这人,就是田伯荣的大秘了。

    “纪大秘,你叫我小姜就行了,还用你来接,我自己上去,自己上去。”

    两人笑着握手,纪晓方想着,这姜绅也没传说中那桀骜不驯,不是很友善客气的。

    果然田老板说的对,李一白没气魄,堂堂正部和一个副厅较什么劲?

    他引着姜绅去见田伯荣,整个省委办公室都震惊了。

    能让纪大秘下去接的人,然后客客气气领上来,整个玉海省也没五个人啊。

    “田书记。”

    “坐,小姜,来青树还习惯吗?”一上来,田伯荣笑眯眯的,也没提姜绅砸了人的事。

    “还好,就是青树有点大,人口少,工业不发达,地方经济发展慢。”姜绅也开始谈公事。

    “嗯,玉海是个农牧大省,农牧业才是支柱产业,不过我看了你的成绩,溧山当时,还不如现在的青树,这样你都发展起来,你的能力,勿用置疑,我相信你。”

    “田书记你过奖了,小姜实在汗颜---”

    你汗颜个屁,我看你很牛逼。

    田伯荣一边和姜绅说话,一边在观察他。

    果然发现姜绅的桀骜不驯,面对他这个中委委员,正省部级,省委一把手,一点都不害怕,谈笑自若。

    就从这点,他看出姜绅是有本事的人。

    平时他下去,一般的县级市长,县长见到田伯荣吓的手都不知道放那,和他们说话,一个个吓的半死,问一句答一句,还有结结巴巴的。

    为什么会这样?这种表情的人,证明他们心虚,工作没能力,做的不好,所以才会怕领导。

    姜绅这样镇定自若的,那才是有真才实学。

    “我们不说虚的,来个交易。”田伯荣也有他的气魄。

    “我支持你,给你三年时间,你帮我把青树搞好,我不要求达到溧山现在的高度,至少要进玉省前十吧。”

    “做为对你的支持,你要钱给钱,要人给人,总之,你为我,干出一个发达的青树。”

    “田书记---”姜绅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把边上纪晓方吓一跳。

    “士为知已者死,田书记,就凭你这句话,我小姜,不把青树带好,妄为父母官---你放心,三年之后,我保证青树能进前十。”姜绅这说的,双眼含泪,真情透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姜绅找到了亲生父母,这么激动。

    尼吗,边上纪晓方各种羡慕忌妒恨啊。

    一个市长,能让省委书记说出这种全力支持的话,破天荒的第一次,以后还不牛逼死了。

    不过,老板你说要钱给钱,要人给人,会不会太夸张?

    要是田书记能听到纪晓方的心声,马上要冷笑,你懂个屁,我看过姜绅资料,他不缺钱,他最大的能力就是搞钱。

    他在东宁,可没花多少省里的钱,不是京城要来的拨款,就是从外面引进的资金,要么就是他自己垫出来的,不然俞振强会对他爱狠交加。

    所以田伯荣说要钱给钱,要人给人,也是一种态度,那里真的会给姜绅多少钱。

    果然,姜绅马上道:“田书记,钱,我小姜不缺,还能为省里和市里争取,不过,人我真的很缺。”

    “你要什么人,说,就算东宁有人要调过来,我也可以和俞振强书记协调一下。”

    “东宁?那太远了。”姜绅心中一动:“我有个一起过来交流的,吕琪副市长,能不能调到我们市去。”

    “没问题。”田伯荣马上点头:“我也是基层做起来的,要想在基层做好,常委会上一定要有发言权。”

    “你现在能掌握几票?”这种话说出来,田伯荣那是相当支持姜绅了。

    “两票,连我自己三票。”

    “吕琪给你调过去,加一票,给常委。”

    哇,纪晓方咋舌,又一个交流干部当上常委了,完全与以往不同。

    交流干部是出名的酱油人,一般连正式分管都没有,别说是常委。

    “四票可能还是不够,把万玛萨尔调走吧,这样差不多了。”姜绅想了想。

    “你记下来。”田伯荣自然不会记这种事,示意纪晓方记下。

    “我为你做的就是这些,我必竟是省委老大,不能太过关注县市这个层面,我只能表个态,让下面的人能领悟的话,自然不会与你为难,后面青树发展就看你的,我等你的好消息,你做好了,走的时候,我帮你提正厅,东宁不肯提,我帮你调过来提。”

    晕,纪晓方再次震动。

    交流干部一部是来之前提一级,或回去之后提一级。

    姜绅这到好,来之前提了一级,走的时候再提一级,各种羡慕忌妒恨啊。

    好像他三十岁还没到吧,走的时候就是正厅?全国最年轻的正厅?

    “多谢田书记,多谢田书记。”姜绅自然大喜。

    第一次觉的省委老大其实蛮顺眼的。

    他见过几个正省的老大,包括俞振强在内,他向来觉的不顺眼。

    今天终于找上一个对眼的。

    姜绅又在老大那里坐了十分钟,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告辞离开。

    走出田老大办公室,纪晓方又要送他。

    姜绅连忙推辞,顺势往纪晓方手里塞了张卡:“123456”报了一个密码。

    我晕,不带这样的啊。

    要是姜绅见田老大之前塞给他,他肯定不收,不过现在两人都算是田老大的兵,一家人,纪晓方推了几下,见姜绅坚持只好笑纳。

    “晚上不走吧,一起吃个饭。”纪晓方笑道。

    一般来说,领导不喜欢秘书和下面的官员走的太近,不过姜绅不一样,三年后要走的人,纪晓方当然没顾忌。

    “行啊,要不晚上,我叫上许司令一起。”姜绅心道,介绍一个少将给你。

    “好啊,我也只见过许司令一面。”纪晓方也眼睛一亮,能认识军区长官,也是好事。

    不过他们晚上的饭局,姜绅离开省政府,就匆匆赶往玉京宾馆。

    姜绅用烟灰缸砸省长,全省震动,阿巴亚也吓的半死。

    李一白没发话,他们自治州的官员都没敢走。

    开完会后,就住在玉京,等着省里的指示。

    结果他们在宾馆里呆了不到一个多小时,外面有人喜出望外的叫道:“姜市长回来,姜市长回来了。”古力娜狂喜啊。

    前面姜绅在省里大肆表扬她,她也很激动,生怕姜绅出事,现在姜绅回来,眼中那崇拜就不用说了。

    这才叫男人,连省长都敢砸,和姜谦一比,姜绅一百个比姜谦好。

    “回来了?”阿巴亚带头,一众自治州官员涌出去。

    只见姜绅满面春风,洋洋得意的走回来,身后还有几个大兵,提着好多东西。

    “这是--”阿巴亚等人莫明其妙。

    “省军区许司令给点特产,阿市长,大家都分点吧。”

    阿巴亚郁闷,姜绅叫当地人,都只叫第一个字,他阿巴亚,变阿市长了。

    别人这么叫,他肯定要生气,偏偏姜绅这里,生不起气。

    “没事了?省里怎么说?”阿巴亚小心翼翼的问。

    “没事了,我见过田书记,田书记支持我,我说年轻气盛,一时冲动,回去写份检查,交到省纪委,没事了。”

    “拷,牛逼。”石县长竖起大拇指。

    这是真牛逼。

    砸了个省长,只要写份检查。

    而且大家都听出来了,不会给姜绅处分。

    连个处分都没有,这次李一白面子丢光了。

    堂堂省长,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砸的头破血流,连个处分都没有,他以后还怎么在玉海混?

    阿巴亚毕竟正厅了,马上联想到什么,喃喃自语:“这---小姜,你这一搞,李省长在玉海呆不长了啊?”

    没错,李一白丢这么大脸,还怎么在玉海混,如果不出阿巴亚所料,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要调走了。

    “调走了正好,王八蛋,敢叫纪委查我,砸他个满脸桃花开,哈哈哈。”姜绅大笑。

    众人皆苦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