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0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零二章 西北王
    第九百零二章 西北王

    京城某处。

    巨大的四合院里。

    好多姜绅的熟人围在一桌吃饭。

    陆定文,姜丰民,陆冰,陆定文的老婆,洪超。

    现在外面都知道,姜丰民与陆冰是一对恋人,虽然还没结婚,但是早晚的事。

    姜丰民已经是陆家一颗徐徐升起的新星。

    “妹夫,农业部的工作还好吧?”陆定文一边吃一边问,两人还没结婚,他已经叫起妹夫。

    其实他年纪比姜丰民还小,不过姜丰民和他妹妹谈恋爱,自然可以占占偏宜。

    “还好,习惯了。”短短几个字,其实就是不好。他在农业部是书记,虽然正部,但是二把手,那有部长好。

    “好什么,还不如下去当个省长,同样是二把手,省长比这书记牛叉多了。”陆定文老婆摇头,然后看看陆冰,意思是,他是你男朋友,帮他说说话啊。

    陆冰看都没看姜丰民,淡淡道:“是啊,大哥,下面有没有位置?给丰民找个好位点的,老在部里坐着,也没什么用?”

    姜丰民闻言,抬头看了下陆冰,脸上是一片深情,眼中杀意都有。

    贱人,,竟然和姜绅那小畜牲有一腿,真是个贱人。

    他觉的很屈辱,每天都生活在演戏中。

    在外人面前,表现的和陆冰很恩爱,其实,陆冰却在姜绅的胯下婉转娇吟。

    他发誓,等我做上国家首长的位置,调动全国的力量搞夸姜绅,然后要陆冰这贱人,跪在地上,向我忏悔。

    “位置马上可能有,不过真是省长,还是二把手,你有没有兴趣?”陆定文道。

    “什么省的?”姜丰民下意识的问了下。

    他不想呆在京城了,经常要和陆冰演戏,只要不是太差的地方,都可以。

    而且地方上的省长,本来就比部里的书记强多了,省长起码管钱袋子呢。

    “玉海省。”

    “玉海。”这不是那小畜牲呆的地方?姜丰民面面相觑。

    “是啊,姜绅这混蛋,前不久用烟灰缸砸了李一白,白家的人大怒,李一白已经呆不下去了,想离开,但是没好位置,问我们陆家要个位置换换,你要想去,就换下,要是不想,就算了。”

    “考虑一下吧,不急着回答,话说,这货又惹了白家,白家很生气,放出话来,要弄他。”

    陆冰在边上皱了下眉,姜丰民微微暗喜。

    华国白家,也是真正的传统官门,建国时白家就有功勋大员,不过白家现在的强项在商界。

    政府和军方实力一般,商界很强。

    几家国企的负责人都是白家的。

    比如国电的老板,国家烟草总局的老板,还有一家国有银行的董事长,都是白家的人。

    白家人称白万亿,号称掌握华国一万亿以上的资金,富的流油。

    小畜牲得罪了陆家,又得罪了白家,离死期不远了。

    “这丰民要过去玉海,又要见到姜绅这混蛋了?”陆定文的老婆道。

    你才混蛋,你全家混蛋,边上陆冰暗暗看了下自己的嫂子,暗骂。

    “这斯无法无天,不能和他硬来。”洪超插口道。

    “我考虑下吧,明天给你答复。”姜丰民想了想。

    “嗯。”陆定文也不动声色。

    晚饭之后,姜丰民和陆冰等人先后离开,陆定文带着洪超来到另一个小房间。

    “文少,你上次说,什么袁师父推算过的,姜绅去溧山后就要倒霉,怎么到现在,他越混越好,级别越来越高?”洪超那个急啊。

    自家女人被抢,这脸被打的叭叭叭,到现在还没报仇。

    “你急什么?都应验了。”陆定文冷笑:“姜绅到溧山,引起了别人的注意,然后到青树,遇到了大敌,我听到消息,上次姜绅差点被人杀了,后来不知怎么又活了?”

    “嘶,还有这种事?”洪超又惊又喜,喜的是差点死了,惊的是,这王八蛋又活了。

    “这事,你知我知就行,不要和别人说,姜绅不是无敌的,他到青树就遇到了大敌,这都是袁先生一步步推算出来的,他后面,还要倒霉,总有被人杀死的一刻。”

    “杀了他,我迫不急待。”洪超咬牙切齿。

    别看他在姜绅面前,气定神闲,一派镇定,看起来很有气质,姜绅不在,他就原形毕露。

    “那你派姜丰民过去,恐怕又要和姜绅起冲突,会不会影响我们的大计?”洪超有点担心。

    陆定文闻言,欲言又止,关健时候,对付姜绅的棋子。”

    “什么?”洪超大惊失色。

    “不过。”陆定文摇摇头:“袁先生当初说到这里就死了,为了推算到这步,耗尽精血而亡,洪超,你听过之后就忘了吧。”

    “是,是---是---”洪超连连点头。

    这时,他心中也是一寒。

    这些豪门世家,连自己妹夫都能当棋子来用,婚姻对他们来说,的确就是一场投资。

    可能是为政治,可能是为其他。

    隔壁某间房里。

    陆冰睡在床上,姜丰民坐在沙发上。

    两人只要到了陆家,都要演戏。

    晚上睡一个房间时,姜丰民就睡沙发,姜丰民到想和她培养点感情出来,可陆冰在东宁当官,难得回京,一年也不过两三次,还经常睡外面,最重要的是,两个人的时候,陆冰经常冷嘲热讽他。

    “你觉的我要去东宁吗?”姜丰民问陆冰。

    “你想去就去,不想去就别去,关我什么事。”陆冰冷笑,她半躺在床上看电视呢。

    贱人,姜丰民强忍怒意:“那小畜牲做事无法无天,你有机会就劝劝他。”

    “你说谁小畜牲呢?你是他什么人?那你就是老畜牲了?”陆冰霍的坐了起来。

    “你---”姜丰民恼羞成怒,又不敢骂陆冰。

    “你别事事向着他,他有时候做事,非常过头,这样下去,迟早要出事,你也保不住他。”

    “他不要谁保,他也不会做错事,他所有做的事,在我看来都是对的。”陆冰笑。

    尼吗,给你吃了什么药,姜丰民气的不行,直接往沙发上一躺。

    他发现自己和陆冰完全没共同语言,有姜绅这小畜牲吹枕头风,陆冰对他印象很差。

    两人继续冰战,都不理对方。

    姜丰民躺在沙发上,看着陆冰在专心看电视,悄悄的从口袋里摸出一样东西。

    锦囊妙计,这是李布衣生前留下的锦囊妙计。

    姜丰民用了第一个,打开的时候,只有桃花劫三个字。

    他当时硬着头皮答应了陆家的联姻。

    事实证明,果然是场桃花劫。

    到现在为止,他官是升了,但是所受的屈辱,没有人知道。

    李布衣说,当我在官场遇到难题是,就看看锦囊妙计,这次也应该算吧?

    我要不要去玉海?

    姜丰民,看着手上两个锦囊,左看右看,不知道选那一个。

    点兵点将点点兵---不得已下,他只好随便点一个。

    最后点到左边那个,伸手摸了摸,拿出一张卡片。

    上面写了三个字。

    ‘西北王’

    西北王?哈哈哈哈,姜丰民一看这三字,差点笑出声来。

    玉海在那?

    西北嘛。

    我去玉海,就是西北王了?

    好签,好签,真是上上签,姜丰民大喜狂喜。

    与上次的桃花劫不同,这次终于看到好东西了。

    西北王,西北王,姜丰民拿着这卡片,爱不释手。

    李布衣料事如神,我这趟去西北之地,必然要称王称霸。

    次日一大早,他就找到陆定文,我想了一晚,想去玉海,只是这会去了玉海,陪陆冰的日子就少了。

    没事没事,小别胜新婚,分居的越远才越好,那就这么决定了,安心去吧,陆定文笑吟吟的。

    这边京城有小动静,西北玉海也在有动作。

    姜绅一行回到青树没多久,由省委组织部牵头,州委组织对市委市政府进行再一次调动。

    按说,副处以下(包括副处)官员,都是州组织部管的,省委组织部调动不了,不过这次是田伯荣起头,州委书记陈志洪有一百个不愿意也没办法。

    这次调整,比上次还要幅度大。

    常务副市长,地头蛇万玛萨尔被调走,常委副市长多玛多吉,任常务副市长。

    市委副书记彭于真被调走,组织部长潘卫强兼任市长副书记。

    宣传部长向忠任常委副市长,重新做了副市长。

    另从外地市调来吕琪,任宣传部长,本地青树镇党委书记泰阿敏增补市委常委。

    新的十一个常委班子形成,但是局势大变。

    原本掌握主动的闵建业被消弱,而姜绅却反之增强。

    现在闵建业还有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长潘卫强、政法委书记严亚松、常委副市长李柄男四票,回归原来。

    当地势力有常务副市长多玛多吉、纪委书记扎西格、青树镇党委书记泰阿敏三人。

    而姜绅现在也拥有了四票,宣传部长吕琪、常委副市长向忠,人武部政委沈新国。

    从以前的常委会看别人眼色,要别人帮助,到现在姜绅拥有四票,与闵建业分庭抗礼,姜绅权势大增,震惊全市官员。

    而更重要的是,当地的势力的核心、老大,万玛萨尔被调走了,以多玛多吉为首的三人,处于劣势之中。

    何去何从,成为他们的心病。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