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1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零四章 你不仁我不义
    第九百零四章 你不仁我不义

    常委会刚结束不到十分钟,姜绅回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

    温依依笑吟吟的走了进来。

    “头,谢谢你啊。”温依依心神荡漾,看着姜绅的眼睛好像能挤出水来,还故意绕过桌子走到姜绅边上。

    “你这穿这么短?”姜绅眼睛一瞪,怒道:“像个干部么?”余光一扫,房门关着,伸手抓住温依依的小手,轻轻一拉。

    “咛”温依依像小鸟一样倒在姜绅怀里。

    他嘴上骂她穿的短,右手已经顺着温依依光滑的大腿摸到裙子里面。

    “古力娜穿的还少呢,你怎么不说她。”原来温依依吃醋了。

    最近姜绅和古力娜的风言风语很多,小温同志自然要吃醋。

    “咳咳---”姜绅咳了几下,大手使劲在她大腿内侧捏了几把。

    温依依被捏的媚眼如丝,满脸通红,不过她好歹也知道这是在办公室,挣扎几下,站了起来。

    “头,马市长在外面等你,想见你。”

    “马伏波?”姜绅本来打算再把温依依拉到身上摸几下的,闻言之下顿时大怒。

    “这种墙头草,你理他干什么?叫他滚。”

    姓马的本来和姜绅一起来挂职交流,应该抱成团,这斯后来看闵建业势力,马上就投靠了闵建业,姜绅每次开会发的东西,他还装腔作势的上交纪委。

    我去爷爷的,姜绅不用见他就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

    脸皮真厚啊?你还敢来见我?

    姜绅来了青树快半年,马伏波从来没有主动到姜绅办公室来汇报过工作。

    今天姜绅在常委会上大胜,他终于反省过来。

    不过马上姜绅就知道他脸破有多厚。

    温依依出去没多久,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姜市长,头,不好意思。”马伏波笑吟吟的走进来。

    温依依在后面干着急,马伏波要冲进来,她也拦不住。

    姜绅脸色一沉,先示意温依依关门出去,然后看了看马伏波。

    “头,我来向你汇报工作----”马伏波现在态度完全和以前不一样,满脸笑容,亲切无比。

    “知道温依依的前前任吗?”姜绅也笑眯眯的问。

    “---”马伏波莫明其妙,温依依的前前任男朋友?真的不知道。

    “前前任办公室主任,现在腿还没好。”姜绅狞笑:“马上滚,不然我就在这里打断你的腿。”

    “嘶”马伏波闻言吓了一跳,转身就想走。

    原来说的是前前任办公室主任,老子还以为说的是她男朋友。

    不过他还是有点幻想,转身到一半,又转过来。

    “都是交流来的,给个机会好不好?我承认,我以前错了。”马伏波当然没想到,交流干部,还能在当地掌控常委会。

    “吗的,你滚不滚。”姜绅伸手抄起桌上一个烟灰缸。

    我晕,马伏波转身就逃,再也不敢停留。

    姜绅砸了伤李一白的事,全省都知,他可不想步李一白的后尘。

    一口气逃出办公室,看到外面温依依坐在那里。

    “对不起,麻烦你了。”他苦笑的对着温依依道。

    温依依耸耸肩,她是看马伏波和她们一起来的,才帮的忙,尽力了。

    马伏波垂头丧气的离开市政府。

    刚到门口,吱一辆出租车停在他面前。

    “上车,老板去那?”

    马伏波往车上一坐:“青树弯小区”

    “那是市政府家属院啊,老板也是市政府的。”

    “找人。”马伏波淡淡的道。

    他一个打酱油的交流干部,市里一点事没分配给他,平时要么办公室,要么家里,又没什么熟人,真是过的很难受。

    今天找姜绅吃憋,他也没心情呆在办公室,回家睡觉,反正也没人管他。

    相比起来,温依依现在混的风生水起,同是交流干部,他的确有点后悔。

    后悔看错了姜绅。

    谁知道你这么猛,交流干部还能占上风,太不科学了。

    十分钟不到,他回到家属院,找到自己家,打开房门,心中还想着刚才的事,狠狠的踢了一脚房门,把门关上。

    “马市长心情不好么,今天找姜绅吃憋了?”房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谁?”马伏波吓了一大跳,猛的一个回头,大厅沙发上,坐着一个年青人,看起来三十出头,满脸微笑。

    “别激动,我自我介绍一下。”年青人身边有个包包,他把包包打开,叭,一叠大钞放到桌上。

    然后一边说话一边拿,一叠,两叠,三叠,很快把桌上子堆满了。

    “我叫陆顶天,姜绅的敌人,马市长可以考虑一下,帮我们一个忙,这里有一千万欧元,全是你的,就算市长不做,你下半辈子都可以快活一生。”

    嘶,马伏波这会才看清楚,尼吗,那一桌钞票竟然是欧元。

    全是五百面值的欧元。

    目前一千万欧元,折成华币近九千万。

    顿时他的脸都绿了,这么多钱?杀一个人都够了?

    不是让我杀姜绅吧?

    “你,你想干什么?”马伏波虽然还想镇定,但是镇定不住。

    他来青树之前,官就做到镇党委书记,收过最大的一笔好处也就十几万华币。

    现在家里全部财产还没一千万华币呢。

    眼前可是近九千万华币。

    真是他一辈子都可能赚不到的。

    “你先拿着钱,考虑一下,不是让你杀人,让你和姜绅搞好关系,然后帮我们一个忙。”

    “你要害怕,我可以帮你搞全家移民,m国,英国,加拿大,日本,菲律宾,越南,只要你想,一天之内,可以帮你全家办好移民。”

    “明天我来找你。”陆顶天说完,淡淡一笑转身而走。

    马伏波还呆在那里。

    看着一桌钱,大概五分钟后,才回过神来,回头再看,陆顶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

    太诡异了。

    一个陌生人找上门,给了他一千万欧元,然后还说一天之内能帮他办好移民,接着就走了。

    马伏波明白,对方给他时间考虑,就是让他看看这钱是不是真的。

    一千万欧元啊?

    马伏波坐在家里,想了好久。

    下午的时候,他从中随机抽了二十多张,送到银行鉴定了一下。

    全是真家伙,真欧元。

    吗的,马伏波当天几乎一晚上没睡着。

    姜绅,你不仁我不义,竟然想打断我的腿,别怪我黑你。

    看着一千万欧元,马伏波终于下定了决心,快天亮的时候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一直睡到九点多,马伏波从梦中醒来。

    “拷。”吓的全身毛都竖了起来。

    陆顶天又神秘出现,坐在他面前。

    “你怎么神出鬼没的?”

    “考虑的怎么样了?想往那移民?”

    “加拿大,一天之内能不能办好?我要全家移民。”

    九月十三日。

    天气憋热无比,草原上吹出来的风都是热的。

    姜绅今天要下乡,提着小包包带着温依依刚出办公室,迎面撞到马伏波。

    哼,姜绅没理他,心中已经想好,这斯敢再叽叽喳喳,一个巴掌再说。

    “姜市长,我有重要情况报告,关系到百姓的生命安全。”马伏波脸色郑重。

    “---”姜绅站在那里看了看马伏波,马伏波表情很认真。“你说,要是无中生有,小心我揍你。”

    “我有个大学同学,省地震局的,监测到哈尼镇西北方最近有频繁地壳运动,近期可能会有地震。”

    “----”姜绅呆了下。

    “我同学姓雷,要不要让他打个电话给你?”马伏波似乎怕姜绅不信。

    “地震局监测到,应该向省委汇报,然后从自治州一级一级传下来,你和我说干什么?”姜绅不动声色的问。

    “我同学说,只是地底地壳运动,可能地震,他不方便汇报,但是他知道姜市长你的事迹,你在溧山,曾力排众议,通知当地百姓防范地震,立过大功。”

    这件事,也是姜绅当官中一件很牛逼的事,被马伏波提前,姜绅也有点得意。

    话说青树还真是地震常发区,自从当年的大震之后,每年各地都有小震,通常在三四级左右,偶而暴发一次五级的。

    去年有次五点三级的地震,还引起全市多人受伤。

    姜绅这么一想,地震也不是没可能。

    “具体什么位置知道吗?”姜绅沉声问马伏波。

    “西北靠塔尔斯山脉位置,那边好像有驻军,地震可能影响到驻军的安危。”

    “嗯,走,你和我一起,去看看。”姜绅去过那边。

    塔尔斯山脉就是他带女人打狼群,然后遇到狼人,还看到那庙宇投影的地方。

    他在地底看到的法宝,投影到山脉中,害他以为,那法宝就在山里。

    那边发生异常动静,是值得关注的。

    姜绅取消后面的安排,直接带着温依依、马伏波一起赶往塔尔斯山脉。

    上次他们上午出发,到了这里已经很晚,在哈尼镇睡了一夜第二天到这里打狼的。

    这次开到驻军所在,也接近下午四点,这个时候正是太阳最毒的时间。

    天气异常的热,车中有空调还好,等到了塔尔斯山脉附近的驻军营地之后,刚一下车,迎面的热风,吹的温依依和马伏波直皱眉头。

    “姜市长,欢迎指挥工作。”刘营长笑嘻嘻的迎接他们。

    “刘营长,你忙就行了,我去前面看看。”

    “姜市长,你不在这吃晚饭,我不让你走啊,难得来一趟。”

    “行,你安排一个兵,带我们去这个地方?”姜绅用手机上的地图指给他看。

    “就我带你们去,这里每寸地方,我都熟。”

    姜绅推不过,只好笑着答应。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