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1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零七章 酱是老的辣
    第九百零七章 酱是老的辣

    又不知过了多久。

    梁木兰幽幽的醒过来。

    “这是那里?姜绅,你这混蛋,流氓---”梁木兰发现自己睡在一张床上,而姜绅就在不远处把玩手上的金刚台。

    她跳下床,想冲过去打姜绅,却发现下身隐隐生痛,双腿发软,几乎站不住脚。

    “你说过三年不动我的,你说话不算,我要叫陆顶天,杀光你的女人,混蛋---”梁木兰把床上的枕头扔向姜绅。

    “住口啊。”姜绅躲过枕头,笑着收起金刚台。

    “我没动你啊,我只是上了你。”

    “下流,畜牲----你不要脸,一个神仙,为难一个弱女子。”梁木兰破口大骂。

    “神经病,你也算弱女子?天下男人,除了我,谁是你对手?”姜绅嘻嘻一笑,站起来:“这里是京城,我已经送你到京城,你休息一下,然后带陆顶天走吧,不然三年之后,我会杀了你的。”

    顿了顿道:“本来我想杀了你们的,不过你们两家的祖先,当年在抗日战中,都立下功劳,给你们一个机会。”

    “呸,你杀的了陆顶天吗?你要能找到陆顶天,你早就杀了我们,别假猩猩装好人。”

    “随你怎么想?总之你现在没有法宝,没有修为,变成凡人,已经不能和我斗了,你不为自己着急,也要为你师弟着想,国术练到这地步不容易,死在我手上太可惜了,走吧,出国,你们两人。”

    “你要用传递阵离开,还是要靠我,没有我的阵图,你不可能发动那传送阵的。”梁木兰嘶声叫道。

    “等着瞧,你看我能不能走。”姜绅大笑,扬长而去。

    “流氓,无耻,混蛋---”梁木兰在后面骂个不停,骂着骂着,这个性格火辣,做风干炼的女人就哭了,哇哇的坐在床上痛哭。

    姜绅这时正往青树飞。

    这时才半夜三点多,天还没亮。

    今天这么成功把梁木兰搞定,心中当然有点爽歪歪。

    不过,为什么我觉的,有点不对劲呢?太容易了。

    梁木兰这女人可不能用常理来看,她能算在先行,料事如神,什么事都算在前面。

    她开枪的时候,都是提前射击,别人最后撞在子弹上,所以,这个人很可怕。

    以姜绅来说,最好直接杀了。

    可她太聪明,现在从不和陆顶天在一起,自己找不到陆顶天,就不敢杀她。

    这么聪明的女人,今天这么简单被他制住,连法宝也被夺了过来。

    她已经被成凡人,仙器也被夺了,还有什么不对劲的?难道是这件法宝有问题?

    仙器在他体内滋养,的确叫金刚台,他的神念把仙器看的通通透透,这件法宝只有一个功能。

    就是改变时间,正如梁木兰所说,里面一年,相当于外面一天,对修练有无法想像的好处,可是,要求也高。

    一块王品仙晶发动一次。

    姜绅现在才一共多少块。

    这件法宝,就只有这一个功能,他是大德普提的最强法宝,佛门慈善悲为怀,竟然没有一点杀伤力。

    唯一让他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就是金刚台的深处,有一片朦胧如烟的地方,浩瀚神秘,连姜绅的神念也不能进入。

    他有一种感觉,这片朦胧如果去掉,一定可以看到金刚台的真正秘密。

    可能是自己境界不够,也可能是自己仙气不够,不急,等我将来晋级,再来试试。

    现在不管梁木兰有什么后着,我抓紧时间修练,熟练仙器,学习阵图,找个机会,开启阵图,带走所有的女人,走之前,再杀了这个梁木兰。

    姜绅心中计议已经定,一路盘算着回到青树。

    一进房门,床上的温依依就动了下。

    “姜市长,你回来了?”温依依大喜着坐起来。

    虽然没开灯,但是姜绅神念能看到她,非常憔悴,肯定是担心了姜绅一晚,都没有睡着。

    “傻丫头,你不会一直没睡吧。”姜绅怜惜的抱着温依依。

    “你不回来,我睡不着。”温依依也紧紧的抱着姜绅。

    姜绅看着她这么憔悴那里还有心思做点别的,连忙运转神通,让她睡觉。

    “睡吧,睡吧,好好休息,明天醒了就没事了。”

    温依依很快熟睡起来。

    第二天,姜绅再去地底看了下。

    过了一夜后,不知是不是梁木兰走了原因,地底动静小了许多,姜绅看看,应该不会发生地震了,留下一丝神念,带着众人回到市里。

    经过这件事,本来马伏波在姜绅眼中,应该好点了。

    不过没几天,老马打报告过来,他移民了,移民加拿大,正式辞职。

    移民好啊,姜绅心中一动,这么巧,老马上次和我说地震,然后我遇到梁木兰,现在又要移民。

    他也不动声色,欢送老马。

    接着就打了个电话。

    “哈喽,胸毛哥,whereareyounow。”

    “哦,耶,绅哥,iwas--in---canada,哈哈哈,iplease一个很beautiful的美女,教我english,刚刚还被我搞了two炮---”胸毛用憋脚的英语在宣耀。

    “---外国妞啊?老实说这次用了几分钟?”

    “五分钟,比以前持久多了,哈哈。”胸毛纵声狂笑。

    “好好学英语,将来多搞几个洋妞。”姜绅笑道:“最近我们这边有个人移民过去,我丢了点神念在他身上,等他到了,我会告诉你他住那里,你盯好了,有什么需要,我再和你说。”

    “ok,noproblem---”

    姜绅这电话刚打完,迎面见闵建业笑眯眯的走向自己。

    “班长,你怎么来了。”姜绅装作很热情的样子。

    闵建业到他办公室,真是难得。

    “打你电话不通,知道你在通话,正好有事过来,索性到你这里来一趟。”

    “班长有什么指示的?打我办公室电话也行么。”

    “那有什么指示,对了,陈书记让我问你一声,明天有没有空,去他办公室坐坐。”

    呃,姜绅犹豫了一下,他这市长也算牛逼了,来了之后,自治州的领导那都没去过。

    好几次要去州里,最后都不了了之。

    这次陈志洪叫闵建来来约姜绅,证明陈志洪对姜绅还是有点忌惮的。

    “陈书记怎么不打电话我?”姜绅笑,也没说去不去。

    “可能怕打扰你吧,陈书说好像说,是我们市政府有些人员调整,想征求你的意见。”闵建业继续笑。

    哦,姜绅心中一动,市政府不是刚刚调整过?这才几星期?又要动?

    老闵你不服啊,是不是又想搞点东西出来。

    姜绅有点数,不过陈志洪动人之前找自己,也算给自己面子,自己也不能太嚣张。

    “行,你和陈书记说,我明天准时去。”

    即然陈志洪没有直接打电话他,他也没必要打给陈志洪,托闵建业中间递下话。

    “那就这么说定了?”闵建业笑嘻嘻的走了。

    第二天,姜绅如约赶到州政府。

    这还是他第一次单独面对陈志洪。

    陈志洪看起来五十出头,其实还不到五十岁,努力一把还有机会走一走。

    不过他跟的人不对劲,好像不是田伯荣的人,州委书记的老大不是省委书记,这路也很难走长。

    见到姜绅,他也是笑容很客气。

    没办法,姜绅砸省长,又被省委书记保下来,全省闻名,他这州委书记招姜绅,都要叫人中间托话。

    “坐小姜,最近工作还顺利吧。”陈书记客客气气,笑嘻嘻的,一点没有领导的威严。

    姜绅微微一笑,也是客客气气:“还好,和闵书记,合作的很好。”

    “政府是要在党委的指导下展开工作的,合作的好,证明你做的就对了。”陈书记第二句话就直接要点。

    你在常委会抢了闵建业的话语权,成何体统。

    “那是,我一直都听闵书记的指示工作。”姜绅也是胡说八道。

    陈志洪一看,尼吗这小子完全胡说八道啊,不能和他瞎胡闹了,马上道:“最近州里打算动一各县市的领导干部。”

    “丰扎区的区长做了书记,现在缺个区长,我看向忠同志在青树市做了五六年副区长,最近工作又很出色,想给他加加担子,你看怎么样?”

    草,姜绅一听嘴角抽了下。

    姜还是老是辣啊。

    看闵建设业这手段,不动声色间就要抽了自己的人。

    这是答应好还是不答应好?

    答应的话,向忠就走了,自己少了一票,不答应的话,这事让向忠知道,马上就要恨死自己。

    这是挡人家进步的大道啊。

    姜绅被陈书记一句话问的呆在那里。

    好不好啊?我怎么知道好不好?他干笑两声:“这事,可能要问问向忠本人。”他虽然在官场纵横,但论到当官的经验,那里比的上陈志洪这种老狐狸,顿时就被问住了。

    “那你回去问问向忠,我知道你是他老板,所以先征求你的意见,你要不同意,我也不会动他。”陈志洪这嘴巴说的很好听,姜绅暗暗狠的咬牙。

    “对了,向忠走了,你有什么人选顶上去不?”陈志洪假巴意思的问。

    尼吗,我有屁的人啊。姜绅到了青树,都没收几个心腹,现在那里有可用的人,而且这种副处级的干部,又是常委根本不可能。

    古力娜前男友姜谦倒是正科有两年了,勉强提副处也行,但是提了也不可能直接进常委。

    古力娜也是,勉强提副处,也没资格进常委。

    不过姜绅就知道陈志洪故意这么问,就是抓住自己手上没合适的人。

    但是你越这样,我越要破例。

    “古力娜同志不错,正科也过了两年,可以提副处了。”

    “古力娜?正科两年?勉强提副处都有点难,要提常委恐怕更不可能?除非你能搞定我们州常委会。”陈志洪笑道。

    你有本事,把州常委会搞定。

    肯定通不过的。

    我搞定你就行,姜绅暗暗冷笑:“陈书记一定有办法的。”

    陈志洪看着他,姜绅也看着陈志洪,两人都不出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