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1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零八章 跳出来惹事
    第九百零八章 跳出来惹事

    领导不回应,不出声,其实就是拒绝。

    姜绅看着他的脸,真想在他头上再砸个烟灰缸。

    “这样吧,你帮我提名,常委会上,我来搞定。”姜绅只好退而求其次。

    他已经想过了,州长阿巴亚肯定是支持自己的,只要陈志洪肯点头,书记州长都支持,古力娜的事就十拿九稳。

    问题是现在这陈志洪有点装,明明不想支持自己,却假巴意思尽说好话,姜绅就逼他表真态。

    “提名啊---”陈志洪头顿时大了,姜绅咄咄逼人,逼的他也有点火,倒底是我是州委书记还是你是州委书记?

    现在两人说话的气势,好像姜绅是领导,陈志洪是属下。

    没办法,姜绅那惊天一砸,砸在李省长头上,震动全省,听说马上省长都要走了,陈志洪心中有点害怕,气势上自然就弱了。

    “就这样吧,陈书记你帮我提名,其余的我来搞定。”姜绅不给他拒绝的机会,斩钉截铁的下了指示。

    我草你吗,谁是领导啊?陈书记都要跳起来。

    “对了,陈书记再向你汇报一个工作。”姜绅不等他翻脸,笑道:“我们电厂厂房二期工程准备开始招标了,市里的想法是,尽量保证工程质量,不要让一个工程队包揽所有工程,有竞争才会有压力嘛,陈书记你说是吗?”

    “呃--”陈志洪眼睛顿时一亮,级别到了他这地步,自然听的懂姜绅的言外之意。

    这是要送工程给我的人做?

    这是等于买官?

    你姜绅也有买官的时候?

    陈志洪又沉默了。

    他在考虑,值不值。

    他的属下,闵建业和姜绅是敌人,他的死敌阿巴亚和姜绅关系也不错,所以他注定和姜绅也应该是敌人。

    但是,至少目前来看,他和姜绅没有什么利害冲突。

    小姜无非就为人有点嚣张,不懂的尊重领导,做事还是有点能力。

    今天看他咄咄逼人的态度,这个官不卖的话,以后就和姜绅变成死敌了。

    但是卖出去,就要伤闵建业的心?

    左右为难啊。

    “你把老闵弄走吧。”姜绅这时又抛出一句惊天的话来:“他老和我做对,我在发展青树,他却在扯我后退,陈书记你即然左右为难,就把他调走,别的我不敢担保,青树在我手上,保证三年之内冲到玉海前面,到时候陈书记你的功劳会少吗?”

    “省委田书记都是大力支持我的,陈书记何必与我为难,陈书记你应该知道,我姜绅,不是个有私心的人,一心想搞好青树,为百姓做事,闵书记不配合,我的工作很难展开---”

    尼吗,合着我陈志洪就是有私心的人?陈志洪心中大怒,但是不得不承认,姜绅说的还真有道理。

    现在这社会,真正为百姓做事的官员不多了,小姜的存在,的确有利于发展青树,如果放手让他干,没准青树也能一飞冲天。

    陈志洪也想有政绩,不得不承认,姜绅这话有点让他心动。

    “二期厂房大概有一亿五千万的工程量,陈书记,我们青树也等你指示。”

    姜绅这瞬移功夫,移的陈志洪头昏眼花。

    前一刻还在谈为人民服务,下一句就转成买官卖官了。

    这小姜,倒是是好官还是奸官?

    陈志洪都被他搞晕了。

    说姜绅是贪官吧,他一心为百姓,又不收好处,说他是好官吧,他还主动买官卖官。

    何去何从陈志洪很快就决定了。

    真正合格的正厅级干部,不应该为私人感情来影响自己重要的决定。

    “这样吧,老闵我调走,但是你不可能一肩挑,你才来几个月?我找个人帮你过渡一下,老闵那群人,我再帮你调走一个,这样的话,青树全在你掌控之中,你要发展不起来,对不起我陈志洪慧眼识才了。”

    陈志洪是个合格的厅级干部,最后关头,终于向姜绅示好。

    当然了,不得不说,姜绅那一亿五千万的工程也很有吸引力。

    这工程做下来,按平均利润五分之一算,他派去的人,能赚三千万,那他陈志洪最少也能拿一千万。

    他是个老狐狸,钱拿了,名声也有了,将来姜绅做好了,他还有政绩。

    本来老闵是找他投诉准备搞掉姜绅的人,在常委会里夺回大权,现在悲崔了,老闵反过来被姜绅搞走。

    当然了,陈志洪也不会寒了属下的心,肯定把老闵调到更好的地方去。

    整个事件中,姜绅、老闵、陈志洪,三人都得了好处。

    这就是陈志洪聪明的地方。

    他要是不答应姜绅,以后姜绅在青树市处处和闵建业对着干,还要把他陈志洪忌恨上,到时三人都不好受。

    现在他依了姜绅,把老闵一调,皆大欢喜。

    当然了,三人中,闵建业其实是没这么欢喜的。

    他刚当书记一把手还没多久,瘾还没过好,就要被调走,听到这消息的第一感觉,就是被陈志洪给卖了,心中那个委屈和伤心啊。

    不过陈志洪马上安抚他:“我也没办法,你也知道,省委田书记专门放出话来,要支持姜绅,还把别市的姜绅熟人调了过来,而且你再待下去,你们两越闹越僵也不好,你知道他的臭脾气,连省长都敢砸,我是为你好,想保护你,你去丰扎区吧,当区委书记,过两年我帮你搞进州委常委。”

    闵建业听到最后一句,总算有点欣慰,虽然区和县级市平级,一般的人想呆在县级市好点,不过青树市和别的地方不一样,实在是偏僻,又不发达,还不如区,总的来说,老闵这位置换后,比以前好点。

    经过这一波三折,最后老闵没搞成姜绅,反被姜绅搞了。

    青树市再次风云变幻。

    九月底的时候,闵建业带着各路复杂的心情离开青树。

    姜绅暂时以市委副书记,市长的名议代为主持市委工作,等待新书记的到来。

    向忠也没走成,陈志洪即然不搞姜绅了,向忠继续担任常委副市长,他说好调走一个闵建业的人也没调。

    古力娜当然也没提成,她资历实在是太年轻。

    青树市只是变了一个人,但是标向大变,整个青树官场都知道,现在青树是姜绅的了。

    前面两只老虎,本地的万玛萨尔被调走了,闵建业被调走了,这是代表了从省委书记到州委书记都在全力支持姜绅。

    从现在开始,已经没有人能挑战姜绅在青树的威严。

    当然,留下的人里,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长潘卫强、政法委书记严亚松、常委副市长李柄男加上常务副市长多玛多吉、纪委书记扎西格,常委青树镇书记,六人联手还是能抗衡姜绅。

    不过没有人想信他们会联手,至少在前面,多玛多吉三人,已经决定投向姜绅。

    这样的话,姜绅在青树地地位已经没人能动摇,大家所关心的问题只有一个,新书记什么时候来?

    来了又掌控不住市委怎么办?

    十月初。

    省里又有变化。

    省长李一白被调走,从京城空降一名省长。

    农林部党委书记,姜丰民正式来到玉海,任省委副书记,代省长。

    他的到来,在省里并没有多少关注,姜绅也没觉的意外。

    陆冰早和他说过了,姜丰民可能会来。

    来就来呗?姜绅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被他秘书用一个信封打发掉的小高中生。

    他已经副厅了,离姜丰民的正省部,只差了三级。

    而两人的年纪还差了一倍,超越,只是迟早的事。

    姜绅之所以在官场混,就是想证明给他老爸看,总有一天,我的官位要超过你。

    十月假日的时候,交流干部纷纷回家。

    温依依也回老家了。

    姜绅带着吕琪回东宁。

    这一回东宁,又忙的不得了,各种女人都要安慰,整天都是呆在床上。

    假期最后一天早上,姜绅刚刚从小苗局长的床上爬起来,有个电话打给他。

    “喂,是绅哥吗?”电话里一个女子的声音。

    “你那位?”姜绅莫明其妙。

    “我是毛毛的老婆,毛毛让我找你,你救救他吧。”

    “---毛毛?谁啊?”姜绅都没听过这个人。

    躺在床上的小苗局长,上身穿着警察制服,突然睁开眼睛,伸手拍拍姜绅:“胸毛,胸毛--”

    “啊,嫂子,你好你好,发生什么事了?”原来这是胸毛的老婆,尼吗,你们夫妻能更恶心一点吗?竟然叫毛毛?

    发生了什么事?

    胸毛这些年跟着姜绅,从一个街头混混越混越有钱,现在还兼职徐丽水泥集团的股东,每年分红以数亿计,俨然可以算是东宁超级富豪。

    开始几年他听姜绅的话,有点收敛,也不敢乱花。

    随着姜绅离开东宁,到英国、溧山,胸毛身边没有姜绅约束,他也终于开始挥霍起来。

    特别是这一两年,他大把花钱,还和爆标、陈剥皮一起,买了一支球队玩起了足球。

    偏偏他又不懂足球,自己球队打不过别人,又想赢球,就收买别人,想打假球。

    这下好了,最近国内严打假球,被查了出来。

    本来东宁的人知道胸毛跟的是姜绅,倒也不敢怎么弄他,而且他最近移民到加拿大,更有外国人的身份。

    但这次是京城来的人。

    在胸毛回国的时候,一下飞机就从机场上被带走了。

    胸毛当时也不怕,冷静的身边老婆下了指示,先给大使馆打电话,哥是加拿大人了,再给你一个电话,实在不行,打给绅哥,让他救我。

    他身上本来还带着姜绅给的玉符,但是又不是什么死罪,当然不会用到。

    没想到这一进去,就不是他说了算。

    他老婆先找加拿大大使馆,但是被相关部门拒绝了,说胸毛犯的罪比较严重,查完再说。

    于是,他老婆只好打给姜绅。

    姜绅听完,淡淡的回了一句:“我知道嫂子,你放心,等我消息。”

    挂了电话,尼吗,为什么我每次长时间不在东宁,总有人跳出来惹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