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2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一十章 可怜的胸毛
    第九百一十章 可怜的胸毛

    姜绅是给了雷国强一天时间。

    不过白公子那边有点着急。

    话说胸毛哥这时正在京城的某处受审呢。

    他被人抓走,然后直接带到京城,一路上胸毛气定神闲,根本不怕,有绅哥在后面,他怕什么。

    到了京城之后,胸毛被蒙上眼睛,送上一辆汽车。

    他没有神念,不知道自己去了那,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来到一幢戒备深严的高大建筑前。

    然后被反手在背的铐着,送到一间小密室。

    “毛雄,打假球的事,你交不交待。”他对面坐着三个办案人员,铁着脸在问他。

    “你要有证据,就控告我,我没什么好交待的,还有,我要找律师,这是我权利。”胸毛其实大为光火,我好说也是加拿大人吧,你们随便抓的?

    “你不交待有什么用?已经有五批人证指向你,懒也懒不掉,还这件案子,我们也查到和你有关。”

    有人扔了一案卷在桌上。

    “去年十一月十三日,你们俱乐部为保级,想收买成川海狮队的主力后卫,余某、郑某,让他们放水。”

    “他们没有同意,比赛结束当天,你们一比三惨败给成川海狮队,当天夜里,余某和郑某在街上吃夜宵时,被人袭击,一个砍伤了腿,一个砍破了背---”

    “经过我们的调查,发现这件案子,是你背后指使,你涉嫌故意杀人,打假球,如果起诉你,最少也是无期,坦白从宽,抗绝从严,你不想一辈子坐牢的话,老实交代,我们可以为你向法官求情,减少你的刑期。”

    “尼吗,别乱栽赃啊,去年这事,是他们在吃夜宵时和当地混混起了冲突,和我有半毛钱关系。”胸毛一听,就知道他们乱来,那件事根本和他无关。

    “砍人的都认罪了,证明是你指使的。”

    “放屁,把他们叫过来对势,马的,不想活了,敢陷害我胸毛哥?”胸毛勃然大怒,几乎从板登上跳起来。

    “还这么嚣张,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办案人员,拿起面前的一杯开水,刷的一下,泼了胸毛一脸。

    我草,胸毛凶性上来了,带着手铐就冲了过去,抬脚下就踢。

    可惜胸毛哥,有姜绅的凶性,没姜绅的本事,对方轻轻一抓,往上一抬。

    扑通,胸毛摔了一个四脚朝天。

    “吗的,袭警?”边上有人拿起板凳就要砸他。

    “别。”有人拦住,然后阴笑:“用书叠着打。”

    “对。”大家反应过来。

    众人一涌而上,把胸毛从地上拉起来,往桌上一按,又有人拿来一本薄薄的书,往胸毛胸前一放,正好放在他无尽的胸毛上面。

    “打。”

    砰,砰,砰,拳打,东西砸,透着那本书死命的打。

    “我草你们,你们这些混蛋。”胸毛身上那玉符,有生命危险才会发动,现在只是拳打脚踢,竟然没什么反应。

    害的他被打的哇哇大叫。

    有个办案人员定睛一看,胸毛面前好多毛啊,拨他的毛。

    伸手上去,叭的一下,拨了一撮毛下来。

    “啊---”胸毛怒火涛天,再也忍不住了。

    他常年被玉符滋养,强壮如牛,除了性能力差点,各方面都算凡人中的超人。

    卡察,他猛的一爆发,腕上的手铐当场碎断,接着砰的一声,左右开弓,两只手铐,砸在两个人的头上。

    对方一声惨叫,鲜血如注。

    胸毛雄起,一拳横扫,把那拨他胸毛的人,打的眼前一黑直接晕倒,倒下去的时候,满地都是那人的牙齿。

    “暴力袭警。”后面有个当官模样的一直没动静,这时大喜而叫,接着就从口袋里一摸,摸出一把枪来。

    我拷,胸毛终于知道,对方是故意的。

    是想制他于死地,故意剌激他反抗,早就在边上准备了枪。

    不好,要跑,胸毛只是力大,玉符救主也有限,他当然不敢呆在这里,转身就冲。

    拿枪的守在门口,胸毛冲的就是他。

    “砰”那人果然想都没想,直接开枪。

    啵,一枪打在胸毛头上,他身前一阵光波涌动,子弹粉碎。

    因为现在这光波是肉眼看不到的,别人也没注意到。

    但是这股冲力,打的胸毛扑通一声,倒飞出去。

    然后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胸毛再次爬起来,冲了过去。

    “我晕。”拿枪的人也吓了一跳。

    明明打中胸毛的头,怎么没打死?

    “砰,砰,砰,砰。”他一口气连开数枪。

    胸毛左躲右闪,奈何速度远远不如姜绅,也就比普通人敏捷一点点,被连续打中三枪,这次他有了准备,没有倒地,噔噔噔连退数步。

    然后一口猛喝复又冲上。

    这下拿枪的吓的半死。

    但是弹匣里,却已经没有子弹,正准备换弹匣。

    “我草你大爷。”胸毛冲上去几拳,打的那人仰头倒地,打开房门。

    一看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知道现在是晚上,他一路冲出去,见到人就打,没有人是他对手。

    期间还夺了一把枪,最后冲出大楼。

    嘶,他站定身子一看,这里像是监狱,外面还有岗楼,照明灯,还有人持枪站在岗楼上。

    此时,整个大院警声大作,许多脚步声向这边冲过来。

    胸毛也顾不得了,提着手枪往外冲。

    “呜呜呜呜---”警声大响,招照灯很快锁定胸毛。

    “站住,再走开枪了。”岗哨上三把自动步枪对着他。

    胸毛不管,依然狂奔,看到前面铁丝网高墙,也不知那来的动力,一声厉喝,纵身一跳,嗖,竟然窜上墙头。

    他也没想到自己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能爆发出这么强大的潜力,二话不说就往墙上爬。

    上面全是倒剌铁丝网,普通人手抓一下就要粉破。

    胸毛的身体特殊,被玉符改造过,一把抓上,手是没破。

    “嘶嘶嘶”全身起了火花。

    上面有电?胸毛吓的半死,差点松手。

    不过发现,自己有玉符保护,这电没有电到自己,只在自身边外围响着。

    他连翻借势往上翻,要越过围墙。

    岗哨上的人终于忍不住了。

    “突突突突”几道火花亮起。

    子弹突突突的打到胸毛身上。

    “叭叭叭”这次好几枝枪打到他身上,子弹很多,密密麻麻在他身前遇到玉符的护身波,全部化成粉碎。

    虽然子弹打不到他,但是这冲击力很强,打的他身体一顿一顿。

    好不容易翻过围墙,目光一扫,下面有人已经在开门,一大群狼狗哇吼吼的叫着,随时等着冲出来。

    尼吗,放狗咬我?胸毛那个郁闷啊。

    他奋力一跳,从墙上跳下来,拼命向继续狂奔。

    “突突突---”

    岗哨上的枪声继续,有的打在他脚下,有的打在他身上。

    “打啊打啊,老子打不死,哈哈哈。”胸毛借着这子弹的冲击力,速度反而更快了。

    但是,就在这时,突然身后一声劲风。

    “跑,你夺枪,杀人,袭察、越狱,往那里逃。”

    呼,一只巨大的拳头,打破夜空,呼啸而来。

    胸毛奇怪的回头,谁在我耳边说话?

    却见夜色中,一条人影从那墙上一跃而起,明明离他有几十步,却在眨眼之间,到了自己面前。

    砰,一拳打在他胸口。

    刷,他胸前猛的大发光明,一道光芒冲天而起。

    姜绅现在给他身边人的玉符,经过改版,不像以前那样只能抵挡十次,而遇强则强,这一拳打上去,引起惊天动地的反应,玉符之光冲天飞梭。

    “嗯---”对方也是一声闷哼,嗖嗖嗖连退数步,然后站在原地,握着拳头,吱牙希吁。

    这个出拳的人,正是梁木兰的师弟陆顶天。

    他这一拳,连坦克都可以打碎,但是胸毛竟然没碎,而且他受到反震,手痛的不得了。

    不过胸毛没被打死,不代表完全没事。

    这一拳力量太大,像是几百颗炮弹轰在他身上。

    扑通,他整个人飞起,飞出去二十多米后,重重着地,一头栽到草地中,脑海中嗡嗡嗡响个不停,头昏脑胀。

    “哇哇,吼吼吼”这时围墙大门开了,许多人跑了出来,前面十几条狼狗狂叫着追向胸毛。

    胸毛努力站了起来,回头看了下,还想再往前面跑。

    “别跑了,今天姜绅,也救不了你。”陆顶天冷笑,身子一蹲,气沉丹田,吐气而啸,双脚踏地,嗖,整个人像一只老虎纵到胸毛身后。

    这一招猛虎下山,很普通的国术,在陆顶天手上,神形结合,如虎王再世。

    胸毛这个不学无术的,那里见过这种功夫,一看陆顶天飞到天上,整个人看起来像一只老虎,顿时看的眼都花了。

    没等反应过来,砰,脑门上又中了一拳。

    “卡察---”站在地上的胸毛,脑门上中了这拳,整个人像根木桩一样被打进地底,从膝盖以下,卡察一声被钉到地下。

    “啊--”这下打的胸毛全身气血翻腾,吱牙裂嘴,再想逃的时候,发现自己双腿被打钉到地上,像钉子一样深入地底。

    “哇扑--”胸毛被打成这样,陆顶天也不好受,轻轻一张嘴,吐出一口血来。

    胸毛身上玉符防御能力惊力,受到反震,陆顶天也受了点伤,不过他国术练到巅峰,微微一个调息,这点伤恢复如初。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