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2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十一章 一拍两散
    第九百十一章 一拍两散

    “哇哇”“吼吼吼”

    这时前面跑的最快的狼狗已经追到,众狗一声狂啸,一涌而上,对着木桩一样的胸毛扑过去。

    “我草,走开走开。”胸毛手舞足蹈的遮挡,心中那个郁闷啊。

    虎落平阳被犬欺,想他胸毛哥在东宁黑道纵横无敌,今天竟然被几只狼狗给攻击了。

    虽然说他还有玉符护身,不过这些狼狗扑上来,又脏又臭,偏偏他又被定在地上不能动。

    “胸毛也是个人物,走开。”陆顶天这时在原地猛的一弯腰,从地上拣起一块石头,用力一捏,化成粉碎,甩手一扬。

    嗖嗖嗖,像暗器一样飞了过去。

    “呜呜呜---”一群狼狗纷纷滚落在地。

    “滚---”陆顶天厉喝一声,狼狗们吓的夹着尾巴掉头就跑。

    “胸毛,实话告诉你,有人也要对付姜绅了,姜绅虽然无敌,不过他身边的人却不是,今天只好拿你开刀,你死之后,姜绅必然会收敛一点,要怪,你就怪姜绅吧。”

    陆顶天一步步走上来,然后右手从口袋里一抄,拿出一块玉来。

    这块玉在夜色中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以胸毛的眼力,隐隐能看见其间波光流淌,好像还有图画在其中。

    “不好。”胸毛大惊。

    记得绅哥制做玉符的时候,也要画什么阵图,这玉石中好像也包含着阵图。

    他拼命挣扎,想把脚从地下拨出。

    但陆顶天已经动手了。

    叭,玉石贴到了胸毛的眉心。

    嗡嗡嗡,胸毛感觉到自己体内,某处好像受到共鸣,玉符在震动。

    “死吧。”陆顶天眼中杀气闪过,五指如勾,对着胸毛头上狠狠抓去。

    “我命休也”胸毛吓的亡魂出窍。

    这时他已经明白,这块玉石,必竟是破解了自己体内的玉符护身,这下全身毫无防护,命在旦夕。

    “陆顶天。”就在这时,虚空一声怒吼,像是平地的惊雷:“你敢。”

    轰隆,刚刚回头逃跑的十几条狼狗如遭雷击,齐齐一个翻身,倒地吐血而亡。

    后面追上来的十几个人,更是耳中一振,轰然倒地,当场晕倒。

    “姜绅?”陆顶天心神一颤,万万没想到,姜绅找到了这里。

    是的,胸毛体内玉符反应剧烈,让姜绅感应到了位置,他从青树追过来了?

    电光火石之间,陆顶天就在判断,是杀了胸毛再走,还是现在就走?

    只要十分之一秒都不到,他就能杀了胸毛?

    但是姜绅声音已经到,人也不远,他陆顶天国术盖世,只要被姜绅眼睛看到,肯定逃不掉。

    姜绅的神念他不怕,他可以躲过去,他身上有梁木兰的阵图,隐气藏神,躲过姜绅的神念,但是,被姜绅睛神看到,他就跑不掉了。

    不能迟疑了,陆顶天知道,面对姜绅,时间就是生命,不能考虑太多。

    “算你命大。”十分之一秒内,陆顶天就有了决断。

    嗖,他收手,纵身一跃,跃进黑暗之中,整个人像一道流星消失在远处。

    “姜绅,白公子让我和你说声,你能杀白家人,我也能杀你的人,你向梁木兰动手,破了你们三年的约定,也别怪我不守约定,不想大家有损伤,就在官场见高下,别用神通欺负人---”

    陆顶天声音消失,刷,胸毛面前多了一个人。

    姜绅到了。

    终于到了。

    但他一到,神念就扫不到陆顶天,眼光再看,夜色中,他的眼睛明亮如白昼,依然看不到陆顶天的身影。

    就这一会功夫,陆顶天不知跑到那里去了。

    “绅哥”胸毛刚才吓的腿都软了,看到姜绅,几乎要哭出来。

    “就在官场见高下,别用神通欺负人”姜绅站在原地,默默的念着这几个字。

    陆顶天不死,地球上还有能威胁我的人,这个人,一定要死。

    梁木兰啊梁木兰,我不杀你,你还和我过不去?

    姜绅现在有点后悔了。

    不过再后悔也没用,现在他要找梁木兰,陆顶天,比凳天还难。

    “我们走。”姜绅抬头看了看远处的监狱高墙,猛的在原地一个跺脚。

    轰隆,地面一个震颤,那堵高墙轰然倒塌。

    整个监狱乱成一团。

    他带着胸毛也消失在夜色中。

    他能赶到这里,就是因为胸毛体内的玉符反应激烈,被他感应的原因。

    可惜还是慢了一步,刚才眼看胸毛要被打死,人在几百里外,千里传音,震慑陆顶天,终于把陆顶天吓退,等他赶到,已经找不到陆顶天。

    想不到这个白公子这么狠。

    姜绅终于发现华国有人能和他一斗了。

    姓白和陆顶天勾搭上。

    还威胁姜绅,别用神通欺负我,你杀我白家的人,我叫陆顶天杀你身边的人。

    大家有本事,就在官场上分个上下。

    说起来,姓白的要求也不过份,但是姜绅在官场上,仇人比朋友还多啊。

    姜绅带回胸毛之后,也没敢回东宁,直接连夜送到加拿大,然后他赶回国内。

    人还停下,雷国强就打电话过来。

    “姜市长,不用搞这么大吧?你说给我一天时间的的?”

    “是姓白的想搞大,我要不出手,胸毛就死了。”

    “能不能坐下好好谈?”

    “不能。”姜绅冷笑:“他杀胸毛,虽然没成,但却是姜绅不能原谅的过错,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陆顶天在帮他,你别乱来,姜市长你无敌,你的朋友们可不是。”

    “雷国强,你是代表他们,来威胁我是吗?”姜绅冷冷的反问。

    “姜市长,你别误会,我混口饭吃,只是说点实话,我两不相帮的。”

    “你就是代表国内某意领导的意见,怕我桀骜不驯,用陆顶天来压制我?你们有没有想过,一旦我怒火涛天,不顾我身边的人,你们会遭到多大的灾难?”

    “怎么会,怎么会,我们和你一直合作的很好,你现在不是还向正厅进步---”雷国强嘴上这么说,心中道,就是知道你会顾身边的人,领导们才会用陆顶天来压制你,你要真的冷血无情,谁敢惹你。

    说来说去,就是抓住我这把柄?

    姜绅做不到像纳兰不败一样,因为他念着身边的人,所以被人处处相制。

    “不用废话了,以后你们不要找我,战船我会叫尤蜜收回,大家的合作一拍两散。”

    “---”电话里,雷国强沉默了片刻,大概也知道挽救不回,最后淡淡的道:“白公子不会放过胸毛的。”

    “胸毛去了加拿大,短时间内不会再回来,他在东宁的产业,就当送给姓白的。”姜绅心中冷笑,总有一天,我要替他十倍的拿回来。

    “那以后,你们官场分高下吧。”雷国强试探着问。

    他就怕姜绅乱来。

    现在白公子,用陆顶天,死死的压制姜绅。

    “好,官场分高下。”姜绅心道:“不会太长的,等我离开地球的时候,没有顾忌的时候,你们都要死。”

    这段时间他被梁木兰、陆顶天压的很凶,神境威严受到挑战。

    都说我提水货神境,那也是神境,现在被个凡人压制,脸面无存啊。

    陆顶天现在的战力,大概也就相当天神力期中期左右,这在天帝大陆,凝神期念一下都要死的小人物。

    但这样的小人物,因为有梁木兰相助,可以避开姜绅的神念锁定,竟然处处威胁姜绅。

    胸毛事件之后,姜绅和雷国强那路一拍两散,收回了战船。

    战船还没有被完全修好,但姜绅现在靠的是传送阵,想着回到青树,就去看看传送阵。

    只要能发动传送阵,一样可以去恒古大陆。

    到走的时候,再来找回场子。

    这次交锋来看,姜绅救回了胸毛,但是胸毛也去了加拿大,以后不敢轻易回国,表面上看姜绅赢了一招,实际上却是输了一回。

    这对姜绅来说,是奇耻大辱,从来只有他逼的人家远走他乡,但这次竟然被姓白的给逼了。

    当然,胸毛打假球是不好,可姓白的更是阴险,用胸毛这件事,逼姜绅以后和他官场分高下。

    神通是姜绅的强项,官场是姓白的强项,现在姜绅要舍弃强项,和他官场分高下。

    还好还好,玉海省老大是白家的大敌田家的人,姜绅总算有点安慰。

    不过这个安慰也没几天。

    就在他主持党委工作没一周后,陈志洪打电话给他,上面派人来了,新书记确定了。

    李心楠,省团委青工处处长,正处级美女官员。

    听到美女官员四个字,姜绅就一个头两个大。

    还能更离普一点吗?派个美女书记下来?

    “别小看李书记,在基层干过镇长,书记,副市长,然后上调省里,这次又回到基层,工作经验丰富。”

    “她有什么来头?”姜绅直接问。

    “来头很大。”陈志洪苦笑:“她爸是李一白,她老公叫卞永辉,卞处长在省国电公司工作,好像是某些大领导的亲戚。”

    “---”姜绅不久就明白了,卞永辉是白公子的表弟。

    白家的人,插手青树了,要和姜绅官场分高下?

    这件事省委田伯荣是反对的,他要姜绅搞好青树,但是新来的陆系姜丰民和白系联手,硬是通过。

    陈志洪也答应让姜绅掌控局面,但是这次的任命他也做不了主,不过他向姜绅保证,不动现在市里的常委们,不偏不倚,让姜绅和李心楠自己分高下。

    姜绅听完后,不停的冷笑,送上门的女人,这是逼哥破戒吗?

    十月假日后没多久,新书记正式上任。

    李心楠来的时候,省委组织部副部长亲自送到州里,州组织部部长,又陪着两人,送到市里。

    送下的队伍很宠大,完全不像姜绅当初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过来。

    白家在为她造势,为她压倒姜绅,营养氛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