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4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十七章 置死地而后生
    第九百十七章 置死地而后生

    路虎在往青树市去。

    车中四人都不说话。

    温依依神情古怪,不知在想什么。

    胡巧神情肃穆,专心开车。

    梁木兰倚偎在姜绅身上,双眼微闭,似乎很享受。

    没错,她和姜绅坐在后面。

    姜绅都坐到最边上了,她还死死的贴着姜绅。

    知道温依依和我有一腿,她故意的,这女人,居心不良。

    姜绅明知她在耍阴,偏偏又不好训斥。

    这事,不能外传啊?不然我东宁啊,溧山啊那些女人知道,不吵翻天。

    徐丽、丁艳她们,不知多少次提到要帮自己生个小姜绅,被我拒绝了。

    “小胡,温主任,这件事,只有你们两知道,不要到处说知道吗?”姜绅只好在车上向两女交待。

    “明白姜市长,你放心。”胡巧还好点,没和姜绅发生过什么,连忙点头。

    温依依没出声,转头看看姜绅,然后点点头。

    这是心中委屈了。

    她和姜绅,能做的该做的都做了,没怀个宝宝,还被人抢了先,当然不开心。

    “绅,你摸摸,我感觉他在动呢。”梁木兰恶心死了,故意还要气温依依。

    “行了,你低调一点。”姜绅轻轻推了下。

    梁木兰嘻嘻一笑,我就喜欢看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让你得意。

    后面众人就和做贼一样。

    先开车到市里,接着姜绅也不敢下车,胡巧先出去,用了两小多小时,才为梁木兰找到一间合适的房子。

    然后就是找人换东西,买新东西,安排梁木兰住下。

    烧饭的人也找好了,姜绅刚来时,住在宾馆有个叫小寒的帮他烧饶洗衣。

    很灵活很聪明的一个姑娘。

    几人忙了一天,到晚上七点多,终于安定下来。

    梁木兰就像市长夫人一样,洋洋得意搬进她的新家。

    “小温,帮我倒杯水,要温开水。”一进门,就使唤起温依依。

    温依依也不是好惹的,眉头一扬,有点想发火的样子,不过一看到梁木兰那肚子,硬生生忍了下去。

    “我来吧,你们先回去。”姜绅挥手让胡巧、温依依回去

    边上小寒这时手急眼快的倒了一杯水端上来。

    温依依和小胡对视一眼,连忙离开。

    “狐狸精。”两人一出大门,忍了半天的胡巧先骂了出来。

    “温主任,这个狐狸精那来的?怎么以前没见过?”

    “我怎么知道,肚子都这么大了,肯定早认识了。”温依依咬牙切齿的恨啊。

    两人一边骂梁木兰,一边离开这里。

    房间里,姜绅吩咐了小寒几句,也要走。

    “别走,今晚陪我,就算不陪我,也要陪宝宝说会话。”梁木兰深情款款的看着姜绅。

    “---”你演戏别演过啊,姜绅抬头看了下小寒,非常郁闷。

    “小寒,现在宝宝还小,不用你照顾,先回去吧,明早早点过来帮我做早饭。”梁木兰继续吩咐。

    “哦,好的。”小寒也连忙动身。

    “---我晚上还要办工的。”姜绅只好道:“你要是害怕,把门都关紧,不过,这地球,还有你梁木兰怕的人?”

    “我心情不好,会乱吃东西的,吃坏了宝宝怎么办?”梁木兰懒洋洋的道。

    “---”我的天,姜绅发现自己要崩溃。

    这梁木兰简直要当祖宗一样供起来。

    “来,帮我打点水来,洗脚,我这肚子,不好弯腰--”梁木兰又道。

    “我草。”姜绅差点跳起来。

    竟然叫我帮你这贱人洗脚?你以为你是奶油妹?

    “你草谁呢?现在可不能草了,要宝宝生下来再说吧,嘻嘻。”梁木兰说这话的时候,还故意挑逗似的看了下姜绅。

    吗的,姜绅很想把她按在沙发上,一顿叭叭叭,可那肚子,五六个月了,真的不方便。

    你有种,姜绅现在越来越怂,打水,端过来,放下。

    “脱--”梁木兰抬起脚,小脚丫伸到姜绅面前。

    现在三月份,外面有点冷,但房间里打了空调,梁木兰穿的牛仔裤,很秀气的一双小脚,递到姜绅面前。

    要说女人的小脚主动递到男人面前,还是很性感诱人的。

    偏偏这个女人,姜绅还不能碰。

    就算能碰,姜绅也不敢随便碰了。

    到处可能是陷井啊。

    姜绅看着这双脚,心中那个郁闷啊。

    他也不客气,一把抓过来,抓在手上,把玩了一会,再慢慢脱袜子。

    “好玩吗,我的脚?”梁木兰笑道,一边笑,抬起另一只脚,慢慢放到姜绅的胯下,轻轻的搓动着。

    “嘶”姜绅被她挑逗的不行。

    妖精,真是个妖精。

    不能上当。

    姜绅现在看她有什么反常,都像是阴谋。

    “叮铃铃”关键时候,来电话了。

    “等下,我接个电话。”这下姜绅欲火全消,连忙拿出手机。

    “什么?保障房又倒了?”姜绅听的差点晕死。

    去年他来的时候,弄倒了保障房,弄下了住建委主任,之后就是古力娜负责新保障房的建设,但是突然一个电话过来说,马上要建好的一幢保障房,又倒了。

    这尼吗,谁又在害我?

    姜绅突然发现,他会的招数,别人都会。

    “你忙啊?那你去忙吧,今天我自己睡。”却见梁木兰嘻嘻一笑,恢复正常。

    我拷,梁木兰拖住我,外面有人弄保障房?

    该死,姜绅马上明白了。

    他狠狠瞪了梁木兰一眼,匆匆赶了出去。

    保障房的建造地方还是原来的位置,现在又是一片废墟。

    还好是晚上倒的,工人都收工了,但是倒下时,碎石砸到路过的行人,伤了两个。

    姜绅赶到没多久,新的住建委方任泰阿敏,分管副市长多玛多吉等人都来了。

    泰阿敏想哭了。

    不带这样的啊,我刚当常委没多久,有人跳楼,害的我常委被拿了,现在刚当了住建委主任,楼又倒了?

    泰阿敏简直悲痛欲绝。

    姜绅站在边上冷着脸,等着报告。

    十分钟不到,住建委工作人员和几个警察一起走了过来。

    通过初步检查来看,像是外力破坏,东侧一层底部支撑墙被打破,导致墙体破碎后,楼上失去支撑从而大楼倒塌。

    也就是说,人为的。

    不过警察们不觉的有人能这么大的力量,能空手打碎墙体,从而导致大楼倒塌。

    “姜市长,我们通过周边调查,附近有人听到‘砰’的一声,好像什么东西打在什么上面,然后就倒了。”

    “大概是晚上七点十五分左右”

    “李书记来了。”众人正在向姜绅汇报。

    又一辆汽车停下,李心楠满脸铁青的走下车。

    “怎么回事,又倒了?”她脸上好像很生气,眼中却是无尽的笑意。

    想必现在她心里幸灾乐祸到要笑出来。

    政府部门出了这种事,政府一把手肯定是责任人,要倒霉。

    上次倒楼的事,因为姜绅刚到青树,所以只处理了住建委主任,这次再倒楼,姜绅也难逃其咎。

    看你姜绅这次怎么办,李心楠正在得意,边上姜绅突然笑了笑。

    “嗯,我叫人敲的。”姜绅道。

    “什么?”全场都叫了起来。

    大家不可思异的看着姜绅。

    泰阿敏先是震惊,接着若有所思。

    “工程质量,差到极点,这是我们答应省里,要建设一流的保障房?李书记你看看,一敲就倒,成何体统---”姜绅一脸的正义凛然。

    “我这也是为将来百姓的生命安全着想,如果盖的是这种保障房,我宁可敲倒了重盖--”

    “姜市长,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知道这一年里,政府花在保障房上多少钱吗?”李心楠尖叫起来。

    好你个姜绅,用这种说辞,就有用了?

    不过她也佩服姜绅,姜绅这么一说,是他故意敲倒的,那上面没法查他了。

    反过来还要表扬他呢。

    尼吗,你狠,姜绅你有种。

    “承建方老板在不在?”李心楠厉声叫了起来。

    “在,李书记,我在。”人群中有人弱弱的举起来。

    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脸色雪白,似乎吓的不轻。

    这人就是承建方,‘青山建筑集团’的老总萨特尔。

    他好像和古力娜有点亲戚关系,接替上次的承建方,负责新保障房的建设。

    “你说,倒底发生什么事?”李心楠想逼问他,她不信是姜绅敲的。

    萨特尔看了下姜绅,连连点头:“是我错,是我不好,监管不利,下面的人偷工减料,造成楼盘质量不好。”

    “今天姜市长说,我这楼盘有点倾斜,大风一吹,可能会倒,我不信,姜市长就说,东侧那边敲几下,保障楼会倒。”

    “然后我们就派人试了下,果然倒了,李书记,你批评我吧,是我监管不好,楼盘没盖好,这次的损失,我一个人承担,愿意接受处罚。”

    萨特尔痛心疾爱,承认错误。

    尼吗,李心楠这一听,这事传到上面,姜绅不但无过,还有功呢。

    这算不算置之死地而后生?

    李心楠突然发现,年轻的姜绅也不容小看。

    “这件事,我们要引起重视,泰阿敏,你也有错,萨特尔,你更是大错,你们以为,一个是部门主任,一个是老板,盖楼就没有你们的事了?”姜绅脸色一沉,开始训人。

    “下面人做不好,你们也难逃其咎,还好这次我发现的早,如果等百姓们住进去之后再出事?这还得了?”

    “是,是--是--我们错了。”泰阿敏和萨特尔拼命点头认错。

    明眼人都看出来,姜绅表明上批评,实则在保护他们。

    什么下面人做不好,姜绅一句话把责任推给下面人,‘下面人’是指那些人?

    李心楠那个怒啊,当然不能轻易放过:“下面人是谁?一定要找出来,保障房建设,关系百姓的生活,我们已经晚了一年,现在推倒重建,又要一年,百姓那边怎么交待,这批害虫之马一定要抓出来。”

    “阿扎西,听到没有,听李书记的指示,你们和住建委配合一下,把偷工减料的人抓起来。”姜绅点名警察局长。

    “是。”

    李心楠还要说什么,姜绅一挥手:“你们两个,到我办公室来,好好检讨。”

    直接就把泰阿敏和萨特尔带走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