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4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十九章 前教皇
    第九百十九章 前教皇

    姜绅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往某处去。

    婴儿奶瓶,尿不湿,手上全是婴儿用品,一边走,一边苦笑。

    吗的,就要当爸爸了。

    老子都没准备好呢。

    不过,话说为什么六个多月了,梁木兰肚子还是这么大?

    六个多月的肚子按常理来说应该很大,不过梁木兰那肚子,不认真看,衣服穿的多的话还不容易看出来。

    要不是他有神念,可以扫到她肚中的宝宝,姜绅都要以为她骗人的。

    不过姜绅也不敢多扫,生怕神念对宝宝有伤害。

    医院有x光,可以扫瞄人体,对宝宝就不好,姜绅这神念,等于是加强版的x光,也不敢乱用。

    “回来了。”等他拎着大包小包回家之后,看到梁木兰,庸懒的躺在沙发上,吃着水果,看见姜绅回来,梁木兰轻笑道。

    边上小寒本来在帮她削水果,看到姜绅回家,连忙小跑过来,先帮姜绅拿了拖鞋,再接过姜绅走的东西。

    “今天去医院检查没有?”姜绅关心的问。梁木兰虽然可恨,宝宝是无辜的,要怪就怪自己。

    “查了,一切正常。”梁木兰又吃起水果,眼光瞄了下姜绅:“你最近,是不是派你的徒弟在找陆顶天?”

    “你怎么知道?”姜绅不动声色的问。

    “你忘了,我能算无遗漏。”梁木兰笑:“让她们别废劲了,陆顶天,国术大成,能不见不闻,觉险而避,根本找不到他,而且,他身上带着我帮他制的符,就算是你的神念也扫不到。”

    “再说,不是我说你,就算找到又怎么样?你的徒弟,未必是陆顶天的对手。”

    “嗯,那你陆顶天出来试试,我不出手,让我徒弟和他打。”

    “切--”梁木兰当然不信,不屑的鄙视了姜绅一下,恐怕陆顶天一出现在你面前,你就直接秒杀了他。

    两人一说话就会起冲突,姜绅也不想和她多说:“你要的东西都买来的,法国进口原装,没什么需要,我要走了。”

    “今天晚上,好像该陪我了,说好二天陪我一次的。”梁木兰缠着姜绅。

    “今晚有个重要会议,不能陪你。”姜绅摇头。

    “晚上还会开?”梁木兰不信。

    “你算算,我要开什么会。”姜绅不动声色的问,你不是很厉害,什么事都能算出来?

    “风水推算,最伤心神,我现在怀了宝宝,轻易不会出手,你确定要我推算?”梁木兰笑道。

    “那算了。”姜绅无语,向外走,走到一半,停下来道。

    “欧洲那边,来了一个什么前教皇的,前天去了西疆省布布拉宫,拜见了我们的活佛大喇嘛,说是促进华西两地的教会交流,然后说明天要到我们青树来,上昆仑山,见见仙家圣地。”

    “这个前教皇,在任时从来没过来华国,现在退休了,跑来看什么仙家圣地,真是麻烦,省民政厅叫我们好好接待,毕竟这是西方教皇级的人物第一次来华。”

    “原来是这样。”梁木兰眼中精光闪过,然后捂着嘴笑:“姜绅,恐怕人家,是来找你的。”

    “找我干什么?我和教会,无怨无仇。”姜绅转身,离开这里。

    走了家门,他的脸色也寒了下来。

    正如梁木兰所说,这个什么前教皇,很可能就是来找自己的。

    不过他聪明,以前教皇的身份来华,享受外国国家领导人b级的待遇,连省里都十分重视。

    他要真是来找我麻烦的,倒不好把他杀死在华国。

    姜绅一路闷闷的想着,回到市里。

    晚上市政府灯火通明,连市委书记李心楠也来了。

    大家一起研究,明天接待的事。

    这次接待太突然,前教皇本来在布布拉宫,突然说明天要来,让青树市都没准备,只好连夜开会。

    “姜市长,自治州刚才来电话,‘利奥教皇’不喜欢人多烦杂,明天,就你和我去迎接,然后与省、州的领导,一起陪他去昆仑山看看。”

    “昆仑山地大物博,你有没有想好带他去那里?”李心楠问姜绅。

    “西疆省也与昆仑山相连,他不在西疆看,跑我们青树来看,自然选离我们近的,就去塔尔斯山脉边上。”

    “那边山高路陡,教皇年岁已高,会不会难走?”李心楠又问。

    “他说看看,又没说要爬,再说,能当教皇的人,体质也差不到那里,放心好了,再说,他自己可以选登不登山。”姜绅说的塔尔斯山脉就是他去遇到梁木兰的地方。

    “嗯。”李心楠也没说什么。

    最近连着两件事没有打击到姜绅,她也收敛了不少。

    会议开的很短,就是研究一下明天怎么走,吃饭在那里,回来休息在那里。

    第二天一大早,姜绅再次来到市政府。

    门口李心楠已经在等他。

    现在才是四月份,天气不冷不热,草原上微有寒风。

    今天李心楠穿的一身小西装,干炼利落,非常惊艳。

    可姜绅看她的眼神,和看到一只猪没两样,余光都不扫她一下的,直接跑到车边。

    “就我们两人?谁开车?”

    “你是男士,当然你开。”李心楠笑。

    “上车。”姜绅二话不说,上了汽车。

    这辆是市政府的国产越野车,性能一般,还有点破旧。

    姜绅开的飞快,别人开一小时的路,他只开半小时。

    一路掠过草原,最后在某条公路过上停车,然后转头看了下身边的李心楠。

    “到了?”李心楠一直纹丝不动,也脸无表情。

    “到了,他们应该十点到,我们等等。”姜绅笑。

    李心楠看了下手表,九点十分,还有五十分钟,然后猛的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哇吼--”李心楠弯腰就吐,狂吐不止。

    “有了?”就在她吐的不停时,身后有人在笑。

    “什么有了?”李心楠回头刚说一句,又弯腰吐了起来。

    “几个月了?”姜绅笑:“你来青树后,好像没看你回过家么?你老公来过?”

    “去死。”李心楠这才反应过来,又羞又怒,勉强站起来痛骂:“你才有了,你怎么开车的,我晕车,呕---”

    “哦--我以为你有了。”姜绅嘻嘻笑,心中那个舒坦啊。

    这个三八来之后,处处找事,不是想弄姜绅的人,就是要搞姜绅,终于有报应了。

    李心楠气的半死,弯腰又吐,几乎把早饭吐光之后,终于站了起来:“有水吗?”可怜西西的问姜绅。

    姜绅储物空间里,多的就是水,不过这时当然拼命摇头:“没有,这大草原里,那来的水。”

    李心楠狠狠瞪了他一眼,回到车上,坐在后面动也不想动。

    大概十点不到,另一辆汽车从另一头开了过来。

    这公路连通玉海和西疆,是草原上最长的公路之一。

    双方汇合之后,相互见面。

    利奥教皇看起来七八十岁的样子,毛胡子都变的雪白,身上穿着一袭大红教服,双目微闭。

    看到姜绅时,才微微睁开双目,然后向姜绅点了点头。

    陪同教皇的,有省佛教协会副会长严会长,省民宗厅副厅长阮副厅长。

    还有教皇的两个随行保镖,一共就四个人。

    果然是喜欢清静的人,这级别就带了两个人,相比之下,省里一位副省长下来,前呼后拥十个人是有的。

    两辆车一起,往塔尔斯山脉去。

    那边要经过驻军,姜绅都在那里住过一夜。

    驻军这次没有迎接他们,因为市政府打过招呼,不经过营房,直接就从营房外面开过。

    中午的时候,两辆车来到塔尔斯山脉下面。

    巍巍昆仑山再次出现在姜绅面前。

    众人下车,随便吃了一点东西,一直没说话的教皇和保镖低声说了几句。

    保镖找阮副厅长。

    教皇说这里不错,想登山,你们华方,有谁陪他?

    这么大年纪还登山?出了事怎么办?李心楠想阻止,但是姜绅一口答应:“我们李书记喜欢爬山,李书记,你陪教皇山上看看吧。”

    “什么?”李心楠差点叫起来,混蛋姜绅,你黑我,我一个娇滴滴的美女书记,你让我爬这么高的山?

    “姜市长你真会开玩笑,爬山当然是你们男人在行,我一个女人家,那里爬的动。”很直接就拒绝了。

    “那我只好勉为其难了。”姜绅笑。

    保镖那边马上和教皇说了几句,最后,教皇从车上下来,向姜绅再次点头,他将和姜绅两人上山。

    “就我们两个?”姜绅看看保镖:“你们不上去?”

    “有你陪着就够了。”利奥教皇会心一笑,第一次和姜绅说话。

    “那走吧。”姜绅当然不怕,挥挥手,带着教皇开始爬山。

    后面李心楠,若有所思的看着姜绅的背影。

    “昆仑山,是你们华国传说中的神仙之山,相当于我们西方神话中的奥林匹斯山,在希腊的神话中,宙斯是最强大的存在,可惜神话归神话,我们也只能耳听,不能眼见。”利奥教皇看上去很老,一边走一边和姜绅说话,走的很快。

    姜绅也不出声,静静的听着。

    “听说,姜先生,你是地球上唯一的神,华国的神,我想知道,在你们华国的神话中,众神们,会和凡人们争权夺利吗?”

    姜绅的眼睛顿时大亮,小老头,你是说我欺负凡人?

    听完这句话的时候,姜绅感觉到老头子身上散发出浓浓的战意。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