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5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二十三章 脑子里装什么
    第九百二十三章 脑子里装什么

    “你轻一点---”李心楠想到姜绅刚才粗鲁的撕自己衣服,正要提醒他。

    “哧”姜绅把裙子一把撕开,差点连她里面的丁字都撕掉。

    这下她的屁股完全露在外面,微风吹过,一片冰凉。

    “你--”李心楠羞的头都抬不起来,只好埋在手臂下。

    “一会就好。”姜绅装的正人君子一般,伸出手来放在她屁股上面,然后运转神通,取那粒子弹。

    要说这时,他可以找机会摸几把了,不过现在实在没心情。

    扑,一会功夫,子弹出来了。

    李心楠也同时感觉到身体刹那间舒服了很多,整个人好像精神不少。

    刚才这一会功夫,她可出了不少血,后面一个月也未必补的回来。

    只是,她坐正身子后一看。

    自己现在比古代的乞丐都夸张。

    上面衣服被姜绅撕破,只有内衣,下面被姜绅撕掉,半只裙子挂在腰间,黑丝袜更是到处是洞。

    整个一个流浪乞讨装。

    “怎么办,我们怎么回去?”李心楠觉的双手都不够用,捂住上面,捂不住下面,捂住下面,又怕姜绅看她上面。

    “别捂了,我全看过了,还捂个屁。”姜绅笑道。

    “流氓,姜绅,我警靠你,今天你杀教皇的事,我可以不说,你帮我治伤的事,回去也不要说,我可是有老公的。”

    “神经病,我老婆好几个呢。”姜绅又道。

    “流氓,王八蛋。”李心楠想拣地上的石头砸姜绅,不过扬了扬手,最后还是没砸。

    这时姜绅也在想怎么回去。

    走回去?

    带着李心楠这拖油瓶,不知走多久。

    打电话叫驻军来接又不好,李心楠这样子,怎么接?而且手机也没信号。要自己往前面去点,有了信号才好打。

    “你在这里坐会,我到前面去,前面手机有信号,我打个电话,让人来接我们。”

    “你别走。”李心楠脸露害怕之色:“别把我一个人丢这里。”

    大草原上,有狼有熊的,她那敢一个人呆在这。

    “那你跟我一起走啊,最少要往前十里路才有信号。”

    李心楠没办法,只好站了起来。

    两一前一后往回来的路走。

    这时已经接近下午三点多,李心楠在这季节,穿这么点衣服,自然有点冷。

    前面她不意思开口,连做了好几个暗示,姜绅没有反应,终于急了。

    “你是不是男人,衣服给我穿。”李心楠怒道。

    “你又不是我女人,凭什么给你穿?你看你身上,又血又是泥的,我这衣服两千多块钱一件呢,还是我女人买的,我才不。”

    “---你--”李心楠几乎气晕,心中不停的诅咒姜绅。

    不过草原上这季节还真是有点冷,姜绅看她没走一会,身子就冻成一团,也有点看不下去,只好把衣服脱下,披在她身上。

    算你有良心,李心楠白了他一眼。

    两人继续往前走。

    走了大概不到一里路,李心楠又忍不住了:“你为什么杀教皇?这是惊天大事,欧洲那边查起来,京城都要找你麻烦。”

    “没事,我保证欧洲不查这事,国内也不会查我。”姜绅不以为然。

    又不是在任的教皇,前教皇嘛,而且,他明显有备而来,知道可能死在这里。

    这斯胆子也真大,敢到内地来找我,回去,我是不是该去趟欧洲?找教会的人谈谈以德服人的事?

    “姜绅你这样的本事,何必还做什么市长?还砸我老爸,有意思吗你?”李心楠道。

    “我想做什么关你什么事?”姜绅冷笑:“是你爸先惹的我,不砸他砸谁。”

    “---”你就不能好好说话,李心楠很无语。

    “上次的房子是不是你搞倒的?”李心楠再问。

    “我还问,是不是你叫人搞倒的,然后害我。”

    “放屁,我李心楠不会做这种事。”

    两一路说话,一路往前走。

    足足走了近二个小时,走到九里路的时候,手机终于有信号了。

    “喂,小胡,你开车来接我们一下,嗯,对,上次我和几位美女打猎这边,不要惊动当地驻军,饶过他们的营房,我在九点钟位置,你到了,我会再打你电话。”

    电话打完,姜绅往地上一坐:“休息一会吧,小胡从市里开过来,要好几小时,晚上才会到。”

    “就在这里休息?”李心楠看看四周茫茫的草原。

    “那我们往前走,去驻军?”姜绅没好气的。

    “不要。”李心楠马上摇头,这样子被驻军看到,不知道自己和姜绅发生了什么。

    而且她身上,又是血又是泥的,很容易让人联想一片的。

    要说李心楠也倒霉,怕什么来什么。

    和姜绅坐在地上休息不到一小时,一辆越野车开过草原。

    “军车。”李心楠先是大喜,接着大惊,连忙想往地上爬着,不让他们看见。

    不过这时,军车上的人好像看见他们了,直接往这边开过来。

    “别躲了,他们看到我们了。”姜绅暗暗好笑,这个李心楠也真倒霉。

    “别说我是市委书记。”李心楠在姜绅身后暗暗叫道。

    要是来的小兵,班长排长的,未必见过李心楠,可以忽悠过去的。

    不过她太倒霉了,汽车在两人面前十米处停下。

    “哈哈,姜市长---怎么到这里来打猎,也不和我说下。”驻军刘营长从车上跳了下来。

    “刘营长,你怎么知道我们在?”

    “哈哈,我手下人告诉我,两辆车饶过我驻军深入草原,我们联系了市政府,知道是你和李书记陪客人来的,后来看到省厅的人回去了,等了半天,没等到你们的车--”

    “咦,这不是李书记么,你怎么---”刘营长越走越近,李心楠躲也躲不过。

    他最后一看,我了个去。

    这是打野战吗?

    外面说姜市长李书记水火不容,是死对头啊?

    两人现在打野战打成这样?

    还有轻微虐待?

    李心楠身上,红的黑的,血泥交加,要说她受伤了,偏偏气色很好。

    衣服破碎,裙子破碎,丝袜破碎。

    初看像是战场上回来的,再看看她气色很好,满脸通红,刘营长顿时就明白了。

    原来外面的传闻是假像,两人到草原里来野战了。

    不过这野战太真实了,打成这样,不容易。

    姜绅一看,称机落井下石:“刘营长,你别误会,李书记摔了一跤。”

    “我懂,我懂,我什么也没看见,哈哈哈,走吧,上车,我送你们回去。”刘营长哈哈大笑。

    “你想什么呢,我们真的没什么。”李书记急了。

    刘营长这话,明显是一幅,我懂了的表情。

    “好啊。”姜绅要上车。

    “你不是叫了车么,我们在这等等就行。”李心楠不肯上车,她这样子,被刘营长看到,已羞的不得了,再进了军营还得了。

    “行,行,行,你们等吧,我先走了,姜市长,李书记,我真的什么也没看到,哈哈哈。你们继续,我先走。”刘营大笑着转身,心中想着,这李书记,老公不在,很寂寞啊,还想和姜绅继续野战几次?

    “喂,老刘,你别乱说,我们真的是清白的。”姜绅追着刘营叫,还挤眉弄眼的。

    刘营长心中有数,挥着手:“别装了,我懂就行了,哈哈,姜市长,你们继续啊,我们回去了。”

    飞快上车,开着走了。

    “这个刘营长,脑子里面想的什么?”李心楠那个怒啊。

    大概数小时后,天色已经黑下来,胡巧才开着路虎赶到这里。

    一看李心楠那样子,胡巧又微微愣了下。

    “小胡,别瞎想,不是那样的。”姜绅又装了。

    “哦,我什么也没看风了。”胡巧转过头。

    你不说话会死吗?李心楠想骂姜绅了,你越描越黑啊。

    两人回到市里,已经是晚上近十一点,姜绅让胡巧直接送李心楠回家。

    一路上都是偷偷摸摸,生怕被别人看到。

    第二天,心神疲惫的李心楠刚走到办公室外面,就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

    “劲暴,劲暴,听说了吗?美女书记,昨天野战市长。”

    “小何,你听谁说的?”

    “市里传遍了,昨天晚上就有新闻了。”

    “---”李心楠那个气啊。

    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从第二天起,各个版本在青树市官场流传。

    有的说李心楠老公不在,寂寞的很,和姜绅在草原上野战,衣服全撕碎了。

    还有的说,李心楠其实是处的,和老公面和心不和,第一次就和姜绅在草原上进行了,鲜血全身都是,非常激烈。

    还有的说,李心楠喜欢被虐,喜欢主仆,在草原上,给姜绅跪了。

    总之各种版本,说的活动活现,好像有人亲眼看到一样。

    李心楠听到之后,气的胸中一口口的血往上涌,差点就想找到姜绅办公室去骂。

    不过她也不能去啊,现在这情况,再跑去姜绅办公室,不知别人怎么想。

    而且,这事也不知道是谁传的,不一定怪姜绅。

    她在郁闷,姜绅在得意。

    一转眼,就到了五月一日。

    天气慢慢热了,梁木兰的肚子也越见越大。

    这天姜绅正在办公室里,想着假期要去那里,突然温依依没敲门就冲了进来。

    “老板,有人找你。”

    “慌什么?”姜绅看着温依依满脸慌张:“鬼子进村了?这什么表情。”

    “不是鬼子,李书记的爱人。”

    “---”姜绅呆在那里。

    没等他有反应,砰,大门被人重重推开,一个高个瘦瘦的中年男子冲了进来。

    “小温,你先出去,把门关上。”姜绅反应过来。

    “哦。”温依依连忙出去,关门。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