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5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二十四章 离婚
    第九百二十四章 离婚

    “关什么门?”这个男人,就是李心楠的老公,省国电公司的卞永辉,此时勃然大怒:“有什么事,要偷偷摸摸说,不能见人吗?你姜绅做事,是不是都是偷偷摸摸?”

    “卞处,卞处,消消气,坐,你这是有什么事?”姜绅嘻皮笑脸的,心中那个狂喜啊,李心楠,让你搞我,我让你全家不安生。

    “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清楚,姜绅,你今天不给我一个交待,我就不走了。”卞永辉往姜绅办公室一坐,咬牙切齿的恨。

    “我交待什么?我没做过什么啊?”姜绅顿了顿:“卞处,你不是说上次,我和李书记出去的事?我们在草原上迷路了,真的,什么也没做。”

    姜绅耸耸肩,不过他的话,越描越黑。

    尼吗,卞永辉差点跳起来,我都没问你什么事,你自己说在草原上了。

    “你个混蛋,玩弄人妻--”卞永辉直接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眼光一扫,拿起边上的一个烟灰缸砸向姜绅。

    要说平时,换成其他人,姜绅一脚就把他踢飞了。

    不过他也会装啊,惨叫着往边上躲。

    当,烟灰缸砸碎了他办公室一块窗户上的玻璃。

    姜绅这又叫又让的,在卞永辉看来,就是心虚的表现。

    都说你姜绅很凶猛,我砸你,你都不敢还手?你不是心虚是什么?

    玩我老婆?我让你做不成市长,我把事情,往死里闹。卞永辉气疯了。

    又抓起边上一个茶杯追过去。

    “卞处长,冷静,冷静,听我解释---”姜绅一边躲,一边叫。

    “我听你解释个毛,你这个官场败类,玩弄别人的妻子,我和你拼了。”卞永辉追着姜绅就打。

    两人一个跑,一个追,在姜绅的办公室里转来转去。

    这里吵成这样,外面也早翻了天。

    温依依一看没办法,又不好冲进来,只能打了个电话给李心楠。

    “什么?我老公在姜绅办公室?”李心楠听到,死的心都有了。

    她倒是不想进姜绅办公室,现在也没办法了。

    不到三分钟就冲了过来。

    温依依一看她脸色铁青,也暗暗好笑,只好用手指了指里面,小声道:“在里面打呢。”

    “当”“轰”里面各种声响不断。

    李心楠听了也急,姜绅连子弹都接的住,老公那里打的过他。

    连忙想冲进去。

    没等他冲进去。

    “啊呀”大门抢先开了,姜绅噔噔噔连退几步后,一屁股狼狈的坐在上。

    四周济了几十名市政府的各部门干部,同时吓了一跳。

    我们强大的姜老板,被人打地上去了?

    嗯,一定心虚,不敢还手。

    大家想法和卞永辉一样。

    “你们干嘛,没事干。”姜绅一扭头,看到外面挤这么多人,装做大怒的样子。

    众人连忙做鸟兽散,只有这个办公室的人敢留下来。

    大家再看姜绅,头发焕散,脸色慌张,脸上好像被人抓出红痕,明显吃了大亏的样子。

    “头,你没事吧。”温依依小心的问。

    “我没事,咦,李书记,你也来了。”

    姜绅语音刚落,里面又冲出一个人。

    卞永辉手上拿着一个健盘,挥着电脑健盘追了过来:“你个流氓,老子打死你。”

    “疯够了没有。”李心楠气晕了。

    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老公这么不相信自己,还追到市政府来,你知道吗,这样不但害了姜绅,连我也要连累。

    “走开啊,不然连你也打,你要护着这个混蛋是不是?”卞永辉也疯了,想到自己曼妙的妻子,在别人的胯下呻吟,而且据说还有受虐倾向,自己都没享受到,你说能不气吗。

    “你疯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回去说。”李心楠上去劝他。

    “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姜绅这流氓,没资格当市长,我要打电话给省里,免掉他。”卞永辉继续冲上来,一边说一边挥键盘。

    “冷静,卞处长,我们真的没什么,你冷静点听我说---”姜绅继续装,一边躲,一边往李心楠身后蹭。

    李心楠也想挡着,情不自禁就拦在姜绅面前。

    卞永辉连打几下,被李心楠挡着,最后终于忍不住了。

    “好,好,心楠,你今天就要护着他是吗?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让不让开?”

    “我也最后说次,你冷静下来,卞永辉,你吃了什么药,脑子坏了吗?”李心楠怒不可遏。

    “你说什么,你们两在外面野战,说我不够冷静,换成是我,你能冷静吗?”卞永辉破口大叫。

    “叭”他话音刚落,脸上就被李心楠打了一个耳光。

    一向以女强人,坚强性格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李心楠哭了:“混蛋,你当我是什么人?呜呜呜”李书记泪流满面。

    卞永辉在众人面前说出野战,深深的伤了李心楠的心。

    但李心楠这个巴掌,也完全出乎卞永辉的意外。

    他呆呆站在那里,捂着自己的脸,足足数秒后,咬着牙:“好,好,你为了他,竟然打我一个耳光,好---李心楠,你够绝---”

    卞永辉挥起键盘,叭的一下砸在地上,狠狠的瞪了姜绅一眼后,大步而去。

    “李书记--”姜绅装腔作势要去安慰。

    “走开,别碰我--”李心楠跺着脚,猛的推开姜绅,转身追了出去。

    “哎”姜绅满脸的痛苦,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心中那个兴奋啊,活该你们夫妻,李心楠,叫你惹我。

    “头,这样不好吧。”温依依这时弱弱的在边上小声提醒他。

    “什么不好?我又没做什么?”姜绅真的没做什么,也没叫人去宣传,不过,话说,这到底谁到处宣传的?我得感谢他一下。

    这事的影响还很大。

    市委市政府的一把手们搞的不清不楚,省里震动,州里震动。

    于是上面就研究了,这两人里面,一定要动一个啊。

    不调走一个,以后越来越乱啊。

    像话吗?下面人看了会怎么想。

    但是,调谁走呢?

    田老大指望姜绅搞好青树,当然不同意调姜绅走。

    可另一边,姜丰民和汪潜、李一白留下的人等人联手,实也不小,李心楠这书记没做几天呢,怎么能调走。

    双方都不肯走,姜丰民其实另有想法,让两人在一起才好,多搞点乱七八糟的事,等到发生大事了,直接免了他。

    最后有人提出来,也不一定调走,两人存心在一起,就算一个国内一个国外,还是会偷偷约会的。

    两人不想在一起,天天睡一个床上,也是同床异梦。

    姜绅和李心楠不是没承认两人之间的事吗,也没证据啊。

    总不能人家家属一闹,就调走,那别人到省里闹,我们也要调走吗?

    对,最后双方一看,还是别调了,等着看吧。

    有人相信姜绅,有人是还想等着看更大的笑话。

    结果闹了半天,姜绅并没有调走。

    这消息传出来,有人不服了。

    谁不服?

    卞永辉呗。

    老婆被姜绅玩了,姜绅竟然没事?

    不说把姜绅免掉,起码调走啊?

    于是就找到省里。

    省里一听,你得有证据啊,你有证据,证明他两人通坚,不用说,马上免职,开除公职,但是现在你只是听传言,没证据是不?

    就凭传言,我们要处理一个干部,这全国一年到头要处理多少干部?

    别人还传言你是处的呢,能信吗?

    要证据?卞永辉想了想,转身走了,然后找了一个私家侦探,给我查,跟踪姜绅和李心楠,查出来证据,我重赏。

    私家侦探那里搞的过姜绅,一跟踪姜绅就知道。

    只好通知李心楠,你老公派人二十四小时跟着我,我很难受啊。

    李心楠大怒,打电话给卞永辉,你闹够了没有,我差点被你搞的调走,我这么多年,熬到书记容易吗?

    “你野战的时候,想过我当你老公容易吗?”

    “你神经病,我说了没有。”

    两人自然又是大吵一顿。

    现在两人只要一说话就要吵架,尤其这卞永辉,嘴巴很贱,什么话都骂的出口,把老婆骂的一文不值。

    到了这时,李心楠终于看清这老公了。

    当然怎么瞎了眼嫁给你,一时冲动,说了这句。

    好,你终于说出真心话了,我们离婚。

    离就离。

    两人都冲动。

    李心楠也想过,这样下去,没事也被他搞出事,离了婚,别说我没和姜绅有什么,就算有什么,一个没婚,一个没嫁,也没关系了。

    离吧。

    六月份的时候,两夫妻宣布离婚。

    真离了?姜绅听到这消息,哭笑不得,哥们没想过玩这么大啊。

    他那时只想两夫妻难受一下,然后找个机会和卞处长解释一番,没想到这卞处长性情中人,不由分说,说离就离了。

    不过想想,以前李心楠老板在这里当省长,现在省长走了,卞处长当然什么都不怕了。

    要说这卞处长,还是很有能力的。

    六月初离的婚,六月中旬,卞处长又结婚了,新娘虽然没有李心楠这么漂亮,但也不差,而且比李心楠年轻六岁,真正的小姑娘家。

    李心楠听到这消息,气的在家差点一口血当场晕死。

    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

    眼看着梁木兰肚子越来越大,姜绅不知是喜是愁。

    要当爸了,我他吗马上要当爸了。

    九个月的肚子非常明显。

    姜绅偶而神念一扫,里面宝宝的模样都看的清清楚楚。

    不过为什么医院检查,还没说预产期呢?

    这天姜绅下班回来,很奇怪的问梁木兰。

    “急什么,我这宝宝,起码二十个月才生,医院的检查不算数。”

    “我晕。”姜绅晕死,别人十月怀胎,你这什么情况?生哪吒呢。

    你姜绅是一般人吗?你是神仙,神仙生的儿子,当然与从不同,二十个月都算早的,还可能三十个月。

    我草,姜绅听的晕死。

    现在当姑奶奶一样供着梁木兰,三个月都受不了,供三十个月,疯了不可。

    你不喜欢?不喜欢的话,我走,我到m国,我到法国去休养,反正到那都能生。

    别,姜绅那里肯放她走。

    儿子万一落在别人手上,又要被书友们说软弱了。

    好吧,二十个月就二十个月,你慢慢调养,慢慢生,姜绅十分无奈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