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5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二十五章 纳格尔
    第九百二十五章 纳格尔

    场景再换到草原中。

    一个多月前,姜绅和利奥教皇决战的地方。

    山上依然如故,一切好像没什么改变。

    下午六点多的时候,天空还有烈日,一个身影慢慢的从山下往上而来。

    六月底七月初的白天很长,到了七点多天色才黑。

    这个人看起来四十多岁,身后背了一个草蒌,头上扎着毛巾,看起来像当地的牧民,不过他的打扮,和古代采药师父一样。

    这座山本来很高,一般人从山底爬到山顶最少要两个小时以上,不过他健步如飞,好像常年在山上走习惯了。

    不到半小时,就爬到了山顶。

    然后就见他从后面草蒌里伸手一抄,摸出一块星盘看了看。

    “是这里了,没错,没错。”他收起星盘,四下走了走,山顶很普通,完全看不出曾经姜绅和利奥决教过。

    “怎么会这样,明明有惊天动地的大战的?”他喃喃自语。

    “纳格尔师父,找你找的好辛苦---”他话音刚落,身后不远处有人轻轻一笑。

    “谁?”他猛的转头,看到一块巨石后面,走出一个很阳光的少年。

    “姜谦?”这个当地人,原来就是侍候陆神仙十六年的纳格尔。

    他认得姜谦,当初被李布衣带去,送到陆神仙处治病的少年。

    “纳格尔师父,找你真的好难,要不是我请利奥教皇出手,在这里与姜绅大仗,你肯定不会来的。”姜谦说的话,让纳格尔大吃一惊。

    “原来是你的人和姜绅在斗,打的惊天动地,我在几百里外都感应到了。”他万万没想到,利奥越洋千万找姜绅到这里决战,只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

    “我找不到你,只有求助教会,教会也正好想找姜绅报仇,于是派了利奥教皇,这一战惊天动地,我知道你一定会看到,没想到,在这里等了一个多月,才等到你---”

    纳格尔苦笑,我就是怕有人找我,所以等了一个多月才来,没想到,你隐藏在这,看来李布衣的功夫,你也学了不少。

    “说实话,我就是陆神仙的佣人,仆人,姜公子,你找我干什么,没什么事,我先走了。”纳格尔转身要走。

    “纳格尔。”姜谦叫住他:“我背上这副图,你认识吧,陆神仙留下的。”他转身,脱掉衣服。

    “紫气东来,六相星移,我当然认识。”纳格尔也真学了不少:“传说每一个大人物的去世,都代表了天上的一颗星辰,这幅‘六相星移’可以聚齐六位大人物的精气,斗转星移,变化星辰,引起宇宙中的星辰变化,让无数里的星空,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这是陆神仙的绝学,天上地下,唯有一家。”

    “帮我吧,梁木兰不肯出手,只有你会,我知道,陆神仙轻易不传授,但是对你和梁木兰都情有独钟--”姜谦向纳格尔轻轻一拜。

    “别这样。”纳格尔往边上一让:“姜公子,我只是个仆人,你还是找梁小姐吧,我只会侍候人,不会什么星相卦术,我现在,每天爬爬山,采采药,日子很舒服。”

    “纳格尔,你躲不过的。”姜谦摇头:“你去过溧山,改变当地的风水,引来地震,等于向姜绅出过手,虽然你躲起来,将来姜绅知道,一样会找你。”

    “不如和我一起,先发制人,杀死姜绅。”

    原来当初有两个人去溧山布阵,其中一个就是这纳格尔。

    “姜公子。”纳格尔摇头:“我实话和你说吧,别说我没这个本事,就算有也不会出手。”

    “陆神仙传授这阵图的时候,本来和李布衣李师父说了,叫他先不要告诉你,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知道。”

    “这阵图,能引来外太空的神秘高手,对地球未必是件好事,我不想做出祸害地球的事情,遗憾一生。”

    “姜绅就不是祸害地球?他无法无天,视法律于无物,随意杀人,视人命如草芥,在越南,越flb,他杀死多少人?把百姓的生命当什么?”

    “纳格尔,你也是一心修道的人,要尊重每一个生命,就算不是我们华国的,那也是生命,好,就说华国的,姜绅前后杀了多少人?你说?连你师父,陆神仙,也因他而死。”

    “够了。”纳格尔大怒,打断了姜谦的话:“你不要为了个人私仇,说的这么好听。”

    “陆神仙也是被你们害死的,要不是你和李布衣找上门,陆神仙起码能再活二十年,为了替你扭转生命,转死为生,耗尽了他的心血,所以才这么早离开。”

    “姜绅是好是坏,自有后人评说,别的不说,他在溧山、青树,当官一任,造福一方,我纳格尔决绝不会把他当成敌人。”

    “当初我去溧山,是听陆神仙之命试探他的为人。”

    “他没有为了政绩说慌,硬是提醒百姓地震,证明他是个好官。”

    “他将来要找我报仇,我等着就是,我不信姜绅会是这种人,你要对付姜绅,自己去找梁木兰小姐,我实在是没兴趣,对不起---”

    纳格尔说完,转身就走。

    “站住--”卡,姜谦手心一动,从腰后摸出一把枪来。

    “即然这样,多说无用,纳格尔,把封罡阵要交出来,我自己学习其中的六相星移术,自己发动。”

    “你--”纳格尔没想到姜谦会动枪。

    “姜谦,你想过没有,如果从外太空招来凶残极恶的人物,对你,对我,对地球上亿万百姓来说,很可能就是一种灾难。”

    “哼,那有这么多灾难,我招的人,是姜绅的敌人,只有对姜绅有敌意的人才会赶到这里,杀的是姜绅,与我们何关。”

    “未必的,斗转星移,星空变化,茫茫宇宙中,很多神秘可怕的东西都会惊动,你为了一已之私,这样做值得吗?”

    “我不管,我只要姜绅死,我之所以活着,我存在的目的,就是要姜绅死,那怕地球毁灭,我也要姜绅死。”姜谦举着枪,眼中闪过一丝狰狞。

    “哎”纳格尔长叹:“陆神仙一生算无遗漏,从来没有做错过事,只有在姜绅这件事,他死的时候是后悔的。”

    纳格尔服侍陆神仙十六年,自然明白陆神仙的心意。

    陆神仙并不想对付姜绅,但是,他还是好胜。

    他一生算无遗漏,所向无敌,遇到姜绅之后,心中也惊叹姜绅的神通和本事。

    可惜他没机会再和姜绅过招,只有看看自己这阵图,能不能胜过姜绅。

    他一时好胜,传下六相星移,死的时候,其实有点后悔,如果姜绅是好人,自己会不会杀错了人?

    “你不是我对手,姜公子,你回去吧,以后不要再找我。”纳格尔转身而去。

    “站住,你以为我不敢开枪?”姜谦大怒,看着纳格尔要走,抬起手来对着纳格尔的脚部就是一枪。

    砰,枪声一响,他感觉到眼前人影一晃。

    接着手腕剧痛。

    “啊--”再抬头,看到枪已经到了纳格尔的手上。

    纳格尔拿着枪,用力一捏。

    卡察,虽然没有当初姜绅握铁成泥那样夸张,也是直接在他手上化成一堆废墟。

    “除了姜绅和陆顶天,还有梁木兰,这个世界,我不怕任何人。”纳格尔大笑,扔掉手中的废铁。

    “好,纳格尔师父,是你逼我的,即然你不肯帮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姜谦猛的一个转身,飞速跑向山边,想也没想,纵身一跃,就要从千米高的山上跳下去。

    “不要--”纳格尔心存善念,一看之下,大惊失色,嗖,一步飞纵,人如流星,半空中一把抱住姜谦。

    不过他并不是真正的神仙,两人依然往下坠落。

    “站稳了,喝。”纳格尔吐气厉喝,把姜谦往山上一推。

    姜谦的身影像石头一样被他扔回山顶。

    “纳格尔师父,纳格尔师父,你没事吧。”姜谦哭着跑到山边。

    只见纳格尔还往下坠,人在空中,猛一挥手。

    刷,空中白光一闪,崩的一下,好像有东西被他砸在山崖壁上。

    然后砰的一声,整个人被停了下来,重重的摔到墙壁上。

    危险时刻,他甩出了腰带,腰带头像钻头一样砸进石头中,他抓着腰带,停下了下坠的身影。

    这时他离山顶,已经接近二百多米,一会功夫,摔下去这么远,再晚一会,就要被活活摔死。

    “快上来,纳格尔师父---我对不起你---快上来--”姜谦在上面哭着叫着。

    “让开。”纳格尔休息一下,抓着崖壁,轻轻一跃,嗖嗖嗖,一步步往山顶而去。

    “抓住,我拉你上来。”姜谦看他马上要到山顶,不知从那里摸出一出一根绳子,扔了下来。

    纳格尔此时也有点力不从心。

    他国术有成,但是远远不如陆顶天,全身力量,在下坠中,把姜谦扔上来时,用了九成。

    还有一成被他从二百多米的悬崖下飞上来,已经非常辛苦。

    看见姜谦扔过来,条件反射一抓。

    姜谦在上面猛一用力,纳格尔借着这一拉之力,嗖,重新回到山顶。

    “谢谢你姜谦。”纳格尔向他点点头。

    “纳格尔,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帮我?”姜谦再问,同时向后猛的一退,退出去好几步后,往地上一趴。

    “你--”纳格尔突然感觉到不对劲,低头一看,自己手上抓的绳子,头上绑着一个方方的东西。

    “轰”场中直接爆炸。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