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6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二十九章 见到陆顶天
    第九百二十九章 见到陆顶天

    就在严厉离开的同时,上沪的某处,也出现两个身影。

    一男一女,男的英俊,女的漂亮,像电视中的金童玉女。

    不过这个女的,大概不习惯身上的衣服,一边走一边在拉。

    “姜大哥,你们这衣服,我真不习惯,我还是喜欢在山里面的---”

    “哇,上沪的房子真的好高啊?有的比我看到山都要高?”

    “我这是第一次离开山里,原来这就是大城市?”

    “阿琪朵,你连电视都没有看到过?”姜谦笑的像个阳光大男孩。

    他身边的美女,就是纳格尔的女儿,阿琪朵,草原上最美丽的鲜花。

    “我十岁就跟着阿爸进了山里,大部份时间都在草原和山中---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山里,第一次到大城市--阿爸说,外面都是坏人,不让我出去。”

    “姜大哥,我觉的你就是好人,是我见过最好的人。”阿琪朵说完,脸色通红,低下头去。

    过了一会,又悄悄抬起头用余光看了看姜谦。

    真帅,姜大师真的好帅。

    她的心像小兔子一样砰砰的跳着。

    别说她在山里没有见过什么男人,就是见过,姜谦这长相,也是明星一样的帅气,足够对这种少女形成强大的杀伤力。

    “你阿爸也是好人,我在陆神仙那里养病的时候,你的阿爸也帮过我,可惜,好人没好报,姜绅这种大恶魔却逍遥法外,我恨,我恨我自己,不能杀了他,为你阿爸报仇---”

    姜谦咬着牙,眼中泪水模糊,一拳打在边上的路灯杆上。

    “别这样姜大哥。”阿琪朵抓住姜谦的手,心痛的要哭了。

    “坏人一定会遭到报应,只要我们找到严叔叔,就能拿到你要的书,到时,就能为我阿爸报仇,让姜绅这坏人,罪有应得--”

    “严大叔什么时候到?他有和你说吗?”

    “我听阿爸说,两人约好了,周五中午十一点在东方珠明塔下见面。”

    原来纳格尔去那里的时候,身上没带封罡阵要,把封罡阵要放在严厉那里,然后约好,回来再取。

    想必他也怕自己去了有事,留了一手,果然是一去不返。

    “今天周三,还有两天啊,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吧。”姜谦伸手,牵住阿琪朵的小手。

    阿琪朵脸色大红,甩了一下没甩掉,羞答答的低着头,咬着小嘴唇。

    “走,”姜谦心中大为得意,牵着她的手往前而去。

    不过这时,他心中也在盘旋。

    骗过阿琪朵容易,见到那姓严的,肯定不容易骗过他,怎么才能拿到封罡阵要。

    “阿琪朵,严大叔的名字你知道吗?”

    “好像叫严厉?不过我不知道什么力,我上的学少,都是我阿爸教我的。”

    “严厉?严力?严利?上沪有多少个严力?我一定要把他们找出来。”

    严厉到了上沪,肯定要住下,只要用了身份证,就能查出来。

    严厉去那了?

    严厉从灵堂出来之后,叫了一部出租车,飞快消失在大路上。

    坐了半个多小时后,来到蓝浦江边。

    这是正是当午,七月的太阳又大,人不算多。

    他一个人在江边走了有十分钟,突然身上手机响了。

    “喂,陆师父。”打给严厉的,果然是陆顶天。

    “你听好了,你被人跟踪,可能是姜绅的人,我不能出来和你见面。”

    “什么?”严厉意外了一下:“那封罡阵要怎么办?你不是要借过去看一下?”

    “我现在不能出现,姜绅这人有异能,我一出现,被他锁定,就不好跑了,”

    “周五纳格尔就要来了,按照约定,周五我要把封罡阵要还给纳格尔,还有两天时间,你确定不出面?”

    “他可能有神念在你身上,你的眼等于是他的眼,我一出现,就会被看到,现在我们说的话,他都能听到。”

    “什么?这么神奇?”严厉听到这里,也是脸色大变。

    “你现在去路登街十八号‘灵玉堂’,到了我再打电话你。”叭,电话挂了。

    严厉一听,连忙转身。

    “路登街十八号‘灵玉堂’在什么位置?”青树市里,姜绅打电话给张帆。

    “路登街?上沪没这街道啊?肯定是小街,胡同里面的,灵玉堂更是听都没听过。”

    “拷,快帮我找出来。”姜绅大急。

    他只要知道位置,几秒钟内就能从青树赶到现场。

    陆顶天说的没错,他前不久去了上沪,躺在灵堂附近,已经扔了一丝神念在严厉身上。

    如果他们见面的地方是东方珠明这种标准性建筑,他几秒钟就能赶过去。

    但是现在,什么路登街十八号‘灵玉堂’,姜绅听都没听过,地图上都找不到。

    而且别说地图,gps都定位不到。

    这是老街区,一定是上沪很老的街区?

    姜绅电话还没打完,人已经到了上沪,但是神念扫过去,要从上沪这么大的地方找出一条街条,不是找不出,是很费时间。

    给他几小时安安静静站在原地,用神念扫遍上沪,肯定能找出来,可他没有这么多的时间等。

    陆顶天叫他去灵玉堂,那里肯定有办法对付自己的神念。

    不能等,要跟着。

    嗖,姜绅隐身,几步飞行,马上就锁定了严厉。

    严厉身上有他的神念,姜绅一找就找到了。

    他坐在出租车上,飞速向一个地方而去。

    “司机麻烦你快点,我加钱。”严厉扔出一叠钱,一万块现金。

    司机看了一眼,尼吗,拼了,哥们今天红灯也可以替你闯一个,汽车开的飞快,差点真闯了红灯。

    姜绅也不急,隐身站在出租车的上面。

    现在,他就跟着严厉,等着严厉和陆顶天见面。

    出租车开着开着离市区越来越远,果然是在一个老城区,那里全是七十年代的旧房子,好多地方都在拆迁之中。

    街道像是过去的胡同弄里,又狭又小。

    出租车狂开到一条街道之后,猛一个急刹。

    姜绅神念一扫,拐角处,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店铺盘踞在那里。

    “灵玉堂”看起来,像是个卖古玩的店。

    “谢谢你啊师傅。”严厉下车就狂奔,一路跑一路回头,好像生怕姜绅在自己背后出现。

    姜绅隐着身,跟在他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冲进灵玉堂。

    里面一片寂静,光线暗淡,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陆顶天,陆公子。”严厉左右看看。

    姜绅隐身在他身后,神念徐徐的往四面扫去。

    方园几百米,没有陆顶天这个人,但是姜绅能感应到,他一定在附近。

    他用某种方法掩盖了自己的气息,所以姜绅除非眼睛看到,神念是扫不到他。

    很可能有就在这房间中。

    要不要用烈日悬空剑,把这里一指点成废墟。

    姜绅要是心狠一点,猛的发力,把方园一里夷成平地,陆顶天肯定要死在其中。

    不过这旧小区住着很多外地人和本地人,他又不是真的纳兰不败,那里下的得了手。

    姜绅还在想着怎么找出陆顶天。

    突然离他不到一米的严厉往前一步之后,整个人就瞬息消失了。

    在他眼皮底下,严厉消失不见。

    两人相距,不到一米。

    拷,有阵图?姜绅马上就知道房间里被摆了阵。

    他想也没想,猛一挥手。

    砰,一掌拍在正前方。

    哗啦,整座灵玉堂在瞬息崩溃,倒塌。

    这掌拍完,姜绅也现身了。

    “姜绅”此时姜绅身后有人惊呼,大概没想到姜绅会隐身。

    姜绅头也没回,反手一击。

    “轰隆”又是一座房子夷为平地。

    嗖,房子倒塌声中,一道人影已经抢先一步闪到一边。

    “我就知道你在附近。”陆顶天沉声道。

    他可以觉险而避,姜绅为杀他而来,他是能感受到这种危机的,只是看不到姜绅而已。

    双方都是知道对方在附近,都找不到对方。

    但是现在,姜绅一掌夷平灵玉堂,陆顶天也被逼现身。

    “陆顶天?”姜绅看到他,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我念你国术练之不易,又杀过日本人,不想杀你,但是你一次次的挑战我。

    姜绅好不容易能用眼睛看到他,这下是死死的锁定,无论如何要杀了他。

    “死。”姜绅凌空一抓,五指崩发。

    “轰隆”陆顶天就觉的的头顶一声巨响,好像一座高山崩天而立,身后像黑洞一样涌起一种狂潮的力量。

    他有预感,换成严厉,被这一抓,五脏六腑都要从身体里崩发出来。

    “叱”危险时刻陆顶天的国术也发挥到了巅峰,抢在姜绅的力量之前,身如光影,一声暴喝,嗖,跳到雕像之前。

    他这一跳,几乎超越了人类的极限,速度比子弹还要快上几倍,也是他一生为止,速度上的最巅峰。

    所以说,人在死亡关头,容易超常发挥,就是这个道理。

    “哗啦”陆顶天刚刚离开原地,原来他站的地方,好像是地震一样,被姜绅一抓,抓出一个巨大的窟窿,大片土地都崩塌掉。

    如果把姜绅的攻击比作枪,陆顶天刚才就是躲过了一枪。

    不过以他的实力,也只能躲过这一次。

    无论速度力量,他都远远不如姜绅。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