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6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三十章 严厉之死
    第九百三十章 严厉之死

    “想跑?”姜绅一招没打到陆顶天,又惊又怒。

    他自称神仙,现在被一个凡人在手上逃走。

    虽然说,这个凡人,在凡人中的王者,接近打破虚空,可以见神的无人物。

    “嗖”姜绅也动了,他后发先至,比陆顶天后动,但是速度实在是陆顶天不能比的。

    陆顶天人刚站稳,还没来的及抬头看人。

    就觉的耳后风声如电,嗖,一只拳头打到自己的后背。

    他知道是姜绅来袭,但是他刚躲过姜绅一招,已经是突破极限,这次明明感觉到了攻击,却知道自己躲不开了。

    他的速度,必竟远远不如姜绅。

    “就算死,也要死的有尊严。”陆顶天危险关头,没有害怕,只有镇静,全身力量齐聚,凝聚到背上一点。

    “我以国术对神通,我以凡躯对神仙,就算死了,也对的起我的师父---”

    “砰”陆顶天背上被姜绅一拳打中。

    姜绅的拳头可不比陆顶天,如果说陆顶天一拳能打碎一辆坦克,姜绅一拳足以打爆一艘航母,而且他这次好不容易抓住陆顶天,当然要往死里打了。

    不过他毕竟心存忌惮,今天是在上沪这大城市,力量要是太大了,怕打的上沪来一个九级地震,不知要死多少人,所以还有所收敛。

    “卡察”陆顶天背上被他打中的同时,姜绅听到一种好像大树被劈断的声音。

    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拳头好像打在一块玉石之上。

    陆顶天背上有东西?

    不但他背上有,他全身上下,除了头之外,凡是衣服里面,都包裹了东西,他全力防备着姜绅。

    “哇扑”陆顶天整个人被姜绅打的往前飞出三十多米,连续撞破三幢民房。

    他落地的时候,背后衣服粉碎,出现一大片黑色的粉末。

    “哇--”陆顶天一口血吐到一半,都没敢回头,就地一个打滚,嗖,跳起来再跑。

    被姜绅打了一拳,竟然还能再跑。

    不是他有多强,是他在身上放一种玉石。

    姜绅也认得这种玉石。

    当初在地底,他的神念扫不通,座落着金刚台的玉石。

    这种材料,还是那传送阵的材料之一。

    是玄门中的材料。

    陆顶天整个人被材料包围,难怪姜绅神念找不到他。

    他也想必早有防备,用来护身。

    可是今天,姜绅是一定要杀他的,怎么会让他逃走。

    “陆顶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姜绅长笑,一步而上。

    他能看到陆顶天,怎么可能再让陆顶天消失在自己眼前。

    嗖,姜绅又追了上去。

    陆顶天刚从地上滚起来,姜绅已经到了他身后,伸手一抓,抓到陆顶天右臂。

    “嘶”陆顶天顿时觉的头皮都在发麻。

    被姜绅抓到还得了?

    身上虽然有保护,但被姜绅抓住,肯定难逃一死。

    他也决断,想也没想,自己肩膀一拧,卡察一声,奋力向前扭了下。

    与时同时,姜绅手上也在发力,要把陆顶天抓到身边。

    哧,陆顶天一只右臂齐肩而断,鲜血喷洒八方,他眉头都没皱一下,咬着牙齿忍着。

    关键时候,他割臂留人,又躲了一招。

    “姜绅---手下留人。”就在这时,边上有人一声厉喝,砰,枪声同时响了起来。

    严厉出现。

    开枪。

    其实别说手枪,地球上什么枪对姜绅都没用。

    不过人有个条件反射,姜绅听到枪声,条件反弹往边上一闪。

    扑扑,子弹从他耳边穿过。

    他这一避子弹,速度上慢了半拍。

    陆顶天也是顶尖的高手,姜绅别说慢半怕,慢上十分之秒,也够他跑出去好远。

    嗖,他再次奋力一跃,这次跃的地方,正是严厉的的方向。

    一步就到了严厉身侧。

    “书呢?”

    “给你。”严厉塞给陆顶天一本书。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完成了交易。

    “姜绅,陆神仙,陆老爷子,并不想与你为敌---”严厉还想劝姜绅。

    “让开。”姜绅要杀的是陆顶天,一声冷哼再次上前。

    他连出两次手,没杀掉陆顶天,已经是对他这个神境莫大的讽剌,这次再杀不掉,这个水货神境要被梁木兰活活笑死。

    但见陆顶天突然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大概知道自己今天跑不掉了,猛的一个转后,砰,一拳打在严厉背上。

    “哇--”严厉万万没想到,自己救了陆顶天,陆顶天反过来对他出手,牺牲了他。

    整个身体被陆顶天打的向前飞去,正好撞上飞过来的姜绅。

    姜绅一把接过严厉‘哇扑-’严厉大口大口的血,从喷子、嘴巴、眼睛、耳朵里喷涌出来,喷了姜绅全身都是。

    “嗖”陆顶天打飞了严厉,一个转身,停也没有狂奔而去。

    “我草。”姜绅想甩掉严厉继续追。

    “姜绅---听我说--”严厉满身是血,双眼无神抱着姜绅的腿。

    姜绅想用力甩掉他,但是想到他刚刚去看了洪门的陈老师父,又不是自己的敌人,忍不住犹豫了一上,抬头再看,陆顶天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他眼前。

    姜绅眼睛看不到陆顶天,神念也没有用,再想去追,恐怕已经追不到了。

    上沪这么大,几千万人,陆顶天随往一个人群中躲下,姜绅就找不到他。

    “你想说什么?你给陆顶天的是什么东西?”姜绅扶起严厉。

    感觉到严厉随时要死的样子,心中有点不忍,微微输了一点玄气给他。

    是的,他没有输仙气,虽然同情严厉,但严厉不是自己人,没必要浪费仙气。

    他有自己修练得来的玄气。

    这点玄气输进去,严厉气色好了许多。

    “陆神仙,陆老爷子不想和你做对,他觉的你还算是个好人,只是因为有点好胜心,才让我和纳格尔试试你--”

    他这一说,姜绅就懂了,原来当初在溧山挑衅我的,是陆神仙派的人。

    “即然这样,你为什么要帮陆顶天?”姜绅沉声道。

    “我从小是陆顶天带大----视为兄父---对不起----我错了--”严厉现在知道错,就是因为,没想到陆顶天为了逃命,竟然把他给牺牲了。

    “我给他的,是陆神仙的封罡阵要---在姜谦背上,有一幅图---”严厉一点点和姜绅说。

    最后道:“若是你怕姜谦和陆顶天联手,引来你的敌人,杀姜---杀--姜丰民--杀了与你有血源关系的人---那幅阵图便再也没用---”

    “什么?”姜绅听到最后,脸色大变。

    原来,除了自己身上的东西,凡是和自己有血源关系的人,一样可以利用。

    六相星移需要阵眼才能发动,而阵眼就是姜绅身上的东西,若是敌人拿不到姜绅身上的东西,姜丰民,这个和姜绅有血源关系的都可以当阵眼。

    “嘀嘟嘀嘟---”就在这时,远处警车声大作,有警察往这边赶过来。

    他刚和陆顶天交手两下,但惊天动地,房子都倒了好几幢,附近警察闻迅而来。

    姜绅抬头一看,连忙隐身,抱着严厉嗖嗖几下,换了个地方。

    “我有事先走,这里是蓝浦江边,你的伤虽然重,我输了点玄气给你,你打个电话找医生,还是可以活下来。”姜绅说话,转身而去。

    看着姜绅消失在自己面前,严厉苦笑,笑着笑着,大声咳了起来。

    “咳咳---哇--”又是数口血连着咳嗽喷出嘴巴。

    “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纳格尔给他保管的“封罡阵要”他已经丢了,他那里还有脸去见纳格尔。

    他颤抖着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刚一打开,看到手机上面跳出一条新闻。

    “玉海省某处,发现一具似乎被炸弹炸死的尸体---尸体被炸之后又坠崖,被当地山民发现,警方怀疑是凶杀,且动用了,已列为要案处理,因为死者身份不明,现寻找认识死者的人--”

    “纳格尔?”严厉看清楚了。

    尸体就是纳格尔的,虽然衣服破碎,但是他还是能看的出,一起相处十几年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纳格尔也死了?陆顶天,陆顶天,难道也是你杀的?---陆神仙,我对不起你老人家--”

    严厉一看这新闻,心灰意冷。

    本来还想打个电话到医院的,想来想去,已了无生念,猛的一挥手,把手机扔到蓝浦江,挣扎着往前爬了几下,最后站起来,一个翻身。

    扑通,严厉掉进了蓝浦江。

    当天晚上七点多,某宾馆大厅。

    两个身影慢慢出现。

    姜谦和阿琪朵来了,两人现在像是情侣,手牵着手,脸上都是甜密。

    阿琪朵有点害羞,进大厅的时候,收回了自己的手,脸红红的跟在姜谦身后。

    “麻烦你,我想问下,严厉在不在房间,我们是他朋友,帮我们打个电话问下好吗?”姜谦果然找到严厉下脚的地方。

    “好的,你们稍等下。”服务员本来是不会理姜谦的,但是看到姜谦这么帅的小伙子,阳光热情,满脸笑容,一时花痴,竟然帮打了个电话。

    “不好意思,房里没人接,可能没回来,要不你们在大厅等下?”服务员笑道。

    “哦,谢谢你了。”姜谦无奈的转过头,看了看阿琪朵。

    大厅里有电视,巨大的大屏幕电视。

    此时,上面刚刚结束京城新闻,开怒了上沪本地新闻。

    “今天中午,蓝浦江发现一具尸体,据现场有人看到,此人是自己爬到江边,跳河自杀--”

    “据警方调查,此人姓严,叫严厉,身份证上是玉海人,有认识此人的,请与与上沪警方长虹街道派出所联系---”

    “严叔叔。”阿琪朵不可思议看着电视。

    “什么?严厉死了?”姜谦大惊失色,连忙转过头去。

    都死亡,纳格尔死了,严厉也死了,我的“封罡阵要”哪里去了?

    姜谦这一刻,想的就是封罡阵要。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