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6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三十七章 摆阵
    第九百三十七章 摆阵

    他神念放在四个主教身上,等他拿了图画之后跟到欧州。

    然后把他们一举击杀,顺带,还把图画拿回。

    这幅图,据说是可以对付自己的,不过姜绅拿回来看了下,竟然认得。

    很普通的一个阵图,李布衣的书中都有,是关于风水的。

    看来,姜谦是忽悠了一下这些教堂的人。

    不过,姜谦之前肯定是打算与他们合作的,后来为什么忽悠他们?很明显,姜谦找到了新的合作人。

    这个地球上,能和姜谦合作的,只有陆顶天。

    当务之急,是找出陆顶天,杀了陆顶天,万事无忧,地球上,再也没有人能威胁自己。

    要找出陆顶天,只有梁木兰可以,但这女人肯定不会帮自己,只能另想办法。

    到了这时,姜绅也发现一个好处。

    以前他当官,他在那里,别人清清楚楚,现在他已经不当官,再也没有人知道他在那里。

    天下之大,随处可去,姜绅这段时间一边明查暗访,寻找陆顶天的下落,一边好好修练,增加自己的实力,他有预感,和陆顶天决战的时间要到了。

    十二月,天气越来越冷,姜绅辞职都好几个月,玉海省的人都忘记了姜绅这个人。

    此时在昆仑山的深处,有座雪山冰天雪地。

    这是‘雪猿山’,昆仑山众多山脉中的一条,最高峰有三千多米,长年积雪,进入十二月份后,更是冰天雪地,寒冬剌骨。

    上面盛产两样东西,一是雪猿,长年居具在雪山深处,二是雪莲花,珍贵的草药。

    这两样东西,普通人根本找不到,因为这雪猿山普通人也上不去。

    曾经有世界各地的人,以为可以像挑战珠穆朗玛峰一样来挑战雪猿山,结果他们发现,无论进去多少人,最后都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

    自从十一年前,最后一批登山挑战的人死在山上后,世界各地的登山爱好者们彻底死心,从此十一年来没有人再登过这座魔鬼之山。

    十二月八日。

    雪猿山最高峰。

    实时气温为零下六十一度。

    这是什么概念?

    世界第一峰,珠穆朗玛峰的最高峰,最低温度赤零下三十至四十度间,而这里,高度不及珠穆朗玛峰一半,气温却低其一倍。

    这样的温度,大多数人爬到一点点就要活活冻死。

    可今天,最高峰上却有两人。

    其中一个全身穿着防寒服,看不清他的面孔,另一个人,身上穿着普通的衣服,少了一只手臂。

    这两人,正是姜谦和陆顶天。

    要说姜谦,本来是上不了这峰顶的,但是有陆顶天帮他,硬是顶着严寒来到峰顶。

    而陆顶天,虽然断了一臂,看起来气色比以前更好,国术又有精进,穿着普通衣服,站在零下六十一度的寒风中,不动如山,气定神闲,一看就知道最近国术大进。

    “怎么样,我给你的这块玉还不错吧?抵挡严寒,效果很好,最低可以在零下一百度中行动自如?”陆顶天轻笑,看着姜谦在那里忙来忙去:“而且可以隔绝姜绅的神念,让他找不到你。”

    姜谦在地上摆弄,似乎在摆什么阵图。

    地上还有一个包包,包里全是黑色的玉石。

    这些玉石可不是普通的石头,都是当初金刚台所在地方遗留下的。

    “你们那里找来这样的材料?没有这材料,这六相星移阵也摆不起来,陆神仙说了很多重要的事,唯独没说这材料。”姜谦佩服陆顶天。

    “陆神仙后悔与姜绅为敌,所以留了一手,好在我有先见之明,看到金刚台所在的地方传送阵都是特殊材料所制,后来我又溜回去,从地上挖了点材料过来,果然有了作用。”

    当初他去找材料,是梁木兰为了保护他,让他可以遮掩姜绅的神念,但陆顶天很聪明,留了一手,多搞了一点,现在果然起到作用。

    “你给我的这块玉,也是那里搞来的?”

    “那是我师姐梁木兰搞的,可以抵挡低温,她现在跟了姜绅,也别怕和她翻脸--”

    “别急,陆兄弟,等我们杀了姜绅,他所有的女人,都要让我们玩一个遍。”

    “哈哈哈哈。”陆顶天大笑,心中想着,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和我称兄道弟,要不是利用你的图,早把你也杀了,等着吧,姜绅一死,就轮到你了。

    姜谦也是这么想的,这个陆顶天,阴险小人,和姜绅没什么区别,一个是虎,一个是狼,等姜绅死了,下一个就要对付这陆顶天。

    两人各有心思,各自考虑。

    姜谦花了近一个小时,终于摆出一个阵图来。

    他跟着李布衣也算学到一点东西,这个阵图摆的也是有模有样。

    边上陆顶天在看着,也不说话。

    他开始拿到阵图,想自己学了摆摆,结果发现怎么学也学不好,最后没办法,只好来找姜谦。

    为了对付姜绅,两人一拍即合,在一起研究了几个月,最后还真让姜谦学会了。

    “我早就知道,我的天赋不在姜绅这野种之下,他机缘巧合得到高人相助,换成是我,绝对比他更强。”姜谦看着自己的杰作,心中得意,喃喃自语:“这个野种,在学样的成绩就没我好,也敢和我斗,这次,一定要他死。”

    “什么时候能发动?”陆顶天也迫不及待。

    “还差一样东西。”姜谦摇头。

    “还差什么?你不早说?”陆顶天怒道。

    “姜绅身上的东西。”姜谦长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试管:“这里面,本来是装着姜绅的体液,但是我们忘了保护,这里零下六十多度,已经没用了。”

    试管都变成冰块。

    “怎么会这样,有人不是冷冻金子,留着几年十几年后用吗?”陆顶天国术厉害,这个却是不懂。

    “温度太低了,里面的金子都死了,其余都是水,不是姜绅的东西,发动了这阵图,也引不到他的敌人。”

    “那怎么办?”陆顶天目瞪口呆:“要想取姜绅身上的东西?难如登天,就算一根头毛,也摘不下。”

    “以前黑暗联盟倒是取了他一点血液,可惜当时我们不知道,后来都被他们用光了。”姜谦摇头:“姜绅的女人里,可有怀孕的?”

    “---”有是有,梁木兰,不过,我们也抓不到梁木兰,而且就算能抓,也不能抓。陆顶天对梁木兰还念念不忘。

    “让吉安娜再去找姜绅?”陆顶天道。

    “姜绅现在神龙见首不见尾,躲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谈何容易。”姜谦眼中闪过一丝狠色:“陆顶天,你想报仇,就要心狠一点,找梁木兰去,你不杀她,拿她肚子里的孩子--那是姜绅的东西--”

    “嘶”陆顶天没想到姜谦这么狠,立刻犹豫不决起来。

    “你这样想,想到什么时候?男子汉大丈夫,当断则断,没有姜绅的东西,杀不了他。”

    “走,我们去找她。”陆顶天犹豫再三,终于下了决心。

    是的,只要不杀梁木兰,拿了她肚子里的宝宝也行。

    对啊,陆顶天突然想起,按时间算,姜绅的儿子已经生出来了,想必现在,还在喂奶。

    两人放好阵图之后,又从山上下来。

    走到山下,有辆车子停在那里,车门打开,一个满脸通红的少女欢喜的走出来。

    不过,这不是少女,这是少妇了了。

    阿琪朵挺着个大肚子,满脸的幸福。

    她也怀孕了,好像还不大,不过因为山下也冷,她穿的衣服多,看起来肚子很大。

    “谦--你们好了吗?”

    “嗯,阿琪朵,外面这么冷,快进车子。”姜谦满脸的关怀。

    边上陆顶天没表情:“走,先回青树,我打个电话给她。”

    当天晚上。

    青树市某宾馆。

    一辆出租车开到宾馆门口,梁木兰慢慢走下车。

    许久不见,她的肚子还是那样的大,别人怀胎十个月,她都怀了不知多少个月。

    走进宾馆之后,几乎没有停留,一路到了楼上608号。

    “你还敢来见我?不怕姜绅跟踪我?”梁木兰走进房中,脱下外面的大衣,露出里面的大肚了了。

    “又怀了?你要给那混蛋生几个?”陆顶天又惊又怒的看着梁木兰的肚子。

    “神经病,这是第一个,还没生呢。”梁木兰摸着肚子笑。

    “什么?几个月了?还没的生?”陆顶天有点不可思异,不过一想到姜绅的变太,这种人生的小孩肯定也不同凡响。

    “他的杂种将来一定是祸害,现在就是怪胎,十几个月还不出来,将来出来还得了,杀了他,师姐,让我杀了他--”陆顶天露出狰狞的面容。

    “你疯了。”梁木兰捂着肚子,连退数步:“我就知道,你找我没好事,陆顶天,你太让我失望了--”

    没等梁木兰说完,陆顶天已经和疯子一样扑了过来。

    “师姐,把这杂种交给我---”嗖,劲风扑面,吹的梁木兰脸上隐隐生痛。

    “陆顶天,我等到你现在了。”就在这时,梁木兰身后一只大手猛的伸出。

    隐身在梁木兰身后的姜绅出现了。

    叭,一把抓住陆顶天。

    “卡察”姜绅手上一用劲,陆顶天身上寸寸碎断,身上绑定的玉石,用来遮盖他气息,并保护他的玉石一片片的粉碎。

    “啊--”纵横天下的陆顶天,在姜绅面前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