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7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三十八章 陆顶天死
    第九百三十八章 陆顶天死

    没办法,这次是姜绅偷袭他的,而且连他的‘不闻不问,觉险而避’都没有觉察到,不然他不会过来的。

    “你出卖我---梁木兰---你出卖我---为什么---”陆顶天惨叫。

    他知道,没有梁木兰帮姜绅遮掩,自己一定可以感觉到危险,就不会过来。

    就在姜绅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中时。

    突然就陆顶天的身子突然一缩‘金蝉脱壳’,整个人从玉石片中脱离出来。

    “打破虚空,可以见神--姜绅,我已经见到神了,要不然,你以为我会敢过来--”

    轰,陆顶天竟然一甩手摆脱了姜绅的五指。

    要知道姜绅五指一抓,一座泰山都能被他抓住,现在陆顶天一甩手,甩开姜绅的五指,可见陆顶天的国术到了什么地步。

    按陆神仙的话说,打破虚空,可以见神,就是可以穿越到另一个世界,重启一段新的历程。

    国术到了这里,就不再是个凡人。

    陆顶天有备而来,算过姜绅会埋伏他。

    嗖,他一把甩开姜绅,身子如弓似箭,脚步一旋,快如闪电,下一个瞬间,就到了梁木兰的身后。

    他现在知道,梁木兰已经舍弃自己,不但通知了姜绅过来,还配合姜绅埋然自己。

    自己今天等于自投罗网,还好我也是有备而来。

    “把这杂种给我。”他嘴上说杂种,左抓一扣,连梁木兰的肚子照样扣了下去,这要被他扣中,梁木兰也要重伤。

    到了这里,师姐和师弟,都准备决裂了。

    “别冥顽不灵,师弟,你不是姜绅的对手。”梁木兰有算在先行,估计知道陆顶天要对自己出手,虽然怀着孕,猛的往右一跳,速度也是异样的迅速。

    “你--”陆顶天一看,梁木兰现在,不但不是凡人,而实力更胜以前,怀了姜绅的孩子,身上又有了仙气,这么久没见,梁木兰的道术也进步了。

    到了这时,就算梁木兰一个人,他也未必能杀了了,何况还一个有大老虎姜绅在。

    砰,他猛的一跺脚,直接踩穿了地板,整个人哗啦一下,从六层掉到五层。

    “死吧。”姜绅的身影也随之从上而落,人在半空,凌空一拳。

    他的拳头,那里是普通人的拳头,从天而落就像是一颗流星从星空而来。

    到了这时,国术和神通的差距就看出来了,陆顶天看在眼里,心惊肉跳。

    其实他嘴巴虽硬,心中明白,国术就算见到神,也不是真正的神,而姜绅,是真正的神。

    “爆”陆顶天猛的尖叫。

    姜绅定睛一看,我草。

    楼下的房间里,两个大大的箱子,放的全是。

    这就是陆顶天的准备。

    因为他知道,梁木兰,就算姜绅要杀自己,一定要护着梁木兰,梁木兰可是带着姜绅的儿子。

    上面,放的依然是那些可以遮掩他气息的材料,连姜绅的神念都没有发现。

    “轰”爆炸,就在房里内爆炸。

    姜绅可以不管,他不管的话,陆顶天也要被炸的半死,但是梁木兰同样跑不了。

    梁木兰虽然在六楼,但这的威力,足以把大楼全夷成平地。

    梁木兰不能死,儿子还在她肚子里。

    姜绅打向陆顶天的拳,到了半空,五指一张,气吞山河。

    空中出现一个巨大的手印,像是‘大日如来掌’。

    不过这掌不是抓陆顶天的,抓的是空中的爆炸。

    电光火石之间,他把爆炸抓到手中。

    轰隆,巨大的爆炸冲击波在他手心爆炸。

    大部份爆炸的能量都被他抓了,少数冲击到了陆顶天。

    “砰”陆顶天被这股冲击力,撞破墙壁,飞射出去,一个跟斗,就从五楼到了一楼,嗖嗖嗖,起身就跑。

    打破虚空,可以见神,什么是神?这一刻,陆顶天脑海一片空白,全力施展,拼命的逃命。

    他的国术再次发挥到了极限。

    “跑不掉的,现在没有什么能遮掩你的气息,我看你往那里跑?”姜绅神念死死的锁定陆顶天。

    他刚刚隐身,藏在梁木兰身后,第一招就是打碎了陆顶天全身的防护。

    没错,他没想过自己能一招打死陆顶天。

    梁木兰在边上,有些神通不好用,会误伤到梁木兰。

    所以,只要打破陆顶天的防护,姜绅的神念就能死死的锁定他,只要锁定陆顶天,天上地下,他再也没处可去。

    “姜绅---你这阴险小人,有种等我三年,再来与你决战。”陆顶天叫着,在他看来,自己只要再苦练三见,从‘可以见神’变成‘真正的神’,就有了和姜绅抗衡的资本。

    “哈哈哈,你当我是小孩子--”姜绅的笑声从楼上传出,但下一刻就到了陆顶天的身后。

    “不好,这么快。”陆顶天亡魂出窍,没想到姜绅速度这么快。

    都没来的及回头,砰,背后又中了一拳。

    这次他身上再没防护,陆顶天倒吸一口冷气,全身功夫凝聚在姜绅的拳头处,硬接了姜绅一拳。

    姜绅全力一拳,可以打破地球。

    现在留了手,也不是他陆顶天能抗衡的。

    “卡察”陆顶天感觉到一股力量灌注进自己体内,从背后开始,他体内的骨骼寸寸粉碎,一路到脚。

    他的身体又往前狂奔一百米,然后觉的脚下一软,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最后的一百米,其实是惯性。

    早在他被姜绅打中的时候,全身骨骼粉碎干尽,几乎变成一个泥人,绵花人,之后随着惯性又狂奔一百米再猛的倒地。

    倒地的时候,陆顶天觉的全身气息全无,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嘴里喷出。

    “我练到打破虚空,可以见神的地步,依然不是姜绅的对手--”

    “人就是人,神就是神,果然是差距无限---”

    “杀了我吧,你---你为什么不杀我---咳咳---”陆顶天躺在地上,一口接一口的鲜血吐出来,满脸的灰败,满脸的失落。

    他一个国术宗师,和姜绅这个神仙斗了这么久,他觉的自己值了。

    “打破虚空,可以见神?你真的明白这种境界吗?”姜绅大笑,一步步走过来:“你只是摸到见神的边缘,竟然自以为是,我虽然不是学的国术,但是我知道,真正打破虚空,可以见神,决不是你这么微弱---你太自信了---太自以为是了--”

    陆顶天沉默,是的,这次因为他们布好了阵图,他有点得意忘形,再上自己国术精进,一时大意,以为见到姜绅也能跑掉,结果发现,自己和姜绅的差距实在太大。

    若是小心一点,不见姜绅,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不过,要怪就怪梁木兰那贱人,我约她见面,她竟然叫姜绅隐身偷袭。

    “杀了我,你还想干什么?羞辱我么?我练的是国术,可杀不可辱,姜绅---你若是男人,杀了我---”陆顶天一动不动,继续吐血。

    这时他真的一心求死,他现在全身骨骼筋脉全被姜绅打碎了,就算活下来,也是一个废人,他还有什么心情活着。

    以前他觉的自己很牛逼可以和姜绅抗衡,今天终于明白了,他和姜绅,就是一招的结果。

    姜绅一招就可以打残他,前面只是姜绅没有找到机会。

    现在他失了保护,姜绅一拳就把他从‘见神’打成‘废人’。

    “说,姜谦在那里?你说出来,我可以把你全身骨骼和筋脉都修复起来,让你比以前更强,你练国术不易,我不想杀你--”姜绅一把提起他,嗖嗖,像小鸡一样拎在手下,往无人处去。

    青树市大街很宽广,地方也很大,很多地方都没有人。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要找姜谦--不可能的,别想从我嘴里套出什么--”陆顶天狞笑:“你等着吧,用不了多久,就是你姜绅的死期--”

    “还嘴硬?”姜绅猛的一抓,抓住他另一只手:“说不说?没了这只手,我看你国术再强有什么用?”

    “呸--”陆顶天吐出一口血,宁死不折。

    是条好汉,可惜你一定要和我做对。

    即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姜绅--”就在这时,梁木兰来了。

    夜色中,她一路小跑着过来。

    她现在身上又有了仙气,可以施展道术,竟然追上了姜绅。

    “你不要乱跑,动了胎气怎么办?”姜绅有点紧张。

    “师姐--哈哈,我的师姐,你是来送我一程吗?好好,没想到,你学了我们陆家的道术,最后竟然出卖这个师弟---”陆顶天笑着,哭着,眼中竟然有泪。

    是的,他失望,后悔,没想到师姐会出卖自己。

    其实来之前他想过很多种可能,唯独没想到梁木兰会出卖他。

    “我说过,你不是姜绅的对手---他在地球,天下无敌,这是没有人能改变的事实,你为什么还要和他做对?”

    “其实你和他合作,我们一样可以离开地球,到达另一个神秘的世界从新来过?”

    “师姐,你这是真心话吗?你真的想和姜绅合作吗?我不信--”陆顶天嘶声大叫。

    “为什么要出卖我?为什么要出卖一个喜欢你的人---”

    陆顶天痛苦不止,放声高叫。

    叫到一半,就见梁木兰猛的抬起手来,摸出一把枪。

    砰,砰,砰,一连三枪,打爆了陆顶天的头。

    陆顶天死。

    又是死不瞑目。

    他不敢相信,最后杀他的,就是他最爱的师姐。

    也许这就是报应,他出卖了严厉,所以反过来被梁木兰出卖。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