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7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三十九章 胸毛回归
    第九百三十九章 胸毛回归

    “不急,我帮你找姜谦出来----”梁木兰杀了陆顶天,就和杀了一条狗一样,面无表情。

    “姜谦已经布下了阵图,现在需要找你身上的东西,今天是让陆顶天找我们的宝宝,陆顶天失手,他必然要想另一个办法。”梁木兰似乎什么都懂。

    “我还有什么东西在外面?”姜绅莫明其妙,他的女人,除了梁木兰,都没怀孕,姜绅不怕什么。

    “有--”梁木兰轻轻一笑:“如果我猜的没错,姜谦会去找他老爸。”

    “什么?姜丰民?姜丰民也有用?”姜绅一听大急,姜丰民有用,拔根头发,我不是麻烦不断?

    “一根头发有什么用?不是你的东西,就要和你有血源关系,要姜丰民整个人做阵眼才行,姜谦总不能去杀了他老爸?”

    姜绅听完,眼皮一抽,这姜谦疯起来,没什么事做不出的。

    “你先放点神念在姜丰民那里,姜谦一出现,你就要以把他抓出来。”

    “你这么帮我,是不是有什么后手?”姜绅笑着看梁木兰。

    “死相,我能有什么后手?我现在,都是你的人了。”梁木兰媚笑,撒娇的拉了拉姜绅:“我只想回到恒古大陆,我帮了你,你将来送我回恒古大陆,我和你,没什么深仇大恨。”

    “没什么最好,我不希望你还在算计什么?”姜绅面无表情,看了看陆顶天后,猛的一掌拍下。

    呼呼,陆顶天的身体被烧成灰烬。

    数日之后。

    玉海省省会,玉京市里。

    姜谦神色灰败的走进一个房间。

    “回来了,怎么样?有消息吗?”阿琪朵喜滋滋的迎上来,她的肚子越来越大了。

    “陆顶天说过,一天没回来,就是死了,现在都四天了。”姜谦脸色很不好看。

    “陆大哥也死了?姜绅这个恶魔,魔鬼--”阿琪朵咬着牙,狠不能吃了姜绅的肉和血才好。

    她其实是一个很纯洁的人,但是现在,被姜谦洗脑一样,洗的只知道姜绅是这世上最坏的人。

    “怎么办,怎么办,陆顶天失败,世上,再也没有人能制住姜绅了,以后,他就是纵横地球,所向无敌了。”姜谦在房里走来走去,满脸的痛苦。

    “谦,真的没办法了吗?即然没办法,我们走吧,离开华国,找个没有人找的到我们的地方,我们生下宝宝,好好的生活--”阿琪朵很单纯,看到姜谦这么痛苦,心中刀割了一样。

    “不行的。”姜谦摇头:“你不知道姜绅这个人,凶残无比,心狠手辣,他一直在找我们,陆顶天死了,他更不会放过我们,他神通广大,我们要躲起来,他一定会拼命的找,杀了我们他才甘心。”

    “世上,怎么有这么凶残的人,我狠死他了---呜呜--”阿琪朵连想过普通人的日子都过不了。

    “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了。”姜谦眼中闪过无尽的痛苦,然后捂着头摇头:“不,不,我不能这样做,算了,我去找姜绅,我去求他,求他放过我们--”

    “不要--”阿琪朵抱着姜谦:“不要去,他是畜牲,他是禽兽,他是恶魔,谦,我不能没有你,你不要去,不要自投罗网,我阿爸死了,我不能再失去你--”

    “你说吧,还有什么办法?我们一起想办法。”阿琪朵好像听姜谦的意思,还有别的办法。

    “不行,不行,我不能这样做--让我去找他吧--”姜谦不停的摇头。

    “你说啊,说啊---还有什么办法---我不会让你去的--”阿琪朵苦苦的求姜谦。

    “我不会这么做的,永远不会--”姜谦牵着阿琪朵的手,满脸的深情款款,尤其那双眼睛看到阿琪朵的大肚子里,更是一脸幸福,好像是这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刷”阿琪朵突然想到什么。

    陆顶天去干嘛的,是去抓姜绅的儿子过来用的。

    据说,只要拿到姜绅身上的东西,或者和他有血脉关系的人就有用了。

    “让我去,让我靠近姜绅,拿到他一根头发也好---”阿琪朵咬着牙。

    她是纯洁,但是不笨,姜谦虽然没说,她马上看明白了。

    “我不会答应的,我不会让你去的--”姜谦继续道,表情很痛苦:“我们的宝宝都三个月了,姜绅那畜牲,好色贪婪,不知玩弄了多少女人,你去靠近他,难逃他的魔爪。”

    “让我去吧,谦,我相信,我一定能打动他的心--我也听说过,这个混球,在青树当市长,秘书都是女的,还有市委书记有一腿,这种流氓,一定会被我打动--”阿琪朵抹了抹头发,正了正仪容,她相信自己,长的这么漂亮,没有多少男人会不心动。

    “我不许你去。”姜谦紧紧的抓着她的手,摸着她的小肚子:“你怀着宝宝,这个畜牲肯定不会理你,别去自取其辱--”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姜谦自己都心中猛烈的跳了一下。

    姜绅,是你逼我放弃儿子来对付你,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

    “你不许去,听到没有,我再想想办法,实在不行,我去找姜绅,向他求饶,也许,可以放过我们---”姜谦最后摸了摸阿琪朵,转身离开。

    “嗯”阿琪朵假装答应,心中已经另有打算。

    等着姜谦离去,她坐在家里,不停的摸着自己的肚子。

    怀着宝宝,姜绅就不会理自己?但是姜绅是个很好色的人?阿琪朵越想,泪如雨下,十分的舍不得。

    京城。

    姜绅在打电话。

    “胸毛哥,加拿大还是m国啊?”

    “绅哥,加拿大呢,真无聊啊,天天打魔兽--”

    “---胸毛哥最近玩魔兽了?”姜绅没想到胸毛变化这么大。

    “没办法,发现加拿大这边的小嫂子不上路,还是国内的好找。”

    “就你那五分钟,当然不好找了,加拿大的小嫂子,五分钟能答应你?”

    “---”胸毛表示不服,最近进步了,六分钟了。

    “好了,我们不说几分钟,回国吧--”

    “能回国了?”胸毛一听,顿时大喜,绅哥这是要爆发的节奏?

    被姓白的弄过之后,他呆在加拿大,吓的不敢回,心中那个不服啊。

    “回国收钱,把你失去的拿回来,还有那姓白的,你想他怎么死?”姜绅笑着问。

    陆顶天一死,国内已经没人能杀姜绅身边的人,只要姜绅想保护,一块玉符足以。

    当然了,核弹什么,还是可以的,不过那不现实,基本属于不可能的。

    “让我想想,绅哥你别急,别来接我,我要坐飞机回去,吗的,我偷偷摸摸跑回加拿大,一定要光明正在坐飞机回去,我要好好想想,让这姓白,怎么死--”

    这边念着白公子,那边白公子也有点急了。

    “陆顶天几天没消息了?”他在京城问手下的跟班。

    跟班想了想:“这斯神龙见首不见尾,姜绅都找不到他,也不知他跑那去了,上次打电话来,是五天前的事,说是要找姜绅身上的东西,找到了,可以对付姜绅。”

    “姜绅现在不当官,我也觉的没意思了,没有和他玩的东西。”白公子笑:“我本李心楠怎么样?你和他说过没有?让我玩一下,提她副厅,保她将来正厅。”

    “白少,真的要玩姜绅的女人?”跟班微微有点吃惊。

    “李心楠自己要是答应了,关姜绅什么事?姜绅其他女人不能碰,都对他死心踏地,这个李心楠,好像和他交往不是很深,用官位可以买的。”

    “我上次和她说过,被她训了一顿,不过,她爸李一白想必很愿意的,实在不行,白少你威胁她一下,不给玩的话,把她爸搞下来。”

    “不能搞威胁,威胁就给姜绅找到借口了,收买就不一样,利益收买,证明他姜绅的女人,也不外如此,他一个男人,自己女人被人收买,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白少英明,我再和她聊聊,女人嘛,在官场上,不是贪权,就是贪钱,总能说服她的。”

    “不急,等会,等陆顶天有消息再说,也许,姜绅已经死了,那我要玩的,就是他东宁的女人。”白少阴阴的笑着:“话说他东宁几个女人,我都见过照片了,个顶个的漂亮风骚,啧啧--”

    “啊欠--”东宁市里。

    徐丽打了一个喷涕。

    从三十多岁跟了姜绅,这会都会四十岁了。

    不过她有姜绅的仙气滋润,现在越长越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谁在骂我了?”徐丽打完喷涕,不好意思的拿出一张纸巾擦了擦。

    边前有个人,新招的秘书。

    要说这秘书,招的也很郁闷的。

    昨天她回家,司机在路上撞到一个骑自行车的女孩子,当时送到医院,还好伤的不轻。

    后来知道,小姑娘晚上出来学习的,因为没什么文化,白天工作,晚上学习,所以这么晚才被车撞到。

    徐丽看她长的清沌漂亮,心中怜惜,就招进公司。

    偏偏她没什么文化,很多东西都不会,最后就让她做了秘书。

    这个秘书,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阿琪朵。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