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7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四一章 露出真面目
    第九百四一章 露出真面目

    不一会儿,徐丽就带着丁艳等人过来了。

    没事吧,你们被困在电梯里了?徐丽脸上有点笑意,她以为姜绅看上了阿琪朵,故意用这种方式泡她。

    嗯,姜绅含糊不清答了一句,把徐丽拉到边上。

    “我觉的有点奇怪,好好的怎么会停电?你叫人查一下,还有,你刚才说,阿琪朵爸爸叫什么?”

    “纳格尔--”徐丽又说了一次:“你怀疑阿琪朵?”

    “老往我怀里钻,她的演技太差了--”姜绅笑。

    “人家说不定喜欢你呢。”徐丽娇笑。

    “我才和她第一次见面,就喜欢我?我就这么大魅力?”姜绅可没这么自信,他又不是老炎。

    两人在说话的时候,边上突然有人过来说,阿琪朵晕过去了,不知是吓的还是激动的。

    “---”这么夸张?晕了,当然要送医院,徐丽只好派人送她去医院。

    “你去看看她吗?”徐丽笑道。

    “她进医院,不就是让我去看看她?”姜绅也跟着去医院。

    医院里。

    阿琪朵慢慢醒过来。

    她是真的晕了,因为她一直在演戏,有点害怕,有点剌激,她的心脏承受不了,加上电梯的事情,真的晕了。

    其实她是个很单纯的人,演戏不是她的善长。

    她幽幽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天色已黑,边上坐着一个人。

    “姜先生---你也住院了?”阿琪朵吓一跳。

    “你没事吧?医生说你受了惊吓,休息一下就好了。”姜绅拿起边上一个苹果,慢慢削了起来。

    “我没事,谢谢姜先生,我可以回家了吗?”阿琪朵试探着问,心中又是害怕,又是期待。

    “你希望我送你回家?”姜绅笑,眼睛盯着阿琪朵。

    阿琪朵有点心虚,被姜绅这一看,脸更红了,慢慢低下头。

    “走,我送你回去。”姜绅削好苹果递给阿琪朵。

    阿琪朵接过来,轻轻咬了一口,默默点点头。

    半小时后,姜绅和阿琪朵到了她家楼下。

    “谢谢姜先生,我先回去了--”阿琪朵心中纠结,她没做过这种事,不知道怎么叫姜绅进她家。

    她是想勾进姜绅的,然后与姜绅上床,最好能得到姜绅的东西,得不到的话,怀上姜绅的宝宝也好。

    没错,阿琪朵就是这么想的。

    为了报仇,她什么都可以牺牲。

    但她爱的只是姜谦,内心是不想,也不敢做这种事。

    她很纠结,眼看着姜绅就要转身离去,自己又不敢开口。

    “不请我上去坐坐?”姜绅这时笑道。

    阿琪朵长舒一口气,激动的点点头:“好啊--姜先生上来坐坐吧--”脸上红的无法形容。

    两人上楼,进门。

    房间很小,是阿琪朵租的,一室一厅,像个打工族的样子。

    刚进一门,灯还没开,姜绅猛的把她往墙上一顶,一下子就吻在她的嘴上。

    “唔--”阿琪朵没想到姜绅会突然袭击,又惊又怒,一把推开姜绅,举起来手来就要给姜绅一个耳光,但是想到自己的任务,这个耳光硬是没打下去。

    “干什么?想打我?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姜绅抱起她,往里面走去,然后重重扔在床上,俯身压下。

    阿琪朵吓呆了,整个人吓的动也没敢动,看着姜绅把自己随意摆弄。

    她想拒绝,想推开,但是想着自己的任务,她动也不敢动。

    “就这样吗?让我得呈?牺牲你的一切?为了姜谦?”姜绅盯着她。

    “啊--”这句话像是针一样,剌的阿琪朵跳起来,她一个转身,爬起来退到后面,惊恐的看着姜绅。

    “给我十分钟。”姜绅举起手:“先听我一个故事,然后你再决定。”

    阿琪朵咬着牙,不知道姜绅说的什么意思,但是她现在明白了,姜绅已经看穿了自己。

    “你怎么知道的?你杀了我吧,你这个恶魔--”阿琪朵眼中全是泪,她觉的自己很笨,这点小事也做不好,她对不起姜谦。

    姜绅怎么知道的?他用神念一控制,阿琪朵自己全说了都不知道。

    “听完我的故事再说。”姜绅坐在那里,开始讲故事。

    “从前有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认识一个男人,那男人嘴巴很好,说了很多好听的话,两人很快处于热恋之中,没多久,女孩子怀孕了,两人决定结婚,可就在这时,又来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条件也很好,不但漂亮,父亲还是个大官---”

    几分钟后,阿琪朵听懂了。

    “你和姜谦是兄弟?同父异母?”阿琪朵心想,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你也的确很可怜,但是,你不应该杀我的阿爸和严厉。

    “一个人的好坏,其实从他的生活和说话,平时的点点滴滴都能看出来?姜谦有有朋友吗?他一个人,连自己的父亲姜丰民也不敢见,带着你东躲,你觉的这种人是个好人吗?”

    “---”阿琪朵呆在那里。

    “你看看我,徐丽--丁艳--潘雯雯,你和她们相处这段时间,你觉的她们是好人吗?”

    “徐姐是好人---丁艳她们也是。”阿琪朵点头,这个她承认,徐丽的车撞了她,马上送她去医院,最后还收她做秘书,好坏她分的清。

    “那你觉的,她们这样喜欢我,我会是个随意杀死别人老爸的人吗?”

    “---”阿琪朵无语,心中一片混乱。

    “那天夜里,你爸上山,接着你看到姜谦下山,然后你就相信,是我杀了你爸?阿琪朵同学?你的智商不像这么低啊?是不是看到帅哥就迷失了自己?”

    “你胡说什么?”阿琪朵又羞又怒,但是姜绅的话,像一声惊雷炸的她脑海嗡嗡做响。

    是啊,阿爸上山,姜谦下山,然后姜谦说姜绅杀的,自己就信了?我?我?第一次,阿琪朵开始怀疑自己。

    不过她还是很深爱姜谦,不相信姜绅说的是事实。

    “你和陆神仙有仇,以前我就知道,你伤了姜谦,是陆神仙救了他---”她还想有奇迹,宁愿是姜绅骗自己,不想姜谦骗自己。

    “陆神仙和我没仇,他救姜谦是处于心慈善良,你阿爸和你说过,要和我为仇吗?没有吧,我为什么要杀他?至于严厉,是被陆顶天杀的,陆顶天抢了他的‘封罡阵要’,严厉被我救后,自己跳了河,大概觉的对不起陆神仙---”

    “--”封罡阵要阿琪朵也知道,没想到这本书,最后被陆顶天抢去了。

    是的,姜谦说,要找到这本书,他也在找这本书,但是后来,却不说了。

    好像找到了,和陆顶天一起去昆仑山摆了个阵。

    “不,你骗我,你骗我,是你杀的,全是你杀的--”阿琪朵不愿相信姜绅的话,如果可以选,她宁愿是姜绅是坏的,姜谦是好的。

    她为了报仇,为了帮姜谦,连孩子都打掉,这种罪孽深重,是她都不愿去想的。

    “你还不信?再试一次。”姜绅拿出手机,这手机还是阿琪朵的:“你看我打电话给他,配合一下就好。”

    姜绅当着她的面,拨通了姜谦的号码。

    阿琪朵看着拨通姜谦的手机,心中扑通扑通剧烈的跳起来。

    “喂,我心爱的阿琪朵--”电话里传来姜谦熟悉的声音。

    “弟弟,你又说错了,现在,你的阿琪朵,已经变成我的了。”姜绅笑。

    “姜绅----是你---你这野种,混蛋,你把阿琪朵怎么了,快放了她,你杀了她的阿爸,还不肯放过她吗?”姜谦震惊万分,没想到这么快就失败了。

    “你就这么点智商?派个小女孩子就想搞定我?”姜绅大笑:“阿琪朵很不错,身材不错,水又多,哈哈哈,你真是会享受,那里找来这么好的蒙族妞--”

    混蛋,阿琪朵羞的满脸通红,气的半死,有心想骂,却发现发不出口。

    “姜绅,我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姜谦大怒,暴跳如雷。

    “别废话了,给你半小时,到阿琪朵的家里来,不然我就把她从十层楼上扔下去,你知道的,我姜绅说到做到。”

    “嘶--”阿琪朵和姜谦同时倒吸一口冷气。

    考验两人的时候到了。

    阿琪朵不出声,死死的盯着手机。

    “我耐心有限,你听到没有,半小时----半小时不到,你就准备替她收尸---”

    “姜绅,阿琪朵是无辜的---”姜谦还想说什么。

    姜绅猛的一把抓过阿琪朵。

    “啊--”阿琪朵痛的尖叫:“放开我。”她是真的被姜绅抓痛了。

    “你来不来,你是要替她收尸是不是?不想她死,你滚过来。”姜绅厉喝。

    “不要,谦,---不要过来--”阿琪朵哭着,因为姜谦刚才没有正面回答,她的心在慢慢变冷,她不相信姜谦是这种人,但是事实好像正在向姜绅所说的发展。

    电话那头足足沉默了十几秒。

    “阿琪朵,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和宝宝报仇,姜绅这个人,一定要死--”姜谦咬牙切齿说出最后的话来。

    “姜谦--”听到这样的话,阿琪朵眼前一黑,当场晕倒。

    她的心都碎了,姜谦终于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姜绅没有说错,所有一切,都是姜谦在搞鬼,他是个冷血无情,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可恨我为了他,连宝宝都打掉了。

    我看错了人,这一刻,阿琪朵死的心都有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