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7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四二章 白公子的末日
    第九百四二章 白公子的末日

    姜谦喜欢阿琪朵吗?

    是有点喜欢,但是,还不到可以为了阿琪朵牺牲自己的性命。

    姜绅就知道他是这种人。

    从他神念控制阿琪朵,问出一切想要知道的事情后,他就清楚,姜谦这人,连亲生儿子都可以放弃,又怎么会为阿琪朵牺牲。

    “哈哈,弟弟,你果然是真男人,为做大事,不择手段,即然你这么热情,我也不好意思客气,以后这阿琪朵,让哥哥我替你好好疼她。”姜绅剌激姜谦。

    “姜绅,你不要得意,不要以为,杀了陆顶天,天下就没有人能制你,你等着,我已经得到封罡阵要,这本书才是陆家最珍贵的东西,有陆一在地球上的所有修练心得,等我练出道术,迟早也要和陆一那般,成就天下第一,到时,就是你的死期,你所有的女人,都要被我玩弄,我要把她们当狗一样,圈养在家里,日夜玩弄---”

    “哈哈哈,好弟弟,你只会yy吗?我就怕你等不了这一天,倒是我和你不一样,今天,我先替你疼疼你的女人,你想看看阿琪朵一会在我胯下婉转娇吟的样子吗?没事,一会,我发张照片给你---”

    “我草你--”姜谦狠狠的砸了手机,双眼气的通红,整个人都要疯了。

    姜绅说的没错,他还在yy中,而姜绅,一会要骑在他的女人身上,这种耻辱,简直无法忍受。

    报仇,我要报仇,只要能杀了姜绅,我要不惜一切代价。

    姜谦陷入疯狂中。

    杀姜绅,杀姜绅。

    他现在脑海里只有杀死姜绅这个念头。

    但是,阿琪朵都失败了,怎么才能杀死姜绅?

    除了姜绅身上的东西,只有和姜绅和血源关系的人。

    数遍全球,只有一个人有资格。

    姜丰民?爸爸?

    姜谦呆在家里,脑海中剧烈的挣扎着。

    十二月中旬,一架飞机从加拿大飞到京城。

    胸毛哥回来了。

    站在飞机场上,胸毛意义风发,想不到我胸毛还有回家的一天?白公子,你现在,是不是很想念我?

    让我想想,一会先玩白公子的老婆,还是先玩他的情人?

    胸毛正在歪歪中,还没离开机场,几个便衣哗的一下围了过来。

    “毛雄是吗?你涉嫌越狱、夺枪、杀人,打假球,请跟我们回去调查一下?”

    “吗的,这么快?”胸毛大怒,转身想跑,被几个人往地上一按,铐了起来。

    “你个白痴,你在加拿大一登机我们就知道了,哈哈。”几个便衣大笑,没见过胸毛这么笨的,竟然还敢回国自投罗网,白公子等他好久了。

    白公子现在在干嘛呢?

    他在宾馆呢。

    今天周未,白公子休息,京城的某间宾馆里,白公子躺在床上,一个身材玲珑的女子在他身上放纵驰骋。

    “白公子,你可要说话算数---咛--下部戏,让我演主角--”

    “放心,我白崇文捧红多少小演员了?不敢说让你当巨星,红遍国内还是没问题的。”白崇文抚摸着她光滑的背,得意的笑。

    上次被胸毛玩过的明星被他打入冷宫了,这次他又换了一个,只是口头答应一下,对方老老实实爬上他的船。

    女人就是这样,再漂亮又怎么样?还不是我白少的玩物?

    正在得意中,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喂,什么事?”

    “白少,胸毛抓住了,怎么处理?”

    “还用说嘛,毙了,找个借口--”

    “那家伙枪打不死的,只能先控制住。”对方心有余悸。

    “小豪呢?找小豪,让他联系陆顶天,请陆顶天出手,记住,先把胸毛的东西给割了,然后再杀--吗的,让他玩我的女人--”

    “是,知道了--咦---啊--”电话那头突然一声惨叫,然后就没了声音。

    “喂,喂---喂---怎么了?”白公子连叫几声,没人理他。

    不好,他脸色微变?

    难道姜绅又出手了?还是胸毛在反抗?

    胸毛反抗他不怕,虽然胸毛打不死,但是胸毛也没什么本事,随便找两人,就能制住他,就怕姜绅出手?

    姜绅敢出手?难道陆顶天死了?

    “怎么了白公子,怎么突然就小了?”女明星不满,因为白公子被吓的萎了。

    “你先下来,我有事。”白公子慌忙把女明星叫下来,准备穿衣服走人再说。

    “有啥事啊?找救兵啊?”砰,大门开了,大摇大摆走进来两个人。

    走在前面的一个,手上还拎着一个人。

    那个满脸是血,都看不出样子。

    不过白公子当场就认出来了,跟班小豪,被人打的头破血流。

    “姜绅?”他惊恐的叫起来,飞快跳下床,从被子下面一摸,摸出一把枪来,那脸蛋吓的雪白雪白。

    姜绅后面那个,大冬天的,把衣服大开,胸前黑毛茂密的像小森林一样的,肯定就是胸毛了。

    这两人,竟然找上门了。

    “啊---救命啊。”女明星尖叫,想叫人呢。

    “闭嘴三八,嘴张这么大,是不是想我的小胸毛塞进去?”胸毛扣着鼻屎,上下打量女明星曼妙的身材。

    女明星一听到这么恶心的话,顿时吓的嘴巴紧紧的闭上。

    “姜绅,你别乱来,这里是五星大酒店,你不想你家人出事的话,别乱来,陆顶天还在外面呢--”白公子握着枪,全身在发抖,他是不怕死,但是没想到,姜绅找上门后,他自己会这么害怕。

    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姜绅声名在外,他多少总有点怕的。

    “陆顶天?他已经在下面等你了,我给你机会,还有什么可以威胁我的?说出来听听?”姜绅往边上一座,胸毛还在死死的盯着女明星的双胸。

    “什么?陆顶天死了?”白公子一听这话,顿时一口冷气,半天没缓过来。

    手上最大的王牌死了,陆顶天死了。

    “绅哥,你们慢慢聊吧,我能不能先玩一下他的女人,五分钟就好。”胸毛在边上流口水中。

    “你们敢--”白公子举起枪,对着姜绅。

    “我不喜欢玩强的,你要问问白公子,让他自愿。”姜绅问白公子。

    “放屁,放你吗的屁,快滚,不然我开枪了,报警了。”白公子嘴里还硬。

    这句话还没说完,突然觉的眼前人影一闪,哧的一声,身上传来嘶心裂肺的剧痛。

    “啊---”女明星盯着白公子尖叫,叫声几乎能传到一百里外。

    白公子顺着她的目光低头一看,左臂齐肩,全部被姜绅断掉了。

    “啊---”白公子这时才反应过来,倒在地上惨叫不止。

    “嗨,美女,我们去隔边玩玩好吗?胸毛哥疼你--”胸毛笑嘻嘻的对女明星道。

    “嗯嗯---”女明星先是摇头,再回头看看白公子的样子,使劲的点头:“不要伤害我,不要伤害我--”

    “放心,我胞毛哥最疼美女了。”胸毛哈哈大笑,过来把女明星一抱,抱到隔壁房里。

    走到门口又回头:“绅哥,我能不能再有一个小要求?”

    “说吧,绅哥心情好,都满足你。”姜绅笑。

    “别让他死这么快,我想让他一个月后再死。”胸毛这斯也狠,要让人家痛一个月再死。

    “白公子一定很愿意的。”姜绅狞笑着走过去。

    “啊---姜绅---杀了我吧---啊---”白公子痛的翻来滚去,宁愿自己瞬息死掉。

    “你敢威胁我,就该想到有今天,白崇文,你家里的棺材都准备好没有?”姜绅走过去,蹲在白崇文的面前。

    “怨有头,债有主,姜绅,有什么冲我来,你杀了我,杀了我啊--”白公子还充英雄。

    “你有什么,可没冲我来?而是威胁我朋友的?”姜绅抓起他一只手,说到一半,用力一拧。

    卡察,白公子一根手指断了。

    十指连心,痛的白公子头上全是汗水,叫声更是惨烈无比。

    “姜绅,你疯了--你别以为你不是官员我就拿你没办法,---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你还想不想在国内呆了----”白公子相信,自己出了事,高层一定震怒,姜绅这种无法无天的人,肯定在国内呆不下去。

    “呆不呆下去,不是你白崇文说了算的?”姜绅再用力,这只是我和你们白家的人,田家想必就很愿意看到你出事。

    卡察,白公子又一根手指断了。

    “啊--”白公子痛的真是忍受不了,很想死了算。

    “你擅自调人抓捕胸毛,有没有经过相关领导的同意?别以为我不知道,白崇文,你仗着自己的身份,胡做非为,有些领导早就对你不满了。”姜绅冷笑,再力一拧。

    卡察,第三根手指又断了。

    “啊--就算我做错了,自有法律制载我,你把我交出去啊,你对我用私刑,你不得好死---啊---”白公子身体都痛的颤抖起来。

    “你可以对胸毛用私刑?我就不能对你用私刑?”姜绅又拧,这次拧了两下。

    卡察卡察,白公子另一只手五根手指全断了。

    什么叫痛不欲生,白公子现在终于明白了。

    这一刻,他只想死。

    “姜绅,我草你,你个王八蛋,你等着,只要我不死,早晚有天,把你所的女人都当狗一样玩弄--”他疯狂的叫起来,只想激的姜绅快点杀了自己才好。

    他苦不堪言,宁愿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