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407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四三章 各方压力
    第九百四三章 各方压力

    “别激我,我答应过胸毛,让你痛一个月再死,你走运了,我给你用仙气,让你再大的伤也死不了,仙气哦,一般人享受不到。”姜绅脱鞋,脱白公子的鞋。

    “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白公子好像知道姜绅要干嘛,惊恐无比。

    “不干什么?让你感觉一下,脚指烂了,是什么味道。”姜绅一脚踩下去,踩烂了他两根脚趾。

    “---啊---”这次白公子直接痛的晕死过去。

    白公子不见了?

    半小时不到,这个消息传遍京城。

    有人通过各种方式最后电话打到姜绅那里。

    姜绅不在官场,官场上的电话都不用,只有女人才能找到。

    找到姜绅的是乔小山,老丈人乔书记,现在已经是市委书记,也很牛逼的。

    当然,他知道是女婿的功劳,只是两人一直没结婚,他还是有点郁闷的,女儿现在都过了三十,能不急吗?

    “小姜啊,听说,你最近和姓白有的事情?”老丈人小心翼翼的。

    “怎么了?爸,是不是有人和你说什么?”姜绅倒是脸皮厚,爸一直叫着。

    老乔当然也听的很舒心:“俞书记找我了,说他压力有点大,上面有人叫他免掉我?”

    “---”姜绅马上懂了,白家给老俞压力。

    老俞也没找俞诗君传话,怕自己和小诗君偶断丝连的,所以找了乔小山。

    “老俞不是这种人,这点压力他抗的住。”姜绅笑:“你再替我问问,是谁给他的压力?”

    “--”老乔一听,得了,女婿这还要找别人的麻烦,这不是越搞越大。

    老乔电话刚结束,又一个熟悉的电话打了过来。

    田书记,玉海老大,姜绅的老上司。

    田伯荣笑吟吟的打过来。

    “小姜啊,最近压力很大吧?我也是,青树没了你,真是差很多。”

    “田书记你别开玩笑了,青树人材济济,我小姜算什么,老领导,你有什么指示?”

    “你现在不是官场了,我那敢指示你。”田伯荣那像一个老大的样子,很客气:“那啥,你要有什么需要,可以向我提,调几个人到我玉海来,也没问题,没别的,就这样吧。”

    老田说完,叭,电话挂了。

    尼吗,你狠啊,姜绅听出来了,老田的意思,你把白家往死里整才好,要是别的地方挡不住,可以往我玉海来调。

    要说田家白家怎么会是世仇呢?田伯荣是不放过一切机会,知道姜绅要出手,称机落井下石。

    不过他也不敢多说,怕被人抓到把柄,几句话表达了意思就挂机了。

    要说姜绅这一动,国内也是一片震动。

    马上金仲林也打电话过来了。

    “小姜,你这是---要走了?”金仲林想,姜绅这么搞,肯定是不打算在国内了,还留在国内,上面也不答应啊。

    以姜绅的为人,也不可能鱼死网破,他认识的人还有一大堆在国内呢,就说他金仲林一家都算。

    “快了吧。”姜绅含糊不清的道。

    “搞小点吧,我是无所谓,一大把年纪了,近山他们还年轻着--”金仲林长叹。

    听到这样的话,姜绅也只能呆了呆。

    前面有人老说姜绅憋屈,神仙也有无奈的地方。

    换成是你,别人这样说,你好意思连累金仲林吗?

    金家家大业大,上下几十口人呢。

    大概等了几秒钟,金仲林问:“芷青,你是不是要带走?”

    “嗯,只要她愿意,我肯定带走。”

    “她一心向着你的,我---”金仲林想,我想看着她结婚的,还想抱外孙的,不过,这种话,他终究没说出来,满心的伤感。

    金仲林之后,何长龙电话接着打进来。

    不过这电话是何柳叶打的,何长龙说话。

    “本来我要当司令了,听说为了白家公子的事,又否决了。”何长龙声音很沉稳:“我心一横,请了个病假,提前退休。”

    “只要你好好对柳叶,我是支持你的,答应我,别让小叶子失望。”

    何将军军人的风格一览无遗,果断,勇敢。

    姜绅听的心中一酸,感觉有点对不住老何。

    老何好好发展下去,进委会员也是可能的。

    现在却提前退休了。

    老何这个还好,后面来了个更夸张的。

    小三来电话了。

    要说赵三以前,也算个人物,在京城牛逼哄哄的。

    “绅哥,我跑路了。”赵三第一句话就惊天动地。

    “你干嘛?别吓我?”

    “有人要我交待和你的恶行,我觉的没啥交待的,只好跑路,我现在加拿大,打算呆个十年八年,等事情过了,再回去。”

    “---”连赵三也连累了?

    白家这是发疯了,用尽各种手段,想让自己放了白公子?

    “加拿大好,联系胸毛没有?一起去找小嫂子。”

    “我也是这么想的,对了,胸毛手机多少,我去找胸毛玩。”

    姜绅接了这么多电话,都是各方受到的压力。

    连book张总都有压力。

    “银行崔着还贷啊?绅哥。”book在日本叫苦:“还要冻结我在上沪的资产,还好我听绅哥的,早就把大部份产业给转国外了,我现在在日本,找了个美女,很像苍井的,专心爱情动作片的市场,你放心绅哥,片子一出来,先寄给你看。”

    “你还有别的追求吗?就知道拍爱情动作片?”姜绅无语,好说也是上沪曾经的首富。

    “我现在这身价,真没别的追求了,就想当次男主角---”

    “---”姜绅无语:“你当男主角的片子我不看,胸毛是主角的还差不多。”

    “---”

    全国都在动员,给姜绅的人施加压力。

    何去何从呢?

    姜绅拎着白公子,来到京城白家的大门口。

    “你们家到处给我压力,我压力很大,我的朋友们,逃的逃,躲的躲,好多都到了国外。”姜绅一边走一边说。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天色漆黑,外面下着小雨。

    白公子现在都不像个人了,被折磨的痛苦不堪,不过他看到自己离家越来越近,再听听姜绅的话,终于大笑:“哈哈哈,姜绅,你知道吗?你最大的弱点是什么?你不够狠---哈哈哈,我说过,你会后悔的---除非你不想呆在国内---你一定会--”

    他以为他赢了,姜绅处于压力把他送回家里。

    他甚至看到家里的大门开了,他老爸惊喜的站在门口,迎着白公子回家。

    但他的话还没说完,他的笑声也没结束。

    姜绅把他往白家门口一扔,抬头看了看白公子的爸爸,当着他爸爸的面,就在白家的大门口,抬起脚来,一脚踩下。

    卡察,雨水中,白公子的脖子被姜绅生生踩断。

    白公子的爸爸眼前一黑,当场晕死。

    京城在下雨。

    玉海也在下雨。

    不知道是不是天气不好,还是天生异像,最近连绵阴雨,已经下了三天三夜。

    姜谦坐在家里,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照片。

    照片上有三个人。

    他,他妈妈唐海蓉,爸爸姜丰民。

    就在刚刚,他听说了,姜丰民要结婚,和一个叫陆冰的结婚。

    为什么要这样?

    妈还没找到,生死不知,你却要娶别的女人?

    为什么要这样?爸,你在外面留个野种,结果害的我们家庭破散,现在又要娶别的女人,爸,你为什么要这样?

    都怪你,都怪你的野种,你没有生出野种,我们姜家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你不仁,我不义,你对不起妈,别怪我不客气。

    姜谦终于找到一个理由说服自己。

    是的,现在要杀姜绅,只有找到与姜绅有血源关系的人。

    姜丰民是最适合的。

    姜谦找到一个很好的理由,可以杀死姜丰民的理由。

    “爸--你在哪呢?”他打了个电话给姜丰民。

    姜省长正在家里,欢天喜地的。

    他刚刚得到两个好消息。

    一是上面陆家说有人要搞姜绅了,而且得到大多数领导的同意,二是他要结婚了。

    虽然他知道陆冰是姜绅的女人,但是没关系。

    陆家答应他,只要他结婚,他可以用省长变成书记。

    我姜丰民,终于可以执掌一省了?

    西北王,西北王,我终于可以在西北称王了,哈哈哈哈。

    这次结婚,对我政治前途非常重要,我能拒绝吗?

    姜丰民想看看第三个锦囊,拿出来后,握在手中,想了半响。

    我现在平步青云,步步高上,各种好消息不断,为什么还要想这种锦囊学说?

    李布衣死了,风水是骗人的,滚,让他滚,姜丰民想的很清楚,抓起最后一个锦囊扔到了抽水马桶,一按按扭,冲的不知去向。

    从此以后,我姜丰民就是姜丰民,不会再相信任何鬼话连翩,我要好好经营我的西北之地,为将来步入更层面打下基础。

    终有一天,我会把陆冰那贱人骑在胯下,让她好好承受我的痛苦。

    姜丰民下定决心,好好做陆家的女婿,继续往上爬。

    接着儿子电话,他意外了一下:“我在省里,你很久没回家了,有什么事吗?”

    “爸,我找到妈了--”

    “什么?你说真的?”姜丰民先是大喜,接着心中一寒。

    “妈也结了婚,嫁了个m国人,她听说你要结婚,想见你最后一面,以后大家,一起祝福。”

    海蓉也结婚了?姜丰民不知为什么,心中一痛。

    唐海蓉没死,他真的很开心,但是她结婚了,姜丰民很心痛。

    他相信,唐海蓉一定又找到心爱的人了,而我,而我要娶的,却是姜绅的女人。

    “你妈在那?”姜丰民突然很想见前妻。

    “她就在青树这里,你能来见她吗?”

    “可以,我马上去。”

    “等等。”姜谦道:“姜绅可能会在你身上装了窃听器一样的东西,你到你书房看看。”

    姜丰民走过去。

    “书房的桌上,有一块石头,黑色的那块,帮你压在墨纸上的,你拿在手上,姜绅就找不到你,你出来后,再打电话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