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8/8640/13543945.html"}})();
尊宝娱乐 >一世富贵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27章 大捷
    不知名的野花偷偷地开放,吹到脸上的风再没有一丝寒意,春天就这么来了。[手机访问:m.ABC169.COM]

    卓罗城边的一座小山,徐平读罢祭文,在碑前焚烧了,静静地站了一会。这附近数座山头,密密麻麻全都是新立起的坟头,埋着此战战殁的党项兵。仁慈之心和霹雳手段从来都不是对立的,实际上没了仁慈之心,可能就只剩下暴戾,而没有威严。

    收殓战殁亡人,徐平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而是从心里觉得应该这样做。他希望给自己带出来的这支部队一种品格,一种基于责任感升华出来的勇往无前、战无不胜的特质,而不只是打打杀杀。王师就应该有王师的风范,而不能如同蕃胡一样只有虎狼之行。

    抬起头,转过身,徐平对一边的谭虎道:“押野利遇乞过来。”

    谭虎应诺,不大一会,带士卒把野利遇乞押到徐平身前。

    徐平看了看一边同祭的人多保庆,又看看野利遇乞,道:“烧城之前胸到我帅帐,我对你说得明白,只要弃杖,我保你城中人马安然无恙,且衣食无忧。结果呢?你不但是自己不降,回城之后还假传我的话,说是不许卓罗城中兵马投降。野利遇乞,此次烧死数千人的惨祸,一大半要算在你的身上。”

    野利遇乞面无表情,沉声道:“今日我为你阶下之囚,怎么说都由你。不过,火总是你放的,我也一样在城里被烧!”

    “为一军之帅,自当体恤士卒。你们据卓罗城不降,那么我必然就要选少伤及本部兵士的办法破城,堆柴烧城是势在必行。火是我放的不错,就在现在,我一样要说这火放得理所应当!而你是在明知要全城俱亡的时候,去欺骗人多一族。”

    见野利遇乞黑着脸不再说话,徐平道:“你在党项地位尊崇,如今被俘,我只能派人把你押往京城,由朝廷处置,不能在此取你性命。只好学古人以发代首,以尉地下亡魂。来呀,去了野利仁遇头上须发,以祭奠地下亡灵!”

    谭虎应诺,带了两个士卒上来,把野利仁遇按住,自己亲兵动手,把野利遇乞的头发割了下来,就在供案前烧化了。一边人多保庆看见,只觉得百感交集。

    掩埋了此战战殁的党项人,带上自己一方战亡者的尸身,徐平下令回师。渡过黄河之后依然弃兰州城不守,全军回到榆中和定西城,维持战前的态势。

    卓罗和南一战,党项军全线溃败,与河湟蕃部在东线的联系中断,想再入河湟,只能从河西走牦牛城。牦牛城是唐时宣威军所在,又称宣威城,与桑怿一军渊源不浅。不过现在徐平无暇西顾,要全力对付会州以东的西寿监军司,与党项军争夺葫芦通道。

    从这一战中得益最大的,一是青唐的唃厮啰,没有了党项的支持,他对宗哥和邈川联军不再那么困难,河湟一带的局势由此生变。二是河西地区的沙州、瓜州、肃州、甘州和凉州,党项占领那里的时间不长,统治并不稳固,此次在卓罗和南战败可能引起那里动乱。

    二月二十一,丙午日,因为日食改元“康定”以应天变。同日,降德音,安抚陕西路军民。同日,因知谏院富弼上书,废除范仲淹遭贬后的越职言事禁令。

    赵祯回到便殿,只觉得身心俱疲。三川口一战之后,人心浮动,又因为黄德和诬刘平和石元孙降敌,得到了朝内外内侍的支持,案子迟迟定不下来,朝野议论纷纷。

    三川口一战不在于损失有多大,最主要的是打败了最精锐的禁军,一次失陷了两位管军大将,让朝廷失去了对禁军的信心。元昊带兵攻到延州城下,战线推到了宋境腹地,让西路民心不安。两者加起来,让赵祯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除了朝服,换了便服,小黄门上了一碗鸡汤来,让赵祯补足精神。

    赵祯刚刚端起碗来,一个小黄门急急来报,垂拱门外李迪和吕夷简带宰执求见。

    把碗放下,赵祯只觉得头大如斗,有气无力地问道:“诸位相公因何而来?”

    小黄门高声道:“听诸位相公讲,是秦凤路大捷!捷报刚到京城,来向官家报喜!”

    赵祯一下子愣住,过了一会才问:“你说什么?是捷报?哪里大捷?”

    “官家,是秦凤路大捷!小只听了这么一句,具体如何,还要听诸位相公讲。”

    赵祯猛地站起身来,在原地转了两圈,一时竟不知道做什么好。直到小黄门提醒众宰执还等在垂拱门外,才道:“让诸位相公进殿,崇政殿等候。”

    来的小黄门应诺出去,赵祯吩咐移驾崇政殿。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吩咐身边的小黄门:“且慢,等我再换上朝服,此等大事岂能马虎了!”

    小黄门低声道:“官家,便殿见大臣,自当穿便服,不必麻烦。”

    赵祯哪里肯听,一定要换了朝服才走。算着时间,这场胜仗是石全彬到了秦州,给徐平带去自己的话后打的。虽然还不知道具体战况,但他相信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能够稳定朝中上下军心的,这场胜仗一定小不了。规模不一定大过三都川一战,但此次一定对的是党项正规军,而不再是禹藏花麻这种土大王。说不定,就是前边说起的攻占会州。换上朝服以示郑重,这不是穿给诸位宰执看的,而是对这份雪中送炭的捷报。

    崇政殿里,李迪和吕夷简与诸位宰执肃然而立,面上却都是一扫这些日子的阴鸷,明显轻松下来。党项叛宋之后不久,赵祯便就打破了政事堂和枢密院互不通气的旧规,在政事堂不远新选了一处地方,让两府一起商议国事。有了这规矩,才有宰执一起前来。

    今天等的时间明显比平常久了许多,不过众人并不焦急,今天送的是捷报。上次三都川战败,枢密院压了一两天才敢报给赵祯,那些日子几位宰执压力才大。今天秦州的捷报一到,吕夷简没有分毫耽搁,便就把宰执招集起来,一起入宫。

    赵祯进入崇政殿,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李迪和吕夷简带众人行礼如仪,赵祯赐了座。等大家坐下,赵祯再也忍不住,问坐在前面的吕夷简:“许国公,到底秦凤路那里是如何大捷?”

    吕夷简起身捧笏:“禀陛下,刚刚臣等接秦州报捷,在卓罗和南大破党项番贼!”

    赵祯一愣:“卓罗和南?那是——哦,怎么在那里?不在会州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