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199/13541441.html"}})();尊宝娱乐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两百十一章 见面(上)

正文 第两百十一章 见面(上)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法希尔非常配合,他和伦道夫现在也算是熟人了,早在驿站的时候,他就旁敲侧击的获知了对方身份。[好看小说尽在:Www.ABC169.COM]在王族帐幕中长大的法希尔,见多了这种位高权重的宠臣,通常这类人心眼都比较小,所以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为妙。

    如果伦道夫知道这位王子怎么看待他的话,说不定要大喊冤枉。什么叫位高权重的宠臣了,这是元首对咱的信任,再说咱心眼一点都不小好吧,不信你看穆勒在今年七月三号下午,偷吃了自己午饭时省下来,准备留到晚上看小说时再吃的新鲜樱桃,你去问问穆勒咱追究过没有,早已经大方的全部忘记掉了。(徐峻:(﹁﹁)~ 伦道夫:元首您要相信我啊..(っ*?Д`)っ)

    法希尔跟着伦道夫来到了楼上,楼梯口站着两名武装卫兵,见到党卫队中校一行立即举枪行礼。王子还记得这幢建筑的结构,二楼中部有一间大房间,那是阿迪勒宴见贵宾的会客厅。

    又是两名武装警卫,持枪守卫在客厅门口,显然那位想要见他的大人物,就在这道房门的后头。伦道夫在门前站定,两名卫兵为他推开了大门。

    “法希尔王子已经带到,我的元首。”党卫队中校大步跨进房门,靴跟一撞举臂行礼。

    两名党卫队士兵在后面推了法希尔一把,阿拉伯王子连忙快步走进了房门。

    进门之后,法希尔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地毯中间的那堆珠宝,他也是从小锦衣玉食长大的,时常出入伊本沙特的王宫,虽说不上见闻如何广博,却也从未见过眼前的这般景色。

    “把王子带过来。”一个清亮的声音说到,法希尔听得出那是德语,可惜他现在对这种语言依旧是一窍不通。

    “是,我的元首。”伦道夫大声回答到,随即走到呆站在门口的王子身边,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臂膀。

    “到那边去。”伦道夫冲着房间的一侧摆了摆头。

    法希尔急忙顺着伦道夫指引的方向望去,只见到房间西侧的一张圆桌边,站着一名穿着笔挺制服的德国将领。

    阿拉伯王子可分辨不出德军制服里将军和元帅的区别,但是他能感觉到这位年轻将领所散发出的那种气质,跟他以前所见过的官员完全不一样,他依稀记得在沙特国王的身上,似乎曾经感受过这种充满了压迫感的气场。

    “法希尔.本.阿卜杜勒向您致敬,尊敬的将军,愿真神赐福与您。”法希尔被带到年轻将军的面前,恭敬的单手抚胸弯腰向对方行礼。

    “也愿真神赐福与你,王子殿下。”耳边传来一句纯正的阿拉伯语,法希尔惊讶的抬起头来,情不自禁的瞪大了双眼。

    如果他的耳朵刚才没听错的话,回答自己的应该就是面前这位将军。

    “不用紧张,法希尔王子,我会说一点阿拉伯语。”帝国元首一手扶着桌面,另一只手自然的垂放在腰间,他的脸上带着和蔼的微笑,在法希尔眼中如同阳光一般的璀璨。

    “您的阿拉伯语非常好,尊敬的将军阁下。”法希尔再次恭敬的欠身致意。

    王子曾经请过一位英国教师,专门教授他英语和贵族社交礼仪,英语他学得不怎么样,但是礼仪方面自认无可挑剔。

    “阁下,请问我们以前是否见过面,我觉得您看起来很面熟。”法希尔一脸谦卑的询问到,他发誓一定在哪里看到过这张面孔。可惜英俊有余稍许缺少些男子气概,阿拉伯王子寻思着,如果留起一把胡子就堪称完美了。

    “法希尔殿下,我可以保证我们以前从未见过面,而且我不是将军,我是陆军元帅,同时我还有另外一个兼职,你可能在别人那里听说过我,我是莱因哈特.冯.施泰德。”徐峻笑着指了指肩膀上的元帅肩章,指出了对方常识性的差错。

    “等...等一下...”法希尔真的被徐峻的回答给吓到了。

    王子曾经有过那么一点点期待,但是立即就被他自己给推翻了,德国元首特意从遥远的欧洲来到阿拉伯半岛,只是为了与一个被俘的落魄王子见面,那只能是自己的痴心妄想,现实中根本不可能出现。

    但是那位幻想中的德国元首,如今却真真切切的站在自己面前。法希尔心里突然涌起一种冲动,那就是跪下身来面向麦加,真诚的赞美至大的真神,这一切一定是真神的旨意,祂一定是认可了自己对信仰的虔诚。

    总算这位王子还保持着一丝清醒,没有在徐峻面前做出失礼的举动,否则一旦让元首误以为面前是个宗教极端分子,接下来的故事可能就进行不下去了。

    “原来您就是德国元首,我实在想不到您会来到这里,啊...愿真神保佑您,尊敬的元首阁下。”法希尔抚胸弯腰,郑重的再次行礼。

    “也愿真神保佑你,法希尔殿下,我觉得我们之间不需要如此客套,请坐下说话。”徐峻摆了摆手,指着一旁的地毯说到。

    当时的阿拉伯人喜欢席地而坐,他们的帐篷里很少有桌椅板凳之类的家具,大都只是简单的一张地毯加上一堆靠垫和坐垫。这方面阿拉伯富人和穷人之间没多少差别,无非是使用的材质不同罢了,有钱人可以用丝绸和天鹅绒,穷人就只有亚麻布和羊毛毡。

    这位阿迪勒政务官看起来是个难得的风雅人物,客厅里既有阿拉伯风格的地毯坐垫,也有西方式样的高背椅和圆桌,这两种迥然不同的文化在这间装饰奢华的房间里,竟然神奇的融合在了一起,让人察觉不到有任何一点突兀感。

    “非常感谢,尊敬的元首阁下。”法希尔恭敬的致谢,随即走到地毯上坐下身来。

    这位王子看起来挺有个性的,徐峻心里对法希尔的评价增加了几分,法希尔从进门之后的一举一动,都在徐峻的眼睛里,现在元首对下一步将要进行的计划更有信心了。

    “很抱歉,我没有太多时间来招待你,王子殿下。我的日程很紧张,今天晚上就要返回德国。这几天,我的部下没有怠慢你吧。”徐峻在桌边的椅子上坐下,微笑着向王子致歉到。

    “不不,道根上校和于尔根少校对我照顾的很好,三餐的食物很不错,他们还允许我的仆人继续服侍我,让我感觉如同和家里一样舒适。”法希尔连忙大声回答到。

    他怎么敢表示不满,没听元首刚才说他今晚就要返回德国,自己这边告状容易,回过头必定会被穿小鞋。

    他已经被几个党卫队军官给收拾怕了,特别是那位可怕的于尔根少校,王子已经被这个前盖世太保彻底搞出了心理阴影,现在只要对方出现在法希尔附近,王子殿下就会条件反射般的感到一阵阵尿意。

    “很好,这我就放心了。”徐峻笑着把右手放在了圆桌上,在法希尔这个位置根本看不到,帝国元首的手指此刻正在摩挲着一柄古董长剑的剑柄。

    “你对这场战争怎么看?我想听听你们这边的想法,特别是沙特王室对于这场战争的态度,不用紧张...你尽可以在这里畅所欲言。”元首一脸和蔼的笑容。

    “明白了,尊敬的元首阁下...”法希尔谦卑的欠身答应。阿拉伯王子开始飞快的在心里组织语句,既要满足这位元首的好奇心,又不会让对方感到丝毫的冒犯。

    pS:谢谢大家的支持,作者还会继续努力。继续求月票、求推荐、求点击,构思情节耗费心力,我需要更多的推动力。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