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305/13497179.html"}})();尊宝娱乐 >两球成名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那就以茶代酒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那就以茶代酒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使用过程中,如您有任何疑问或者建议,为更好解决您的问题,请移步至论坛进行反馈。[手机访问:m.ABC169.COM]

    有关于留洋军团与国内明星的口水战还在升级的时候,一家知名度平平的媒体爆出一则消息,声称由于双方实力对比成疑,国家队大名单迟迟没能定下,为了平息争议,双方将于六月末进行一场直接对话!

    这家名叫《新京快报》的二线媒体不是专业的体育报纸,因此消息一出立即引来一片质疑,包括不少圈内人士在内,接受采访时都一脸茫然,直言不可信。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小报为了出名而进行的炒作时,国内发行量最大的体育报纸《体坛》在首页刊出了刘楠的独家专访,暂时抢去了所有风头!

    专访对象是回国后行事低调,且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家伙,若不是那桩震惊全国的绑架案,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去而复返,再度现身天子脚下。

    这篇专访洋洋洒洒,从决定出国踢球到如今功成名就,时间跨度五年有余,字数逾万,很多不为人所知的细节让观者大呼过瘾。其中触及到的敏*感话题也毫不隐讳,直指国内足坛的各种怪现状!

    于是反复研习之后,所有关注者心中都有猛虎潜伏,一时间圈内圈外硝烟弥漫,血腥味儿隐约可闻!

    一直以来,尤墨的支持者与反对者都泾渭分明,谁也不服谁。这次也不例外,那些以黑他为乐的家伙们压根不在竞技层面与人争论,只是揪住他身上的黑点猛踩,从“男女关系”与“爱国”两方面否定他的人格,把他妖魔化。

    前者不用说,北理工发表演讲时当众承认自己不止一个女友,就足以让黑子们集体高*潮了。

    后者原本集中于他不肯为国效力上,现在摇身一变,成了“衣锦还乡却又一毛不拔的第一人”!

    老实说,前者已经审美疲劳,即使有主流媒体在那大放厥词也引爆不了关注,旧事重提多了,反而容易引起反效果。

    后者算是刚出炉的烫山芋,一经提出立即引发一片热炒,尤其是那份6年3500万的商业合同为背景下,黑子们上蹿下跳,到处引战,节奏带的有模有样。

    支持者们无言以对,一时间只能偃旗息鼓,任凭黑子们迅速占领各大论坛,聊天室,以及消息灵通的各类媒体。

    国人在讽刺挖苦方面一向极有天赋,段子手更是多如过江之鲫,集体智慧的作用下,“一毛不拔”与“众多女友”相结合,很快得出了全新版本!

    “钱都花在女人身上了!”

    听起来既符合逻辑,又让人啧啧称奇的版本一出炉,黑子们愈发兴奋,仅仅半天时间就传遍大江南北,风头远远超出专访本身,以及至于圈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高,实在是高!”

    当天下午五点过,足协联赛部主任办公室里,薛明一脸谄媚地站在办公桌前,不住称赞。

    这间古香古色的办公室里只有他和老板椅上坐的孙宝容两个人,看起来心情都不错。

    “一直站着干嘛,那边坐会儿,我去泡杯茶!”

    孙宝容放下手中报纸,刚要起身,薛明变戏法一般拿出来个不大不小的方盒子。

    “武夷山九龙窠大红袍,最好的年份产量不过五百克,您老试试这个?”

    “哟,是谁这么贴心?”

    “之非孝敬您老人家的。”

    “很上心呐,说说看,所为何事?”

    “本来也没啥大事,可谁能想的到,上海人居然起内讧,老朱眼里只有范二那个浑不吝,其它人都瞧不上眼!”

    “是该敲打敲打,不过.......”

    “申缌的老爷子与申花集团有生意来往,之非出手大方也是为了生意,您看.......”

    “小事一桩,让他放心。”

    “那我替他谢谢您老!”

    “我听说国安跟全兴在底下搞小动作,你去查查,省的到时候添乱!”

    “有您在,他们成不了气候,倒是那帮海归比较难伺候,说重惹麻烦,说轻了等于隔靴搔痒。”

    “海龟?我倒要看看壳儿够不够硬,能不能挡住枪林弹雨!”

    ......

    当晚,七点过,就在黑子们弹冠相庆,以为大获全胜的时候,耐克驻中国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了一则消息。

    “从今年七月下旬开始,耐克将与各大高校合作,在京,沪,津,连,等十座城市展开全国大学生足球联赛!”

    消息乍看之下并不让人十分吃惊,但随后的详细内容却像一瓢冷水一般,浇在了兴高采烈的家伙们头上。

    “......举办大学生足球联赛是尤先生一直以来的愿望,在双方签署合同之后,他就提出,希望用自己的影响力去推动这项运动在中国的开展。”

    “耐克本身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促进沟通,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感受这项运动带来的快乐。”

    “考虑到国内基础设施缺乏,运动装备落后,尤先生与耐克公司各出资五百万美元,为参加联赛的大学生们提供全套耐克装备!”

    “为了保证这些运动装备能及时准确地发放到参赛者手中,头一批价值300万美元的装备已经于今天下午运抵洋山港,相关工作正有条不紊地迅速展开。”

    “目前国内有不少媒体都在质疑尤先生的爱国之心,耐克公司对此非常遗憾,不得不把原定于7月1日的新闻发布会提前,希望能够澄清尤先生所受的不白之冤。”

    由于耐克中国总部在魔都,尤墨并未出现在新闻发布会现场,不过他在与不在影响不大,那些窝了一肚子火的家伙们一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一般,迅速展开反攻倒算!

    黑子们一开始还负隅顽抗,认为双方存在联合作假的嫌疑,是在进行危机公关。当支持者在识之士的指引下打开耐克官方网站,寻找到半个月前的新闻之后,所有的疑点化为乌有,局面已呈碾压之势!

    可能是觉得十拿九稳的缘故,黑子们之前非常高调,各种媒体上发表观点很少有披着马甲进行的。现在局面翻转,他们一个个被迅速翻了出来,除了各种嘲讽之外还有人肉搜索,目标直指那些暗中推波助澜的家伙们!

    结果触目惊心!

    居然有足协工作人员参与其中,而且不止一个!

    如此一来,真相已然大白于天下!

    足协表面上对他的回归持欢迎态度,实际上处处设绊下伏,逼他做出选择!

    如果不乖乖听话,抹黑你没商量!

    “还能有比这更不要脸的事儿吗?我想不出来!”

    国内著名的“球迷皇帝”罗西在接受采访时直言不讳,当着记者的面骂起了娘。

    “我x他姥姥的,为了升官发财就能这样厚颜无耻?”

    “他是中国的足球皇帝,身边不止一个女人有什么稀奇?贝肯鲍尔不也一样闹诽闻?”

    “一出手就是3000万,人家不愿意说而已,你们可算逮着机会了?”

    “煸风点火你们在行,狐狸尾巴被人揪住了疼不疼?”

    “升官发财就走正道,凭本事,能不糟践足球吗?”

    “被骂的开心不?开心的话我再来一段?”

    “有种就别当缩头乌龟,出来解释解释敢不敢?”

    ......

    解释?

    怎么解释?

    找人背锅还差不多!

    “我也想听听解释!”

    当晚,八点半,足协会议室里,阎事铎黑着个脸,不怒自威。

    由于是紧急会议,到场的人还不到十个,秘书长薛丽托辞身体不舒服没来,副主席孙宝容因私人事务外出未归。司库卫少辉,联赛部副主任薛明,裁判委员会主任张建强三人到会,

    不过来是来了,一个个嘴巴闭的紧紧的,仿佛一张开就会咬人。

    “都没有解释?托你们的福,那我这脸算是丢到姥姥家了!”

    阎事铎的火爆脾气不是盖的,大嗓门像低音炮一般,震的所有人耳朵嗡嗡作响。

    而他本人毫不自觉,依然咆哮如雷。

    “都觉得我是门外汉,可以干的天衣无缝是不是?”

    “七年前我就领教过你们那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作派了,还拿老办法对付我?”

    “有种就当面承认,事是自己干的,与别人无关!”

    话音一落,会场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首当其冲的三个家伙连眼神交流都省了,一个个眼睛似睁似闭,面无表情。

    阎事铎目光缓缓扫过,声音再度响起。

    这次没有之前那种冲击力了,不过尖酸刻薄劲儿依旧。

    “眼红是吧?也想功成名就,佳人相伴?”

    “想成名,想搏女人欢心,拿出真本事来呀,背后捅刀算是爷们?”

    “黑锅我可以帮你们背,不过麻烦你们动点脑子,别把人当傻子!”

    话音一落,拂袖而去,留下一帮面色惊疑不定的家伙。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阎事铎居然会大包大揽,帮他们擦屁股!

    首当其冲的三人坐着没动,其它几名中层干部无不松了口气,目光里的试探意味十足。

    “都散了吧,明天再说。”

    卫少辉瞧的清楚,一脸的不耐烦,说完却没有起身的意思。

    张建强也一样,坐着没动。

    “老薛你留下!”

    薛明伸了个懒腰,刚起身就被叫住,只好又坐了下来。

    瞧着人已走干净,卫少辉的脸立马拉了下来,声音里怒气十足,“既然都想听解释,我也想听听,到底是谁的主意!”

    “少辉莫动怒,老薛一时大意才着了道儿。”张建强沉声说罢,又分析道:“这么大的消息,按理说第一次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就该宣布了,可他偏偏按兵不动,留了个圈套让我们钻,心思够毒的!”

    听了这话,卫少辉脸上怒气不减反增,冷笑道:“老薛你也是老江湖了,这种黄毛小子摆的圈套也能往里钻?”

    薛明脸上有些挂不住,嘴角的笑容僵硬无比,声音也没有以往的热情劲儿了,“是,是,我道行浅,明知道是圈套还要往里钻!”

    “卫少正在气头上,老薛你也别往心里去。”张建强继续打圆场,转移话题道:“我听说这小子为了收购阿森纳的俱乐部股份欠了上亿的债,500万美金可不是小数目,难道早就在防着咱们?”

    “500万美金的确不是小数目,不过被你说成是为了提防咱们,未免也太小瞧他了!”卫少辉脸上冷笑依旧,嘴角翘的老高。

    “卫少指点一二?”张建强试探着说罢,瞧了眼脸色转缓的薛明,于是又补充道:“也不怪老薛着了道儿,谁能想的到,欠了一屁股债还能出手这么大方!”

    “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先问个问题!”卫少辉脸色愈发倨傲,声音里的优越感十足。

    “卫少请讲,在下竭尽所能!”张建强顿时笑容满面。

    “你知道他为什么要办大学生联赛,而不是高中联赛,初中联赛吗?”

    这样的问题一出炉,就连原本一脸不忿的薛明都睁大了眼睛,一脸不解。

    张建强只能摇头,不过摇着摇着,突然眼睛一亮,说道:“是从市场考虑?”

    “老张你这头脑当裁判长有些屈才!”卫少辉嘴角终于浮起了笑容,声音得意,“想想看,在目前国内,哪一类人群最可能成为耐克这种洋品牌的消费者?”

    “没错,大学生!”张建强像是找到钥匙一般,满脸兴奋,“他们花着父母的钱,又不在父母身边,自然是怎么喜欢怎么来!”

    “不止这些!”卫少辉拿眼角斜了一眼正在旁听的薛明,口中继续说道:“那些花父母钱不心疼的只是一部分。他其实是在放长线,钓大鱼,通过这种方式培养品牌意识,为将来打基础!”

    “是,是,卫少说的是!”张建强用力拍了下桌子,声音高亢,“虽然现在的大学生没以前那么吃香了,但只要是正经大学毕业的,找个好工作并不难。如果在穷学生时期有那么一双穿着舒服又拉风的球鞋,肯定会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说完还嫌不够,又补充道:“即使自己没穿过,也能从别人羡慕的眼神中找到购买冲动!”

    “哟,听你这话,难不成也穿过?”卫少辉一脸戏谑,上下打量起对方来。

    张建强顿时笑容满面,点点头道:“150美金一双,妈*的,上千块!”

    卫少辉也笑了起来,手指对方,“又不用你掏钱,心疼个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