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1354387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二千八百九十七章 迁移
    第二千八百九十七章:迁移

    “是么?”云冰心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我半眯起了眼睛,说道:“为何云姑娘要这么看着在下?”

    “呵呵,没什么,我就是好奇还有听了韩珊珊一顿胡吹海侃后,还不喜欢上你光辉事迹的女孩儿,难道我们的夏七两还有认栽的时候?”云冰心淡淡一笑。[一秒记住:www.abc169.com]

    我耸耸肩,说道:“云姑娘,你这话就不对了,怎么把我说的跟情圣似的?论其样貌,我也就是中人之姿,甚至打扮上,还给夏瑞泽拉出了好长一段,虽然履历是有点复杂,但想来更复杂的人比比皆是吧?”

    “哈哈,难得,光是这点,你就比很多人好太多了。”云冰心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笑道:“一天,女儿心,海底针呢。”

    “说得自己历经了九九八十一难似的,老气横秋。”我伸出手,勾勒了下云冰心的下巴,被这小动作调戏,云冰心脸色微红,说道:“好歹我也是一界妖皇,是见过大世面的,没有九九八十一难,一百零八难肯定超过了。”

    “行吧,反正我是说服不了她了,你看着该如何是好?”我笑起来。

    云冰心说道:“你得从头和我说起,到底你说了什么,我才能察觉问题出在了哪儿。”

    紫衣应该跑到藤枝枯萎后,留下的胶水树洞里面去了,所以这里只有我和云冰心在,因此她说起话来,倒是和往常多了一分大胆。

    “好吧,你且听听,我们之间说的那些话到底问题根源在哪。”我心想反正也是光明正大的压马路,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因此一五一十就把刚才和海乘风的事情往她那一说。

    云冰心一边听一边微笑,说到后面,她两眼都弯成了月牙儿,我在一路皱眉说完,她笑了一路,到了后面她总算出了结论了:“你呀,哪有一开始就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你和她聊门派的事情,她当然就以此为根基和你聊下去呀,世间路千万条,你偏偏选了最难的那一条去走,岂不是有些顾左右而言其他了?”

    “呃?云姑娘何时成了如此睿智的智者了?速速与我说一说。”我调侃说道,心道这云冰心也淘气起来了。

    “哈哈,你干嘛要和她聊门派,聊仇恨这个话题,你与她聊些情感方面的,岂不早就打开了言路了?”云冰心掩嘴笑了起来。

    我愣了下,忙道:“比如呢?我该一开始如何问才好?”

    “你喜欢我么?”云冰心忽然认真看着我。

    我心中一凛,和她顿时四目相对起来,而一时间,也回忆起当年诸多事情,如云州,如人神界,如在五大世界之时,那种错过,确实让我痛彻心扉,好在她恢复了过来,要不然我还真是不会原谅自己。

    “云……姑娘,我当然……是挺喜欢你的。”我本能的答道。

    结果我这话说出来,云冰心反倒脸上一红,呐呐道:“我当然知道……你……你何须直言……我是说,你要这么去问海乘风!”

    “啊?原来是这样……你也不说清楚点,害我会错意了……”我责怪道,心中却哭笑不得,但很快反应过来,道:“你敢设计我,哪有人刚绑架对方没多久,就这么问的?”

    云冰心轻咳两声,连忙说道:“这……我也好似打个比方!你跟她谈感情,她才会和你谈感情嘛,况且,正是以乱打乱,才能突破难以揭开的桎梏囚笼呀!你没试过,又怎知这句不成?要不你现在再上去,就用这句问她,如何?”

    “不……不成!你这是什么损招?”我皱眉说道,云冰心手背掩嘴笑起来:“乱拳打死老师傅。”

    “你!你要给韩珊珊教坏了!”我咬牙说道,云冰心会心一笑,说道:“不得不说,那很有效,至少和你聊天愉快起来了,她说和你在一起,要么大家一起成闷葫芦,要么就得有一方脸皮厚才行,既然不能渴求你如此,便只能委屈我们自己了。”

    “这韩珊珊太过了!”我恨恨的说道,她是抓住了我的弱点了!

    “一天!”就在我和云冰心闲聊的时候,紫衣在树洞里面喊起我来,我应了一声,就和云冰心四目相对了一眼,彼此心照后,我就率先飘入了树洞之中,经过一条复杂的迷宫洞穴,我嗅着紫衣的气息后,才好容易的找到了她。

    “这里七缠八绕的,紫衣等不及了,你能不能把这地方毁了?”紫衣连忙说道。

    我看着树洞并非全是枯萎的树藤,有的部分脱离了吸收的那一根树藤,却横面拦截住了去路,如果砍断,一样会有胶水溢出来,随后还是进不去,毕竟那是砍断一根后,就会涌出许多胶水,并且足够封印一大片地方的存在,轻易也不能斩断它们。

    “你确定在前面?”我连忙问起来。

    “当然,前面肯定有好东西。”紫衣没有犹豫的说道。

    我想了想,随后打算赌一把,所以迅速的拔出了悲风剑然后纳灵法狂吸了一阵的胶水,顿时,胶水把我整个人黏在了一起,不过因为有一层防护罩在,这些胶水没有立即侵蚀道体,最后给我的纳灵法继续一震,瞬间碎了一地。

    而前面虽然液体仍旧狂喷,但也足够让我带着紫衣缩地冲过去了,一路上同样还遇到过一两次这样忽然横加干预的树藤,不过也都给我果断的摧毁了,所以没过多久,我和紫衣就来到了树底下很远的地方。

    但让我们都无比失望的是,即便经过了好一段路,几乎无限靠近这树底下,但前方因为到处是根深蒂固的树藤,所以一直下去,依旧还是少不了要砍树,这样的方法是笨办法,所以我没有犹豫就带着紫衣出来了。

    “下面的情况如何?”云冰心问道。

    “没办法,突破口根本不再那边。”我苦笑道,云冰心问道:“在中央部位?”

    “嗯,估计那才是心脏,非常巨大的树干,每一根都代表一条蔓藤,并且延伸出去后,又形成更多的蔓藤。”我苦笑道。

    “冰心,我告诉你,里面有好东西喔。”紫衣乐呵呵的说道,云冰心点头,说道:“我一定会帮你弄出来的,不过,你可要乖乖听话,不要乱跑了,明白了么?”

    “哦。”紫衣有些不舍,我笑道:“或许树心的位置,会有什么宝物给裹挟住了。”

    云冰心点头,说道:“很可能,因为根据我来之前,提前研究了下临夜国的藤类植物典籍,这应该是一种叫指天藤的普通藤类植物,在量劫之前,生长得天南都是,量劫后因为元气的缘故而毁灭几乎殆尽,而且这种植物本身可不会那么大,能够生长得如此的巨大,恐怕是当年量劫之前给人注入了什么东西,让它在量劫后和当年的普通指天藤区分开来。”

    “这难道不是什么宝物藤类?”我再次确认。

    云冰心摇摇头,说道:“肯定不是,如果是的话,这么多年过来,早就应该成精了,现在也不过是普通的藤类而已,如果把注入它体内的东西取出来,怕它很快会打回原形。”

    “原来如此,那该怎么办?”我连忙问道。

    “等呀,等玄天仙藤能够吸收到底部,其他的分支也一样会继续枯萎,毕竟它们是有根茎的,当然,在此之前,我们需要通知大家尽早做好迁移的准备,因为神塔上好多的弟子门人,都是住在树干里面的吧?”云冰心问道。

    “这事交给我吧。”我当即说道。

    这件塞入树心的宝物能够把普通指天腾激活成这样子,肯定是了不得的东西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