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19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录像
    看了看时间,已经超过夜里十二点,我打开了电脑,查看和搜索一些有关养鬼道的事情,毕竟我对养鬼道的历史还不是特别的了解。

    我在搜索引擎里搜索了养鬼后,出现了一大堆的网页,但结果是并没找到任何我想要的结果,通篇说的大都是一个红衣男孩离奇死亡的旧事。

    随便看了看红衣小男孩的事情,我发现了比较巧合的问题,那个至阴的孩子给人吊死后,身上不但穿了红衣,死后还遗留了针孔,秤砣等东西,经过一些网上分析后,有人站出来说这个小孩给人养成了小鬼。

    说什么给他穿上红衣是索魂,系上坠魂砣,那都是为了锁魂和保留魂的完整性什么的。

    我怵然一惊,感觉使用的方法和道脉分支出去的茅山一脉有那么点关联,联想我自己小时候的经历,我忽然想到凶手会不会就是那个曾经算计过我的人,因为外婆的从中作梗,而让他失之东隅后收之桑榆,那个小鬼成就了我的替代品?

    结果不得而知,毕竟我对道脉的东西真心不是很懂,改天问问赵茜,或许她能知道点端倪。

    看完了红衣男孩的调查视频,我就打算去睡觉休息了。

    但准备关掉电脑时,之前自动登录的聊天工具忽然的弹窗了,一个女子发了个信息过来。

    我本来不想去看,但因为是直接弹窗,字眼就映入眼帘,上面是这么说的:

    茜茜,你看看这个视频,好像何家大少家真的出事了,还得你去解决呢。

    然后聊天窗口就有一段视频发过来,我有些好奇,觉得这估计是个工作视频,就接受到了桌面。

    接过来后我怕是急事,就打开了视频。

    视频是一段监控录像,录像中的男子正酣睡在床上,打着鼾,周围非常的安静,只有一盏看起来非常高档的灯具亮着。

    我还以为接下来会发生岛国那些爱情动作片呢,但接下来我就呆住了,我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忽然从摄像头死角的位置出现了,她缓缓的大概是从窗口位置走进来的,到了那个酣睡的男子旁边才停了下来,怔怔的看着。

    好久,那个东西似乎发现录像机正在监控的样子,就朝着摄像头看过来,我本来还盯着视频看,结果那鬼东西的脑袋突然就到了视频头的面前,差点没把我吓哭了!

    那东西哪里会是人,完全就是个女鬼嘛!

    她浑身都是水,滴滴答答的,脸色苍白得可怕,头发上似乎还挂着些水草什么的,就像是刚从水里爬出来的一样。

    随后视频就发出了诡异的沙沙声,接着画面就撕裂成一片片的,什么都没有了。

    看到了么?看到了么?是不是很凶厉?!聊天窗口的女子再次弹了下窗口,她的头像是一只大脸贱猫的样子,不过我看了她的资料,是个女孩子。

    我没敢回答,等了一会,那个女子又发来一句:吓尿了吧?我的大美女!哈哈,这段视频其实除了明线,我还聪明的多暗接了个无线,明线那个怕连记忆卡都烧坏了吧,天线那个加密了,接收的位置在我家!你看我多好,还没焐热就给你发过来了。

    我一听,坏了,这笨女人怕要遭殃了,还自作主张的接了无线,连忙发信息过去:你现在还在家里?立即到我家来。

    什么呀,我都要脱衣服睡觉了!再说,你不是说我家很安全么,你给我布过风水了么?小贱猫发信息过来。

    那你别走开了,我和赵茜这就过去。我觉得跟她废话没用,而且就算她出门未必能逃过女鬼的索命,视频里连女鬼的模样都能拍到,已经凶戾得不行了,男人没死,那是因为女鬼死前认识他,没这么快要他命,但这笨女人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随后就跑到了楼上,敲着赵茜的门。

    结果,郁小雪睡眼惺忪的就开门出来了,穿着还是赵茜的睡衣,我这一看,鼻血差点没喷出来,薄纱一样的粉色蕾丝裙穿在郁小雪身上十分的性感,我本能的往下一扫,发现胸前蓓蕾竟若隐若现,吓得我立即就把她推了回去,关上了门:没你事,继续睡觉,敲错门了。

    门后响起咚的趴床声,估计又睡过去了。

    我重重吸了口气,发现背后阴气重重,媳妇姐姐像是要发飙了,我赶紧的解释:我不是故意的!这不是救人么!

    随后也没等媳妇姐姐下一步动作,我就跑去又敲另一扇门,这回不会再敲错了吧。

    好半响,赵茜房间的灯才打开,她睡衣上罩了件小外套,不过美腿还是遮掩不住的露出来,很修长,能吸眼睛。

    天哥,怎么了?赵茜似乎刚才已经睡着了。

    你的那个朋友!一只猫,发信息来说见鬼了,弹窗的,我就自作主张接收了,我们还是赶紧去她那把,你那些风水把式拦不住。我连忙的说道。

    什么猫呀狗的,天哥,我好累呢,半夜发视频说闹鬼吓人的多了去了。赵茜迷糊的说道,推了我一把,就要回去睡觉。

    我立即勾了勾手,把小厉鬼叫了过来,小厉鬼很配合,马上露出了阴森森的牙齿,站在了她回头的那方向。

    赵茜本来半抬着的眼皮一看到这一幕,吓得魂都冒了出来,结果本能的惊叫转身,就跳到了我怀里。

    我还没来得及感受胸前紧贴的那丝柔软就差点给她推下了楼,好一会才稳住了身形,然后媳妇姐姐终于爆发了怒火,阴风不知道从哪吹来,门窗都开始啪啦啪啦的响了起来。

    赵茜吓坏了,看到小厉鬼回到了我身边,她脸红通通的嘭一声就把门关了起来,然后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服声音。

    很快,娇艳欲滴的赵茜就跟我到了电脑前,我和她不约而同看向聊天窗口,这一看,寒气仿佛半夜袭来,只见窗口上全是感叹号和各种乱七八糟的符号。

    我和她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出事了,电脑里那位的房子风水估计给厉鬼破了,追来了。

    匆匆忙忙的的跑出了门口,我打开了车库,准备取车。

    别开车了,她就住在对面!赵茜神情紧张说道,看来电脑那边的人对她挺重要的。

    我一听,拍了下脑袋,就在对面你也不早说!

    跑到了对面,赵茜刚要敲门,我已经一脚把门踢开,问她是哪间。

    赵茜指着二楼那间房子,我立即就冲了进去。

    房间里,那少女两眼翻白,给一缕缕的头发勒得面色潮红,舌头伸得老长,断气估计就是马上的事情了。

    你快去救人!我对着小厉鬼命令道。

    小厉鬼有些不满,估计想着我怎么尽是和女人兜搭上了,不过还是立马扑了上去,扯住了一缕缕的头发,不知她哪来的力气,就把那白衣女鬼给扯了下来!

    白衣女鬼遇到小厉鬼也算冤枉了,还没挣扎两会,就给啃得什么都不剩了。

    小厉鬼舔了舔嘴角,似乎很美味的样子。

    我知道,驱虎吞狼这种事情就叫吞噬,能一定程度让小厉鬼快速的成长起来。

    不过管不了小厉鬼这么多,那位女警断了气,正吐着舌头,两眼翻白,口水横流呢。

    对,就是位女警,因为我看到她还穿着警服,扣子刚解了一半,里面是贴身的衣物。

    姗姗!姗姗姐,快醒醒呀!你别吓我呀!赵茜赶紧的扑了上去,把她抱了起来。

    你还愣着干啥呢?人没气了,快人工呼吸呀,你难道想她挂掉么!我立马把赵茜推开,把女警平放在地上,伸出手把她有些温燥的舌头放了回去。

    会人工呼吸么?我问道。

    赵茜给吓哭了起来,本能摇了摇头。

    我心里叹了口气,算了,也是位漂亮的女警,只希望媳妇姐姐不要这个时候发飙。

    姐姐,别闹,我这是救人,你知道的。我嘴里念念有词,伸出手交叠,按住了女警鼓起的胸部,用力按下按了起来,为她进行人工心脏复苏。

    每一次的按下去,柔软的胸脯弹性都弹得我心脏跟着狂跳,老实说,我也是第一次摸到女人的胸部,而且还是位大胸女警的,虽然是在救人。

    媳妇姐姐似乎也知道轻重,没有难为我,不过当我想要给女警人工呼吸时,一阵凉风吹到了我耳畔,痒得我难受,傲娇的九公主看来是不想让我把初吻献出来了。

    我想起来了,这个这个我会学校里教过的。赵茜抹干净眼泪,也发现要做人工呼吸的时候我出现的明显延迟。

    赵茜接过了我的手,对女警做了人工呼吸。

    一阵咳嗽后,女警终于让我们救了回来。

    我这时已经把小厉鬼喊回了魂瓮,并坐在了床上等待她的醒来。

    女警脸上一片的惨白,惊魂未定的看着赵茜,又看了看我,没哭。

    半响,她居然还笑了:茜,我见鬼了!

    不会是傻了吧?不像呀,说话还挺淡定的嘛,我对这位女警大感头痛,看来是位女汉子呀!

    嗯,嗯,姗姗姐,你没事就好!赵茜猛的抱着女警,继续哭了起来。

    我好像差点死了,刚才我肯定很难看吧,舌头都伸出了了。女警迟疑了下,看了看我,不客气的问道:您哪位呀?

    我赵茜的朋友。我说道,你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我刚才还按了你胸不对,刚才我还救了你小命呢!

    他是天哥,刚才是他在网上和你聊天的,还让我带他从家里赶来救了你了!赵茜解释起来。

    啊?不是,你们同居了?!女警惊呼起来,上下打量着我,似乎一副我何德何能的模样。

    我有些无语,这女警脑洞开得,估计比郁小雪还要大,爷伺候不起呀,就说道:呵呵,既然女鬼已经给解决了,那我还是先回家里睡觉吧,你们聊。

    说完,我就离开了房间,回书房睡觉去了,现在都两点多了,明天还要和赵茜去她爷爷家。

    真没想到开个电脑都能出这种事情,邪了门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