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0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尸变
    呵呵,保他们?你保得起么!王老头两眼圆瞪,大手指着我,腮帮子都火得一抖一抖的,雨滴淌下似乎还蒸腾起了烟气,怪是吓人。

    周围响起了痞子们用铁棍敲打地面的声音,啪、啪啪的节奏好比战鼓,让人颤栗。

    韩珊珊和霍大东等警察看到这一幕,脸色无不微变,不由自主的把我围在了中间。

    现在混黑的,私藏枪支都很普遍,几位刑警都怕有人忽然就打起黑枪。

    王哥,何必和晚辈生气,人家来这里也不是专程来跟你叫板的,这不是要看看阿恒的情况嘛,你说你拦在这里,事情可就没路去了,老哥你也不想的吧?林飞瑜站出来圆场,间接是要挡在了王老头的眼前。

    好,有点意思,一个横空出世的娃,居然敢在我王诚跟前叫板,我倒要看看进得了这扇门,他还能不能出去!王老头冷笑着,双目死死的瞪着我。

    王老头的话落音,四周就静得可怕,痞子们都不再敲杠子,我们已经能听到周围淅沥的雨声。

    我看了太平间的门一眼,不知道这老头什么意思,难道里面已经很凶险了?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正在场面十分安静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

    这铃声差点没让周围的人摔死。

    我尴尬的拿起了忘了调成静音的山寨机,暗骂郁小雪居然敢瞎调我铃声,下次再不给她玩我手机了。

    赶紧的看了一眼,本还想挂掉,却看到是只有一个周字的来电显示。

    是母亲的,我看了旁边所有看着我的人一眼,一副面如死水的接了电话:妈,是我,这正忙着呢,咋了?

    警察来电话了,说小义屯招了灾,现在很危险,我帮你问了你外婆的事情,但警察说还没找到外婆,正在努力搜救,你先好好工作,不要想着去看外婆,也千万别回屯里,乖啊对面,母亲有些难过的说道。

    妈,我知道小义屯完了,你也不用编理由骗我,很多事情也是我亲眼看过的,我前天才从里面出来,现在就在县里。我也没打算隐瞒,如果隐瞒,以母亲倔强的性格,估计还要跑到小义屯去。

    啊?你在县里?

    母亲的声音怔住了,似乎在消化我的话里面的意思,不过我不打算解释太多,这种事说出来也是让她多一层担心,就说道:妈,你别太担心了,我现在还有点事,先这样吧,晚点我再打电话给你吧。

    说完,我挂掉了电话,抬起头时,靠得我近的王老头和林飞瑜表情都是一副凝重。

    你从小义屯出来的?周仙是你什么人?王老头红着的脸像浇了冰水,凉了下来。

    我外婆。对这个我也不打算去隐瞒,毕竟只要是有心人,查一查都能查出来。

    林飞瑜倒吸一口冷气,看着我的眼神立即就变了,一副怪不得的样子:啧啧,王哥,你听到了没?这可是周前辈的外孙呀。

    王老头抿着嘴,半响才哼哼道:哼,攀亲带故又怎样,谁不和谁是亲戚?这件事搞不了,就是她亲儿子来也没用!进去吧!

    看到王诚已经让我们进去,我没接过话茬,就跟着林飞瑜到了太平间的门前。

    韩珊珊不明所以,霍大东倒是知道一点小义屯的情况的,

    王老头和儿子王栋也跟在了后面,这两位要亲眼看验尸的过程。

    验尸我没见过,不过想起尸体,我就感到背后发凉,就更别说要验尸了,胆子不大点根本就不敢看。

    看着紧闭的太平间,霍大东虽然是队长,但没敢去开门,紧张得手都在抖,把目光投在了林老头的脸上。

    雨天是显鬼的天,容易看到脏东西,这是常识,抬头看着细雨渐渐滂沱,所有人心情都压抑得很。

    林飞瑜知道这种事情是有点难为霍大东,就主动的站到了门口。

    门是普通的铝合金门,可挂满了狗牙和泼了狗血后就显得有些狰狞。

    林飞瑜打开了保险箱,从红布里拿出一簇黑色的香,点燃后念叨了几句,就插在了外面,随后头也没回,就说道:无关的人,背过身去。

    都背过身,听到没?王栋看自己父亲点头,就扭过身传话。

    所有人都没敢再看,女眷家属都是脸色煞白,见过人烧红香、黄香的,可烧黑香的没见过呀。

    烧黑香的都是什么事?那都是专请厉鬼吃的,一般的香不起作用,它们不会买活人的账。

    点燃后黑香香气沉沉,是上好的香。

    我心中看高了林老头一眼,看来老头子干的是解剖尸体的工作,一身的阴气还能活到现在,果然有那么两下子,我得学的点,往后跟在老头屁股后面也能混来些黑香,贵点不妨事。

    烧了黑香还没完,林飞瑜又拿了一包白灰出来,均匀撒在了门口。

    这个是灰?是灰的话我就懂,驱邪防尸变嘛,毕竟进去的人都很危险,怕染上脏东西,所以才洒这些东西。

    不过这灰有点太白了,阴森森的渗人,我心中有些怀疑是不是真是灰,不过林老没炫技的意思,我也不好在这个时候去问。

    做完这一切,林飞瑜打开了门,一瞬间,阴风就像解放了一样,呼的吹散了林飞瑜的那把灰!

    林飞瑜脸色唰的都白了,而那几根黑色的香仿佛纸做的,烧得贼快,如果不是刚才我们没开门前曾见黑香烧得挺慢,还以为林飞瑜偷工减料呢!

    回过头,后面的两个刑警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背过身了,他们靠得门近,似乎感觉到了阴气吹到了脖子后面,都瑟瑟发抖起来。

    霍大东倒是没任怂,只是他脸色白得也太吓人了点。

    里面这空调开的,够冷的。至于韩珊珊,她脑门开过洞,现在这样子跟逛街一样,就不用说她了。

    王栋杵在了原地,别看他混社会的,但有些事他永远都大胆不起来,好比跨过前面那堵门,愣是让他的脚重似有千斤。

    开了门不敢进去了?小林,你该不会想打退堂鼓吧?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之前阿栋那几个帮抬阿恒的伙计,现在都还在精神病院里躺着呢。王诚冷冷的说道。

    有那么吓人么?韩珊珊阴阳怪气的说完,就一把跨进了门,我拉都拉不住!

    别!

    进了门还有一条几米长的过道,林飞瑜刚想制止,韩珊珊已经进了门,我本能的要去拉住韩珊珊,可这个时候,我的衣角也瞬间被媳妇姐姐扯了一下!

    惜君!我二话没说,低沉的叫了一声,立即打开了魂瓮的盖子!

    惜君动作十分的快,几乎比我们快了两三倍还多,瞬间就冲到了韩珊珊的前面!

    啊!一声惨叫从里面传来,我和林飞瑜冲进去时,就看到韩珊珊跪坐在地,眼珠子动也不动的盯着太平房中间的铁床!

    铁床上,给砸破脑袋的中年的男子直挺挺坐在上边,他的坐姿很直,很平,手也垂着,就像小学生在认真的听课一样。

    可他的眼睛白的吓人,发黑的嘴唇半张着,仿佛正迎接门口进来的我们。

    阿恒!看着儿子如今的可怖样子,王诚老泪纵横,一副不忍笃视的样子。

    哥王栋是又惊又怕,连声音都颤颤巍巍的,他哥昨晚还直挺挺的,现在却尸变了!

    惜君站在韩珊珊的跟前,呲牙咧嘴,黑色的双目满是厉色。

    韩珊珊吓哭了,眼泪巴拉的说不出话来,我拉起她立即就想给她一耳刮子:不做死就不会死!现在懂了么!

    呜她不但哭了,还差点吓傻了,不过让我放心的是她应该没疯,如果惜君不及时拦住了那沸腾而来的阴邪之气,现在只能把她送精神病院去了。

    惜君没过去把厉鬼扯出来,而只是和它对峙,这让我感到一丝的担忧,看来这里面的厉鬼连惜君都感到不好对付。

    霍大东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握着手枪,瞄着王恒的脑袋,但他手抖得厉害,我看着就不像能命中的样子。

    林老,你说怎么办?走还是留?我问了问旁边的林飞瑜。

    林飞瑜和王老头都看到我放出了厉鬼那一幕,也看到了此时站在我跟前的惜君,只不过现在给尸变的王恒吸引去了大部分的注意力,顾不上我豢养的厉鬼了。

    没法子了,这鬼很厉害,怨念连周围都能感受到,昨晚人抬来的时候,只是还是封住的,现在它已经彻底把封符解了,小林,不是王哥说,怕你我合力都赶不走它!就算死一两个,把它弄进了黑棺那又如何,怕都抬不走。王诚和林飞瑜说着,目光开始转向了我。

    我没说话,惜君吃不下它,我还真对这些驱鬼的玩意不太在行,只能皱着眉。

    王诚和林飞瑜俩老头都没办法,看见我皱眉,还以为我在想办法,他俩就干眼等着我拿主意。

    我这下算是服了:我说您俩关键时候看我这小年轻干啥呢?你们都解决不了还指望我?真以为我是我外婆么?

    能和惜君对峙的厉鬼我也没见过,半响我看那王恒坐着也没什么动静,一时就没什么主意,就建议道:我说林老要不您再烧几个黑香?请它出来商量下呗?

    可正说着,牙齿打颤的声音就从我耳边传来,我说谁这时候还在打颤,这一扭头,王恒合着的嘴巴就这么兀然动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