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1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制陶
    回到了小区已经有点晚了,郁小雪还在看电视等我们回来。

    我打开了院子里的灯,把一堆制作陶器的工具搬到了空地上,带上了手套,开始稀释和筛选陶土。

    郁小雪和赵茜都围了过来,并且成了好奇宝宝,看我在那做什么。

    我做个茶壶。这是我给她俩的答案,要说做骨灰盒,估计她们就跑了。

    养鬼的魂瓮并不需要太大,也就巴掌大小的扁圆东西,做成温水壶的样子都没问题,不过重点是绘制的图案一定要准,还得有符文的符胆。

    没有符胆,魂瓮就没有作用,招不来鬼神。

    把陶土采选好已经是一个小时后,郁小雪看着都觉得无聊,只有赵茜知道我冒着生命危险拿到这些东西,肯定不会只是做个茶壶这么简单。

    我把制陶的转轮打开,带上了塑料手套,开始制作雏形,结果没把握轮机的速度,手一用力,雏形就崩塌成了块状。

    这个泥有些臭喔,是鱼塘里的泥么?郁小雪捏着鼻子问我。

    嘿嘿。我没说话,继续照着电视上制作陶器的方法去摆弄,我要告诉她里面含有尸体的血,或者肉块,估计能把她吓昏过去。

    赵茜知道我这阴土的来历,咸鱼的臭味就是从我取土的地方飘来的,去的时候还不知道,那倒可以理解,现在再不明白就真是笨蛋了,那里肯定埋了死尸。

    我继续制作圆形的砵,结果很遗憾,连续三四次都没能成型,甚至我开始降低要求,只要能做出个样子来就好了,歪歪曲曲都没问题。

    结果诡异的是,它们连形状都没办法把持。

    我的手已经冷得有些发抖了,阴土蕴含怨气,像有自我意识一样乱颤,这就是我失败的原因。

    天哥要不让我来弄吧,我的手比较巧喔。郁小雪说着,就靠近了我,盯着这猩红发臭的泥土。

    然后趁我还在捣鼓的时候,手就伸进了我装着陶土的桶里!

    别碰!我立即的叫到,想要拉住她,可已经来不及了,郁小雪都都伸进了土里,皮肤立即就白了。

    好好玩喔!郁小雪却高兴的捏揉了起来,看得我都慌了神。

    她拿了陶土,把我挤到了一边,抢过了我的轮机位置摆弄起来。

    你们要乖乖的喔,给我变成个茶壶!郁小雪一边说,一边用柔软的葱指捏出各种的姿势,只是几下功夫,我刚才完全捏不出的罐子,在她手里就像有了生命一样自动形成了!

    我一拍额头,看来我肯定没有制陶的天赋!

    雪,你不觉得冷?我看郁小雪摸了陶土并没有任何的不妥,甚至她有些乐于其中,我很好奇,毕竟我是带着手套都觉得很不妥。

    没呀,就凉丝丝的,挺好玩。郁小雪说着,又拿了陶土和木糠,一边制作一边抹上,这是为了防止烘烤时成品开裂,可见手段很是熟练。

    你玩过这东西?我问道,看来我是因为阴气太重,不能接触这些东西,郁小雪和赵茜反而没什么问题。

    玩过,以前老师教了些,就和别人一起做着玩,然后大人建房子烧砖的时候我们就放进去,不过没有这个方便就是了。郁小雪说道。

    哦,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过来,看来人果然是有擅长和不擅长的领域。

    外婆的阴气其实也挺重,要不然无法继承养鬼道的道统,所以她要制作陶罐,估计也得要人来代劳。

    行,你就按照刚才这样的多弄几个给我,记得把盖子也做上去。我是想着什么都自己做,真是太笨了,既然郁小雪冰雪聪明,那就给她摆弄好了。

    我还得烘培干燥,然后在上面雕刻点东西。我把电炉插上电后,把做好的两个陶罐放了进去,开了低温干燥它们。

    趁着烘焙的时间差,我就拿起了准备好的,街上卖的白色石膏人偶,尝试在上面雕刻一些比较高级的符文。

    结果雕刻了好几个复杂的符文,都是歪歪扭扭的,经常滑笔或者直接击穿,就算运气好画完了一个,拿起来一看,怎么就跟狗咬一样?这能成么?

    我的心一下子泼了凉水似的,难道和画符不一样?我这手得笨到什么程度!

    抓狂的我差点就砸烂这些破烂,结果赵茜把其中一个石膏像拿在了手上,雕刻刀在她手上挽了好几个漂亮的剑花,华丽丽的潦草几笔,直接临摹了我满头是汗才画出的一个咒符!

    顿时,我泪流满面:你说哥的手就这么笨么?

    刷刷几下,赵茜又是一个符文完成了,拿着石膏人像放在了我面前:茜这么画行么?

    嗯,还不错,挺规矩的,虽然缺乏我这般的灵动,不过那个,小雪既然都接了制陶的工作,我不能对你厚此薄彼是吧?画符的事情就交给你吧,对了,我得传你几句符胆咒语,你可记好了,一边雕刻得一边的焚香、烧纸、念诵才行。我点点头,装得很是老成的夸了小姑娘一句。

    哦。赵茜低头轻笑,一副很好看的神情看我。

    我老脸不红心也不跳,拿出了外婆那本书,指了其中的几个咒语,然后又示意她要画在哪里,并且传授了她符胆的咒语。

    赵茜很认真的记录了下来,并且开始用石膏像来练习,让我觉得心寒的是,她只花了十几分钟就画得相当的好了。

    如果只是一两个咒符还好说,但一堆的咒语扎在一起,就知道它们其间的牵连和难度,虽然以前我也有练习过,但绝对没有她画得轻松,看来在雕刻方面我肯定不如她的。

    也不知道她的制符水平怎样?回头我传她几张高级符箓试试,没准她也能这么弄出来呢?

    所谓财法侣地,伴侣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如果她们有兴趣,我倒想把她们两个都培养成高手。如此一来,我就放弃了自己去制作的想法,转为幕后的统筹支持者,而她们在动手能力上,也直接能把我虐得死去活来。

    完整的魂瓮很快出现在了她们手中,成色比外婆做的还要好,加上我挑选出的符文,用来豢养惜君,那肯定是没问题的了。

    虽然参照外婆的书中记载,这种符文和制作方法算是垫底级别的,装的都是些稍微厉害的厉鬼,但有这种质量我很满意了,如果以后条件足够,或许鬼王级别的魂瓮她们都能制作出来,当然,现在是不可能的了。

    第六个魂瓮制作出来时,陶土已经彻底用完了,六个雏形都是一模一样的,我像是宝贝一样把它们捧入了电炉里。

    打开了开关,设置好了温度和断电的时间,我才松了口气,如果运气不错,到明天早上估计能成功一两个,毕竟带着咒符的魂瓮成功率不会太高,牵扯到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看了看手机,十二点半,我就准备带赵茜开车去赵家庄子。

    时间差不多了,你准备下,把能用上的家当都用上,我们这就去庄子,今晚是守灵最后一晚,明天就送老头子上山。我感觉自己的眉心不自主的挑了下,最后一晚肯定还要出点问题,不然赵茜的二叔不会善罢甘休,因为他还没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嗯,我知道了。赵茜脸色有些黯然,看着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赵茜,你别担心,那两个老匹夫要是今晚老老实实的,你天哥就让他们多蹦跶两天,如果敢今晚动手,老子立刻弄死他们!想到赵茜昨晚差点就死在医院,我咬牙切齿起来。

    哇,天哥你好猛!郁小雪抓着我的手,两眼闪闪的崇拜的看着我。

    哼哼,那还用说。我翘着手,四十五度的仰望天空。

    天哥谢谢您。赵茜脸立即红扑扑的,看着我露出很感动的表情,觉得男人就该这样,所以刚才的黯然也烟消云散了。

    我觉得装也装得差不多了,就赶紧爬上车子,嘱咐郁小雪好好在家睡觉,今晚无论如何也别睡沙发上了,要是害怕就打电话给韩珊珊,叫她过来陪睡。

    赵茜的房子风水还是蛮不错的,有定星罗盘放保险柜里,一般的厉鬼也不敢靠近。

    毕竟我也有我的考虑,说起测算地形,震慑厉鬼它虽然有优势,但要是真刀真枪的打起来,还是得惜君这样的才行,这东西不是拿来驱鬼的。

    这次赵茜把她的金钱剑、桃木剑,铃铛都带去了,整整一皮箱的东西,虽然不是她做大夜,但这次她肯定不会像昨晚那样坐以待毙。

    车子发动后,赵茜就上了副驾驶位。

    我看赵大美女情绪稳定了,心情也好了很多,觉得今晚就算遇到什么难题,也能亦步亦趋的解决。

    可车子刚开出大门,赵茜的电话就响了,她轻轻皱起了眉:是爸爸的。

    接了看看,应该是问你什么时候到庄子。我看她担忧,就宽慰起了她。

    爸,是我。赵茜点点头。

    可接下来,赵茜就沉默了,半会,她渐渐脸色苍白了起来。

    事来了,看赵茜的表情我就知道,而且赵熙没事是不会打自己女儿电话,可一旦打了,毫无疑问就是大事,或许就是常人接受不了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