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2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章:山鬼
    海老停住了脚步后,也不管地面泥泞,直接就坐在了地上,林飞瑜眼皮都跳了下。

    我不明所以,但对周边聚拢而来的阴气却感受得出来。

    小林你护法,赵茜、赵毅都到我后面。海老很快的铺上红布,把五个纸人放在地上,拿出了笔,打开后面的盖子,是把刺针,扎了一下手指,在纸人上鬼画符起来。

    赵毅有些惶恐,立即就跑到了海老的身后,赵茜也很听话,跑了回来。

    我虽然感受阴气凛冽,不过左右看去都没看到山鬼的影子,可很快,媳妇姐姐的预警就来了,我耳畔仿佛有风吹来,猛然回头,发现个灰白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树林里,旁边还站着朦朦胧胧的几只看似野兽的灵体。

    这就是山鬼?和厉鬼感觉差不多呀,那几只灵体的野兽是什么东西?

    来了!林飞瑜大呼,手里立即拿出了之前的一把棺材钉,右手拿着手术刀,打完诀印后划开中指,带血的十几把钉子用力的抓在手里。

    那几只诡异的灵体野兽忽然就扑了过来,我兜里的魂瓮剧烈的抖动,惜君仿佛是感应到了外面的境况,看这灵兽应该也是厉鬼一类的玩意,恐怕是她最滋补之物,不过现在我可不敢放她出来。

    那灵兽扑向了我们,我能感觉周围阴气的沸腾,给它们扑中,恐怕后果不堪设想,这么厉害的厉鬼吴正华居然能招来,真是匪夷所思。

    林飞瑜的棺材钉非常的厉害,扎到灵兽时都冒出一阵的青烟,那灵兽咆哮着最后消失不见。

    林飞瑜终身不娶,童子精血里蕴含纯净的精气无论什么污秽邪物粘到,都会烟消云散。

    海老画出九宫八卦,念叨起来:乾、坤、艮、兑、离、坎、巽、震!借金、借木、借水、借火、借土,以阴阳消长,令五行转移。

    他最后一笔指连到底,起笔后,手诀变掌,往前一推,那五个纸人仿佛借到了五行属性,就这么飞了出去,瞬间,纸人落地时,那些灵体猛兽就仿佛受惊一样,撞入了树林或者泥土石头里,消失不见了。

    那山鬼桀桀的笑了起来,也消失在树林之中。

    你杀掉那山鬼了?我怎么没看到有什么景象出来?林飞瑜惊讶的问道,那五个纸人看起来平平常常,给掌风打出去的时候也不见什么异象,怎么那山鬼就跑了?

    我们阴阳家借来的东西你们看不见,就像阴魂常人也看不到是一样的道理,而且山鬼哪这么容易死,你以为我是周仙么?连鬼王都能招来,什么山鬼山神,当然都是抓到就下酒的。海老神秘的说道。

    海老看过外婆那一场大战,估计受到的刺激很大,常把外婆的法术挂在嘴边,我反正是不知道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不过连鬼王都招来了,那肯定是厉害到无法无天了。

    嗯,是这个理。林飞瑜没纠结这些,把棺材钉收回了保险箱。

    山鬼也是地缚灵的一种,就是厉鬼,不过它修成了一定的实力,具备了灵智,把山中陷阱里屈死的恶兽收为眷属后自成一门,管理整座大山的阴气,也变得异常强大,但它们没有司职,应该是属于容易被驱使的一类厉害鬼物,茅山术士稍微厉害点的都能驱使。

    不过现在这个时间和天气驱使而来的山鬼就厉害多了,这要能驱使动了最好,要是被反噬,吴正华估计得喝一壶。

    现在这山骨商很高,刚才几只鬼兽给灭了,她立即就跑了,可见比人还聪明。

    快到山顶了,看天上的乌云,那老家伙也有点急了。林飞瑜再次露出了笑容。

    看来是了,这是要招雷的样子,不过他身体撑得住么?这一提醒,海老缓缓看向了天空,摇了摇头,手指捻着奇怪的算式,但脸色刷的就白了,看向了我们,最后目光停留在了赵毅的身上。

    赵毅怔了下,以为海老看后面,也朝着后面看去,发现什么都没有就松了口气,疑惑和害怕的看着海老:海老叔,你看我干什么?

    海老皱了皱眉,拿出了同样是蓝色的纸人,手指在上面写上了咒语,拿给了赵毅:你拿着这个,回去吧,已经快到山上了,这里不需要你了。

    赵毅不敢接过来,但看见我们都看着他,他就说道:为什么呀?凭什么我一个人下山?

    你不下山就会死,记住,下山时别没事回头看,有人叫你也不要理会,装听不见,要不然海老瞪了他一眼。

    我真要走?赵毅吓了一跳,赶紧的拿了蓝色的纸人。

    对,我算出你上山会死,你信不信?海老说道。

    啊?我信!我当然信!赵毅脸色惨白,虽然要自己一个人下山,但总比死好的多,就没命的朝山下跑了。

    剩下我和赵茜、林飞瑜都有些奇怪的看着海老,海老摇摇头说道:这小子我信不过他,他可能身上有吴正华下的咒,没准一会他就会拉着我们一起死。

    什么?这你都算出来了?那你还算出什么了?林飞瑜惊问道。

    我也不禁吓了一跳,这海老也太神奇了吧。

    哼,反正赵毅肯定有问题,他现在的气息从刚才山鬼来了以后,就和我们格格不入,一会他要是被什么东西给利用,做出一些我们想象不到的事情一点都不奇怪。海老冷冷的说道,就继续的往山上走去。

    那你给他的蓝色纸人又是什么?林飞瑜看着赵毅的背影消失,还是有些想不明白。

    当然是庇护纸人呀,那山鬼没跟我们死磕,就会有后手,赵毅也不算多坏的孩子,我不能让他枉死吧?而且少一个人会对我们有利。海老解释起来。

    说的是,他把我们带到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林飞瑜也表示支持。

    论斗法,海老是前辈高人,林飞瑜没意见,我也没什么要说的。

    我们继续朝着山上走,这一路上,轻微的细雨开始变大,到了山上,居然起了雾,雷声也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传来,估计哪里正被雷云肆虐。

    海老还是不停的念咒,丢着纸人,每一次不多不少就四个,一袋满满的纸人给他丢了七七八八,这浪费的程度随着里山头越近,消耗就越大。

    到了最后,海老已经面色苍白,脸色发苦。

    老东西,我到了上面,你最好还活着!海老说话气喘吁吁,骂人的声音都小了很多。

    我看着一路上的纸人,不明就理。

    我说海哥,这纸人是不是要迷惑那老东西的?林飞瑜忍不住问道。

    可不是么,你看看,他没有了赵毅立即就找不到我们的位置了,看天上的云层,因为我的纸符都舒展了起来,没有稳固可言,他想憋着雷咒和我死扛,纸人用尽之前,他也拿我没办法,现在憋得估计都吐血了吧。海老恨恨的说道,这一路上的纸人都是他的心血,都存在一股子人气,招雷。

    海哥,我说你这方法不是跟他死磕么?万一你到了上面,他还活蹦乱跳咋办?林飞瑜急了。

    我能有什么办法?雷咒有那么容易躲的?我能躲开,你也能躲,夏小兄弟估计也不成问题,但赵茜怎么办?我不能让任何一个人出问题。还有,小林,我也不多说了,你最好期待我能撑到上面,而那老家伙等我们上去的时候就死了,要不然该轮到你了那可就好玩多了。海老摇头苦笑,脸色白得吓人。

    说的什么话呢,海哥,你要不行当然我来,收拾那半死的老东西,还用你动手么?林飞瑜拍拍保险箱,有些笃定的看着海老。

    对不起,海老叔都怪我任性跟来赵茜脸色很尴尬,才明白海老是知道自己跟来的目的,原来对方是因为要保护她,所以才会用了死办法。

    唉,他对你爷爷下手,你爷爷死了,你就会想报仇,你赵茜报不了仇,你哥哥赵合也会来,这本来就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我只是在力所能及的时候出手护着你们而已,至于到什么程度,也只能看老天了,这雨要是继续,能驱鬼的吴正华会更厉害。海老摇摇头,重重叹了口气,脸上没有半分的血色。

    林飞瑜意识到了不妥,伸手去探了下海老颤抖的手,不碰还不要紧,这一碰上,脸都黑了下来:海哥!您

    用太多,逆风了。海老神情有些无奈。

    丢了这么多纸人,听不懂也能看懂了,逆风也就是濒临反噬的意思。

    那怎么办?要不你休息?我自个上去!林飞瑜没法子了,就对我和赵茜说:你俩带着你们海叔回头,我上去弄死这老东西!

    你对付不了他,你一上去,没有我,雷咒还轰不死你?这老东西这几十年长进不是一点半点,以前我们还是平辈的实力,现在居然高了我一筹了!我怎么没想到他敢肆无忌惮的回来肯定有所依凭呢?海老有些生气的制止了林飞瑜,提了口气就朝着山上走去。

    这个不行那个不好!那至少让夏小兄弟带赵茜下去吧?上面肯定很凶险!林飞瑜急忙的说道,这山头也就几十米的距离了,雷咒轰下了都得灰飞烟灭。

    啊啊啊!

    正当林飞瑜说着话时,下面混杂着雷声传来了赵毅的惨叫!海老也向林飞瑜投来了看到了没的目光。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