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2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七章:担忧
    赵茜在护士姐姐的帮助下醒了,可气色非常的差,醒来又睡了过去。

    就算媳妇姐姐暗中帮助,被山鬼借身的她没准会遗留点什么问题,我倒是想让海老来卦算下,不过海老现在这种情况能走得了路就很幸运了。

    我趁机让温柔的护士姐姐给我包扎伤口,顺便上点药,结果因为气血的失调,我差点昏在了这位护士的身上。

    一旁写报告的韩珊珊呲牙咧嘴气得要死:你这人呀,唉,姐都不想说你了!

    我给她惊得醒过来:咋了?看不惯呢?难道要我倒在你身上呀?

    一旁的护士姐姐给说的脸红红的,这是调戏警察呢,会不会摊上事呀?吓得立即跑了。

    笨死了,赵茜在那呢,你怎么不趁机躺她身上?那护士哪比得上她?韩珊珊认真的教训我。

    你!这不是人多么。我对她简直有点无语。

    霍大东已经把赵州和赵毅以及相关的人带走了,赵毅命大得很,下山的路上居然只是磕到了石头,不过那叫声真是撕心裂肺,当时我还以为这小子不死就残,太能吓人。

    大哥,你可真能,山上雷打得那个一闪一闪的,怪吓人的,你们居然还在上面逗留了一夜!牛!雷青从门里进来,给我和韩珊珊倒了杯茶。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韩珊珊瞪了他一眼,明显对这痞子有些不对付。

    韩姐,我又不是说您,您跟我这小的对付着算什么事?雷青苦着脸。

    哼,你最好到外面呆着,没看到这里还躺着病人么?韩珊珊拿着鸡毛当令箭,房间是赵茜在庄子里的小闺房,又不是谁都能进来的,你雷青没点眼界么?

    我这不是给你们送送水嘛,行,这就走。雷青看韩珊珊面色不善,就像跑了。

    慢着。韩珊珊叫住了他,拿着笔在报告书上敲了敲,问道:吶,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写到你那个同伙的事情了,你说我是写不小心开枪打中他大腿呢?还是说点别的哈?

    雷青怔了下就反映了过来,立即笑道:哪能呢,韩警官您当时英明神武,这一枪哪可能是您打的,那是阿标发了神经,忽然跑过去要撞了枪子,那小子有前科了,看到人家开枪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就爱到处乱窜,这哪能关您啥事?

    哼哼,那他没事吧?不会跟我计较?韩珊珊虎着脸问道。

    怎么会呢!我雷青拍胸脯保证!他还说您这一枪打得好,打得妙呢!还偷偷告诉我,他小时候就有的风湿,现在因为这一枪居然都不痛了!所以他哪能跟韩姐计较?感谢都来不及呢!雷青拍得胸脯都淤青了似的保证。

    严肃点!好了好了,你可以滚了。韩珊珊瞪了他一眼,半会又随意的挥挥手,赶走了雷青。

    雷青如释重负,赶紧跑了。

    我看了眼雷青,又看了眼韩珊珊,对两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彻底无话可说。

    我说你不在警局里写报告,跑这来写行么?昨晚你不刚开了几枪差点打死人了?赵老太可还躺在医院里。我说了她几句,提醒她赵老太肚子那一枪还是她开的。

    山高皇帝远,上边都不敢管,你管姐做什么?姐这叫什么来着啊,对了,叫特殊情况特殊处理!韩珊珊白了我一眼,拿了身边那块特别行动科的牌子在我眼前晃了晃,继续埋头写报告。

    这报告也挺难写,玄门这种东西上级是不能让她提及的,所以大多数是任由手下发挥了,就算写出花来,只要不沾上玄门的边,那就能通过。

    韩珊珊身份不俗,要不然一个小警察哪住得起龙渊小区?而且就连霍队都对她客客气气的,还能和赵茜兜搭在了一起,家里的风水都是一套套的。

    那你写报告,我出去打个电话。我看了看时间,八点半了,就想打个电话给郁小雪,问问电炉的情况。

    去外面干什么,赵家正作法事准备出殡呢,是庄子后面的山上。韩珊珊问道。

    嗯。我只是点点头,但还是决定出去。

    看我要走,韩珊珊除了要写报告,又要看着赵茜,就不打算理我了。

    来到的门口,就看到赵家的人忙前忙后,点引魂灯,把棺椁上了架子,给棺材套上纸房子。

    丧葬还是有条不絮,而棺材边带领赵家人的是个我不认识的法师,不过现在事情大定,吴正华回自己的窝里舔伤口去了,应该不会再出什么事。

    就剩下王家了,王诚那老家伙不知道现在什么心态,这两天倒是没有给赵家火上添油,就怕出殡的时候来阻挠了。

    我看雷青还在一边,就招手把他叫了过来:现在时间差不多了,王家什么情况?

    大哥,王家经过您在太平间那一手,就给镇住了,到现在暂时没什么想法,估计各走各路,他们也忌惮来赵家搞事吧,这不,海老还在赵家坐镇。不过赵合如果从局子里出来,那时候就不好说了,肯定要出点事情。雷青说道。

    你看得倒是挺准,不过这种事情,能化解就化解吧,冤有头债有主,虽说赵合是占了边,可真正杀人的却是吴正华。我点点头,海老是县里有名望的玄门阴阳家,黑的一道不说,白的认识的人就多了去了,王家不看僧面看佛面,这次大家都有丧事,应该不会再来。

    那是,我帮姓吴那老家伙做过点事,表面人是挺好,但内里我都觉得挺狠。雷青帮着赵毅做了很多事,当然有所目睹。

    我倒是没打算和雷青沾上点什么干系,就拿了电话到一边去了:雪,醒了?

    天哥!炉子里的东西烧好了!郁小雪兴奋的说道。

    成了几个?我心中兴奋,我现在基本没多少战斗能力,如果魂瓮在这个时候成功烧好,对我可是最大的支撑了。

    三个!郁小雪也挺高兴。

    挺不错,这都是你和赵茜的功劳,回头请你吃糖果。我夸道。

    哦!那我要吃一斤!要大白兔奶糖喔!郁小雪高兴极了。

    这能有什么问题,行,中午我就回家,顺路买给你。我挂掉了电话,正要转回去看赵茜的情况,结果韩珊珊的出来了,看到我就拉我进去:赵茜醒了,闹着要去送他爷爷呢。

    如果能走,那倒也不是什么问题。我并没有制止,走了进去。

    赵茜脸色苍白,眼里布满了血丝,看到我进来,就撑起了笑容:天哥。

    你醒了?感觉怎样?有没有好点?

    这几天赵茜可以说吃尽了苦头,比如让小鬼捏心脏,给王恒掐脖子,又给山鬼上身,这些都是能死人的事情,都给她撞上了,可谓命途多舛,该不会是撞了什么霉运吧?

    还好吧,就是我的眼睛有点痛。赵茜揉了揉眼睛看着我,摇了摇头,又打量起我来。

    不会吧?我立马就坐到了她床边,撑开了她的睫毛,朝眼珠子看去,但可惜我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看来应该是睡不够,导致布满了血丝。

    赵茜双颊立即就红了,眼神飘移到了另一个地方。

    哼哼,你小子该不会想趁机性骚扰吧?姐这警察可还在这呢!韩珊珊气呼呼的看着我。

    我才想到自己是关心则乱,就站了起来,老脸有些挂不住。

    天哥,我好像发现您身上的气息很复杂,有淡蓝的,还有一层淡金的。

    赵茜说着胡话,让我和韩珊珊都吓了一跳!

    你说什么?我这次真的担心了起来,她该不会给山鬼不小心炼去了一魂两魂的,傻了吧?

    茜!你没事吧?医生!护士!韩珊珊直接就去隔壁请医生和护士。

    赵茜也给我们的反映下了一跳,赶紧急忙的补充起来:我没事,就是刚起床有点眼花,看错了。

    女医生也匆匆的来了,又是量血压,又是查瞳孔,好一会并没有发现问题,就狐疑道:没什么事,她就是疲劳过度,休息休息就好,如果能去住院两天,在那里整体观察会更好些。

    我已经没事了,不想住院。赵茜直接就说道,然后开始挣扎着起来。

    韩珊珊没法子,就把她扶了起来,赵茜走了两步,似乎还感到自己的步法有点虚的样子。

    我要去送爷爷,姗姗你扶我去行么?赵茜软软的说道。

    韩珊珊没辙的看了眼医生,医生反映不大,她就点了点头:喂,我说你也来扶,让她走一段没准就利索了。

    我还在纠结赵茜眼睛的问题,要知道被借身的问题可大可小,有的人给借身以后,阴气会重得很,赵茜这次还是让山鬼上身了,阳气可说是破了大半。

    以后不说别的,首先撞鬼的几率就成倍的上升,现在一副病怏怏的,本来可以护身的定星罗盘也给赵州作为报酬送给了吴正华,以后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

    赵茜坚持要去送赵老头,我也只能扶着她去了,赵合还关在局子里,要是她不能去,以后肯定耿耿于怀。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