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3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一章:揪心
    第六十一章:

    雨越下越大,天空不停闪着雷光,就跟恸哭一样的渗人。

    一道雷亟好巧不巧的砸在了李破晓身边的小树上,轰隆一声把树劈得火光都冒了起来,随后又立即的浇灭。

    李破晓面无表情,他的额头上明显有一道血痕,血水已给大雨洗去,眼却在雨下眨也不眨的盯着我们。

    我说您这是在演僵尸片么!张一蛋!你咋好死不死的就站在那!还给人借尸还魂了!

    这一刻,我眼都红了。

    师弟快走,咱们就当没看见他吧,千万别下去!海师兄赶紧的说道,他之前丢下李破晓跑路了,现在也没多少脸去见人家。

    可他看着我们!我一个刹车,就把车停了下来,打开车门就跑了过去,拧起了他的衣领:一蛋!

    如果是第一次见面就要去拼命什么的,海师兄肯定会逃跑,这我是肯定深信不疑,他阴阳家法术尽挑了逃跑渡劫的法门,不跑路你还指望他干什么,要拼命他也没几招能斗得过别人的,可看我下车,他立即却跟来了。

    师弟!海师兄重重的叹了口气,他是看出来了,我说的都没错。

    李破晓皱着眉,双目半眯了下来,死鱼眼一样的瞪着我,一把将我推开。

    不好意思,你确实认错人了,不过既然来了,我也不用再去别处找你,我是乾坤道传人李破晓,这次来是想问你,能把你豢养的两只厉鬼交给我么?李破晓毫不客气的跟我说道。

    他一身的黑衣道袍,衣角上秀了乾坤八卦的图形,背后一把桃木剑用长条布袋装着,真跟道士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那张我死都不会认错的脸,真以为他就是李破晓了!

    你觉得可能么!别说我豢养的鬼不会给你!你抢了我兄弟的肉身,我更不会放过你!这梁子结下了,聪明的就自己找地方投胎,要不然动手起来,可就没你好玩儿的了!我咬咬牙说道,把他的魂抽出来,我有好些办法,宋婉仪,惜君,都是各中高手。

    那就是说,这事没得谈了?李破晓面色瞬间僵了下来,眼里的寒意陡然上升了几度。

    媳妇姐姐猛的扯了我的衣角,我立即就知道这李破晓已经和我撕破脸了,是马上攻击的预兆!

    惜君!婉仪!没有丝毫犹豫,我立即就喊出了她们。

    惜君一袭镶着金边的碎花红色长裙在雨中狂舞,恍如一代骄子,气势卓然的出现在我身边。

    可只是一转眼,她已经裂开了大嘴,锋利的鲨鱼牙一整排排到了耳边,凶神恶煞都不足以形容。

    宋婉仪依旧安静得出奇,就是出现了,她也只是站在我身边,俏目顾盼,最后停留在我的脸上。

    神极万般,乾坤扭转,灭!李破晓没有半点停止,咒语一念,一手捻诀,蓝符在他手中一转,就弹向了惜君!

    轰!

    惜君倒飞出去,四肢着地,一直拖出了很远才停了下来!惜君气极了,仰天一阵咆哮就冲向了李破晓!

    婉仪迅速无比的拦在了我身边,剑指一点,大雨宛如给劈开一样,有什么锋利的东西就朝李破晓砍去!

    鬼路人门,乾坤扭转,破!李破晓似乎没有看到风刃般,再次捻诀,蓝符往前一送,前面的大雨一阵扭曲,风刃就这样凌空消失不见了!

    婉仪有些错愕,又是三四道风刀点向李破晓,却仍然给化解得干干净净,这让她也有些生气了。

    李道长!师弟,你俩都住手!海师兄大声喊了句,就把我拉到了后面,我赶紧制止了惜君和婉仪,生怕她们误伤了师兄。

    怎么?海老叔,难道你还想参与进来?你别忘了,就你那点脚底抹油的功夫,对我根本不起作用么。李破晓阴寒的脸更是多了一重煞气。

    哈哈,李道长,你开玩笑呢,我只是想跟你说,现在夏一天他已经不是玄门外的人了,他如今是我的师弟,继承了我们阴阳家的道统,我代替我师父,带他入道了!李道长,你也不要再找我师弟麻烦了,那两只豢养的鬼物,是他的得力助力,我会和他一起遵循玄门的法则,不会给世人带来困扰的。海师兄给人说成那样,确实有些难堪,不过他也没去生气,而是把事实点了出来,希望李破晓能让开一条道。

    嗤李破晓反笑起来,看了眼惜君和宋婉仪,忽然的又阴沉下了脸:如果我不肯呢?

    李破晓!你娘的盗了张一蛋的身体,还要灭我的惜君和婉仪?我几乎是气疯了,给这家伙欺负成那样,真佛也有三把火:你要是找死,尽管来试试!

    那可正好呀。李破晓嘴角掠起冷笑,手中已经再次捻起了他的乾坤道术。

    师弟!听师兄一句,这里给师兄解决,你上车去!海师兄回头就瞪了我一眼,示意我快到车里,把车子打着。

    看师兄不可置疑的表情,我也只能皱眉上了车。

    惜君和婉仪都飘进了车里后,我看向了外面,只见海师兄和李破晓正在谈着什么,不过大雨倾盆的,我实在没听清楚他们说的话,只是看到两人的表情都很难看,特别是李破晓,性格也足够恶劣的,一副趾高气扬,甚至是指着海师兄鼻子骂的样子。

    不过最后海师兄说了几句话,却让李破晓彻底的冷静了下来,随后瞪了我一眼,转身冒雨离开。

    海师兄看着李破晓走远了,才跑回车里,然后吸了口气,又叹了口气:唉,最后抬出了周瑛前辈,终于才让他卖了面子走了,师弟呀,你刚刚太过冲动,那李破晓对你来说很危险!能练到借尸还魂还能施展乾坤道法的人,从这点上就知道他不是一般的货色!师兄都自知不是他的对手,你小看他会吃亏的!而且敢闯城隍,还能全身而退的,除了李家,这县里真找不出别的玄门世家能这样。

    李破晓是李家的?我皱了皱眉,没想到最后扯上了四大玄门中的李家。

    看我疑惑的样子,海师兄又接着道:是呀,可能你以前没注意,或者赵茜这小丫头不懂,那好,师兄还是再跟你说说县里四大玄门世家的事情吧,建国以前,王家是土匪,后来从良改卖了棺材,赵家老祖宗以前是算卦的,凭着古玩市场淘来的定星罗盘,最后成了风水师,张家老祖宗那一代前就是小偷,现在则是盗墓贼,兼挖坟的,而李家嘿嘿,从来就是玄门世家!这么说你懂了没?

    海师兄说着,脸色都有些微微发冷:李家玄术不出则以,一出来就了不得呀,你师兄我之前都给李家那位救过一次,也正是这样,师兄才会帮李破晓开阴阳道,要不然我哪会有这闲工夫?不行,我得给我那些老朋友打个电话问问这事,你先开车,开去县八十米大道那边,师兄的道场就落在那。

    那张家的事情咋整?不会就让他们盗墓吧?我只得老实的往县城了开去,与连城山背道而驰。

    别管他们了,张老太不都去了么,还关我们什么事?现在你阳寿那关还没完全解决,我们凑热闹不好玩多了?他们张家要敢问起来,你扛出你师兄名头,管他说什么,都让他张家来找师兄我,哼,除了李家你得注意外,县里的其他地方你就是跟螃蟹一样的走路都没事!海师兄拿出了他的手机,就允自打听消息去了。

    我哑然失笑,这师兄,有时候不靠谱,有时候又靠谱得厉害,让我在县城跟螃蟹一样走路,那我得多横才行?

    没理他,我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宋婉仪,她呆呆的看着我,跟乖乖女一样,但我看到惜君时,却皱了皱眉,怎么从刚才开始就没跑来搂我的脖子了?

    想到刚才她给乾坤符法打中会不会受伤了,我吓了一跳:惜君?怎么蹲那呢?

    桌位很宽,惜君蹲在桌位的中间,一副难过的样子,看到我喊她才扭过了头,嘴巴扁扁的,很委屈的样子。

    快过来,是不是受伤了?我着急的问道。

    惜君点点头,松开了按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她把衣衫的口子揭开,一道凄厉的猩红痕迹从脖子那一路到胸前,很狰狞。

    我一看,心揪得厉害。

    李破晓!老子跟你没完!我心里不禁大骂,把车停在了路边:惜君快过来,血食。

    我把她抱回了怀里,伸出手去喂她,厉鬼受伤需要用到主人的精血来喂食疗伤。

    看我要给惜君喂食,婉仪立即生气的在后面嘀嘀咕咕说了什么。

    惜君本来还想伸出虎牙咬的,结果似乎听了婉仪的话就扭过了头,怎么都不肯吸了。

    住嘴!她都伤那样了,你还有心思说她?我气坏了,呵斥了一句,结果宋婉仪一听,眼泪顿时嗖嗖的落下来,撇过头看向窗外。

    海老正打着电话,看了我和宋婉仪一眼,叹了口气。

    最后惜君在我的命令下,还是吸食了我的精血,不过分量并不多。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