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5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一章:鬼道对乾坤
    听到李破晓的声音,惜君疯狂的扑去,状若疯虎。

    惜君从来没有受过伤。正因为那晚上这道符法,让她脖子到胸前裂了一道狰狞的伤痕,所以她把这声音死死的记住了,一有机会还不得拼了命就怪了。

    阴阳眼中,李破晓的气浪很是嚣张,从开着的闸门外涌了进来,我大吃一惊,王诚那老货在惜君那走不出三回合,可惜君在李破晓的手里,同样却走不出一回合。

    姚龙恍如不觉,我猛然跳开后,就立即叫起来:“姚叔小心!”

    轰!

    李破晓放出的符法瞬间轰到了姚龙身上!

    姚龙倒飞出去。撞到了吧台上,台柱子都凹陷了下去!他整个人头都耷拉在那,出气多进气少了。

    “快打电话报警!”

    “报什么警?我告诉你们,我记住你们几个了。警察来了我会找上门的!”

    场面混乱起来,少部分无关此事的人一下就炸了膛,跑了。

    只有李家、张家、王家、孔家的一些玄门中人拦在了巷子口,有备而来,这些人哪个不知道刚才茶楼里出事了?

    可整个事情从发生到现在,也就几个眨眼的时间,直接就死人了?

    “李破晓!你找死!”我瞳孔急剧缩小,剧烈的仇恨一下子就攀升到了极限!纵斤杂亡。

    李破晓根本不是冲着姚龙来的。而是我,但姚龙说要保我,所以靠过来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

    惜君从后而至,昂起头,空中张嘴咆哮一声,一道猩红恐怖的光芒射向了李破晓!她没有任何的留手,这是她最厉害的法术了。

    轰!

    李破晓打错了人,一瞬的凝滞让他几乎给极光扫中,赶紧身体一扭,单手着地的翻身到了后面!

    惜君的极光没有消失,朝着李破晓身体追去!李破晓是斗法的高手了。在翻身的时候咒术已经唱罢,一道符纸从手中跌落,透明的乾坤八卦在转眼就挡住了红光!

    诡异的焰火冒了起来,红色光直接就消失了,不过李破晓刚落地,宋婉仪那七八道能破开空气的风刃立即就到了他跟前,哧哧的声音磨得人耳朵难受!

    两道血痕破开了李破晓的手臂和大腿,这让他眉宇也轻皱了起来。

    “好厉害的两只鬼将,再给你来一只或许还有点威胁,诸事弥平,乾坤扭转,勒。”李破晓没有感到痛楚一般,捏着一道符纸。往空中一甩,就成了一层蒙蒙的蓝烟,等他从蓝烟中走出来,血就止住了。

    “伤我躯壳,今日我就认真一回,让你们知道什么叫乾坤道!”李破晓说罢,抽出了桃木长剑,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在了剑上,拿出一把法盐,哗啦不要钱的撒在了剑刃上,由于血迹未干,法盐沾满了剑刃,而符纸丢出后,李破晓立即空中急画起来:“百神归命,万将随行,乾坤借法,急破!”

    霎时间,金戈铁马声仿佛震动我的鼓膜,阴阳眼里,层层叠叠的气浪涌向了我,迷涡藏有千军万马朝我踩来!

    “是乾坤借法!师弟快让!你不是对手!”海师兄拿捏着五个人形符纸,咬破手指就画,嘴里也快速的念叨起来:“阴阳消长,五行转移,阴阳借法,五仙!”

    海师兄运掌一推,五章纸符化作五个仙人模样的影子,往千军万马撞去!

    有了阴阳眼,我终于算是看到这看起来平凡无奇的斗法背后隐藏的真相,两股剧烈的云气在滚动间消弭。

    果然脚底抹油行,战斗却一团糟糕,海师兄的法术根本打不过李破晓,在余波下受到了重创,撞飞了出去!

    我怔在当场,这是师兄最厉害的法术了!

    “帝御在身,神将在旁,乾坤借法,羽破!”李破晓恍若无事步步紧逼,一张蓝色符纸丢出,桃剑连划,然后点向了惜君和宋婉仪!

    两个神将的影子活生生的站在后面,它们模糊的影子里,一个持刀,一个持剑,随后消失,并出现在惜君和婉仪面前,拿起武器就劈!

    惜君和婉仪对瞬间出现的鬼刚反应过来,就受了一刀一剑,倒飞出去,两道狭长的猩红裂痕出现在她们身上,魂体即刻就不稳了!

    惜君倒在地上还要挣扎起来,双目中的红黑却暗淡了许多,宋婉仪喘着粗气,她背部一道剑痕足有三尺。

    而这样的一剑,可能随时随地就能把我生魂给劈散了!

    “九天太明,九幽太阴,乾坤借法,惊魂!”一张接着一张,这些都是法盐涂抹的,但李破晓恍然不要钱不要命一样的乱丢!

    直到剑朝我一点,嗡的一闪,我的阴阳眼里出现了无数的玄光,我几乎瞎一样!眼睛剧痛无比,连心神都乱了!

    这一切的来去,也就是两分多钟,快得让人窒息,我和海师兄居然只支撑了两分钟?!这李破晓绝对比李瑞中还要厉害!

    这就是正宗乾坤道传人的实力?!

    中了法术,我跪倒在地,双目赤红,只觉得身体气血翻腾,有什么要冲出来一样!是魂体要冲出来了?正在这时,媳妇姐姐突然扯了我的衣角,我瞬间就清明了!

    李破晓要效仿我,拘我生魂!

    我立即咬破舌尖,吐出一口血来,剧烈的痛楚也让我魂体返还了回来!

    “他娘的李破晓!你当养鬼道是养猫养狗的么!老子跟你玩命了!惜君、宋婉仪!回来!”我一沾舌尖的血,脑袋预览着以前学过的养鬼道符文。

    如果我继承了养鬼道道统,我就应该可以借到法,所以在地上骤急的鬼画符起来,直到最后一笔贯通鬼道!

    “英魂末路,横天戾血,鬼道借法!血衣!”老子他娘的也借一次看看!

    霎时间,血海汪洋似乎从血液里涌出,成功了!

    我感觉魂体动弹难安,血液翻滚得难受,一阵阵的阴风从地面的咒符涌现而出,在我身上布上一层蒙蒙血衣!

    而宋婉仪和惜君在血海中瞬间的恢复着,浑身赤红的状态!实力也不知道是否提升,不过看起来很惊人。

    “肯跟我较真了?鬼道是吧,我倒是见识过了!不过你来用,差点道行。”李破晓冷哼一声,锋利的桃剑划开指尖,一路血印直批剑刃血槽。

    我这一次鬼道借法,怎么借得一点不轻松?

    我看他李破晓却跟玩儿似的,猛的乾坤借法?

    眼一花,我就差点栽倒在地!血衣居然也暗淡了许多,这是要消失呀!

    媳妇姐姐开始狂拉我的衣角,我就说了,怎么和李瑞中斗法她都没动静,这李破晓每次出现她都拉我衣角!

    李破晓到底是什么人?

    心生恐惧后,会开始扩散,我开始本能的后退起来。

    “哈哈哈!好,好!不愧是乾坤道的李破晓!”

    绝望之时,刚才看起来已经死翘翘的姚龙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了我后面,大手一伸,直接稳住了摇摇欲坠的我,并把我藏到了他身后。

    “姚叔?”我一看怔住了,正愁怎么逃命呢,他姚龙怎么就活过来了?

    “看老半天,我算是明白了。”姚龙低着头,大笑一声:“一天小兄弟,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姚叔说给你顶上就顶上,绝不含糊!威风嘛,以后有得机会你自己去抖了,嗡嘛呢叭弥吽!六字真言,灭法大印!”

    见他大手一推,一下子就捏住了李破晓的符纸,用力一顶,轰的一声,就把李破晓顶出了卷帘门外!

    我两眼瞪大,看着他这一手愣是没回过神来!这也太霸道了!是佛门的甚深密法大手印?怪不得之前随手就推开一张大桌,出口就是保我出门。

    李破晓给推开两步,双手立即结印,霎那间就拉出了一道符法来:“万若……”

    “呵呵,我姚龙要保三天的人,你搀和什么劲?”姚龙一副无害的露出满是血的红口白牙,这表情他或许以为他像弥勒佛,我看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这家伙绝对是条妖龙!

    他踏步而出,就跟牦牛一样撞向李破晓!

    李破晓丢出两道符,嘭一声,姚龙直接撞了上去,结果退了两步,脸色十分难看。

    而李破晓愣是一口血没忍住,喷了出来。

    “破晓!停手啊!”李瑞中立马跑过来拦住了李破晓:“说好三天,何必难为他们,玄门的事情玄门办,他姚龙是佛门中人,我们理会他干什么?”

    “嘿嘿,李瑞中!你装什么蒜?他李破晓就是你祖宗,你真当他是你孙子呢?我就奇怪了,一个小鬼头,还能用出这么厉害的乾坤借法,你李家得多有钱,一洒就是一把法盐,一出手就是一张蓝符,现在丢了上百万都有了吧?你看看夏小兄弟,用了一次鬼道借法就要死要活了,什么蓝符法盐一样都没有,穷得都叮铛见鬼了!连他海师兄都是一招给打得吐血,他李破晓连出这么多次借法,你骗鬼骗怪是不?你们玩儿借尸还魂的把戏玩上瘾了吧?信不信我报到上面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姚龙深吸一口气,凶性大发,指着李瑞中就破口骂起来。

    我一听姚龙的话,脸刷一下白了,尴尬得是无地自容呀,确实,我真的穷得叮当见鬼呀……

    李破晓没准是跟外婆干过仗的老怪物借身了张一蛋,藏身李家,要不然哪怎可能这么厉害,人家动肆百万身价的符法乱丢,血跟没事一样的乱伐乱溅,我还要跟他斗法,那不是找死么?

    咱斗得过他?见鬼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