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6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七章:神秘
    我正要跑去找海师兄,结果给林飞瑜拉住了:“怎么?吴正华你都对付不了?带上你的狗和两个小鬼找机会弄死他,这里有老刘和我在。出不来事。”

    “什么?我自己一个人去?”我问道,实际我对吴正华的招雷**还是有点忌惮的,而且也不光是招雷,还有各种茅山驱鬼,儒门正气,邪了门的,对付他的难度比较大。

    上次海师兄还差点挂在他手里,我去似乎挺危险,吴正华一定是觉得我们现在差不多要挂了,加上世家都对我们虎视眈眈,所以要掺了一脚报复我们。

    然而我有黑毛犼,加上宋婉仪。如果正面斗法,小有胜算,就怕不能到他跟前罢了。

    “现在情况这么紧张,不是你一个人怎么办?现在防尸粉没了,没准走尸也会有,走尸匠还需要我压阵对付,海哥说了无论如何先别叫醒他,时机到了他会自己醒,还有,你别忘了,这种联合斗法,李家会不参加?海哥既然要休息,是有了准备死撼李瑞中的想法。”林飞瑜跟我说道。

    一想到李家,我重重的点点头:“行。我去灭了吴正华。我就不信他一个还有内伤在身的老家伙我对付不来了。”

    林飞瑜拍了拍我肩膀:“这才对,人必须要成长起来,吴正华也就是比王诚那老土匪厉害一些而已。”

    我鄙视的看了林飞瑜一眼,如果就一些你怎么不去对付?上回赵家庄子后山,你可跟着海师兄屁股的。

    宋婉仪在一旁鼓励的眼神看着我,以前她是山鬼,给吴正华借法喊出来对付我的,结果阴差阳错成了我豢养鬼,虽然给赵茜改了阴阳眼实力大降,但加上黑毛犼,她对撼吴正华的问题不大。

    “天哥,你带上这个。”赵茜换回了一身连衣裙。又穿起了丝袜,还拿了个卡其色的男用牛皮背肩包出来,看起来很精致。

    “这是什么?”我接了过来。

    “我和爸爸给你准备的,我觉得你肯定能用到。”

    这是特制的防水圆筒形状背肩包,包包并不沉,可装了好多东西,左边防水的位置里放了一叠十几张的蓝符,右边的是二三两左右的法盐,中间是毛笔,以及一些朱砂,黄色纸符,还有蛮大的空间。

    东西全是我用得上的,我有些喜不自胜:“多谢了,亏你还能想到。”

    “之前在医院的时候我就在考虑了。所以就趁着昨天你不在就去准备了。”赵茜看我很喜欢,自己受了感染也笑容满面。

    “多亏了你,要不然这趟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对付吴正华那老货。”我把身上一些残余的符箓放到包里,还把赵合的魂也收了进去,现在七天时间还不够,我得小心保护好才行。

    “那天哥你小心点,我在家里等你回来。”赵茜跟小媳妇一样的说道,害得我心里甜甜的。

    我点点头,咽了口唾沫,就召唤了宋婉仪和惜君,以及黑毛犼朝门口大路奔去。

    “宋婉仪,黑毛犼应该能嗅出点什么吧?让他帮找出吴正华来。”我虽然不知道这吴正华在哪,不过我倒是可以让黑毛犼去找,这狗的灵觉本来就敏锐,应该找得到某些人施法的痕迹,只要我追逐上去,或许能找到施法者。

    宋婉仪坐在黑毛犼身上,挨着它的耳朵汪汪几声,黑毛犼就朝着一座大路附近的小山跑去。

    我也跟着跑起来,其实我也想要坐在狗身上的,熬到半夜了,累死,不过黑毛犼估计驮不了人,也就作罢了。

    很快就到了小山前面,一看上去,我脸色就有些不好了,上面都是树林,密密麻麻的,要找一条上山的小路不容易,也不知道这吴正华怎么上去的。

    不过黑毛犼很快就找到了办法,一巴掌拍过去,一般的小灌木直接给它拍倒了,露出了一条能上山的路。

    “好样的!”我夸赞了下黑毛犼,就跟着它上了小山。

    可我正走在崎岖的小道上,媳妇姐姐忽然就猛地扯了我的衣角!

    我魂都冒了出来,这肯定是吴正华的召雷术了!

    “都跳离原地!”也不管旁边是不是荆棘,我立马就滚了过去,紧接着,轰隆一声巨响,震得我浑身都麻了,耳朵嗡嗡的响着!

    我居然听不到声音了!

    愣愣的看着草丛中的一圈黑色的焦火,我恐惧了,这是要命的事呀,伸出手摸了摸耳朵,血都流了下来。

    “黑毛犼,继续开路!”我说了一句话,我自己觉得小声,可黑毛犼对我的命令仍然怔了一下,还以为我不满它的速度生气了,它也就发疯似的拍开周围的灌木。

    是定星罗盘,吴正华肯定是用这玩意定住了我的位置,招雷来轰我,这当然是一下一个准了。

    我不敢再怠慢,拿了两张定神符,念了几句咒语后卷成小筛子塞住了耳朵,然后连滚带爬的跑上小山。

    中途吴正华对我当然不离不弃,频繁的招雷来轰我,我上到山头的时候,整个人浑身都是血口子了。这全是荆棘划破的,衣服也烂得差不多了,完好无损的只有那牛皮肩背包。

    山上,摆满法具的法坛就在我跟前,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立,坐着的是吴正华,他淡然若定的等着我,站着的人却离得比较远,在树底下。

    吴正华依然是鹤发童颜,背着个包裹站在法坛前,他看到我除了带着惜君,还带了只大黑狗和山鬼,脸色很难看。

    不过他和我是仇敌,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所以露出阴沉无比的笑容:“既无姓海的替身**,也没有什么闭气预知的法门,也不像是能掐会算的,真不知道你怎么躲过我的招雷术的,不过来得倒好,我们就光明正大的斗一斗吧。”

    我耳朵的功能已经恢复,不过我没打算拔出定魂符做的筛子,毕竟那老货肯定还会招来天雷。

    我现在只是紧紧盯着树底下站立着的人。

    那人抬头背对着我,正望着天空用手指捻算着什么,手里拿着个诡异的铃铛,用手一直掂量着。

    那铃铛随着动作,发出了叮铃铃的声音,催魂夺魄。

    我眼红了一片!

    “是你!你就是那个走尸匠!是你杀了周璇!是你派来的血婴!这一切都是你做的?”我喝问道起背对我的人。纵丸宏圾。

    那人没有理会我。

    “前辈,这孩子我下死手真的没问题么?”而吴正华看我无视他,反而法皱起眉来去问树底下的人。

    “随你。”树底下的人随后说道。

    吴正华冷哼一声,桃木剑一划,一张蓝符从台上被剑尖带了起来,见他念念有词,随后伸手在案台上拿了把法盐往道符上一洒,就开始借法起来:“九天雷亟,奉我敕令,全真借法,雷咒!”

    天空云层酝藉,忽然轰隆一声震响,在媳妇姐姐拉我衣角的一瞬间,我立即滚到了一边。

    经过好几次的实际演习,雷咒对我早就没了作用。

    吴正华在这么近的距离看见我恍如提前感应的动作,嘴巴长大的说不出话来。

    “干掉姓吴的!英魂末路,横天戾血,鬼道借法!血衣!””我一边命令黑毛犼和宋婉仪,一边咬开中指,随手一把法盐就抹了上去,在蓝符上画了血衣的咒符。

    瞬间,黑毛犼浑身都红灿灿的,仿佛变成了一直披着血衣的老虎,凶猛异常。

    大吼一声后,黑毛犼就扑了过去,而宋婉仪也是双手结印,连发数道风刃!

    惜君鱼鳞牙张开,一道极光就喷了出来,射向了吴正华!

    吴正华赶紧拿出一张蓝符,中指一点法案上的定星罗盘,连画几笔,急念咒文:“天将地祇,奉我勒令,全真借法,灭神!”

    几条诡异的人影忽然从符纸里跑出来,轰向了黑毛犼!

    黑毛犼似乎并不害怕的样子,快如奔雷的几个扑腾,直接拍飞了所有冲过来的人影,然后大吼朝着吴正华咬去!

    吴正华惊愕难当,自己恐怕都没想到黑毛犼会这么厉害,瞬间就给压倒在地,然后黑毛犼的爪子虚化,一爪子就把他的魂拍得无影无踪!看来直接是魂飞魄散了!

    “呵呵,一天,你现在成长得这么厉害了呀,也好,那让我再试试你,这有一头血尸,你看看能不能打过他。”树底下站着的人摇了摇铃铛,转过了身。

    我看着他怔在了当场,听老头的声音,应该有七八十岁了,不过因为带着面具,我根本看不清他张什么样,而且他面具上画着许多猩红色的咒符,看起来很狰狞,宛如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这面具和外婆箱子里那个有什么联系么?

    “你到底是谁!敢不敢真面目示人!”我大吼一声,又拿出了一张的蓝符,迅速的画着咒符。

    黑毛犼扭过头,朝着树底下的老人扑去,可才准备到那人身边,就听到一声似人非人的怪叫,随后在那人的身边树丛里,忽然扑出了个壮汉来!

    壮汉浑身绛紫色,毫无疑问是和张天思那鬼娃一样的血尸!

    我震惊了,这老家伙到底是谁?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