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7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七章:狐狸
    “你表妹玄门中人,还给给逮到局里了?她多大年纪?犯什么事?”

    我看雷青年纪也不过二十几,他表妹能多大?

    县城里除非玩得很疯。不然哪个小女孩会惹事进局子?况且还是玄门中人,这就奇怪了。

    “天哥,给关进局里的表妹不是玄门中人的,只是普通的女孩子。”雷青尴尬的说道。

    “哦?那怎么回事?你详细说说。”我和他一路走上二楼的包厢,这九哥饭店还是蛮大的,火锅炒菜应有尽有。

    “唉,还不都是最小那个惹的事,话说起来就长了,我婶吧,是苗寨蛊术的传人,天哥你也知道,蛊术是传男不传女的。如果传人是男的,传了要遭殃,阳寿易折,而就算传的是女子,也并非所有女孩都能对得上号,好在我婶命好,一连生了三个孩子,都是女孩,可谓一门的昌盛。

    大女儿脾气阴柔,最对我婶,我婶本来也就打算将苗蛊之术传给她,可惜蛊术不是谁都能学的,大女儿苗小虎没给蛊神选上,二女儿出生后虎咧咧的。叫苗小豹。更别说选上了,碰都碰不得,蛊虫遇到她就咬,本来苗蛊到了我婶这一代,她也觉得该绝迹了,毕竟现在这世道,女娃玩什么苗蛊?趁早找个人嫁了就算了。

    后来鬼使神差的,三女儿出生了,我婶看她出生后怪怪的,文静不说,还不爱哭也不爱闹,她本来断了传道的心。也就更死了,只求这三女往后不傻不笨算了吧,就取名苗小狸,指望她能聪明点,长大了不被人欺负。

    可我跟你说呀,天哥,事情就他娘的怪了!最后那苗蛊之道反而是最不看好的三女儿苗小狸学了去,苗小狸这熊丫头,三岁能跟蛊神沟通,五岁养了蛊在附近的村里横行无忌,平时看起来文静的一个人,心眼多得很!今天就冲撞了警察,自己跑了,反而害苗小豹给抓了去。现在她没辙了,知道求上我了,我本来就觉得她来了肯定要闹出事,想跟您打个招呼,照应下,结果就成这样了。”

    “苗小虎,苗小豹,苗小狸?”我一听,差点没笑抽了,哪有女孩子取这名字?叫老虎的性情阴柔,叫苗小豹的跟豹子的阴沉不一样,虎咧咧的,叫狐狸的反而真的跟狐狸似的,净惹事。

    一门三女个个不凡呀!

    “唉,别说了,就十八岁年纪,平时看着挺乖的一个孩子,在县城呆了好几天了,可今天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撞铁板上了!天哥,三个女娃儿在家都不容易,家里不富余,大表妹和二表妹都是来卖点银手镯什么的,县城里就混个一日三餐不饿,连回家的钱都快拿不出了,苗小狸高中刚毕业,家里人都管不住她了,她就跟着来找自己姐姐了,女孩子,都羡慕花花世界呀,可她是个惹祸精!

    我说这两天怎么眼皮老跳,果然出事了,惹了韩姐,韩姐骂了我一顿,说非要关苗小豹四十八小时,保释都不行,还说调查出点什么来就继续关下去,天哥呀,小豹这孩子不是坏孩子呀,没啥心眼,也饿不得,您可得帮帮忙呀!小弟虽然混社会,可也就是个小头目,韩姐那边不松口,可真全靠您了!”雷青拉着我的手,差点没掉下泪来。

    “行了行了,这事能周旋我肯定帮你忙。”虎咧咧的那个苗小豹就是胖苗女,今天给韩珊珊两个同事带走的。

    这苗小狸表面对我示弱,背后对我施展了蛊术,脾气蛮厉害的,苗小虎还好,会看眼色,算是最正常的一个。

    说着,雷青已经带着我进入了包间里,两个女孩儿看着火锅里滚动着的汤水,脸上苦哈哈的,愣是没敢动筷子。

    这两位果然就是今天跑得最快的瘦苗女和清纯苗女。

    桌上还有一大堆的生羊肉和牛肉,连蛇肉都有,菜色净往贵的点,看来雷青下了血本。

    还有台苹果手机,没拆封的,估计是要送给我的。

    “啊!”苗小虎脸色发白,没说话,就叫了一声,也给我吓了一跳。

    “是你!”苗小狸惊讶得两只大眼睛都快跑出来了。

    “啊什么啊!还不快叫天哥!那是我在玄门里认的大哥!两个小丫头!没点礼貌是不是?回头要不要我告诉婶去?”雷青指着苗小狸和苗小虎气哼哼的说道。

    “天哥……”苗小虎立刻唯唯诺诺的叫了一声,然后偷偷看我不敢说话了,她性格阴柔,看人脸,也最怕事。

    “哼。”苗小狸也是脸上扑了粉一样,怎么撞上了熟人了,今天还对他下了蛊,这人脾气还厉害得很,自己生平没在人前吃过亏,他也算第一个了,可叫他什么天哥的,自己万万叫不出口呀。

    “苗小狸!别忘了你二姐还关在局子里!我之前跟你说让天哥照应你的,县城里也就好呆些,结果你看看你,撞谁不好,撞上城厢的母夜……不对,是韩姐,现在你就不吭声了!知不知道天哥忙得脚不沾地,能来一次多不容易!”雷青抖起了大表哥的威风,在那指点起来。

    “哦,天……天哥。”苗小狸委屈的叫了一声。

    别说,对于自家亲戚长辈,苗小狸还是很尊敬的,雷青在县城里也算是有点头脸的人,见过大世面,而且每次回家,都由小弟专门开着小车送回去,去年边境发了点小财,还捐了几万块给寨子修路,苗寨的长辈都挺看重雷青。

    苗小狸也对雷青挺服气,不过对我,貌似没这么有礼貌了。

    “别叫得这么不爽,天哥可是一招就把王家家主打成傻子的高人,你屁大点的丫头,还敢不敬他?”雷青对我是毕恭毕敬,看自己小表妹居然一副不服气,气得都七窍生烟了。

    “行了,你也别抖威风了,小孩子家的,之前在龙城宾馆门口给韩珊珊下了蛊,被我叫破了,也跟我闹了点矛盾,多少不服气,那时候我正火头上,里面也有误会,对她是有些凶了。”我看着苗小狸现在这样子,气也消了大半。

    之前因为柳凤依和林飞瑜的事情,我一肚子火没处放,昏了头,结果韩珊珊要留人,还给人下了蛊,我还以为是针对我们一群散修来的,当然就没留面子,直接就吼了苗小狸,让人家背后反击,也就不难理解了。

    苗小狸好奇的看了我一眼,还想说两句话,结果给雷青瞪了下就住口了。

    她也不是没听过雷青吹嘘我的事情,不过想不到会是我,这让她印象落差太大,一时也就适应不过来了。

    “天哥,我说嘛,这小丫头还说遇到个玄门的人,很厉害,打不过,我还以为是玄门世家的李家,还怕给报复了,准备就送她回家了,没想到是您呀!哎,高人就是高人!这下好了,大水冲了龙王庙!”雷青高兴的笑起来,然后又指着碟子里的肉菜说道:“天哥,那我们是不是该……”团反女圾。

    看来这苗小狸实力蛮强,那雷青不提张家、孔家、王家,反而提起李家,他觉得只有李家的人才能对付这小姑娘。

    不过还别说,当时没有媳妇姐姐拉我一把,还真着了她的道,这蛊虫神神秘秘的,阴人很厉害,不过如果我鬼将在身边,倒也不怕她的蛊虫。

    “你们先吃吧,我打个电话先问问韩珊珊,不行跟霍队说说,看能不能把苗小豹放出来吧。”我说着,就在外面挂了电话给韩珊珊。

    “韩姗姗,吃饭了没?”

    韩珊珊麻烦我也不少次了,我还是她救命恩人,这个忙她怎么都应该兜下来吧,而且抓苗小豹算公报私仇,这小妞逆天了。

    “哟,平时十天半月也不打电话给姐一次,今天吹得东南风还是西北风?”韩珊珊好像正咬着苹果,咔咔的脆响,她说减肥的事看来是真的了。

    “我请你吃火锅,有大鱼大肉,你顺便把今天带警局去的丫头带来,这事你应该知道,我跟雷青在九哥饭店,给你另开了一台。”韩珊珊死命的去减肥,两天没吃好的了,多少请她开开荤,况且雷青那边我也不想呆,跟他几个表妹一起,我有点不自在,就在包厢外找了个两人座的坐下了。

    “火锅?”

    韩珊珊吞着口水,她减肥了两天,肚子里的油都刮没了:“你是不是听雷青说什么了?哼,那女孩虎得很,问什么死活还不说,姐肚子现在还隐隐作痛,不审出罪魁祸首,我……”

    “一码归一码,不过平常人家的孩子,年纪跟你差多少?挑着银首饰满街卖多不容易,你还要关人家两天,这不害人么?冲撞你两句教训下就算了,快放了人家,还有,好端端的你减什么肥。”韩珊珊一警察,身材也够火爆了,减肥算哪门子事。

    “我减肥不是……行行,我现在过去好了,可别骗姐呀。”韩珊珊说着就挂了电话。

    我叫来服务员,点锅底叫了些菜,然后就去包厢,跟雷青说人已经让韩珊珊放了,雷青顿时喜笑颜开,开了瓶好酒要我一起喝。

    正喝着酒,裸露的臂膀上纹着血手掌的三个壮汉闯进了包间。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