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8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二章:反叛
    神将也是英勇,给扎了一刺后,仍挥舞大戟给王元一护法。王元一拿出了法盐和蓝符,再次借法起来。

    螺旋一样的波纹在他双掌推出,冲向了鬼娃!

    鬼娃拿着骨刺,冲入了螺旋中,只是随手一挥的样子,直接把借法给扑灭了!

    王元一嘴张得老大,这鬼娃太厉害了!

    这才多小的一个孩子,顶多比膝盖高一些,可实力绝对不是一般血尸能比的!

    江寒也是勇将,不过现在可无暇顾忌我,他正和牛头大将对轰着拳头和力气,两位谁都不让谁,步步紧逼。

    牛头大将是阴间派上阳间缉拿鬼将的。实力比一般鬼将都强,如果不是江寒有血衣加持,没准还要输它一筹。

    或许城隍爷也考虑着对付我的三个鬼将,有牛头大将和黑白无常就够了,加上了鬼娃和几十个鬼将。来去自如,绝对是稳赢的局面,要拿我下去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我居然收了江寒,现在还有王元一死命扛着鬼娃。

    这一来,战局就持平了,倘若王元一能拖住鬼娃的话,胜利的天平很快会倾向我这一边!这也是媳妇姐姐没有拉我衣角的原因。

    黑毛犼非常强大,扑腾扭转间。黑白无常给打得步步后退,哭丧棒挥舞得就算再密不透风也没用。团纵有亡。

    巨大的黑狗每一次攻击,都震得他们魂体不稳,加上有宋婉仪骚扰,黑白无常处处危机。

    我估计不出一会功夫,就能毙了这两位县城隍的黑白大将。

    惜君之前就和两个对碰过,实力旗鼓相当,但黑毛犼比惜君和宋婉仪还强,加上有宋婉仪,这局面就一边倒了。

    “兄弟!要不咱们下去吧,现在根本拿不住这小子呀!才短短时间,他就厉害成这样了!”黑无常给黑毛犼拍了下,魂体都撑不住了。

    “咱们这趟上来得不是时候!栽了!”白无常也吓坏了,鬼娃一时半会没能建功。牛头大将也不能前进半步,带来的几十个鬼将还不够人家鬼将吃的。

    惜君正发挥她强大的吞鬼能力,周围的鬼将根本打不过她。很快就越来越少了,阴门大阵也即将到了崩溃的边缘!

    硬碰硬的话,城隍的手下已经拿不下我了,除非他亲自上来。

    “刚才不是还想拿我么?”我冷笑起来。

    “没有呀,夏一天,我们没想要抓你,只是城隍爷想找你聊聊天!”黑无常头摇得拨浪鼓似的。

    “本来还想跟你们好好商量,却非要逼我上梁山,现在就认输了?”有了蓝符和法盐,还学了替山人,阴司已经拿不下我了,就算下去了,只要给我时间开阳间道,回来都不是问题。

    王元一那边撑不住了,神将给捅成了马蜂窝,他自己四处借法,借得脸都白了,口液都淌了下来,手上全是自己咬出来的血,如果脚指头能借法,估计脚趾都咬了,怪可怜的。

    “夏一天!你要是敢杀了我俩,上头绝不会轻易放过你,我们是有册封在身的,是阴曹地府的在职司官,阎王爷那都有记录!敢杀了我们,你就等于是给所有的城隍下战书,连酆都城都会追杀你!”白无常阴阳怪气的说着,实际已经是服软了。

    “哼,杀你们太容易了,放过你们又如何?这次就算了,可从今天起别再上来找我,再见到一次,别怪我下死手!还有,把这条血尸带走,我现在打不过,不过逼急了,我一样有办法!”我也知道黑白无常是上边册封的鬼将,动了就是捅马蜂窝。

    “妈呀,夏大哥呀,我叫您大哥了,您可快点吧,我撑不住了!”王元一差点跑过来抱住我了,那鬼娃太强大了!

    “行!这趟是你厉害,我们县城隍拿不了你。”白无常咬牙切齿,挥舞了哭丧棒就此想离开。

    “小公子!大牛哥!咱们下去了!打不过呀!”黑无常倒也不敢拖下去,再玩下去,他和白无常就先给黑毛犼拍死了。

    所以就算鬼娃和牛头大将赢了,他们也见不着。

    “这样就放过他们?小公子马上就能赢了!”牛头将军吼了一声,不甘不愿的退后。

    黑白无常司职比他还高,命令也不能不听。

    “没法子,我俩撑不住。”黑无常脾气比白无常好多了,白无常是吃软不吃硬。

    “大伯,今天不跟我走了?”鬼娃已经捅死了鬼将,正拿着骨刺盯着我。

    “滚!小屁孩子,下次再给老子撞到,弄死你!”我浑身冒着寒气,江寒半蹲着,双手伸出就跟蹲茅坑一样扎马步保护我,这鬼娃逆了天,放他过来我就是死路一条。

    王元一脸色灰败,手里拿着一沓的蓝符,法盐洒了不知道多少,亏到姥姥家了。

    “小公子!快过来吧!”黑无常拿出了个拨浪鼓,跟逗小孩一样逗弄这鬼娃,咚咚的声音听得我浑身都感觉不自在,看来城隍爷降服这鬼娃是靠着这个拨浪鼓。

    不过我也管不了这么多,这宝物难道我还能明着抢?只要黑无常尽快招走鬼娃就行了,毕竟有他在,我一刻安宁不来。

    鬼娃好像很喜欢黑无常的拨浪鼓,拿着骨刺就跑了过去。

    叮铃铃……

    正跑了一半,一阵细不可闻的铃声让我浑身的寒毛都炸了起来!我以为是鬼娃身上有铃铛,跑动的时候会响,可哪知道根本没有。

    可媳妇姐姐也在这时候,忽然拉了我的衣角一下,这一下,我吓得差点连手里的蓝符都丢了。

    叮铃铃……

    再一响,连黑白无常都是一副莫名的惊恐,而牛头将军开始左右探头。

    鬼娃听到这股铃声,立即瞪大了双眼,然后嘴角露出一抹邪邪的笑容!

    走尸匠!他居然没死!

    铃声的持续响起,我脸唰的白了,王元一一副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江寒!带我走!”我大吼一声,江寒立即把我背了起来,垮了几步就跳上了越野车,我没有丝毫犹豫就踩了油门!

    发动机轰鸣着,冲向了门口。

    “还不解了你们的阴门大阵!想让大家都死这么!”我吼了黑白无常一句,这才让两个鬼将反映过来。

    匆匆忙忙把大阵退了。

    叮铃铃……

    “吼!”

    黑毛犼咆哮一声,带着宋婉仪跳上了车子,而惜君也跟着上了车。

    王元一看我恐慌,自己也怕得要死,爬上他的长城车也开车尾随着我!

    鬼娃听着铃声,额上青筋都暴露了出来,身上刻画的符文全部都亮了起来,绛紫色的,恐怖无比!

    这走尸匠似乎正在做法让鬼娃返回他那一方!

    鬼娃激烈的挣扎着,任凭黑无常把拨浪鼓摇得叮咚乱响都没用,他现在眼睛红灿灿的,异常的恐怖,狂吼着就捏住了他身边的一个鬼将,猛扎几下就把对方扎死了!

    “呼呼……”鬼娃喘着粗气,四处寻找敌人,看到王元一的越野车从身边飞驰而过,他疯狂的扑了上去,猛地用骨刺戳了起来!

    砰砰砰!

    王元一估计给吓得差点尿了,一个急打方向盘,直接让车子翻车了,自己趁机发了疯似的就从副驾驶那边爬了出来。

    完了我一看,这小子好像真吓尿了!一边跑,裤脚一边的漏水。

    鬼娃给压在了车子下,他连滚带爬的朝我车子那跑来,我急刹车停下了车子。

    这胖子刚才很努力的挡住了鬼娃,况且我救他也为了知道小义屯的一些内部调查资料。

    黑白无常开了阴间道钻了进去,牛头大将觉得逃命要紧,没命的钻入道口,结果半个身子刚进去,就给车子里钻出来的鬼娃扯住,连扎了十几下,捅成了筛子,直接魂飞魄灭了!

    王元一气喘吁吁,爬到了车子后面的位置上,嘭的关起了门,我一脚油门,就离开了停车场。

    原本以为城隍爷用拨浪鼓收服了鬼娃,可没想到还是抵不过走尸匠的催魂铃,又给招了回去,这一次意外让我开着车都打哆嗦。

    王元一在后面位置上趴着,他脸色苍白,尿骚味熏得我都难受。

    他脸红着拿起了一根烟,哆哆嗦嗦的点了起来,重重的吸了一口,这趟看着我,脸色尴尬无比。

    “大……大哥呀,这事……能不能不说出来?我刚才真以为要死了,长这么大,这血尸还第一次见……是不是所有血尸都这么厉害?”王元一抖得厉害,鬼娃连五十万的神将都是几会功夫弄死,扎死他还不跟玩儿一样,要不是他机智弄翻了车子,怕真逃不出来了。

    不过对比他,我以前也好不到哪里去,我现在淡定,是因为我第四次逃出来了。

    “嘿,这只特别,跑得也快,他还有个妈妈,让他找到就逆天了。”我冷笑的从后视镜看着胖子。

    “不会吧,难道您还跟这鬼东西打过交道?”王元一红着的脸瞬间变成了绿色,他不知道周璇是具怨尸,还以为是比那张天思还厉害的存在。

    “这不关你的事,你只要记着你的小命是我救回来的就行了,以后我有些什么要求,你可别推脱了。”我没跟胖子客气,开口就跟他要报酬,反正给不给再说。

    “这个好说,我哪能不记得。”王元一眼珠子转了下,他这次算折在了我手里一半,没办法不答应。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