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8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四章:夺宝
    我皱了皱眉,看来天师旗就是一种大阵,有了这玩意。能够让黄发的借法威力提升。

    这面旗子在我的阴阳眼中,就是发黄明晃晃的模样,我心中立即也生出了贪婪的念头。

    它肯定是宝物的一种,兴许得到了某位大能力人士加持,和请下祖师爷能力,让这旗子有了地摊货所没有的能力,如果得到它,没准也一样会提升我的借法。

    从定星罗盘到鬼娃的骨刺,王元一的玉符,师兄的同命龟,刘方远的大旗,再到现在的天师符,或多或少让我了解了法器的重要性。这类东西有着高昂的价格和特别的能力,在阴阳眼中也多少都有它们本身的颜色属性,并且到了手中,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黑毛犼很强,后面三个人虽然实力不错。配合也非常的出色,不过终究比不上黑毛犼,砍刀就算砍中黑毛犼,也不能把它怎样,加上黑毛犼跑得迅速,只要一有空档,直接就给它扑倒在地,打飞了魂魄。

    不过其中一个特别的厉害。不但砍刀在身,还能进行简单借法,黑毛犼数次攻击后才得以奏效,把他打飞一旁。

    “惜君对付其他人,江寒上!宋婉仪打掩护!”我指挥江寒上去对抗,江寒也没犹疑,大吼一声就冲向了黄毛!

    黄毛以为同样是惜君这个类型的近战大手,随身携带的铜刀立即划破手掌:“找死!这招还不打你魂飞魄散!百除幽戾,鬼怪捉拿,铁血借法,神手!”

    一张蓝符和一手的血液猛然的朝江寒打去,江寒恍如不觉,大喝一声青光就乍现而出,整个身体就撞了上去!

    轰的巨响。青烟直冒,但却没把江寒打飞,反而给江寒一刹那抱住了!

    黄毛大惊失色。他没想到有天师旗后借法都打不死江寒,还给对方破了旗子的护身能力闯了进来。

    不过江寒可不好受,魂体几乎不稳的样子,以我看来,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如果没有血衣估计挡不住这一掌。

    对方的天师旗还是相当厉害的,黄毛还想要借法再来一掌,可宋婉仪已经趁机放出了几次风刃,砍得对方鲜血直冒,但也没能直接砍死对方。

    宋婉仪本身的法术威力并不强,或许是因为曾经掉过一次实力的样子,以后还得给她武装下才行。团纵司划。

    惜君也趁这个机会冲了上来,伸出手把对方的魂给抽了,一口就咬掉了脑袋,紧接着几下大嚼就吞噬干净。

    我走过去拔掉了对方的天师旗,插进了口袋中,一把扯走了对方的腰包,车里的韩珊珊直皱眉。

    这可不是在刑警面前做坏事么。

    黑毛犼解决了对手,也同样转过了身,跟着惜君攻击剩下的两个铁血门的喽啰。

    黄毛应该和之前黑巷子口解决的那位职位差不多,要不然实力也不会同等,就是多了把天师旗,比较难对付。

    至于剩下的五人,恐怕连之前遇上的都不如,估计只是一般的喽啰,有此来看,铁血门里拿砍刀的都是菜鸟,空手而来的才最厉害。

    我对宝物的兴趣越来越深,如果斗法的时候能够有这类宝物,逆转的可能性很大,好比王元一的五十万神将,那个使用后能抵得上我四个鬼将了。

    得到了天师旗,我发现鬼将的能力也到了瓶颈阶段,惜君面对日益招来的各种强大敌人,已经没有以前那样的轻松,动辄能将人抽魂夺魄。

    宋婉仪的风刃似乎只能让对手受点骚扰,而江寒在黄毛这个等级的实力面前,也并非铜墙铁壁这么厉害,稍不留神,还是有可能会被打得魂飞魄散。

    目前我能仰仗的居然只有黑毛犼,这让我也有点担忧起来,要是铁血门的门主来了,恐怕就不止是恶战这么简单了!这铁血门到底是什么门派,居然这么厉害,还能随时随地的找上门。

    我觉得应该问问海师兄,没准他知道些铁血门和法器的事情。

    上了车,韩珊珊还在发愣,我只能安慰起她来:“别想了,这些都是玄门的修士,不是正常人,之前你去调查的那些傻子,没准也是我打傻的,不过你也看到了,我根本没出手。”

    韩珊珊没阴阳眼,看到的画面顶多是一群人跟空气对打,最后自己傻掉了,或者只是一团雾蒙蒙的影子。

    “特异功能!”韩珊珊最后得出了结论,然后死死的盯着我,一副看到怪物的表情。

    “这你都能想出来,行吧,你就当是特异功能吧。”我无奈的看着她,反正解释也解释不通,鬼怪她信,但斗法没见过,怪不得她。

    “哼,还说不是,以前姐就看你怪怪的了,神神叨叨,这次你必须得教教姐。”韩珊珊发现新大陆。

    “教什么教,你要学得会,那还要警察干什么?”我讥笑道。

    “说得也是。”韩珊珊想了想,觉得我的话也对,就一副得意:“算了,姐就不让你教了,这件事反正没看到你动手,就当他们自己傻的好了。”

    为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是第一次,这趟我也没杀人放火,她就当作了没看见。

    玄门的事奇奇怪怪,出了事很快就会有特别行动组的人来交接,也就是王元一那些人会处理了,而且具体后果如何,不是我能管得了的了。

    回到了龙渊小区,已经挺晚了,我和韩珊珊下了车就进了赵茜的别墅。

    女居士还在跟赵茜在地毯上鬼画符,探讨符箓的奥妙,赵茜实力现在太差,根本帮不上我半点忙,陷入困境只有看的份,因此她如饥似渴很正常。

    加上长时间的不见面,两人都急需交流。

    韩珊珊则加入了女居士和赵茜那一边,开始瞎扯些有的没的,我和女居士和赵茜打了声招呼,就去了厨房拿了瓶牛奶,灌入了肚子里,补充气血的不足。

    我忽然想起了苗小狸来,这里好像没见到她呀,难道没来?

    “茜呀,见着雷青没?苗小狸还没过来么?”喝完牛奶,我走向了书房,打开了书房的门,准备给几个鬼将恢复下力量,之前他们都累得快趴下了,不利于持久战,我也怕铁血门的人再来找茬。

    “啊!”

    想着事,一声惊叫却把我吓坏了,定睛看去,苗小狸居然在书房里脱衣服!厚重的苗家银饰堆了满地都是,蓝色的少数民族衣物整齐的叠在一旁。

    她已经脱得只剩下文胸和内裤了,青涩但圆润的身材体现了十八岁独有的轮廓。

    文胸和内裤都是白色的,是高中生的款式。

    我还以为走错了地方,愣了下,嘭的一声关起来门,不对呀,这苗小狸怎么会在我书房里换衣服?

    韩珊珊都怔怔的看着我,不明白为什么苗小狸会突然的叫唤,而我一脸尴尬的关起门来。

    赵茜恍悟,一副坏了的表情。

    “我……什么都没干呀!”我赶紧的解释。

    女居士露出笑容,看着我直摇头。

    “不是……我说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她会在我书房里换衣服呀!平时我都直接走进去的不是?”我确实不知道苗小狸为什么会在里面换衣服。

    “哦……刚才她问我在哪能换衣服,我看她带着这么多银饰小件,头上还有顶白银头盔,就没让她去卫生间……怕首饰掉卫生间里不好找,就让她去书房了。”赵茜尴尬的捂住嘴,不好意思的看着我。

    卖苗寨的银首饰,当然穿着苗寨的传统衣服,不然顾客也不会光顾,所以三姐妹今天都是重装上阵的,任谁都知道她们是苗女,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巧就让我碰上了。

    “我……”我有些无语的看着赵茜。

    结果才站了一会,媳妇姐姐就拉了我的衣角,我想都不想就把一堆鬼将都召唤了出来!

    黑毛犼行动最快,迅速无比的一爪子拍飞了两条细细的毒蛇,而宋婉仪的风刃也打向了看不见的虫子。

    苗蛊都很可怕,有许多细的看不清的东西,防不胜防。

    “喂!苗小狸!我不是故意的好吧!况且你不还穿着内衣么!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好窝里斗吧!”我警告了句,就跑向了门口。

    可还没站稳,四周就开始嗡嗡的有蛊虫靠近过来,苗小狸这小妮子太阴狠,这蛊虫一多起来,我可能真要逃了。

    我扭过头,一看别墅的四个角落,蛊虫发动后,漫天遍地都是,似乎别墅周边都给苗小狸埋上了装蛊虫的瓶瓶罐罐,要不然也没这么多虫子。

    这样一来别墅无忧,平时只要定时定量的喂养就好,这家伙实在太聪明,太逆天了。

    可我没想到她第一个敌人会是我呀!

    忙到现在她才去书房换衣服,时间应该是花在了这上面了!

    苗小狸穿着一身便装站在了我面前,清纯的脸上红扑扑的,就跟滴血一样,眼泪花花的,她从小到大都是守身如玉,纯洁是要保留到结婚时候的。

    现在好玩了,苗寨的姑娘认死理,给看了身子,不疯了要杀我就怪了?

    “你这坏人!我本来还以为你跟表哥一样好的!呜呜……想不到你是坏透了!”苗小狸估计气坏了,眼圈红红的。

    “小狸,你先别生气,你刚才应该没给他看到全身才是吧?”赵茜着急的过来圆场。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