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29928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六章:移交
    我看居士现在的情况很稳定,就拿出了一些关于符箓不懂的问题请教,结果居士没有藏私。对我居然倾囊相授了,解决我之前就半知不解的东西。

    女居士十分博学,对于符箓,她因为缺乏发音,竟凭借一些复杂的手势,居然也能成功的借到法,我看着很羡慕。

    她老人家也很大方,直接给我看了她自己写的薄薄小册子,里面就记录着她重要的制符要点,以及凭借指法就能借法的技巧,因为时间不早,我征得她的同意后,就用新的苹果手机逐页拍了下来。以便日后学习。

    在她的点化下,我觉得至少能提升三成的符法威力,还有在特殊的情况下,仅用手势就完成借法。

    不过让我真正崇拜她的是一些黄符到了她手里,居然能发挥蓝符的效果。可惜这一手不好学,我也因此暂时打消了念头。

    赵茜看我认真的和自己师父讨论符箓,也不敢来打扰,就和旁边的韩珊珊聊着天。

    已经是凌晨两点,我答应海师兄回四小仙道观,因此和女居士就告辞离开,赵茜也不好留我下来。

    离开的时候,苗小狸看了我一眼却没有说话。我也不打算和她说什么。

    小狐狸心里的花花肠子很多,比如刚才她让我欠的人情里,本来就有猫腻存在,毕竟正常点的人都不会开出这个条件,而且把别墅弄成铁桶一样,那肯定不全为了赵茜,或许是预防某些事情才去做的。

    为了赵茜的安全,我还是给雷青打了电话,果然不出我的预料,被我逼得急了的他道出了真相。

    他说苗小狸在老家那边,惹的天大麻烦已到了危及生命的程度,连他婶都都罩不住她了,所以才送了她出来,让她自生自灭。这个危机也关系到世家的层面。

    听完,我并没有因此放弃苗小狸,毕竟我不能说话不算数。况且听赵茜的解释,女居士可以说是无家可归的,以后都会和她住在一起,有居士在,我对别墅的安全放心了很多。

    开车前往道观的在路上,我想了很多。

    有海师兄,刘方远,姚龙和林飞瑜,赵家面对残破不堪的王家,肯定有问鼎世家的胜算。

    但两世家斗争方兴未艾,李家的发难怕也不会远了,张家老太张玉芳忍着不找我,积蓄力量不可小瞧,连江寒都没有催促我去报仇。

    李破晓是死镇走出来的人,那连续不断的借法让我无法抗衡,这还是他重伤之下,如果全盛时期呢?

    周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意欲何为?

    他跟我说走尸匠死了,对方却死而复生了,在停车场把鬼娃召回了麾下。

    周璇的尸身也消失不见,必然是走尸匠遣了走尸抱走了。

    我觉得走尸匠不会放过我,鬼娃吃了周璇的尸体,逆天转变后一定还会再来,到时候四小仙道观也未必能救下我。

    城隍爷这次虽然遭殃了,但以他的性格和扩张实力的果决程度,下一次见面怕就不是上百鬼将这么简单,没准已经吞并其他的城隍都不得而知。

    铁血门死了十几个,找我的理由怕不单单只因为王家这层关系了。

    面对一群群难以应付的人,我留下来,师兄他们或许都会死,因此我注定留不下来。

    何去何从,其实早就从我脑海中跃然而出。

    我开车回到四小仙道观时,师兄和姚龙的车子已经停在了道观那,我看他们房间还开着灯,就敲门走了进去。

    “哟,好玩多了,没给城隍抓下去?还是没遇到呀?”海师兄跟我打趣。

    “去转走来去自如的时候遇到了,鬼娃也来了,不过硬是给我逃了,走尸匠还活得好好的呢。”

    刘方远和姚龙都没睡,三人深更半夜却还泡茶喝。

    “走尸匠活着是预料之中的事,以后也不会太平,他敢玩儿走尸,必然是亡命之徒,不会担心越界什么的。”姚龙捏着下巴,望着上头的瓦片说道。

    “不错……这段日子先好好在这休养生息吧,有我在,不会有问题的,林飞瑜的一个老朋友今天已经来过了,也加装了防尸粉的机关,就是血尸都不敢轻易靠近。”刘方远拍拍我的肩膀,看着茶杯里的茶水。

    我给三位老人倒了茶,说道:“林老的病情怎样?他还好么?”

    三人沉默着,眼神躲闪,海师兄最先接过了话茬:“还行,已经转移去了市里,只要恢复过来就好了,不过上面已经决定让他在市里修养了。”

    “找到仇人了么?”

    我不自主的眼红了,哪还不知道他们什么意思,看着三人的眼角,都明显有擦拭过的痕迹。

    “用虫的世家很多,用这种腹虫的也不少,打听了下,可能是临县来的。”姚龙拿着茶水的手抖了下,倒出了很多。

    刘方远老泪纵横:“海哥,这娃子这么聪明,你骗他有什么用?我就说骗不过他吧……”

    “什么……时候出殡?”

    想起那整天里吹嘘自己多厉害,却经常阴差阳错无法表现的老法医,我心中难受到了极点,揪着直痛,老家伙今天赶我走的时候,还装得没事人一样,回头自己走得比什么都快。

    如果说他的死跟我没关系,我自己都骗不过自己。

    “连夜去市里殡仪馆火化了……入县烈士陵园,海哥说要瞒着你,就出馊主意赶回四小仙道观等你。”姚龙眼泪也跟着冒了出来。

    “你……咳咳……”海师兄指着姚龙还想说什么,却剧烈的咳嗽起来。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林老没撑过来,果然是先走了。

    当时我怎么没想到呢,这么多公安系统的人都来了,围得医院满满都是,海师兄还要骗我回道观,让我在道观呆几天,他那是怕我出去了,知道林飞瑜去世而感到自责。

    “林飞瑜并不全是因为你才死的,玄门的事残酷,走了这条路,因果报应总会有到头的时候,时间长短而已,哀伤什么的就收起来吧。”

    海师兄叹了口气,随后看我仍伤心,又说道:“记得在小义屯的时候我曾经说过么?走死镇的时候,跟我一起去的老伙计就都死了,其实他们哪个不是我从年轻就热血过的兄弟?哪个不是和小林那样和我有过命交情?好比如脱离了世家王家的散修王越,王诚的亲哥哥,他也就死在了死镇。”

    “你师兄说没错,玄门这条路不好走,但既然走了,生死就由不得你说的算了,除非做个隐士,蒙在山里一事不知,我在四小仙道观窝了一辈子,何尝不是抱着这个打算,玄门太复杂。”刘方远补了一句。

    “看开点,休息去吧,请来的太一大神,就移驾你住的房间里,我一会就去上香。”海师兄看我浑浑噩噩,也不再留我。

    我不知道怎么走出房间的,整个人觉得玄门都是晦暗不明,里面暗藏的汹涌波涛,我真能一**的躲过去么?师兄们还能维护我多久?

    王家当匪,家训却允文允武,有文的王越就有武的王诚,有守大夜的王恒同样就有黑社会的王栋,看似垂死的王家,硬是把林飞瑜拉去陪葬了。

    世家内里的复杂程度,超出我的想象。

    打开了后备箱,我从外婆的箱子里找出了能白日匿迹的藏气篇,也把太一大神请了出来。

    房间里,在师兄画好的位置上放下了太一大神,

    我上了香烛,怔怔的看了好久,才拿出了藏气篇。

    静下了心,我细细研读里面的晦涩文字,时间进入后半夜,师兄过来了。

    看到我在阅读那本藏气篇,他就凑了过来,对我进行了提点,这本书他基本倒背如流,因此我点到复杂的地方,他立刻能说出关键来,同时还提出使用的经验和见解。

    早上,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海师兄和姚龙因为林飞瑜的死而赶往了县里,刘方远坐镇四小仙道观。

    跟刘方远说去修车,我就准备前往镇上,可收拾行礼打开了后备箱的时候,刘方远就拿了一塑料袋的东西给我。

    “你师兄知道你今天要去小义屯,给你准备的蓝符和一些备用的符箓,连隐气的符箓都给你画好了,他嘱咐你一定要回来,遇到危险,优先全身而退,这里的事情不用操心,只要别的世家不插手,姚龙和他都能应付。”刘方远把东西打开,是几十张的蓝符,还有一堆的法盐。

    “他怎么知道我要去小义屯?”我感动的接过了东西,塞入了牛皮单肩包里,现在里面有天师旗,有上百张的蓝符,黄符和纸人数百张,数量可观,我这趟回小义屯,装备已经带满了。团团役才。

    “你要学你师兄的白日匿迹,难道他还猜不出来么?林飞瑜死前,把这包防尸粉和配方也给你留了,晚上睡觉洒一地,防尸防脏东西,没准小命能保住。”刘方远拿了小半斤的防尸粉给我,这东西是林飞瑜调制的,效果不清楚,但林飞瑜用了很多次,第一次就是太平间给王恒验尸的时候,还有来去自如拘鬼娃的时候。

    我眼里含泪,林飞瑜和我跟朋友一样,他的死对我影响很大,也是我决定回小义屯的关键一环。

    “这是赵合的魂,我这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还是把他交给您吧,在道观的大阵里最安全不过。”我说着,把装着纸人的圆筒交给了刘方远。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